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雜談

          大哥:我們這是造了哪輩子的孽?—— 一位下崗工人的悲慘命運和心路歷程

          水蓮齋主 · 2021-07-14 · 來源:儒林傳媒公眾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我越來越懷念小的時候,懷念毛主席時代,那時候雖然窮,有時還吃不飽、穿不曖,但人無憂無慮,再窮也快樂,再苦也高興,如果時光能倒流,我真愿意回到過去,回到農村。

            這是一篇發人沉思、摧人淚下的吶喊和檄文,主人公的悲慘命運和不幸遭遇,無情地拷問著我們今天的社會,拷問著我們每一個人的靈魂和良知。

            這是發生在筆者身邊的一件真人真事,主人公是一位已近六十歲的國企下崗職工,曾經的“學習毛澤東思想積極分子”“學習雷鋒標兵”“先進工作者”“新長征突擊手”“崗位標兵”“道德模范”……

            但斗轉星移、乾坤倒轉,昔日光環不再,昔日榮譽已逝,昔日的主人翁,先進工作者,今日煢煢孑立、形影相吊,無房、無車、無錢、無妻、無兒、無女、無依、無靠,成了社會最低層,成了弱勢群體,成了維穩對象。

            老人如泣如訴,給筆者講述了他的整個心路歷程和家庭的悲慘命運,令筆者肝腸寸斷、瞠目結舌、欲哭無淚、欲訴無聲,心里象灌了鉛一樣沉重,竟然找不出一句合適的話來安慰老人。

            時也運也命也,此時此該,這種形而上學唯心論的解釋,我是無法說出口。

            家庭是社會的細胞,一個家庭的跌宕起伏往往就是一個社會的縮影,當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的時候,它是不會顧及車輪下面的小草。

          微信圖片_20210714162211.jpg

                    激情燃燒的歲月

           

            上世紀五十年代,我出生在隴中一個貧苦農民家庭,父母生了我和哥哥兄弟倆人,我們有過幸福的童年,快樂的少年和青年時代。小時候父親在我們生產大隊(現在叫村)當書記,是當時我們村最大的“官”,母親是生產小隊(現在叫社)的隊長,當時都叫干部,他們都是共產黨員,勞動積極分子,并且父親還是我們縣上的黨代表和人大代表,經常到公社和縣上去開會,還到北京參加過全國農業學大寨會議,受到毛主席的接見。每次父親在上面開完會后,步行幾百里的山路趕回家,顧不上喝口水,就連夜組織社員開大會,傳達上面的會議精神,那時叫《最高指示》不過夜。

            父母經常是起雞叫、睡半夜,帶領鄉親們戰天斗地,農業學大寨,大搞農田基本建設、平整土地、興修水利,將我們全村所有的山坡地,當時群眾叫“三跑田”(一下雨水跑、肥跑、土跑)都修成了平展展的水平梯田,麥子和谷穗長的一人多高。

            水土保持做好了,糧食產量也就上去了,社員的積極性越來越高,干勁也越來越大。社員在一起統一勞動,按出勤記工分,年底按工分再分糧食,多勞多得,按勞分配,十分公平。孤寡老人、五保戶由生產隊統一照顧,社員輪流挑水、劈柴。我們學生娃娃放學后,經常學雷鋒做好事,主動去照顧孤寡老人、五保戶。

            那時候人們都活的特別開心,好象就沒有什么煩心事,也不愁買不起房、看不起病、孩子上不起學,關鍵是那時候人的身體素質都很好,很健康,很少生病,什么癌癥之類的病連聽都沒有聽過,一年最多就是得個頭疼感冒。孩子上學,學雜費一學期就五毛錢,一個雞蛋就夠了。

            記得每天晚上我母親就在高音喇叭里給社員們安排第二天的勞動任務,誰干什么,誰干什么,提前分配的一清二楚。母親忙完隊里的,才忙家里的,每天晚上都在煤油燈下給我們兄弟縫穿破的衣服,捉衣服上的虱子,一直忙到深更半夜,才上坑睡覺。

            第二天天還沒大亮,母親第一個下了坑,首先打開廣播匣子,高音喇叭里就響起《東方紅》《大海航行靠舵手》《我們走在大路上》等革命歌曲。社員們一聽到喇叭響了,馬上都起身下坑,帶上農具結隊下地干活。到了收獲的季節,特別是擔麥子上場的時候,社員的情緒就更高,男人們扛著扁擔,一個跟著一個,自覺排成長長的隊列,邊走邊唱著山歌,歌聲此起彼伏,山村里到處都是歡樂的歌聲。

