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雜談

          求是網:腐敗分子就是黨的叛徒

          朱有華 · 2014-11-24 · 來源:求是網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打小以來,就對“樣板戲”《紅燈記》中的王連舉印象特別深刻。王連舉原是中共地下黨員,潛伏敵占區抗日,可是,當他的身份被日本鬼子識破后,在生命和信仰之間,他選擇了茍且偷生,出賣了組織、同志和民族,成了可恥的叛徒,最后被抗日武裝處決。多年以來,王連舉就是叛徒的標志性符號,直至于今天 ,一些人說到誰誰靠不住的時候,還好說,“又一個王連舉”;“跟王連舉差不多”。

            現今,什么樣的人跟王連舉差不多呢?腐敗分子。這不是亂扣帽子,這是由腐敗分子蛻變、惡化、危害界定的。今天的腐敗分子就是新生的叛徒。

            記得老一輩革命家陳云女兒陳偉華幾年前接受媒體采訪時說,我覺得腐敗分子和叛徒沒有兩樣。陳偉華的看法,網上點贊很多,不少人表示認同。

            叛徒,這個久違、扎眼的稱呼,這些年沒人說了,更好像一說就“左”了。其實,叛徒又何止于戰時,和平建設時期、改革開放當下,一樣存在,有的有過之而無不及。君不見,那些被挖出來的以及隱藏得很深尚未被追究的“老虎”“蒼蠅”,其腐敗的動機、劣跡、危害,儼然就是叛徒。

            叛徒,信仰喪失、人生錯位,在血和火的斗爭中,失魂落魄,跑到人民的對立面去了。當年那個張國燾就是典型代表,昔日堂堂中國共產黨的一大重要成員,居然鉆到敵人營壘發聲反共,為國民黨蔣介石賣力,落得個可悲又可恥的下場。張國燾變節投敵,原因皆知,不信馬克思主義了,不要共產主義了,野心破滅不跟共產黨干了。今天的腐敗分子,大都也是這樣,看上去,以權謀私、以權謀色、權錢交易,骨子里是沒有了理想信仰,沒有了精神支柱。有的早已忘記當初入黨時的誓言,早已背叛黨旗下的承諾。在一些腐敗分子的頭腦里,應有的共產主義前途沒有,只有個人的“錢途”;應有的人民擺位沒有,只有花花綠綠的人民幣,這不是叛變了又是什么?

            叛徒,把小我放得很大,心中除了自己、家人、同黨,沒有群眾、他人,更談不上國家、民族,一事當前,特別是面對敵人的威逼利誘,意志薄弱、貪生怕死的原型就會畢露,眨眼間就會癱倒變節,成為人民的敵人。取自史實的小說《紅巖》中的“叛徒合成人物”甫志高是這樣,上世紀30年代初差點改寫中國革命史的大叛徒顧順章也是這樣。腐敗分子骨子里,最重要的也是他自己,嘴上講群眾、會上說人民,其實是做秀、偽裝。黨的宗旨、領導干部的職責,不是不知道,而是放一旁,甚至被其屏蔽、刪除了。一些腐敗分子正是一邊講著為人民服務,一邊撈著人民的好處;臺上大講反腐敗,臺下耍招搞腐敗,行著茍且之事。對這種“雙面人”,老百姓批評說,“白天像個共產黨,晚上是條白眼狼”;“白天端著黨性講話,晚上抺著良心胡搞”。瞧,這號人物,與叛徒有什么兩樣?

