<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雜談

          犧牲的意義:寫在《長津湖》上映之前

          秦明 · 2021-09-24 · 來源:子夜吶喊公眾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人民軍隊的靈魂是毛主席賦予的,蘭曉龍編劇的《長津湖》能有別于《金剛川》,找回這靈魂,給我們驚喜嗎?且拭目以待。

            電影《長津湖》還有一周就要上映了,兩天前就預訂了9月30日的電影票。

            演員陣容不予評價,吳京、段奕宏等人也都是老戲骨了,演技差不了,關鍵還是看導演和編劇。

            這部備受期待的電影由陳凱歌、徐克、林超賢聯合執導。陳凱歌是在“傷痕文學”影響下成長起來的大陸第五代導演,其格局已經擺在那里,筆者沒什么期待;香港導演徐克的愛國情懷不必懷疑,但其對革命歷史的深刻內涵是沒什么了解,更別說挖掘以及藝術上的發揮了,其執導《智取威虎山》更接近一部武俠爽片,而非有著樣板意義的革命戰爭史詩,開頭嫁接的美國夢更是對革命的疏離;至于擅長拍警匪片的香港導演林超賢,比之徐克可能還要更退步了。

            唯一值得期待的,就是該片的編劇蘭曉龍。

           

            《長津湖》放出的預告片中,吳京飾演的七連連長伍千里,率領戰士們逐一報出自己的姓名和編號:第17名戰士雷睢生,第135名戰士梅生,第162名戰士伍千里……而易烊千璽飾演的伍萬里是第677名戰士,這意味著一支百人編制的連隊,已經犧牲或者退役了至少500名戰士。

           

            蘭曉龍編劇的軍旅作品中屢次出現過的“鋼七連”終于正式亮相了。張譯在《我的團長我的團》里飾演孟煩了,后來投誠解放軍,成為鋼七連的第600名戰士;張譯在《士兵突擊》里飾演的班長史今則是鋼七連的第4811名戰士……

           

            《士兵突擊》里提到鋼七連的連歌,是“念的”不是“唱的”,“會唱的先輩在一次戰斗中全部犧牲了……”

            不過從放出來的預告片看,預告片在內涵上卻“完美”地避開了蘭曉龍,沒有《士兵突擊》中的“好好活就是做有意義的事,有意義的事就是好好活”,《我的團長我的團》中的“你騙我們有了不該有的希望,明知道會死可我們還在想勝利,想勝利……”的“柔軟”,也沒有兩片高潮處的不失睿智的“剛強”,預告片剩下的只是“不畏犧牲”的人海戰術式的沖鋒。

           

            或許是預告片要給編劇蘭曉龍在正片的發揮留下懸念吧,又或許導演們真的在正片里完美地避開了蘭曉龍,這一切只能留待看完正式的影片之后再做評價。

            長津湖戰役的犧牲無疑是巨大的。據官方公布的數字,參戰的九兵團戰斗減員19202人,凍傷28954人,減員48156人,整個長津作戰損失兵力達兵團總人數的三分之一;而即便是武裝到牙齒的美軍王牌部隊陸戰1師,亦有戰斗減員4418人,凍傷減員7313人。

            郭松民曾評論說,“談抗美援朝就必談長津湖,談長津湖就必談悲壯慘烈,這實際上是在抗美援朝問題喪失了話語主導權的結果,也是片面追隨美國話語權的結果”,這話有一定的道理,抗美援朝戰爭本質上是一場巨大的勝利,為新中國贏得了數十年的和平建設時期,上甘嶺、金城反擊戰、奇襲白虎團更值得大書特書。

            不過,“悲壯慘烈”也并非不能講。從結果看,血戰長津湖是取得了重要勝利的。美國人拍《絕不撤退》來講述長津湖戰役,把失敗寫得如此冠冕堂皇,這不過是帝國主義正常的意識形態暗戰操作;而我們自己拍長津湖,不必回避犧牲,關鍵的是要把犧牲的意義講清楚。

            無法回避的犧牲

            抗美援朝、出國作戰的必要性不必多說了,筆者在以前的文章里也多次做過闡述,這里單獨說一下血戰長津湖。

            人們每每提到長津湖,便要提到“冰雕連”。零下四十度的極寒氣候下,129名堅守陣地的志愿軍戰士被凍成了“冰雕”。后來人或許會去苛責,為什么不給戰士準備足夠的御寒衣物呢?