            我們學生娃娃,當時叫“紅小兵”,放暑假后,就由生產隊組織起來,到地里拾麥穗,我們邊拾邊唱《學習雷鋒好榜樣》《我們走在社會主義道路上》《我愛北京天安門》等歌曲,你追我趕、嘻嘻打鬧,無憂無慮,別提有多高興,多快樂。當時開門辦學,學校就在家門口,我們白天學習,放學后幫大人干活,也沒有那么多家庭作業。

            生產隊里社員對我父母都十分尊敬,有什么大小事,或婆媳之間有什么矛盾,都來找我父母調解,只要我父母一出面,矛盾馬上就解決了。

            吃飯的時候,孩子們端上飯碗,東家串西家,西家走東家。每年到殺年豬的時候,每家都要請隊里人來吃“殺豬肉”,沒有來的給端上一碗,當時那個肉怎么那么香?現在想起來還讓人流口水。社員們相處的都十分融恰,鄰里之間很少有矛盾,不象現在的人這么自私自利、斤斤計較。那時才是真正是社會主義大家庭,現在想起還是讓人十分懷念和留戀,

          微信圖片_20210714162221.jpg

                            爺爺的破皮襖

           

            我大哥是我們村子恢復高考后考上的第一個大學生,也是自從盤古開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我們老張家唯一一個“狀元”。全村人敲鑼打鼓,放鞭炮、戴大紅花送大哥上學。我父母都高興的幾個晚上沒合眼,社員們都說是我們老張家祖上積了陰德,行了大善,終于冒起了青煙。

            小時候聽我父親講,我爺爺是五世單傳,家里窮的上無片瓦,下無立錐之地,幾輩人都住著一個破窯洞,這個破窯洞還不是自己的私產,是別人廢棄的羊圈,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沒有產權。我爺爺給地主當了一輩子放羊娃,連個象樣的名字也沒有,人都叫他不心疼。唯一的家產就是我祖祖太爺留下來的一件破皮襖,白天穿、晚上蓋,一年四季不離身,數九寒天光腳片子穿著草鞋給地主放羊。

            在羊圈里吃、羊圈里住,把地主家的羊從二十多只繁殖到兩百多只。在我爺爺生下我的父親不到兩歲時,遇上了一場百年不遇的大風雪,整整下了兩天兩夜,足足有三尺多厚。當時我爺爺正在大山里放羊,一直到雪停后的第三天,人們才找到了我爺爺,但他同兩百多只羊全部活活凍死在山窩里。我奶奶從二十三歲開始守寡,給地主家當奶媽,干農活,含辛茹苦終于把我父親拉扯成人。

          微信圖片_20210714162232.jpg

                            父親最后的困惑

           

            1949年解放后,政府看到我父親是一個在苦水里泡大的窮孩子,根正苗紅,就送他上學、識字、學文化、參加革命,后來還光榮加入了共產黨。從此父親就認定了共產黨,緊跟毛主席,打土豪、分田地、搞土改、三反五反、鎮壓反革命、大躍進、人民公社、大煉鋼鐵、引洮工程、大戰華家嶺、批林批孔、反擊右傾翻案風,揭批“四人邦”,一直到改革開放,他一路走來。當時所有的政治運動他都經過了,特別是三年困難時期,他頂著很大的壓力,挺身而出,反對吹牛皮、浮夸風,保住了社員的救命糧,村子里沒有餓死一個人。

            一直到了上世紀八十年代,上面下令要為當年被打倒的“地富反壞右”五類分子全部摘帽、全部平反,并且下令解散農業社,分田單干,把人民公社也改為鄉政府,把大隊改為村委會,把生產小隊改為合作社……這一切來的太快、太突然,當時父親一時想不通,思想也轉不過彎 。

            他開始徹夜不眠,思來想去,這是哪里出了問題?她問母親“這不是又回到解決前了嗎?”“這革命不是白革了嗎?”“這毛主席剛一去世,這怎么就變天了?”“中國是不是也出了赫魯曉夫?”“難道我跟共產黨、毛主席干革命錯了嗎?”他找不到答案,陷入了有生以來從未有過的迷茫和困惑。他拒絕執行上面的政策,說了些不該說的話,就被劃成“三種人”,撤職趕下了臺,從此就結束了他的政治生涯。

