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雜談

          感動中國,感動世界

          王平 · 2021-08-16 · 來源: Global U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引文

            她揮劍砍去的是歷史遺留下來的毒瘤,她要抹去死去和幸存的受害者們不堪回首的記憶和傷痛,還給他們作為人類的尊嚴。

            要讓世界承認:和平是永恒的主題,戰爭是非理性的中斷。

            訴訟不是為了更多的恨,是為了國家與民族之間更多的和平,是為了讓生長在和平環境中的民眾理解和平的價值。訴訟不是回首過去,更是為了和平的現在,和平的未來。因為世界的和平正在受到威脅?! ?/p>

          1.jpg

            王選是一個如此豐富而生動的人,如果用幾個詞來描述她,最貼切的應該是:快樂、敏銳、陽光、熱愛生命……。

            她喜歡看書、思考,有很強的求知欲,如果聽說哪里有一個學問高深的人,即使千里迢迢,她一定要慕名拜訪。

            她是個熱情洋溢的人,年輕時她能清晰地感到自己血管里的血液在流動,她能真切地感覺到自己想要釋放青春和熱情的沖動。她擁抱生活,沒有一點躲閃,失戀后,身體健康的她會患胃潰瘍。幾乎每一個接近她的人都會為她生命的美好所動。她甚至是她教過的小男孩們一生的夢中女神,小女孩們艷羨不已的天使。

            她喜歡運動,喜歡游泳和打羽毛球,她的動作優美協調,常常是眾人目光的焦點。她真率坦誠,總是活得興高采烈。她喜歡挑戰,不知道什么叫知難而退。她從小就嫌老師考試時出題太簡單,太容易。如果兩件事情放到一起,她一定要選擇難的去做。

            這些美好的詞語用在王選身上,沒有任何夸耀的成分。這樣的女人,似乎生來是為了風花雪月,她與苦難、責任及血淋淋的歷史應該不會邂逅,即使邂逅也會擦肩而過或者繞道而行。

            戰爭的創傷

            戰爭的每一個毛孔都是血淋淋的,它帶來的創傷使所有親歷過它的人一生都難以淡忘。

            1931年9月18日,日軍入侵我國東北,兵臨城下,蔣介石卻采取「不抵抗」政策,于是東北淪陷。然而,日本侵略軍的野心不是東北,也不是中國,它的目標是整個東亞,是建立所謂的「大東亞共榮圈」。與這個夢想形成鮮明對照的,是其國土資源的貧乏,工業原料的先天不足。如果靠傳統戰爭,日本根本應付不了巨大的資源消耗。于是,一個罪惡的想法在侵華日軍尋找其它的戰爭途徑時產生了——細菌武器。

            在某種程度上,細菌和生物武器比原子武器更令人不寒而栗,原子彈在一定的范圍內毀萬物于瞬間,細菌武器卻是瘟疫和死亡無邊無際的蔓延,動物和人類在飽受病痛的折磨之后悲慘地死去,給幸存者造成的心靈創傷是永遠不能愈合的。

            細菌武器不需要大量的金屬、火藥,也不用大型的加工車間,一旦原病菌培育成功,就可以十分廉價地生產出來,而且殺傷力巨大。1933年,在哈爾濱市東南20公里當時一個叫平房的小鎮,出現了一支專門研究細菌武器的秘密部隊——關東軍防疫給水部。這支部隊在軍郵地址簿上出現的名字就是「滿洲第731部隊」。

            在短短的幾年里,731部隊就建立起一條月產200公斤炭疽菌粉末的生產線。除此之外,他們每月還制造霍亂、傷寒病菌各500公斤,鼠疫菌250公斤。從1939年哈桑湖事件[1]到1942年之間,731部隊生產炭疽等病菌達數十噸之多,主要投放在中國大陸的各個地區。其中,炭疽菌、鼠疫菌為干燥細菌,能污染空氣,使感染者患上肺鼠疫和肺炭疽??;霍亂、傷寒被制作成菌液,通過飛機的「降雨器」進行散布,使感染者患上腸類疾??;而帶鼠疫菌的跳蚤則直接用鼠疫彈進行投放。病菌所到之處,成千上萬人死于非命。一時間,中華大地的很多村莊天天有哭聲,處處有新冢。

