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雜談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子午 · 2021-02-04 · 來源:紅色江山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千萬不要忘記毛主席的教導,“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

            前幾天,學者孫沛東在微博上爆料稱,某地地鐵上出現了一條爭議標語“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并且貼出了百度百科的解釋:“對于老百姓,只能使他們按照我們的意志去做,不能使他們懂得為什么要這樣做。”

            在傳統文化熱潮興起的今天,“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已經被最大程度地“善意”斷句、理解為“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遺憾的是,這則標語下面的注釋同樣使用的是百度百科的解釋:

            經媒體求證,這條標語實際上是貼在該市公交上的。2017年3月,該市公交集團舉行“中國文化進車廂”活動,一系列的標語正是活動內容之一,該公交集團公眾號還發布了文章《發展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展示歷史文化名城魅力》進行宣傳。公交集團工作人員回應媒體稱,目前杭州公交上的這些標語均已撤下。

            同很多地方的宣傳畫抹掉毛主席像一樣的回應一樣,這個事件再一次被指向了“廣告公司臨時工”所為: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標語上公交并不是值得大驚小怪的事,從國博的孔子像,到各地的讀經班、女德班,感恩老板、磕頭拜師,孔夫子早就被請回來了,作為“克己復禮”的代言人。

            筆者感到驚奇的是,為什么有那么多網友要自覺地將“封建社會的圣人”洗白成一個“當代圣人”。

            在觀察者網風聞社區的相關報道之下,“善意理解”孔子這句話的,無一不獲得高贊,而批孔的不斷批得對不對都要被“踩”。

            近代以來,對于批孔的人而言,“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這句話被作為指責孔子“愚民”常用的一條“罪證”。范文瀾在《中國通史簡編》中說:“孔子把民看作愚昧無知的人,可使服從,不可使知之……”馮友蘭在《論孔丘》中說:孔子認為“民”是“下愚的人”,“他們不可使知,所以只可以讓他們聽從驅使。”這兩段解釋在文革批孔的時候被廣泛引用,而這在后來又反過來被作為文革“批孔”、“毀掉傳統文化”的罪證。

            然而,對“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批判其實自晚清以來就已經盛行;而對孔子這句話的辯護也在同時間就已經開始,清代學者宦懋庸最先給出了“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斷句進行辯護,類似的斷句還有“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

            甭管孔子自己的意思究竟為何,自孔子弟子子夏到宋代的王安石,對這句話的解釋都是字面上的意思,亦即“對于老百姓,只能使他們按照我們的意志去做,不能使他們懂得為什么要這樣做”;而兩千多年來的封建統治者同樣是將這個字面意思奉為天下治理的“圣經”。所謂“半部論語治天下”,為什么是“半部”呢?筆者認為,所謂的“半部”就是孔子是什么意思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按照這個意思理解孔子并去執行的,正所謂“六經注我”。

            那么,封建統治者對“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理解是不是真的完全偏離了孔子的意思呢?筆者認為也談不上完全偏離,我們還是要結合孔子所處的歷史時代去解釋孔子的本意。

            孔子所處的時代,諸侯混戰、禮崩樂壞,諸侯窮奢極欲而民眾飽受戰亂之苦,筆者絲毫不懷疑孔子對底層民眾的同情;但孔子所處的時代同樣是一個奴隸制向封建制過渡的時代,那時的“民”實際上是奴隸階層,是沒有任何資格參與社會治理的,孔子對底層民眾的同情也僅僅是站在統治精英的立場的同情,也完全不可能有現代的“人人平等”的思想。

            對于“禮崩樂壞”的解決辦法,孔子認為應該“克己復禮”,恢復周禮的秩序,“君仁臣敬,父慈子孝”,也就是說奴隸就本分地當個奴隸、奴隸主對奴隸不要太殘暴,社會就和諧了。“不可使知之”也是為了讓奴隸“本分”。

            “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八佾是天子的禮儀,季氏是正卿、只能用四佾,孔子認為季氏用八佾都已經是僭越、是破壞秩序了,怎么可能又把底層的民眾提升到君主的對等地位呢?

            “社會存在決定意識”。站在奴隸制的時代背景下,孔子的主張是有進步意義的,我們不應該以今天的價值準則去苛責孔子,這是在做“拔著頭發離開地球”的事,這就是孔子的“歷史局限性”;但同樣地,孔子的思想是基于兩千多年前的時代背景產生的,雖然其中不乏哲學智慧和閃光點,但絕大多數具體主張與現在的時代早已經格格不入,以今天的價值準則去歪曲孔子的本意,洗白孔子的“階級立場”更是虛妄和無恥的。

            例如,孔子主張“勵民致富”,認為“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言下之意,“邦有道”的情況下,只要“誠實勞動”,人人都可以富起來,都可以成為有產者。然而,馬克思在社會化大生產的階段,早就發現了勞動對象和勞動條件與勞動者相分離、與勞動者相對立的奧秘,正因如此,勞動者終日勞作卻不能致富、有產者坐享其成而黃金滿缽,并由此必然要產生階級、貧富分化和階級斗爭。

            孔子的學說是一整套的治理體系和“統治術”,某些人洗白展現孔子“階級立場”的這句“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其實不過是為了給孔子“統治術”中的其他內容提供合法性依據,為鼓吹用“克己復禮”、“君仁臣敬,父慈子孝”那一套陳舊術數鞏固資本秩序張目。