          微信圖片_20210714162237.jpg

            父親從此一病不起,他說不讓他干大隊書記這沒有什么,關鍵是想不通這政策怎么一下子變的同毛主席時候完全相反了,凡毛主席提倡的現在都反對,凡毛主席反對的現在都提倡,正好翻了個天,這讓他到死也沒有想通。

            壓垮父親的最后一根稻草是當時的大隊部(現在叫村委會),有一個用土坯和青磚砌成的主席臺,上面有一樽毛主席的塑像,是當年父親找縣上一位很有名望的雕塑家塑的。毛主席去世時,父親跪在塑像前,沒吃沒喝真正哭了兩天兩夜,哭累了睡,睡醒了哭,母親和社員們怎么勸都不起來。

            父親的大隊書記被撤后,生產隊所有土地、牲口、農具、糧食全都私分了,最后連原大隊址的院子也分了,原先的主席臺被拆了,立了幾十年的主席的塑像也被強行拆除。病中的父親得知消息后,象瘋了一樣柱著拐丈追了出去,當看到現場一片瓦礫,主席的塑像被打碎在地,他一頭撲倒在粉碎的塑像上,失聲痛哭,口吐鮮血,不省人事,最后送到醫院三天三夜沒有醒來。后來總算保住了一條命,但他從此精神精神恍惚、目光滯呆,一天到晚只是自言自語,重復著一句話“這天真的變了”“這天真的變了”。

            他走的時候兩只眼睛死死盯著懸掛在中堂墻上的毛主席畫像,閉不上眼睛,母親用手怎么拉也拉不下他的眼皮。

                           大哥的墮落

           

            扯的有點遠了,還是說我的大哥吧,我大哥當年考上了省內的一所重點名校,學的是法律專業,畢業后分到政府部門。他工作干的十分出色,不久就當上了部門的領導。

            父親去世后不久,大哥把我和母親都接到了省城,給我在一家國營企業找了一份工作,一年后就轉正了,戶口也轉過了,變成了城鎮戶口,吃上了商品糧,從一個農民變成了一名國企的正式職工。當時一個月四十多塊錢的工資,莫提有多開心、多高興,無憂無慮、什么也不愁、什么也不想,只是一心想著把工作干好。

            很快到了上世紀九十年代,改革開放的春風越吹越勁,全民經商,一切向錢看,不管白貓黑貓,捉住老鼠的好貓,不管好人壞人,賺了錢的就是能人,笑貧不笑娼。一夜之間,人們的價值觀、世界觀、人生觀徹底變了,一切來的太快,讓人應接不暇,沒法適應。

            這時我大哥所在的單位也是鼓勵干部停薪留職、下海創業。我大哥從小就是屬于那種膽子比較大,思想比較超前,敢作敢為,并且腦瓜子也比較好使的人,他第一個就報名下海創業,并且直接辭了職,斷了后路,他說這叫破釜沉舟,學習當然的楚霸王項羽的作戰風格,意為自斷后路,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否則沒有回頭的余地。當時家里人都反對,但他義無反顧,就這樣他把好好的一份讓多少人羨慕不得的工作和鐵飯碗說丟就丟了,下海創業,去實現他的另一個人生夢想,但他從此就走上了一條萬劫不復的不歸之路。

            下海后他成立了一家房地產開發公司,從事房地產生意,由于當時的政策和營商環境都特別寬松,他在省城又有廣泛的人脈資源,加之他又是第一批下海創業的人,腦瓜子好使,幾年時間就挖到了第一桶金,完成了資本的原始積累。

            但自從有了錢后,他就象變了一個人,接觸的人非富既貴,經常出入高檔會所、夜總會,出手一擲千金,整天紙醉金迷、醉生夢死,回家次數也越來越少,老人、老婆、孩子也都不管了。我和母親多次勸他,但就是不聽,說我們什么也不懂。我嫂子勸他,倆人就吵架,后來干脆不回家了,當時我一看這事一定壞了,老大是學壞了,是走上邪路了。

            我幾次到他的公司找他,但都躲著不見,一次讓我堵到辦公室,苦口婆心地勸他回家,“錢掙多少夠,差不多就行了,把自己的家庭經營好,把倆個孩子培養好。”他一句話就把我打發了“你把你的班好好上,別管我的事,這個世界就是用金錢說話的世界,烏龜王八鱉世界,有錢就是人爺爺。”