            據美國獲得的日軍細菌戰資料顯示,日本侵華期間,日軍在華進行了12次大規模細菌戰。侵華日軍則認為他們有過36次細菌戰的「重大勝利」。日本的一名歷史教師森正孝的調查結論是:日軍侵華時曾在中國20個省市63個地區使用細菌武器,死于細菌戰的中國民眾達27萬人,傳播感染后死亡的軍人以及農業細菌戰造成的各地大饑荒死亡人數等,則無法統計。2000年山東調查者崔維志的結論是,僅1943年日軍在魯西北實施細菌戰中,中國平民就有20萬人死難。2002年,又有資料公布:日軍侵華期間使用細菌和生物武器,造成100萬人死亡。我國著名的細菌與病毒學家郭成周通過多年的調查,有充分的證據說明,除了731部隊,還有長春的第100牲畜及農作物細菌戰部隊、駐扎北京的華北第1855細菌戰部隊、駐扎南京的華中1644細菌戰部隊和駐扎廣州的華南第8604細菌戰部隊。

            而這只是日本對中國實行細菌戰的冰山一角。

            一名細菌戰的日軍最高指揮官之一,日軍13軍司令中將澤田茂戰后公開出版的日記記載,他雖然在戰役中下令對中國軍隊大規模使用化學武器,卻反對實施細菌戰。他在日記中寫道:「(我)明確表示了反對(實施細菌戰)的理由,這將在日中關系上留下百年傷痕。以這些山野田間的百姓的性命為代價,什么好處也不會有?!?/p>

            半個多世紀過去了,生長在和平時代的人們已經根本不知道戰爭究竟意味著什么,然而,親歷了這種慘無人道卻沒有硝煙的戰爭的人們,有人的傷口仍然在潰爛、仍在流淌著膿血,而仇恨和傷口一樣,仍然在生長蔓延;施暴者只要仍有人性,則成天生活在噩夢和罪惡感中。

            歷史不幸被澤田茂言中了。

            邂逅細菌戰

            1952年8月6日,王選出生在上海的一個普通家庭,她的祖先來自浙江義烏市崇山村。童年時,她就經常聽父親講述細菌戰給家鄉帶來災難的故事:1942年的一天,一架日軍飛機低低飛過這座浙中小村的上空。十幾天后,村子里爆發了可怕的瘟疫,400多名村民痛苦地死去。村人當時不知道災難的原因。一支自稱防疫部隊的日軍來到崇山村,把這里變成活體解剖的實驗場。王選的家族有8位親人遇難,當時年僅13歲的小叔叔也因染上瘟疫而受盡折磨地死去。每當講起這些,父親的臉就會被痛苦扭曲,這一切深深地刻在了王選的心里。

            青年時代的王選,同成千上萬的城市年輕一起,告別了大城市,到祖國的老少邊窮地區上山下鄉。王選下鄉插隊的地方,恰好是義烏崇山村。在這個承載著父輩痛苦而恐怖記憶的地方,王選度過了她的青春時光。后來她上了大學,畢業后仍然回到故鄉快樂地教書,快樂地生活。

            1987年,王選赴日留學并取得了碩士學位。經過8年的奮斗,她在日本站穩了腳跟,有了穩定的工作和生活。但是王選在日本總有一種腳步懸空的感覺,經過一番思考,她回國了。1995年8月,報紙上的一篇報道吸引了王選:為紀念反法西斯戰爭勝利50周年,在中國召開了第一屆有關731部隊的國際研討會。報紙上還提到了兩個到崇山村調查的日本人的名字。這個消息令王選非常興奮,她設法跟他們取得了聯系。在電話里,王選介紹自己是崇山村的子孫,能準確地把當地方言翻譯成日語,想參加他們的調查活動。對方聽后要求和她見面談一談。