            叛徒,大都貪念錢財、沉迷奢華。戰爭年代一些叛徒正是過不了緊張艱苦的生活才反水、變節的。1941年春在皖南事變突圍途中殺害項英的叛徒劉厚總,其最主要動因就是謀財。他把項英等新四軍高級將領槍殺后,取走他們身上值錢的東西,下山向國民黨投降去了。1948年5月,劉厚總還厚顏無恥地拿槍殺項英的罪行向蔣介石寫信邀功,乞求經濟補償。腐敗分子通常就從錢物上打開缺口,不擇手段搞錢、變換花招斂財。近兩年,揭穿的腐敗案件顯示,有的貪污公款,收受賄賂成百上千萬,甚至過億,令人瞠目結舌、難以置信。撈錢撈物慣了,人定跟著變壞,世界觀、價值觀、人生觀自然就不是共產黨人的了。有的瘋狂得什么事都干的出來,像劉厚總一樣,儼然就是個兇險的叛徒。

            重點讀物《忠誠與背叛》一書中有這么一句話:黨的事業成與敗,在于所有黨員同志的忠誠與背叛。戰爭年代出的叛徒,靈魂深處正缺失一個“忠誠”,非無產階級思想嚴重。今天腐敗分子形同叛徒,骨骼血液里,也是“忠誠”度喪失,搞假馬克思主義,與黨離心離德,常常是先有思想不純潔,再有做官不干凈、做人不地道,在權力、金錢、美色面前,禁不住誘惑,成為當代“王連舉”、“甫志高”。

            著名歷史小說《紅巖》作者羅廣斌,根據烈士們的囑托向黨組織提交的“獄中八條”建議,其中第一條就是提出要“防止領導成員腐化”;第六條提出要“重視黨員特別是領導干部的經濟、戀愛和生活作風問題”。這些“帶血含淚的囑托”,至今發人深省。鄧小平同志曾指出:“中國要出問題,還是出在共產黨內部”,“說到底,關鍵是我們共產黨內部要搞好,特別是我們的高級干部”?,F在,沒有了敵人的屠刀和皮鞭,但黨員干部面臨的考驗挑戰一點不亞于白色恐怖下的血雨腥風。如果說,戰爭年代貪生怕死出叛徒的話,今天恐怕是貪得無厭出腐敗。“貪如火,不遏則燎原;欲如水,不遏則滔天。”黨培養一個干部不容易,你嗜錢如命、嗜色玩命,不當標桿當貪官、不當旗幟當污吏,在為官從政的人生道路上,走偏了、跑反了,成了新時期的叛徒,成了繩之以法的對象,損失的不僅是個人的英名形象、生家性命,更重要的是玷污了黨的光輝形象,損壞了國家和人民的事業。

            腐敗分子就是叛徒,對待叛徒就是必欲除之而后快,有多少除多少,不設時間、不設限額。

            (作者系安徽池州市委常委、池州軍分區政委)

            附文:陳云之女陳偉華:我覺得腐敗分子和叛徒沒兩樣

           

            聶北茵

            陳云同志與女兒陳偉華合影

            陳偉華是一位優雅的退休教師,教書一生,閱書無數。

            然而,父親陳云,對于女兒陳偉華,仍舊是一部厚重的大書,每次翻開這部大書,她就會有新的感悟和體會;窮盡一生,也不一定能完全讀懂它。

            1

            那是不久前,北京的一個清晨,7:00準時開動的G101次列車上,消瘦、安靜的陳偉華坐在我隔壁的位子上;她梳著一頭齊耳短發,記憶里她好像穿的是一件深色格子衫……她長得像極了她的母親于若木,言談話語舉手投足的瞬間都傳神了陳云家風——極其極其地低調。

            隔著一條通道,一起同去南京參加會議的人們互致問候。當我隔著通道與同排位子上的陳偉華搭訕時,一開始真有點不習慣她默默無言的“低調”。

            “陳老師,您一定也是搞經濟研究的吧?”我好奇地問道。

            “不是的,我是教書的,和孩子們在一起多有意思啊!”陳偉華把頭偏過來回答我。

            這位北京師范大學附屬實驗中學曾經的歷史教師,說起自己的學生即刻神采飛揚:“學生給我寄的賀卡我都留著呢,已經一大堆了……現在還有幾個經常和我聯系的學生,我們已經是很好的朋友了。”