            結果后來我們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他在外面包養了一個小三,比他小十多歲,是夜總會的三陪小姐,我們知道的時候,那女的都懷孕六個多月了。就這樣他同我大嫂大鬧了一場后就離婚了,拋下我嫂子和倆個侄兒子,頭都不回地走了,當時我的大侄兒只有四歲,小侄兒才兩歲。

            我媽當了半輩子的小隊長,當時也叫干部,在我們村也是有頭有面,說的起話的人,這一下把老娘的臉徹底打腫了,老人覺得沒臉見人了,也沒法再回鄉下見鄉親們了,一時想不通,氣的得了腦溢血,從此半身不遂,癱瘓在床,一直是我在侍候。

            我大哥離婚后就同那個小三結婚了,從些他就開始走下坡路了,生意越來越不順,運氣也越來越差,并且流年不利,官司纏身。他開始自暴自棄,精神越來越萎靡,思想越來越頹廢,將公司也撂下不管了,整天同一幫狐朋狗友在外面狂嫖濫賭,包養女人。短短幾年時間,他所掙的錢基本全部揮霍完了,剩下的錢讓這個小三全部卷走了。他自己還染上了一身的性病,被債主逼的東躲西藏,最后貧困潦倒,暴病身亡。

            當我得到消息,在郊外的一個出租屋里見到他時,他不知已死了多長時間,全身腐爛,都生蛆了。

            這就是當年讓全家人驕傲、全村人羨慕的大哥!當年那個英俊瀟灑、純樸善良、懷揣理想、意氣奮發的大哥!

                  狠心的嫂子、可憐的侄子

           

            當我大哥和嫂子離婚后,還不到半年時間,我嫂子就找了一個比她大二十多歲的煤老板結婚了。她離家走的時候,我的倆個侄兒子死死拉著她的衣襟,苦苦哀求“媽媽你不要走,不要丟下我們,我們好好念書,長大后我們兄弟倆好好照顧你、養活你”。

            “你爸無情,我也無義,去找你爸去,別纏我了,帶上你們倆個拖油瓶讓我怎么嫁人,以后怎么過日子。”她一把掰開孩子的小手,將倆個孩子摔倒在地,頭也沒回地所長而去,倆個孩子拼命地追、拼命地哭,人家一頭鉆進那個煤老板的小車絕塵而去。我抱住倆個苦命的侄兒,叔侄三人哭作一團。后來倆個孩子又去找過她幾次,人家連門都不讓進。

            常言道,虎毒不食子,可我們家的這倆口子怎么就這么心硬,一個比一個狠毒,真是天底下難找的一對冤家。

            就這樣二十多年來,我們叔侄相仿為命,以淚洗面。我一邊照顧年邁、癱瘓的老母親,一面拉扯倆個未成年的侄兒,既當爹來當娘,給倆個孩子洗衣做飯,接送上學,一個月一千多塊錢的下崗費,月月寅吃卯糧,我就到建筑工地上打小工,早晚拾荒撿垃圾,貼補家用。

                       苦樹上結的苦果子

           

            好不容易將倆個侄兒拉扯到初中畢業,自己總算有了盼頭了,也松了一口氣。雖然倆個孩子沒有考上高中,自己想學上一門手藝,以后養活自己也沒有問題。

            但倆個孩子由于從小缺少父愛和母愛,沒有父母嚴格管教,過早走入社會,受到社會上不良風氣的影響,再加上正是青春叛逆期,一下子就學壞了,雙雙都吸上了毒品,當公安找到我時,我都傻眼了,最后雙雙被送到戒毒所強制戒毒。

            現在都放出來了,并且都已結婚有了孩子,媳婦都是農村進城打工的,倆個姑娘都特別懂事,能吃苦,白天帶孩子,晚上擺夜市。但倆個侄兒子就是不省心,沒有一個著吊的,跟他老子一模一樣,也不知道一天在外面鬼混什么,凡正不干正事。我看見倆個侄兒媳婦一人帶著一個孩子,都在外面租房,實在太困難、太可憐,我于心不忍,一點微薄的退休工資還得給她們貼補一點。