            在車站,王選看到兩個日本人向她走來,那一瞬間,她真切地感覺到歷史的存在:她突然明白了自己為什么要到日本來留學,為什么要學習日本文化,拼命了解日本社會。她一下子找到了自己這么多年來經歷的全部意義,王選的眼前豁然一亮,面前突然出現了一條通向遠方的路。

            雖然當時王選的心中一陣豁然,但是她認定的這條漫長的路卻充滿著艱辛和痛苦。接下來的10年中,王選幾乎把自己所有的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了這件事情中,她的人生也開始由此綻放出奇特的魅力。

            「看見了就不能背過身去」

            王選隨后同這幾位日本人一起去義烏崇山村調查細菌戰受害情況,同時開始研究學習細菌戰歷史。隨著對細菌戰了解的深入,一種責任和使命感讓王選再也放不下這件事。1997年8月11日,王選代表寧波、義烏、常德等6個地區的108名細菌戰受害者在日本法庭提起訴訟,要求日本政府對他們進行賠償并謝罪。

            其實,王選并不孤單。

            1988年,72歲的中國公民郭成周偶然發現了侵華日軍對中國南京等地進行細菌戰的重要線索,感到十分震驚,隨即展開調查。為了弄清真相,他不顧年邁,只身攜帶著錄音機、照相機、攝像機和筆記本、歷史資料等,六赴東北,五下江南,跑遍了全國各地的檔案館、細菌部隊遺址和細菌戰現場,查資料,尋遺物,訪證人。1991年,紀念九一八60周年國際會議在中國沈陽舉行,郭成周將已經調查清楚的侵華日軍進行細菌戰的部分真相,制作成一部錄像帶在會上播放,并宣讀了論文——《侵華日軍細菌戰》,后來他又出版了《日軍細菌部隊罪行錄》,將日本侵略軍最隱秘最殘忍的罪行一一展現于人們面前,展現于世界面前。

            在日本,一個歷史教師也同樣在追問歷史的真相。森正孝是日本靜岡中學的歷史教師,當他看到日本記者本多勝一發表在《朝日新聞》上關于日軍在中國暴行的報道后感到非常震驚。從1980年起,森正孝先后13次自費到中國調查,自費拍攝了電影紀錄片《侵略》。更重要的是,森正孝在中國發現了南京1644細菌部隊的存在,于是開始集中于細菌戰的調查。他尋著日軍撒播細菌的路線,來到了寧波、金華、衢州、義烏,看到了受細菌戰之害到現在仍不能愈合的傷口。森正孝回到日本,發起了「日本細菌戰歷史事實揭露會」,匯集日本600多律師、教師、記者、醫生、藝術家、學者和侵華老兵開始到中國調查取證。

            這時的日本,不僅僅只有一個森正孝。1981年,日本推理小說家森村誠一在給《赤旗報》星期天版寫連載小說《死器》時,采訪了31名原731部隊的成員,為此他寫下了長篇報告《惡魔的飽食》。森村誠一為了證明這些事實的真實性,不僅僅取得了原731部隊成員的供述,還查閱了原731部隊干部的詢問資料在內的美軍的資料、哈巴羅夫斯克軍事裁判的記錄和原731部隊干部的醫學學術論文,將731部隊的惡行作了詳細描述,使731部隊的存在成為世人皆知。為此,森村誠一遭到了威脅和指責,但是他沒有退縮:「我這所以堅定不移地追蹤戰后的731的足跡。不是追究個人的責任,而是為了揭露戰爭狂熱的可怕和民族優越感的實質,不使此類錯誤重犯?!?/p>