            2

            1966年,陳偉華在北京師大女附中念完高中,正要考大學時,遇上了“文化大革命”。于是,她被分配到北京郊區,就在長城腳下的懷柔山區做了一名人民教師。這一干就是10年。

            據陳偉華回憶,1977年還在農村工作的她,準備參加高考時,想讓媽媽在北師大的朋友幫助問問復習有什么范圍沒有。于若木回信告訴她,你爸爸說了這叫“走后門”……后來陳偉華憑自己的實力考上北師大,大學畢業后她被分配到原國家人事部。當時,教師的社會地位比較低,師范招生很困難?;謴凸ぷ鞑痪玫年愒平ㄗh有關部門提高中小學教師待遇。所以,爸爸動員她歸隊,帶頭作出表率。于是,她毅然回到了母校北京師大女附中(后改名為北京師范大學附屬實驗中學)做了一名中學老師。

            嚴于律己,對所有子女的嚴格要求是父親不變的品格。

            陳偉華記憶里還有一個個不能忘記的故事——

            那是“文化大革命”的時候,父親被下放到江西,在那里待了兩年零七個月,當時跟著去的只有廚師、警衛員還有一個秘書。“一家7口人分散于全國各地,我媽媽下放到干校去了,我們兄弟姐妹各自去各自的地方。當時,因為爸爸的廚師生病了,就讓我姐姐到江西給他做飯,照顧他的生活,我姐姐在那里待了10個月。爸爸說:你在我這兒10個月,沒有給國家干事,是為了照顧我,你不能拿國家的工資。就讓我姐姐回單位以后,把這10個月的工資全部退給單位,后來單位給姐姐開了一個收據?,F在這個收據還收藏在上海的陳云故居暨青浦革命歷史紀念館”。

            從1949年進京,陳云一家在西城區北長街58號的老房子里住了整整30年。由于房屋年久失修經常漏雨,“當時機關行政部門提出要大修,爸爸不同意,說:‘房子大修要花許多錢,只要不漏雨就行了’。”

            “有一年冬天,已近11月中旬,北京氣溫驟降。周總理去找爸爸,見他正披著棉被坐著辦公??偫碛谛牟蝗?,馬上表示特許這里提前幾天供暖,但爸爸一再堅持說:‘11月15日開始供暖,這個時間是我定的,我不能破這個例!’”

            聽了陳偉華的講述,我被深深地震撼了——在物欲橫流的當下,有誰能為了國家“犧牲”自己子女的前途?又有誰,連區區10個月工資的“便宜”都不占?唐代詩人羅隱有一句詩:國計已推肝膽許,家財不為子孫謀。用來形容陳云同志的一生真是恰如其分。

            3

            陳偉華說,她爸爸有一句名言:“領導機關制定政策,要用90%以上的時間做調查研究工作,最后討論作決定用不到10%的時間就夠了。”

            爸爸的一生最重視調查研究,陳偉華回憶說——

            1961年6~7 月間,爸爸回到自己的故鄉上海青浦縣小蒸人民公社做調查。當時去青浦農村調查的目的,是要想方設法解決人民群眾的溫飽問題。當時全國糧、棉、油、肉、蔬菜的供應緊張,人民生活十分困難。父親是主持經濟工作的黨的副主席,他親自到農村深入調查研究,尋找造成困難的原因,探討切實可行的解決辦法,盡快改善人民的生活。

            1956年11月陳云兼任商業部部長的時候,他常對商業部的干部說:“商業工作天天同人民群眾打交道,管吃、穿、用,管油、鹽、柴、米。不要看不起這些,這是人民的大事。我們共產黨必須天天關心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