            鏖戰長津湖的主力部隊是宋時輪司令員率領的志愿軍第9兵團,這是華東野戰軍中最精銳的一支部隊。第9兵團原本在福建一帶厲兵秣馬,隨時準備參加解放臺灣島的戰斗。但朝鮮戰爭剛一爆發,美軍第七艦隊就進駐臺灣海峽,使得短期內解放臺灣變得不可能。

            這打亂了新中國的全盤計劃,在蘇聯不愿意出兵的前提下,9月中央軍委決定第9兵團暫緩攻臺,在1950年11月10日臨危受命、緊急入朝。

            由于戰事緊迫,久居南方的第9兵團戰士原定在沈陽換冬裝的計劃被壓縮。當9兵團經過中朝邊境時,時任東北軍副司令員賀晉年在看到9兵團戰士的衣著后大驚失色,“你們這樣入朝,別說打仗了,凍都能把你們凍死”。賀晉年立刻把庫存的數萬件日軍棉大衣和棉鞋拿出來分給9兵團戰士,很多東北邊防部隊的干部和戰士干脆直接在車站脫下自己身上的棉衣棉褲給9兵團戰士換上。然而,時間還是太緊迫,一窮二白的新中國也沒有那么多的物資儲備,9兵團的戰士有的只分到一件苗裔,有的分到一條棉褲,還有近2/3的戰士是穿著單薄的衣褲進入了朝鮮。

            入朝的第一周,第9兵團就遭遇了朝鮮百年未遇的嚴寒,積雪達40厘米厚,氣溫驟降至攝氏零下40度;第一天行軍就凍傷了700余人。這些來自江南水鄉的戰士們全無寒區作戰的經驗和思想準備,很多人連雪都是第一次看到。當他們冒著零下40度的嚴寒隱蔽進入朝鮮東部的蓋馬高原的時候,才真正領悟到了大自然的冷酷和嚴峻。多年后,宋時輪將軍回憶起往事仍然淚流滿面,“其艱苦程度超過長征!”

            第9兵團“飛兵入朝”,這是由瞬息萬變的戰場形勢決定的。10月25日,抗美援朝第一次戰役打響,毛主席指示彭德懷司令員,要利用東、西兩線敵人分兵冒進的機會,運籌決勝,激戰至11月5日,第一次戰役勝利結束。西線志愿軍主力殲滅南朝鮮軍第6師大部,重創美軍騎兵第1師,迫使西線“聯合國軍”一度南撤;東線志愿軍第42軍主力且戰且退,美軍第10軍步步進逼,形成誘敵深入之勢。

            第一次戰役正在激烈進行時,毛主席對如何從根本上該變朝鮮戰局已經有了謀劃。10月29日,毛主席致電彭德懷指出,東線戰場,面對美軍、南朝鮮軍3個師北犯可能,“必須使用宋時輪主力于該方面方有把握,否則于全局不利。”11月5日晚,毛主席再次致電彭德懷等人,提醒他們:如果東線打得不好或打得不及時,江界有可能失守,美軍將從東面威脅志愿軍西線部隊,西線志愿軍完全可能處于敵東西兩線部隊的合圍之中,造成在全局上的不利態勢。為此指示:“江界、長津方面應確定由宋兵團全力擔任,以誘敵深入尋機各個殲敵為方針。”11月23日,毛主席在給斯大林的電報中指出,“據我的觀察,朝鮮的戰局,是可以轉變的。……東北戰線方面,我志愿軍僅有兩個師(第42軍之第124師、第126師),敵人(五個師)還很猖獗,現正增派八個師(第9兵團的第20軍、第27軍,每軍4個師)去,準備給敵人一個打擊,轉變該線的戰局。”

            毛主席為什么如此“鐘意”第9兵團?毛主席在10月24日接見宋時輪時就曾語重心長地講道:

            軍委要用人所長,要用部隊所長,解放戰爭你兵團練就了一身的硬骨頭,是善打阻擊、勇戰惡敵的部隊之一,現在用你兵團目的就在于此。我們要爭取戰略主動,扭轉戰局。我們一定要爭取主動,奪取戰略上的勝利。長津湖地區位于西線志愿軍側后,要在這里劃一條線,絕不能讓“聯合國軍”跨過這條線。你兵團的任務就是占領有利地區,割裂敵東西聯系。

            11月13日,志愿軍黨委舉行擴大會議,根據西線敵人掉頭反撲、東線敵人繼續北犯,研究第二次戰役的部署:東、西兩線均取誘敵深入之策,“東戰場則完全由九兵團負責,首先求得殲滅美陸戰一師兩個團。”

            抗美援朝的前五次戰役都是根據戰場動態、隨機應變作出的部署。正是在第一次戰役已經成功完成誘敵深入的戰略意圖的前提下,才能部署第二次戰役。而第9兵團又必須出其不意,不能過早進入戰場暴露。

            軍情緊急,第9兵團入朝越快越好,這才造成了第9兵團沒有足夠的時間換裝;另一方面,朝鮮百年不遇的極寒天氣更是意外,即便國力雄厚、裝備齊全的美軍凍傷減員同樣嚴重。

           

            就是在這樣的客觀條件極其不利的情況下,第9兵團的志愿軍戰士們頭上裹著毛巾,身上裹著毛毯,吞食著雪水拌炒面,忍受著饑餓和嚴寒的雙重侵擾,在皚皚雪野中奮力前進;并于11月26日深夜,在西線志愿軍部隊殲滅韓軍第二軍團的同一天,第9兵團主力全部到達預定反擊地域完成集結。用鐵的意志,血的犧牲,去換取偉大的勝利。

            筆者在九一八那天駁斥了知乎上一篇北京大學戰略研究所某研究員的文章,這位研究員就在文章中暗戳戳地嘲諷,“沒有切實的軍事實力做后盾民族大義在中國可能只是空談,抗美援朝戰爭的勝利以犧牲為代價來換取戰爭準備機會”,不是我們不想充分準備去“力避犧牲”,而是敵人會給你充分準備的時間嗎?

            不作無謂的犧牲

            11月26日,美軍王牌陸戰第1師師長奧利弗·史密斯身處朝鮮零下30度的冰天雪地中,內心卻是煩躁的。這種煩躁隨著美軍在東線勢如破竹的一路北上,越來越強烈。就在兩天前,陸戰第1師進站柳潭里,抓到了三名中國士兵,得知他們屬于第20軍,一個美軍完全不知曉的新部隊,而更令史密斯心驚的是,可能至少有兩個軍級建制的中國部隊要圍殲陸戰一師。

            陸戰第1師是二戰戰場淬煉出來的美軍王牌,滿員時2.5萬人。史密斯估計,想要圍殲美軍,裝備極其落后的中國至少需要出動10萬人的軍隊。而美軍偵察機壓根沒有在白雪茫茫的高原發現絲毫的中國大軍團運動軌跡。

            事實上,入朝之前,宋時輪就反復與兵團副司令員陶勇研究,認為當前最重要的是隱蔽企圖,出敵不意地發起攻擊,才能給東線美軍迎頭一擊。為此,他們規定了嚴格的保密和偽裝措施。

            第9兵團向東線戰場開進期間,正值美空軍嚴密監視中朝邊境地區,并發動空中戰役,對朝鮮北部地區各種目標狂轟濫炸之時。但第9兵團嚴密偽裝,隱蔽開進,不僅未被美軍的空中戰役所阻止,而且絲毫沒有被美軍的空中偵察所察覺。因此,第9兵團的開進行動出敵不意,“由于指揮得力,第20軍、第27軍及兵團部近8萬人,在一周之內全部進入預定殲敵的長津湖東西地區。”被美國輿論界驚嘆為“當代戰爭史上的奇跡”。