            我大哥找的那個小三,也就是第二個老婆,后來生的孩子,也算是我的侄兒,現在也快二十多歲了。當年這個女的把我大哥最后一點財產卷走后,又找了一個文物販子,到一起時間不長,那個文物販子也在外面不明不白地死了,后來她又找了一個賣假藥的,倆個人到一起還不到半年,這個男的同一幫朋友在黃河邊的茶灘上喝啤酒,可能是喝高了,就站在河邊撒尿,重心不穩,一個趔趄,一頭扎進了滾滾的黃河。這個女人可能就是我們農村上人說的“三井水”,命太硬,犯桃花,專門克夫,誰沾誰倒霉??晌业倪@個侄兒很爭氣,他媽也有錢,考上了國內一所名牌大學,又送到美國留學講研。我前幾年去找過他們娘倆,但人家根本不認我們。

          微信圖片_20210714162252.jpg

                           我的困惑和疑惑

           

            我不是不想成家,年輕的時候正好家里大哥大嫂發生婚變,留下一個老人和倆個侄兒沒人照顧,他們能橫下心都不管了,但我橫不下這個心,不能也不管???這就把自己的事給耽擱了。后來年齡也就越晃越大了,關鍵是我沒有房子,鳥兒也得有棵樹嗎?我這樣的情況誰人愿意嫁給我???

            當年單位福利分房,前兩次都是自己主動讓給別人了,因為當時自己還年輕,連對象也沒有,心想有一間宿舍就成了,先解決結婚沒房人的困難。最后一次福利分房時,單位上所有的人都解決了,我想這次無論如何也該輪到我了,但領導找我說,上面主管單位的一個頭頭要一套房,這個人得罪不起,讓我再發揚一次風格,下一次分房一定首先給我分,樓層、戶型由我隨便挑,說了一大籮筐的好聽話,然后再就沒有然后了,最后一批福利分房就這樣逛掉了。

            沒有分上房,這個我都能想得通,關鍵想不通的是,當年我們那么大的一個國營企業,效益又那么好,那可是國家的財產啊,是一兩代產業工人心血結晶,但上面非要硬逼著“改制”,當時還美其名為“存大放小”“減員爭效”“打破鐵飯碗”“解放生產力”,現在回頭看,都是騙人的鬼話,所謂的改制其實就是搶劫,是明目張膽地瓜分國有資產。

            一夜之間,擁有幾千萬資產、上千人的國營企業被幾百萬賤賣,大量國有資產流失,后又強迫職工買斷了工齡,每人只給了幾千塊錢的“斷奶費”,就推向社會,推向市場,再不管死活、不聞不問了。

            我就象突然失去母親的孩子,一下子沒了主心骨、沒了靈魂,沒了依靠,沒了生活來源,連住的地方也沒有了,單位原住的一間宿舍人家也收回了。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船破又遇搶頭風。我卷起鋪蓋,就象一個逃難的難民,一葉漂浮在大海上的孤舟,風雨飄搖、無依無靠、何去何存、漫無目標。

            外面閃電雷鳴、傾盆大雨,淚水雨水糊住了我的視線,我一個人在街上走啊走,直到晚上十點多,淋成了一個落湯雞,回到老娘身邊,抱住老娘母子痛哭了一場。就這樣全家唯一的生活來源也斷了,一家四口人以后怎么活呢?

            老娘說,我們還是回我們的老家去,但物是人非,今非昔比,已是回不去的農村,留不下的城市。

            我抱頭睡了三天三夜,后來心想自己必須還得振作起來, 老天不要命,日子還得繼續過,如果自己再倒下了,這個家就徹底完了。

            剛下崗時,房租還比較便宜,就在外面租房,這幾年房租太高了,我也租不起了,就在這山腳下找一塊原先堆放垃圾的空地,搭建了這個臨時的簡易窩棚。

            我環顧四周,不到十平方米的房子,陰暗潮濕,家徒四壁,唯一讓人注目的是,正面墻上掛著的一幅毛主席畫像,桌子上整整齊齊堆放的一撂已陳舊發黑發暗的榮譽證書。

            他看見我久久盯著墻上的掛像和桌上的一撂榮譽證書,說這張毛主席掛像是我從老家拿上來的,也算是我們老張家的傳家寶了,我父親活的時候一直掛著,這些榮譽證書是當年組織對我工作的肯定,在別人眼里可能是一堆沒用的廢紙,但對我來說,它們是我的精神支柱,是讓我活下去的唯一念想。