            日本東京大學教授兼日本皇太子(后來的明仁天皇)的歷史教師家永三郎,于1945年受日本文部省委任編纂歷史教科書《國家的歷程》,1952年編寫高中歷史教科書《新日本史》。在教科書中,家永三郎寫到了731部隊:「日軍在哈爾濱郊外設立了被稱為731的細菌部隊,他們用抓到的數千中國人和一些外國人做活人細菌實驗并加以虐殺,這種殘忍的勾當直到蘇聯參戰才停止?!贡M管他寫得簡單而粗略,文部省也不允許在教科書里出現731部隊。家永三郎被指責為「對民族愛得不夠」,「把戰爭寫得太陰暗」。文部省對家永三郎書稿的修改之處達290個。家永三郎拍案而起,1965年6月12日,他將文部省告上法庭,訴其違憲。1966年,家永三郎的《新日本史》再審還是通不過,家永三郎再次向東京地方法院提出第二次訴訟。他要求法院必須澄清南京大屠殺、731部隊、細菌戰、日軍暴行、侵略中國等8個歷史問題。從1965年到1997年長達32年的時間里,家永三郎面對的是強大的日本政府,他屢敗屢訴,屢訴屢敗。

            1980年10月,美國記者約翰.威廉.鮑威爾在《原子科學家公報》上發表長篇報道〈一段被隱瞞的歷史〉,第一個揭開了日美之間關于細菌武器的交易,以及在這種卑鄙的交易下美國替日本掩蓋細菌戰罪惡的事實;美國人丹尼爾是1993年從BBC和NBC電視臺知道731部隊的,他把他看到的新聞報道講給周圍人聽,但沒有人相信。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丹尼爾也不敢最終肯定,這樣殘忍的事真的曾經發生過。2002年他終于見到了中國大陸的一個實例,這位幸存婦女的臉爛掉了一半,生活完全被毀掉了。

            ……

            與這段慘痛的歷史相遇的,還有很多人,他們來自不同的國家,但這種相遇從此改變了許多人的生活軌跡,因為對于這樣的歷史「看見了,就不能背過身去」,然后再裝作若無其事地走開。為了能夠啟發人們,他們可能付出了自己生命的一部分,去探尋人類歷史的真相,揭開不為人知的秘密。

            記憶不是為了仇恨

            「直到目前為止,中國的很多精英們一講中日歷史問題就是國家關系,或者似是而非的什么主義,幾乎不提受害者。連『憤青』都把受害者扔了在腦后,只是痛痛快快上街游行喊口號。有一次,我給大學生演講后,居然還有學生憤憤不平地問我:你說不是為了仇恨日本人,那為什么要搞歷史調查呢?」

            「搞歷史調查是為了搞清歷史真相,為了修補歷史黑洞;搞清歷史是為了和日本清算過去,日本的歷史罪過得不到清算,亞洲就不可能成為一體。清算是為了恨嗎?不,清算不是為了恨,清算是為了寬恕?!?/p>

            1980年代,一股和平力量發端在日本國內,他們在日本社會傳播受害者的聲音,讓日本人了解亞洲在日本侵略下的受害真相。日本的戰爭補償問題,就在這個時候凸現出來。

            中國民間最早的賠償要求始于1988年9月。這些民間發出的聲音,想要揭露的是人類歷史最猙獰的一幕,同時也為了了卻一段宿怨。當時,曾受過戰爭傷害的山東省茌平縣張家樓村200多名村民,通過日本駐華大使館向日本政府轉呈了一份索賠書;后來又有江蘇、山東、浙江的28封索賠書寄往日本大使館;1994年8月,浙江義烏崇山村的3個農民以村委會的名義起草了聯合訴狀,由崇山一帶1萬多村民具名,然后寄到日本駐中國大使館。

            1996年,王選加入了義烏崇山的調查和訴訟,會講一口流利的崇山話和日語的她,給日本和崇山村之間架起了一座順暢溝通的橋梁。王選同時又是一根絲線,把崇山村的原告們串到了一起,使這個民間的群體有了合力。一直關注和參與案件的日本歷史教師森正孝也在其中,他在日本發動了律師義務承擔訴訟,王選則帶著律師到義烏取證。

            從調查到審判,這場細菌戰訴訟已經整整10年。在這10年中,中國的原告們42次前往日本,王選獨自站在法庭上有18次。日本的律師們則40多次開庭和20多次赴中國調查取證,其中的苦辣酸甜,只有親歷者才能知曉。