            陳偉華后來聽一些老同志講,父親還經常自己去北京的百貨大樓、菜市口,還有天橋的農貿市場,一個柜臺,一個柜臺地走,大東西看過了,就看小東西。一次,忽然發現市場上沒有賣女同志裝飾發型用的發卡;就問人家為什么沒有發卡?人家說公私合營以后,沒有生產這個的了,生產這個發卡的鋼材也沒有了。父親發現這個問題以后,非常著急,當時就給負責鋼材生產部門的同志打電話,后來還寫了一個條子,說你們一定要撥出幾噸鋼材來,給全國女同志每人兩個發卡……

            陳偉華感嘆道:工作做到這種細微的程度,這樣的調查研究,我想咱們現在能看到的是不多的。

            4

            “我覺得腐敗分子和叛徒沒有兩樣!”——說到時下的貪污腐敗現象,陳偉華這樣說。在她看來,在戰爭年代,叛徒為了自己茍且偷生,沒有經受住考驗,出賣了黨組織和同志,他們沒有把人民的利益放在心中;現在的腐敗分子性質和他們一樣,就是只想到自己,沒有想到人民群眾,所以,他們不能稱為真正的共產黨人,是黨內的敗類。

            她覺得,胡錦濤總書記在“七一”講話里有一句話講得非常好:“每一個共產黨員都要把人民放在心中最高位置”。 有人粗略統計,在總書記的這個講話當中,大概136處講到“人民”,平均每半分鐘就會提到“人民”這個詞,可見“人民”在黨心中的分量。

            “我覺得這個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是我們共產黨永遠要堅持的,它不僅是一條宗旨更是黨的生命,堅持這一點我們黨就能立于不敗之地,違背了這一點,我們黨將面臨生死存亡的危險。”陳偉華深有感觸。

            5掐指算來,陳偉華退休已經7年了,但她比沒退休時還要忙。她曾任北京市第九屆、第十屆政協委員,還經常應邀去參加一些紀念老一輩革命家的活動及各種社會活動……為了讓更多人讀懂父親那一代人的革命信念,讓更多人把老一輩革命者的品德風范傳承下去,她依然是一名孜孜不倦的教師,依然在每天閱讀父親——這本大書。(提示:此文刊登時間為2011年9月5日)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南崗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旗幟鮮明的堅決反對延遲退休
          2. 中組部原部長張全景談知青上山下鄉
          3. 恭喜作協汪主席,與蔡英文一同被日本媒體授予“三八婦女楷?!?!
          4. 陳先義:再批戈爾巴喬夫(深度警世)
          5. 毛主席為什么要搞階級斗爭?
          6. 子午:鄙視胡錫進先生,力挺蕭武同志!
          7. ?王成是逃兵?網紅@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來審審吧!
          8. 必須充分意識到:國民黨在關鍵時刻從未與大陸相向而行!
          9. 烏有之鄉招聘招募公告(2021年3月)
          10. 對一位主流經濟學家的規勸
          1.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讓有些人膽寒!
          3. 關于毛澤東的18個謊言的最新進展
          4.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5. 他是統戰高手,為我軍帶來33個團,晚年預言主席地位將來會更高
          6. 餓了么騎手掀起罷工潮,工人階級的權益誰來保障?
          7. 老田|主流黨史寫作的困境何在:從《周傳》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說起
          8. 戈爾巴喬夫,竟還不忘指點江山
          9. 華西村,不該被曲解
          10. 把全國“最?!崩习逅腿プ?/a>
          1. 歷史文獻:毛主席談我國還可能要走一段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
          2. 張文茂:為什么會在理論上出現這么多的混亂?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他們到底怕什么?
          5. 公知的哀嘆,30年啟蒙都白做了
          6. 鬧劇不斷——“茅臺貧困戶”果然是全村首富!
          7. 支持力挺港獨的王小妮復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8. 潘家干凈嗎?
          9. 張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國糧食人均超過三百公斤說明了什么?
          10. 垮了的兩代誰之過?——略論骯臟文學及其它
          1. 羅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團長告別!
          2. 張志坤:展望中美關系“重回正軌”的那一天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學習黨史,要正確評價改革開放時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訥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歲
          6.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