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雜談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百韜網 · 2021-02-28 · 來源:www.btwl798.com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明朝開國皇帝朱元璋平定張士誠之前,派人打聽敵情,聽說張士誠住在深宮里養尊處優,懶得管事,就發了一通感慨:“我諸事無不經心,法不輕恕,尚且有人瞞我。張九四(士誠)終歲不出門,不理政事,豈不著人瞞!”

            立國之后,朱元璋建立特務網,監督官員,努力維持著處罰貪官污吏的概率和力度。不斷地發現,不斷地處罰,不斷地屠殺。但是這局棋似乎總也沒個了結。朱元璋說:“我想清除貪官污吏,奈何早上殺了晚上又有犯的。今后犯贓的,不分輕重都殺了!”

            這是不是有點出乎我們的意料?皇帝不是掌握至高無上的權力嗎?他不是想打誰的屁股就打誰的屁股,想砍誰的頭就砍誰的頭嗎?不錯,官僚處于權力劣勢。但是,老百姓和皇帝之間隔了無數信息關卡,直接接觸老百姓的是衙役,中間隔著書吏、州縣官員、府級官員、省級官員、中央各部和內閣等無數道關卡。即使在最理想的狀態下,也不能指望信息經過這許多層的傳遞仍不失真。更何況,信息在經過各道關卡的時候,必定要經過加工。封鎖和扭曲信息是官僚在官場謀生的戰略武器。你皇上圣明,執法如山,可是我們這里一切正常,甚至形勢大好,你權力大又能怎么樣?

            所以,朱元璋之后,皇帝越發無能,官僚越發大膽,上情不能下達、下情不能上達的情況,也就越發嚴重了。明宣宗朱瞻基在位期間倡節儉之風,親賢臣,遠小人,著力整頓朝綱。宣德七年(1432)三月下詔行寬恤之政。但戶部曾經截斷皇帝詔令,從而出現“澤不下究”的情況:“朕以官田賦重,十減其三。乃聞異時蠲租詔下,戶部皆不行,甚者戒約有司,不得以詔書為辭。是廢格詔令,使澤不下究也。自今令在必行,毋有所遏。”(《明史》卷九本紀《宣宗》)百年后,李自成兵臨北京,有明隨崇禎上吊而亡,他最恨的似乎并不是李自成,而是不斷糊弄他的官僚集團。遺書寫道:“我自己有不足,德行不夠,惹來了上天的怪罪。但這一切,都是由于諸臣誤我。我死了沒臉見祖宗,自己摘掉皇冠,以頭發遮住臉,任憑你們這些賊分裂我的尸體,不要傷害一個百姓。”崇禎的怨恨不無道理。他在位17年,受到了無數慘不忍睹的蒙騙糊弄,直到他上吊前的幾個月,他的首輔(宰相)周延儒還狠狠地糊弄了他一回,把一次根本就沒打起來的戰役吹成大捷,然后大受獎賞。這場根本就不存在的大捷就發生在離北京不過幾十里地的通縣,在皇上的眼皮底下。

            毛在讀《明史》的時候,針對這種情況引出感慨的批道:“今猶存此弊。”(見《毛澤東讀文史古藉批語集》第284頁)。和朱元璋一樣,毛也是布衣出身,而且又熟知史實,對于官僚們的把戲是再清楚不過了。這個批語是在五十年代后期以后作的。從糾正大躍進運動中出現的浮夸風,共產風開始,毛澤東多次講過這類問題。1959年3月29日,他在一封黨內通訊中,批評中層干部說:“上面的指示不合他們口胃的、他們即陽奉陰違,或者簡直置之不理。”“下情不能上達,上情不能下達,危險之至。”因此.需要經常開會。“上層基層,夾攻中層,中層干部的錯誤觀點才能改正。”4月29日,毛又寫了一封直達小隊干部的公開信,對當時的共產風進行了相當嚴厲的批評,其中寫道:“上面'一吹、二壓、三許愿',使下面很難辦。因此,干勁一定要有,假話一定不可講。……同現在流行的一種高調比較起來,我在這里唱的是低調,目的在于真正調動積極性,達到增產的目的。如果事實不是我講的那樣低,而達到了較高的目的,我變為保守主義者,那就謝天謝地,不勝光榮之至。”

            這封信以黨主席身份,越過各級官僚機構,直接發到省級、地級、縣級、社隊、隊級、小隊級。這樣就能夠沖破官僚集團的封鎖嗎?據已知的史料,當時的四川第一把手李井泉把《黨內通信》收回,繼續搞他的密植高產,解散公共食堂四川搞到最后,體制下放一拖再拖,四川組還要求主要體會《報告》的精神,“不聯系實際”。曹為平回憶:“在四川南充,我問了不少黨員,長期以來答案都是從沒聽說過。而且許多人一口咬定決不會有那樣的事。最近我才聽說,南充在很小的范圍里--只限于各單位領導,還是傳達過。并且馬上把文件收了,并說不許說出去,要'承擔責任'”。