            從1995年王選參與細菌戰的調查和訴訟至今,已經整整10年了,對于王選十年如一日的奔波與吶喊,引來了各種評論與猜測,很多人都認為她是在復仇,充滿她的胸中的應該是仇恨的烈火。十年磨一劍,但王選磨就的不是復仇的利刃,她揮劍砍去的是歷史遺留下來的毒瘤,她要抹去死去和幸存的受害者們不堪回首的記憶和傷痛,還給他們作為人類的尊嚴;她要讓無動于衷的施害者悔恨和動容,讓背負著沉重的心靈十字架的人們解脫出來。王選卻說:「我們的努力與復仇和仇恨無關。我們是中國和日本戰后的一代,我們共同尋找這段歷史,一起反思歷史,是想走出戰爭的陰影。這場訴訟是一種文化活動,是普世的、人文的,而不是狹隘的,其中也沒有任何政治的成分。我們是從文化和生命的角度去推動這個過程的?!?/strong>她要讓世界承認:和平是永恒的主題,戰爭是非理性的中斷。戰爭索賠為世界洞開了一扇門,通過這扇門,和平時期的人們發現了戰爭的殘酷,也知道了和平的可貴。

            不僅如此,這場中日民間共同參與的尋找歷史、反思歷史的社會活動,起初完全沒有女性的聲音。王選用她對生命的感知和感悟,用她的抗爭和努力,在這樣一場意義深遠的活動中,發出了女性的聲音。她從一個熱愛生命的視角去發現身邊的每一個人的人性的閃光點?!钙鋵崕缀趺恳粋€親歷戰爭的人都是充滿悔恨的,他們都對戰爭極其厭惡,他們發自內心地認為戰爭完全沒有正義和人道?!?/p>

            「不是說所有的日本人都是壞的,他們和我們一樣,有愛有恨,有血有肉。日本的男人就像漫畫里的人,他們看到新鮮的事物從不掩飾自己的驚訝和好奇,這是他們的可愛之處,因為對事物的敏感使他們的心態永遠保持年輕?!?/p>

            王選同樣保持著一顆年輕而敏感的心,當王選看到在細菌戰中被日軍捆住手腳,要被送去做實驗的中國人的照片時,看到這些年輕的男人臉的輪廓幼稚得像個兒童,圓圓的,身體的肌肉厚實,「這個人的生命這么健康這么美好,怎么能故意讓他去染病呢?」 王選在調查中不時要面對這種刺激,要克服心中的痛苦。

            二審結束后,大家建議參加訴訟的成員每人寫一段話,王選寫道:我們把歷史推進了一步。這是她對這次訴訟活動的領悟。

            在最后一次的法庭陳述中,王選用純正的日語響亮地說道:「一個公正的判決不僅要讓那些死難者得到解脫,而且對于被告者的一方也是一個解脫;一個公正的判決可以讓那些背負了幾十年十字架的人們從此得到解脫,能夠讓他們在短暫的余生中,像一個普通人一樣地活著。他們應該得到解放,不應該因為經歷了這場戰爭就永遠活在自責和負罪中,因為他們也是普通的人?!?/p>

            訴訟不是為了更多的恨,是為了國家與民族之間更多的和平,是為了讓生長在和平環境中的民眾理解和平的價值。訴訟不是回首過去,更是為了和平的現在,和平的未來。因為世界的和平正在受到威脅。

            日本記者近藤昭二說:「細菌戰不僅是歷史問題而且是現實問題,現在世界上有不少國家至今還在研究細菌武器,日本政府去年通過了一個法律,允許日本自衛隊做細菌武器的實驗。一些國家在細菌武器研究上的投入,已經高達幾兆億日元。而且現在研究的細菌武器危害更大,是沒有疫苗可對付的細菌。因此,我調查當年細菌戰的真相,并且出庭作證,目的是為了世界永久和平。180名中國原告到日本訴訟,我想除了民族的尊嚴外,也是為了告誡后人,不讓歷史悲劇重演?!?/p>