            試想,如果沒有鋼鐵一般的紀律,沒有千里飛兵、隱秘入朝的戰術措施,不僅誘敵深入、圍而殲之的戰略意圖無法實現,與武裝到牙齒的美帝相比,裝備落后的志愿軍想要正面“硬剛”,只會產生比真實歷史遠遠巨大的犧牲。

            長津湖戰役打響之前的11月19日,宋時輪就提出了殲滅各點之敵的3個方案,在這個作戰部署中,攻、防、阻、堵、殲、迂回、包圍等作戰樣式同時使用,使敵變成“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之所以如此,是因為當時美第10軍主力的3個美軍師相對分散,特別是長津湖的天然屏障已經把陸戰第1師和第7師分開了。這個方案打蔣介石可以,打美帝行不行?志愿軍也是沒底的。但本著實事求是的原則,行則堅持、不行則變換,中心思想還是毛主席教導的運動中打殲滅戰的戰法。

           

            按原計劃,宋時輪準備主力首先圍殲美陸戰第1師主力于下碣隅里、柳潭里、新興里之間,得手后再圍殲第7師31團和美陸戰第1師增援部隊。但戰斗打響后,志愿軍發現第1師主力確實是硬骨頭。根據毛主席打仗原則的“先弱后強”這一條,宋時輪臨機調整,先打較弱的第7師之一部,首先殲滅新興里美第7師第31團和第32團第1營及師屬炮兵第57營,對柳潭里、下碣隅里之敵采取鉗制性攻擊,對社倉里美3師暫取守勢。至12月2日4時,新興里戰斗勝利結束,志愿軍第27軍全殲美第31團級戰斗隊,共殲敵3191人,擊斃美第31團指揮官麥克里安上校和繼任指揮官費斯上校,并繳獲大量輜重,創造了志愿軍在朝鮮戰場以劣勢裝備全殲現代化裝備美軍1個加強團的模范戰例。

            新興里之敵覆滅,東線美軍第10軍全線動搖,為避免遭受全殲,美第10軍軍長阿爾蒙德命令所有部隊實施總退卻。由于裝備上的巨大劣勢,實施圍追堵截的志愿軍與美軍展開了激烈的纏斗。面對困獸猶斗的美軍,我志愿軍部隊充分發揮“在運動中殲滅敵人”的戰術方法,付出了巨大犧牲,克服天寒地凍、斷糧凍餓、彈藥不足、疲勞減員等困難,給予了不可一世的美陸戰王牌部隊以沉重打擊……

            12月17日,毛澤東在給志愿軍的來電中高度評價:“九兵團此次在東線作戰,在極困難條件之下,完成了巨大的戰略任務。”

            筆者對史料只言片語的摘錄遠遠不足以概括出血戰長津湖的壯烈,筆者只是希望影視作品在講述長津湖戰役時,不要單方面渲染志愿軍戰士“勇于犧牲、不怕犧牲”的悲情,更應該描繪出我們的志愿軍戰士是如何在裝備完全落后的情況下,充分發揚毛主席創建的人民軍隊在戰術、戰略方法的“先進”,勇敢作戰,從而取得戰役勝利的。

            志愿軍戰士不怕犧牲,但也絕不會作無謂的犧牲!

            事實上,毛主席領導的人民軍隊早在抗日戰爭時期就已經總結出了成熟的“三三制”沖鋒戰術,解放戰爭時期已經在全軍推廣,到抗美援朝戰爭的陣地戰中更是被運用得爐火純青。

           

            “三三制”沖鋒戰術以班為單位分成三個戰術小組,三個小組三個人形成配合,間隔幾米距離,形成品字形的沖鋒態勢,理論上一支27人的戰斗小組就能覆蓋800米戰線。美軍在朝鮮戰場上看到志愿軍的三三制戰術時,都被這種氣勢震懾住了。面對這樣的戰術配合,美軍無法集中開火,也無法分散開火,武器上的優勢也就無法充分發揮了。

            然而,從電影《長津湖》放出的預告片看,志愿軍仍然采取的是人海戰術式的集團沖鋒,這與真實的歷史相去甚遠,除了片面渲染犧牲的“悲情”,不過是印證了郭松民的批評。但愿整片不至如此吧。

            為了誰而犧牲?