            不要說地方官僚,就連身邊親信也不可靠。1965年末,毛在談話中提到了《海瑞罷官》的一些事,毛說:“戚本禹的文章很好,我看了三遍,缺點是沒有點名。姚文元的文章也很好,對戲劇界、歷史界、哲學界震動很大,缺點是沒有擊中要害?!逗H鹆T官》的要害是'罷官'。嘉靖皇帝罷了海瑞的官,1959年我們罷了彭德懷的官,彭德懷也是'海瑞'。”整理紀要的任務,落到了毛身邊的幾個秀才身上。由于艾思奇、關鋒的記錄最詳細,田家英轉請他倆整理記錄。關鋒和艾思奇連夜整理,干了一通宵,就寫出了紀要。他倆把紀要交給了田家英。田家英看后,刪去了毛對姚文元、戚本禹的評論那段話。艾思奇知道了,曾好意地提醒他:“主席的談話,恐怕不便于刪。”田家英答道:“那幾句話是談文藝問題的,與整個談話關系不大,所以我把它刪去了。”以田在毛身邊的閱歷,他會認為這段話是毛的信口之言嗎?田家英當然是有自己用意的。其用意之好壞,我們也不去評價,但即使是在今天的中國社會,一個隨意刪除更改領導談話內容的秘書,恐怕也不能說是職業典范吧?據說田還做了一些別的事,例如把毛的言行私下通報劉少奇,最后自殺了事。這條人命又算在毛的頭上了,毛真是冤大頭。

            到了文革時期,毛的威信達到歷史最高點。據說那時經常半夜里有最新指示發表,甚至一周幾次。一旦高音喇叭聽到最新指示發表,全城的大人小孩全要爬起來,以最快速度趕往單位和學校。沒單位的家庭婦女趕往街道革委會,然后人們敲鑼打鼓上街游行慶祝。照這么說來,毛的話即使不是“一句頂一萬句”,起碼也得頂一千句吧?但是當時就發生了這么一件事。1966年6月,工作組傳達了毛關于一些單位出現群眾打人事件的指示:如果是壞人,那么打了你活該;如果是壞人打好人,好人光榮;如果是好人打好人,那是誤會,不打不相識嘛。--這次傳達是全國統一傳達的。這條“最高指示”一傳達,全國各學校頓時打人成風:毛主席都批準打人,誰說“黑幫”打不得?然而時隔很久人們才知道,毛當時嚴厲批評了這個“傳達”:為什么偏偏刪掉了我最關鍵的最后一句話:“今后不準打人”?!毛的原話說得很明確:“黨的政策不主張打人。但打人也要進行階級分析,好人打壞人活該;壞人打好人,好人光榮;好人打好人誤會。今后再不許打人。要擺事實講道理。”

            1966 年12月27日,毛專門為此給周恩來寫了親筆信:“最近,不少來京革命師生和革命群眾來信問我,給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和牛鬼蛇神戴高帽子、打花臉、游街是否算武斗?我認為:這種作法應該算是武斗的一種形式。這種作法不好。這種作法達不到教育人民的目的。這里我強調一下,在斗爭中一定要堅持文斗,不用武斗,因為武斗只能觸及人的身體,不能觸及人的靈魂。只有堅持文斗,不用武斗,擺事實,講道理,以理服人,才能斗出水平來,才能真正達到教育人民的目的。應該分析,武斗絕大多數是少數別有用心的資產階級反動分子挑動起來的,他們有意破壞黨的政策,破壞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降低黨的威信。凡是動手打人的,應該依法處之。請轉告來京革命師生和革命群眾。”一九六七年二月十二日接見張春橋姚文元同志對上海文化大革命的指示時說:“懷疑一切、打倒一切”的口號是反動的。懷疑一切、打倒一切的人一定走向反面。一定被人家打倒,干不了幾天。

            之后公布的“十六條”規定“要用文斗、不用武斗”,但“二次反右”已經造成了群眾的嚴重對立,歪曲傳達的“打人指示”已經先入為主,暴力之風已形成。“要用文斗,不用武斗”等規定在文革中幾乎無人理睬。這正是“不準動黨內當權派,否則就要天下大亂”這一理論的需要。各學校打人成風,豈不證明了“沒有工作組就要大亂”、廣播北大大字報就是“敢動黨內'當權派',就必然天下大亂”? 在受害者及家屬心里種下對文革、對毛的仇恨種子。把群眾的注意力吸引到打人,不再關注“黨內走資派”。

            從古到今,官吏們最擅長的就是陽奉陰違,或者“打著紅旗反紅旗”,還說這叫“最忠”。 (本文出自百韜網,轉載請注明)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朱旄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華西村,不該被曲解
          2. 餓了么騎手掀起罷工潮,工人階級的權益誰來保障?
          3. 旗幟鮮明的堅決反對延遲退休
          4. 老田:對1975年派出“割尾巴工作隊”的粗略梳證
          5. 中組部原部長張全景談知青上山下鄉
          6. 五評胡錫進:要什么樣的“中國崛起”?
          7. 必須充分意識到:國民黨在關鍵時刻從未與大陸相向而行!
          8. 我們不做新聞,我們是外媒的搬運工;別問真假,速轉就是了!
          9. ?王成是逃兵?網紅@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來審審吧!
          10. 被賤賣的稀土
          1.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讓有些人膽寒!
          3. 關于毛澤東的18個謊言的最新進展
          4.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5. 他是統戰高手,為我軍帶來33個團,晚年預言主席地位將來會更高
          6. 歷史只記錄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卻沒記錄功臣對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難時期的人為錯誤和責任人
          8. 老田|主流黨史寫作的困境何在:從《周傳》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說起
          9. 戈爾巴喬夫,竟還不忘指點江山
          10. 天津肖老師歧視學生,家長卻集體簽名要留住老師,事情真相如何呢
          1. 歷史文獻:毛主席談我國還可能要走一段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
          2. 張文茂:為什么會在理論上出現這么多的混亂?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們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嘆,30年啟蒙都白做了
          7. 鬧劇不斷——“茅臺貧困戶”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獨的王小妮復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張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國糧食人均超過三百公斤說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凈嗎?
          1. 羅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團長告別!
          2. 張志坤:展望中美關系“重回正軌”的那一天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學習黨史,要正確評價改革開放時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訥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歲
          6.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