            中國不能再沉默

            對于細菌戰的研究,中國遠遠落后于日本。細菌戰的許多重大問題至今尚未搞清楚,比如日軍活動的組織、各部隊的設置、具體的犯罪形式、受害者人數、受害者的現狀及細菌戰產生的深遠長久影響等等問題都沒有具體的結論。并且,現在重大的檔案材料、重大的秘密都是從日本先揭露出來的。

            2000年,克林頓在卸職美國總統前簽署了「日本帝國情報公開法案」,美國將搜集到的日本政府在二戰期間的600萬份文件與情報資料解密公開,其中大部分是關于日本戰爭犯罪的文件,如在中國的戰爭掠奪、「三光」政策、毒氣戰、奴役勞工、南京大屠殺、細菌戰等等內容。

            2003年,王選到美國國家檔案館搜集細菌戰資料。她是第一個前往美國國家檔案館查看這批資料的中國人。她在600萬份資料中查找了一個多月?!冈跈n案館里,查看這段歷史的中國人就只有我一個,而日本的學者每天都有十幾個,雙休日時占到查檔人數的一半。他們對歷史的負責和關心,常讓作為中國人的我,為身邊沒有一個中國學者而傷心。中國的學者為什么不來?這些檔案是向全世界公開的呀?!?/p>

            1996年12月,王選在美國演講,她說:「今天我站在這里,是要給世界帶來一個信息,這就是,我們是人!我們整整沉默了50多年,但今天我要讓世界聽到我們的聲音:那些成千上萬死得痛苦、骯臟而屈辱的中國人,那些甚至連一個名字都沒有留下的細菌『試驗體』,曾經在地球上尊嚴地活過?!?/p>

            中國人為什么整整沉默了半個世紀之久?當中國人試著向世界訴說的時候,才發現整個世界對這段悲慘歷史的淡忘和漠然。對于很多人來說,那是一段早已過去的舊事;對于更多的人來說,細菌武器是一個陌生的詞匯,人們茫然不知其中的殘酷和可怕。不僅僅是世界,還有中國人自己。

            2002年8月27日,對作為原告的中國180名細菌戰受害者及家屬來說,是一個非同尋常的日子。經過數十次庭審后,日本東京地方法院終于作出一審判決:首次認定二戰期間日軍曾在中國使用細菌武器,并全面認定了原告方提出的受害申訴,承認日本政府對此有國家責任,但駁回原告提出的謝罪賠償的訴訟請求。這一天,世界各大媒體集聚東京地方法院門口,迅速將判決消息公之于眾。中國民間通過法律途徑清算日軍血債的行動,引起了全世界的矚目。

            她感動了中國,感動了世界

            王選他們的訴訟為許許多多沒有聲音的甚至沒有姓名的受害者發出了一個響亮的聲音,這個聲音全世界都聽到了。王選也在調查取證和法庭上發出了自己的聲音,作為中國女性的聲音。

            10年中,王選頻繁往返于中日之間,悉心搜尋細菌戰的各種直接證據,走遍了大半個中國,所花費的財力、物力、心力、精力難以計算。她把個人積蓄和工作收入悉數投入,無怨無悔,調查、訴訟成了她生活的核心。

            1998年2月16日,在日本東京地方法院進行了的侵華日軍細菌戰受害者訴訟第一次開庭,王選代表108名中國細菌戰受害者(1999年原告增加到180名)作開庭陳詞,她用充滿激情的語調說:「 ……我們180名中國人原告是戰爭中日軍731部隊在中國浙江省、湖南省進行的細菌戰受害者以及受害者的遺屬。我們以日本政府為本訴訟的被告,要求日本政府作為日本國家的責任者,正式承認日軍細菌戰的歷史事實,向中國人民謝罪,并對這一戰爭犯罪造成的損害承擔戰爭責任。