            既然講道志愿軍戰士英勇作戰、不怕犧牲,那么就應當說清楚他們為什么能這樣?這也是筆者對影片《長津湖》最擔心的。

            生于1950年的香港導演徐克,對“紅色中國”只是隔岸的旁觀者,殖民地的屈辱史讓他對革命的理解更多地停留在了家國情懷,這從他執導的電影《智取威虎山》就可窺見——殖民地人民的革命,只是為了讓子孫與曾經的殖民者平起平坐、融入世界,爺爺輩的剿匪就是為了讓孫子能夠去美國。

           

            樣板戲《智取威虎山》中的“壓迫與反抗”的階級斗爭主題,被替換成電影里特種兵式的剿匪。徐克的電影里楊子榮的孤膽英雄形象是單薄的,沒有對座山雕所代表的腐朽階級的交代,沒有對楊子榮以及被壓迫的廣大農民的階級出身說明,更沒有原本存在于原著、樣板戲和老電影里的,人民解放軍進山發動群眾、組織生產,徹底消滅了土匪存在的武裝基礎和社會基礎的情節。電影徹底變成了孤膽英雄楊子榮為了民眾的安定生活與土匪斗智斗勇的警匪爽片。

           

            在這一點上,1965年才出生的香港導演林超賢恐怕比徐克距離“紅色中國”還要更加遙遠;至于傷痕文學大染缸里成長起來的陳凱歌,早就讓兒子代他實現了美國夢,能不去歪曲歷史、解構革命就不錯了。

            筆者唯一的期待還是在編劇蘭曉龍身上。

            2009年的電視劇《我的團長我的團》中,身為國民黨精英將領代表的師長虞嘯卿一直不肯坐椅子,通過這樣的“行為藝術”對他眼中的“兵痞”們展開了道德審判:“國難當頭,豈能坐視”。

           

            占據了“道德高地”的虞嘯卿對武力強悍的日寇表現得無比痛恨,內心深處卻極其恐懼,戰力更是其渣無比,電視劇里一路奔逃,沒打過一場勝仗;反倒是他眼中的“兵痞”龍文章把孟煩了等一群同樣被視作“兵痞”而欲拋棄的出生“低賤”的普通士兵,充分組織起來了,在最后打了一場艱難而漂亮的防守反擊戰。電視劇里還埋下了一處伏筆或曰隱喻,讓中共的游擊隊“快閃”了一下,在這群“兵痞”眼中,游擊隊那可是久聞大名的“神仙”。

           

            這是對兩個階級在面對侵略者時所采取的截然不同的態度的生動刻畫,間接地揭示出了人民軍隊的靈魂——正像毛主席所說,“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創造世界歷史的動力”?!秷F長》原著里,孟煩了之所以最終投誠解放軍,成了鋼七連的第600名戰士,其歷史必然性的邏輯就在這里面,而不僅僅是因為“國民黨敗了,共產黨贏了”式的“成王敗寇”。

            蘭曉龍筆下的鋼七連的原型是27軍的某部7連,隸屬華東野戰軍,解放戰爭里著名的“孟良崮戰役”,就是該7連發起的;抗美援朝戰爭里,27軍創造了世界戰爭史上的驚天之作——在長津湖戰役中消滅了美軍7師31團,也就是著名的“北極熊團”。

            孟良崮戰役中,山東沂蒙人民組成浩浩蕩蕩的支前民工大軍,用小推車搶運彈藥、運水送糧、運衣送藥;一方是精良美械裝備,一方是小米加步槍,而小推車的力量,讓人民軍隊創造了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軍事奇跡,將革命推向勝利。同樣重要的是,鋼七連的戰士大都是舊社會遭受殘酷的階級壓迫的底層勞動人民出身,解放戰爭歸根結底是一場人民高度參與、為了人民的人民戰爭,所以,我們才能看到老百姓如此舍命支持,人民戰士如此勇敢戰斗、不怕犧牲。因為犧牲正是為了人民,為了本階級!