            五四運動打倒孔家店頗費周折,胡適為代表的知識分子極力宣揚的自由主義思潮,但這種自由主義,只是資本的自由——放任資本對人的奴役。為了抵消人民革命對資本的沖擊,就給地主資本家對貧苦農民和工人的剝削,穿上“慈善”的外衣,與孔夫子的“溫良恭儉讓”連在一起,一方面搞經濟剝削、政治壓迫,一方面提倡“寬容”、“仁愛”。老革命家李爾重同志在其晚年著作《孔子評析》中寫道,“孔子學說不但保護了封建社會,也維護了資本主義”。不過,這一切不是兩千多年前的孔子的過錯,而是那些利用孔子的人故意為之。

            對此,毛主席早就有所洞見和警惕。

            毛主席從來不是一個歷史虛無主義者,他給兩個女兒取名字,都是借鑒于論語的“君子欲訥于言而敏于行”,他亦高度評價“孔子是封建社會的圣人”,多次談到孔子的歷史地位和教育貢獻:

            1930年5月,毛主席在《反對本本主義》中談到調查研究時,提倡“到你的工作范圍的各部分各地方去走走。學個孔夫子的‘每事問’,任憑什么才力小也能解決問題”。西安事變后,毛主席引用《論語·子路篇》中的名言,指出:“共產黨的‘言必信,行必果’,15年來全國人民早已承認。”1939年5月4日,毛主席在延安舉行的五四運動20周年紀念會上指出:“孔子辦學校的時候,他的學生也不少,‘賢人七十,弟子三千’,可謂盛矣。”1956年8月24日,毛主席在同中國音樂家協會負責人談話時指出:“孔子是教育家,也是音樂家,他把音樂列為六門課程中的第二門。”

            然而,毛主席也多次指出孔子觀點的“片面真理性”和“時代局限性”。我國著名教育家匡亞明先生在其所著《孔子評傳》一書中回憶道,1942年他在延安曾向毛主席請教如何評價孔子的問題。毛主席表示:“孔子畢竟是兩千多年前的人物,他的思想中有消極的東西,也有積極的東西,只能當做歷史遺產,批判地加以繼承和發揚。對當前革命運動來說,它是屬于第二位的東西,第一位的用以指導革命運動的,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當時重慶國民黨方面正在大搞所謂“尊孔讀經”,毛主席對匡亞明說:“他們靠孔夫子,我們靠馬克思。要劃清界限,旗幟鮮明。”

            據毛遠新回憶,1973年毛主席同他談孔子時說道,“我們共產黨人,是從批孔起家的,但是我們決不能走前面他們的路,批了再尊,等到我們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再把孔子的思想請來放入老百姓的思想時,就落入到歷史的一種循環,這是不行的。如果共產黨也到了自己沒法統治或者遇到難處了,也要把孔子請回來,說明你也快完了。”

            解放初期,毛主席重視對《武訓傳》的批判,又何嘗不是擔心那些同路人走到新民主主義階段就不愿意繼續向前走了,而是把孔子請回來,搞“階級調和”和舊的那一套呢?

            “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本來早就被毛主席掃進了歷史的垃圾堆,而今卻堂而皇之地復活了。千百年來的統治階級將“民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的愚民統治信條,孔夫子的“克己復禮”被他們高高舉起,孔夫子的“有教無類”卻被棄之一邊;而毛主席卻為了摧毀剝削階級復辟的基礎,教導中國人民要學習文化、要關心國家大事。紅軍時期,毛主席就主張紅軍戰士一邊打仗、一邊學習;早在1945年,毛主席提出,在80%的人口中掃除文盲,將是新中國的一項重要工作;新中國成立后,一場“政府領導、依靠群眾組織”的識字掃盲運動在全國各地迅速展開;到毛澤東時代結束,文盲率已經下降到30%。毛主席不僅教給人民群眾文化知識,更教給了人民群眾自我解放的思想武器,教導我們“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

            而今,當“人民富豪”也號召大家讀《論語》的時候,我們就更應該警惕了,這又何嘗不是階級本質的暴露和階級斗爭的表現呢?

            四十年前,王震將軍說,“毛主席比我們早看50年”!從現在看,毛主席比我們早看的豈止50年?

            千萬不要忘記毛主席的教導,“你們要關心國家大事”,“千萬不要忘記階級斗爭”!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華西村,不該被曲解
          2. 餓了么騎手掀起罷工潮,工人階級的權益誰來保障?
          3. 旗幟鮮明的堅決反對延遲退休
          4. 中組部原部長張全景談知青上山下鄉
          5. 五評胡錫進:要什么樣的“中國崛起”?
          6. 必須充分意識到:國民黨在關鍵時刻從未與大陸相向而行!
          7. 我們不做新聞,我們是外媒的搬運工;別問真假,速轉就是了!
          8. ?王成是逃兵?網紅@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來審審吧!
          9. 被賤賣的稀土
          10. 劉子厚:回憶毛主席在河北的幾個片斷
          1.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讓有些人膽寒!
          3. 關于毛澤東的18個謊言的最新進展
          4.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5. 他是統戰高手,為我軍帶來33個團,晚年預言主席地位將來會更高
          6. 歷史只記錄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卻沒記錄功臣對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難時期的人為錯誤和責任人
          8. 老田|主流黨史寫作的困境何在:從《周傳》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說起
          9. 戈爾巴喬夫,竟還不忘指點江山
          10. 天津肖老師歧視學生,家長卻集體簽名要留住老師,事情真相如何呢
          1. 歷史文獻:毛主席談我國還可能要走一段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
          2. 張文茂:為什么會在理論上出現這么多的混亂?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們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嘆,30年啟蒙都白做了
          7. 鬧劇不斷——“茅臺貧困戶”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獨的王小妮復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張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國糧食人均超過三百公斤說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凈嗎?
          1. 羅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團長告別!
          2. 張志坤:展望中美關系“重回正軌”的那一天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學習黨史,要正確評價改革開放時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訥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歲
          6.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