            ……

            我們原告團將和辯護團以及支持我們訴訟的日本、中國和世界人民團結起來,伸張受害者作為人的權利和尊嚴,進而維護人類的尊嚴;揭露細菌戰的罪惡,進而維護正義;控訴細菌戰的非人道,進而維護和平。……」

            2002年底,王選被評為「CCTV感動中國2002年年度人物」之一,評委會這樣評價他們:

            「在過去的一年里,他們的所作所為,感動了公眾,感動了中國。他們或者用自己的力量,推動中國社會的進步和發展,詮釋著一個人對這個國家、對這個社會,應該擔當起怎樣的責任,以堅強的民族精神挺起國人的民族脊梁;他們或者用自己的故事,解讀人與人之間應該有著怎樣的情感,帶給人們感人至深的心靈沖擊。他們共同的特質是:震撼人心的人格力量?!?/p>

            的確,王選用她洋溢的熱情和艱辛的努力感動了中國,感動著世界。

            注釋:

            [1] 哈桑湖事件,又稱張鼓峰事件,是1938年7月至8月間歷時約10天的短暫邊境沖突事件。這是一場日蘇之間為了爭奪張鼓峰而起的邊境沖突。日本先向蘇聯抗議,稱哈桑湖和張鼓峰一帶是日本的領地,要求蘇聯撤軍,后見蘇聯回絕日方的撤軍要求而爆發沖突。1938年8月,日方向蘇聯提出停戰的和平協議。

            來源:全球和平婦女(中文網址)

            http://wikipeacewomen.org/wpworg/zhs/?page_id=935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蝸牛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竟然憑空刮起歪曲高強部長的妖風!
          2. 張文宏博士論文被指抄襲,高中時卻能憑借論文獲得保送資格
          3. 美國人這次真急了!
          4. 戴著毛主席像章抗疫:“我們是毛主席的人民醫務工作者”
          5. 娛樂圈,誰能出來管管?
          6. 敵人贊成的,我們一定要警惕!
          7. 老何讀后感:接鬼洗腦真厲害!
          8. 張文宏被指論文抄襲,饒毅會不會去調查舉報?
          9. 司馬南:阿富汗塔利班解放大半國土,人大教授王義桅遭人構陷!
          10. 中國共產黨務必復興“公有制”
          1. 誰該為“大躍進”中的左傾錯誤負主要責任
          2. 毛主席應當“功七過三”,這番評價實在讓人忍不住落淚!
          3. 葉方青:推進共同富裕,要警惕“驢唇不對馬嘴”現象
          4. 子午:張文宏真的是為窮人說話?某些左翼不要把屁股坐歪了
          5. 吳銘:也說中國輿論場怪像
          6. 迷信鐘院士是一種病
          7. 《大決戰》是“主旋律”嗎?
          8. 【震驚】毛主席像變白板,團團這波操作什么水平?
          9. 錢昌明:塔利班為什么會贏? ——兼談“帶路黨”卡爾扎伊的覺醒
          10. 中國大陸38枚奧運金牌得主的家庭出身……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2.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3. 不祥之兆,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
          4. 南京機場疫情,證明網紅專家提出的抗疫路線禍國殃民,必須警惕
          5. 帝修資勢力的優秀“抬轎夫”胡錫進: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問題?資本要純凈?美國最怕中國的GDP?
          6. 呂言夫:毛澤東思想的新定位
          7. 近期驚動全網的三大政策突變, 在一個閉門會上說透了背后邏輯 | 文化縱橫
          8. 請聽聽南京機場保潔員的話
          9. 1975《紅旗》雜志的驚人預言!
          10. 劉繼明與方方們的斗爭,是橫掃一切反人民公知的開端!
          1. 七夕節:感受楊開慧和毛主席的曠世愛情
          2. 這個村一年考上11個研究生
          3. 內行人告訴你:鄧力群的這套大書,是寫毛主席最好的書籍!
          4. 張文宏的“與病毒和諧共處”論是投降主義,必須堅決反對!
          5. 中國大陸38枚奧運金牌得主的家庭出身……
          6. 【震驚】毛主席像變白板,團團這波操作什么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