            抗美援朝戰爭本質上是一場人民戰爭,歸結到底是國際無產階級同國際資產階級之間的一場大對決。

            抗美援朝戰爭中涌現出來的楊根思、邱少云、黃繼光……等無數戰斗英雄典型,基本都是“苦出身”。貧苦農民家庭出身的邱少云,9歲時父親被船老板砍死在船上,不久母親因貧病交加死在床頭,他13歲就給地主做長工,四川解放才讓邱少云和天下勞苦大眾獲得了新生??姑涝瘧馉幋蝽懞?,翻身得解放的貧苦青年紛紛請戰,邱少云就是其中的一員。

            剝離了抗美援朝戰爭的階級戰爭本質,將其僅僅描述成保衛民族利益的衛國戰爭,其實根本無法解釋無數志愿軍戰士不怕犧牲的革命英雄主義精神是如何產生的。

            “成千上萬的先烈,為著人民的利益,在我們的前頭英勇地犧牲了,讓我們高舉起他們的旗幟,踏著他們的血跡前進吧!”

            人民軍隊的靈魂是毛主席賦予的,蘭曉龍編劇的《長津湖》能有別于《金剛川》,找回這靈魂,給我們驚喜嗎?且拭目以待。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焦桐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北大教授呼吁全民捐款救恒大救富豪,就這樣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
          2. 說說山東濱州事件
          3. 別讓富豪老板和明星跑啦!
          4. 中國變成修正主義,你們怎么辦?
          5. 兩岸恐難免一戰──看趙少康、張亞中激辯有感
          6. 老田:三大革命時代的先進分子:從汪芳的詩到陳丹青的畫
          7. 子午:李子柒消失兩個月后報警…嗜血的資本撕碎了最后一絲“美好”
          8. 有些代表又要給農民工改名了
          9. 從螞蟻到滴滴再到恒大:嚴監管時代來了!
          10. 國家開放三胎,年輕人就會生嗎?
          1. 潘石屹,跑了!留下5個謎團!
          2. 吳銘:黎明前的斗爭
          3. 司馬南:可怕的窟窿帝國!
          4. 北大教授呼吁全民捐款救恒大救富豪,就這樣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
          5. 留學生周炎:從我們的時代,再看毛主席的信仰與堅守
          6. 明德先生 | 救恒大?然后看著許家印、老板娘和高管瀟灑跑路?
          7. 恒大負債1.95萬億不是最可怕的……
          8. 錢昌明:什么是“共同富?!? ——“兩極分化”不是“差別富?!?/a>
          9. 吳銘:談談恒大危機的必然性
          10. 美女支教老師龍晶睛,到底是去支教的,還是去添亂的?
          1. 張文茂:關于百年大變局的若干認識問題——紀念毛主席逝世45周年座談會上的發言提綱
          2. 圖窮匕見之胡錫進“怒懟”李光滿:他甚至不是師爺,是黃四郎家的惡犬
          3. 張志坤:毛澤東至今仍然讓很多人感到害怕
          4. 李光滿:大資本集團在中國的狂歡該結束了!
          5. 趙薇為什么被封殺?今天給出答案!
          6. 趙薇被封殺前后還發生了很多大事,信息量超大!
          7. 一夜數瓜,“挖墳”不只驚動中青報:“總有秋后的一天,你們自己掂量”!
          8. 司馬南:有名有姓的女富豪,她到底去哪兒了?
          9. 李光滿:人民網、新華網、央視網、中國軍網、光明網等央媒及數十家省區市媒體集中在重要位置轉發“李光滿冰點時評”文章!
          10. 如此惡毒侮辱開國領袖,豈能一封了事?
          1. 紀念偉大的國際主義戰士寒春逝世11周年:接過她的火炬!
          2. 【振奮人心】全運會開幕式唱《社會主義好》:帝國主義夾著尾巴逃跑了
          3. 紅旗下的美國人:我們在中國待了一輩子,不是為了養牛,而是為了信仰!
          4. 《華盛頓郵報》:毛澤東領導的中國革命比俄國的十月革命具有更重大的意義
          5. 周炎:一名海外留學生的來信(上)——成長在扭曲的年代
          6. 北大教授呼吁全民捐款救恒大救富豪,就這樣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