            我越來越懷念小的時候,懷念毛主席時代,那時候雖然窮,有時還吃不飽、穿不曖,但人無憂無慮,再窮也快樂,再苦也高興,如果時光能倒流,我真愿意回到過去,回到農村。

            現在該走的都走了,不該走的也走了,一個人經常想起小時候看過的電影《白毛女》里面的一句臺詞“舊社會把人逼成鬼,新社會把鬼變成人”。

            可我們家這不知是造了哪輩子的孽,舊社會我爺爺給地主扛長工,打短工,過著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是真正把人逼成鬼;解放后我父親一輩翻身得解放,揚眉吐氣、當家做主、熱火朝天干革命,建設社會主義,不但由鬼變成了人,而且還成了國家的主人;可我這一輩,前半輩子象人,后半輩子象鬼。大哥英年早逝,妻離子散、家破人亡,我下崗失業、流落社會,倆個侄兒混跡江湖、不務正業, 這不是再次由人變成鬼了嗎?我有時在想,現在的我同當年我的爺爺還有什么區別呢?這難道就是冥冥之中的因果輪回嗎?

            每到夜幕降臨、夜深人靜之時,我一個人就陷入久久的沉思,撫摸著小時候我們全家的合影照片,想著已在另一個世界的父母和大哥,心里暗暗發問:“大哥你是有學問的人,你給兄弟我說說,我們這一家人究竟是造了哪輩子的孽?從地獄到天堂,再從天堂又回到地獄,這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我們家這三十多年所發生的一切,從表面上看都是因為你當年的貪欲、財迷心竅、鬼迷心竅、色迷心竅,是黃賭毒這一新社會已絕跡多年的社會毒瘤,又死灰復燃,不但害了你,也害了倆個孩子,最后禍害了我們全家,但有時我又覺得,也不能全怪你啊,好象還有哪個里不對勁,兄弟我沒有多少文化,也弄不明白這個道理,總感覺到社會變了,人心也變了?”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曉林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徒有其表、危機重重的“盛世”
          2. 12339正式公開舉報:騰訊涉嫌以操控輿論導向手段危害國家安全
          3. 從王健林到潘石屹,從維他奶到滴滴——資本永遠在“賣國”的路上
          4. 聊聊某10+5號文件
          5. 黃衛東:兩個時代對付西方的統戰策略差異
          6. 美國這招真陰吶!
          7. 致柳青的公開信:滴滴又陷旋渦,再無柳青加油!
          8. 奮斗者躺平,沒有大鍋飯,也養懶漢嗎?
          9. 黃衛東: 對美新一輪妥協退讓及其后果評估
          10.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國百名作家之列
          1. 胡澄:評管虎對“李大釗”的絞殺——反共影片《革命者》批判之一 ...
          2. 致柳傳志先生的公開信:變天了……
          3. 上海某著名大學教授馮某替日軍辯護,將“七七事變”責任栽贓給中共
          4. 【快看】中國年輕人“擁抱”毛主席,讓美國人害怕了!
          5. 休克的陪侍女:這到底是用力過猛還是用藥過猛?
          6. 子午:17歲學生工不堪壓榨跳樓——共大到職校的蛻變
          7. 被打院士吳美蓉首發聲,自曝6大真相及訴求!
          8. 李嘉誠是怎樣讓許家屯坐歪屁股的?
          9. 暴烈斗爭已至,這場“硬仗”,中國輸不起!
          10. 毛主席原話是如何被篡改的?
          1. 紀念活動被遺忘的“關鍵句”,暴露出了啥?
          2. 七一前1天,中國作協換帥:好!好!好!
          3. 龔忠武:四位一體:中共、新中國、華族、毛澤東——熱烈祝賀中共百歲大紅誕
          4. 共青團的音樂晚會,沒有《春天的故事》
          5. 柳氏三代傳奇:從維他奶、聯想到滴滴
          6. 不碰觸所有制,是不可能做到共同富裕的
          7. 一臺晚會幾首歌,就“極左”啦?
          8. 正面評價毛主席晚年,是中國人民必須具備的起碼良知
          9. 《國際歌》攤上事了,還是階級矛盾被無視了?
          10. 迎春:修正主義垃圾必須清除
          1. 毛主席的火柴盒,讓我明白了什么是不朽
          2. 滴滴的子子孫孫統統被下架,這是中國互聯網史上大震撼事件
          3. 致柳傳志先生的公開信:變天了……
          4. 孫春蘭在福建調研時強調 加大力度推廣三明醫改經驗 讓更多群眾享受改革成果
          5. 大哥:我們這是造了哪輩子的孽?—— 一位下崗工人的悲慘命運和心路歷程
          6. 胡澄:評管虎對“李大釗”的絞殺——反共影片《革命者》批判之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