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文藝新生

          父親的囑托

          伏牛石 · 2021-07-23 · 來源:原創
          收藏( 評論() 字體: / /

            父親去世前幾年,一直困躺在病床上,幾乎不能下地走動。

            每次見到父親,心里都十分難受。他骨瘦如柴,面部黃里泛青,青中泛紫,呼吸極度困難。有時候為嗑出一口黏在喉嚨里的痰,父親憋得臉色潮紅,持續不斷的咳嗽使得父親難受得死去活來。

            父親拒絕去醫院治病,長期靠我們本家一位族叔診治。族叔年長父親幾歲,是方圓十里之內很有點名氣的鄉村醫生。每當父親呼吸困難的時候,族叔就給他打一種針劑,時間久了,我已忘記那是一種什么藥品。反正父親氣喘不已的時候,用那樣的針劑一注射,父親的氣喘立馬就平息了不少。這種針劑用得久了,家里幾乎人人都能為父親救急。族叔給父親留了不少這樣的針劑和注射器,一旦族叔外出不在家,遇到父親氣喘嚴重的時候,家里誰都可以為父親注射藥液。

            父親去世多年后,一次和母親議論起當年父親的病情,母親不無遺憾甚至略帶埋怨地說到:你爹那時候的病,就是一個勁兒打那個什么針劑給治壞事的。我一時茫然,感覺母親所言不無道理。父親病重那幾年,我也用拉車帶他去醫院看過病。醫生說:你父親得的是肺心病,這與他常年過多吸煙喝酒有關。如今他病情很嚴重,只能慢慢保守治療,主要還得看他自己的體能支撐情況了。

            有一段時間,我勸父親住院,父親堅決不同意。他說:我里病我知道,住到醫院里又能咋樣?還是在家慢慢治吧。我曾把醫院里最有名的王醫生請到家里為父親診治,王醫生看了父親的病后對我說:你父親得病很嚴重,要是配合治療,還是可以延續幾年的。聽了王醫生的話,我心情很沉重,一旦話題與父親生命的長短聯系在一起,我心里就像墜上千斤巨石,那副沉重的感覺幾乎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王醫生看了族叔為父親開的藥劑,他說:這只能是緩解,治標不治本。肺心病來自你父親先天性的氣管炎,再加上他長期吸煙喝酒頻繁過度,身體已經完全垮下來了。

            父親的煙癮很大,一天到晚除了吃飯干活睡覺,時刻都煙不離口。小時候,我跟他一起睡覺,每每半夜里都會被父親的咳嗽聲驚醒。睜眼一眼,父親披著上衣,坐在床頭,那支形影不離的小煙袋噙在嘴里,一口一口不停地輕吐著刺鼻的煙霧。煙袋鍋里時明時暗的火光,晃得我忍不住抬頭看上幾眼,久久不能入睡。冬天的五更,父親起床前第一件事就是坐在床頭吸煙,一吸就是好幾袋。吸完煙,父親咳咳地咳嗽幾聲,吐幾口粘痰,然后才穿衣起床,去生產隊牛屋里給牛喂料。

            父親喝酒也很兇。他性子倔,人實在,每逢酒場,經不住別人勸,往往一喝就醉。父親四十左右時擔任了生產隊長,那是七十年代前期,農村里的生活已經變好了不少。父親干啥事都很下氣力,他一個心眼兒想著把生產隊的各項工作都干好。功夫不負有心人。在父親的努力下,沒幾年,我們這個原本在大隊里各項工作靠后的生產隊,很快就走到大隊最好的生產隊行列。父親上任幾年間,我們隊里就購置了打面機、粉碎機、脫粒機,還有輪胎大車轱轆。

            生產隊長雖是基層最小的官兒,但農村里有一個風俗,凡家里有紅白喜事辦酒宴的,都會邀請隊里幾個主要干部去捧場。個別時候,公社大隊來人了,也偶有喝酒的時候,這樣父親的酒場就格外多了點。父親似乎對酒情有獨鐘,有時候一個人在家里偶爾也喜歡喝一口兩口。

            喝酒吸煙頻繁了,父親的身體自然就越來越不那么好了。再加上我家族自我未曾見面的奶奶開始,就有氣管炎遺傳因素。聽母親說,奶奶四五十歲的時候,氣管炎就很嚴重,大冬天一咳嗽起來也大汗淋漓的。奶奶大概五十幾歲就去世了,病因就是難治的氣管炎。

            可能是奶奶的遺傳,父親和伯父都有氣管炎。那時候的夏天,農村里沒有除熱設備,天熱了男人們大都打著光脊梁,小孩們更是很少穿上衣的。就連個別年老的婦女,在家里干起活來也都是光著上身的。

            晚上,不下雨,村里人都睡在屋外。有大樹的睡大樹下,沒大樹的房前隨便一塊平地上鋪上席子便可以當床。我們和伯父家比鄰而居,晚上睡覺的時候,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女的和小孩子們睡在我家南山墻下那棵大楝樹下,男的睡在靠房子西北點的空地上。晚上,父親與伯父的咳嗽聲和喉嚨里發出的不舒服聲響此伏彼起,幾乎沒咋間斷過。我們小孩家瞌睡多,已經習慣了這種聲響,開始的時候還有點感覺,但很快就入睡了。

            伯父也吸煙,但沒有父親煙癮大。父親的煙癮要比伯父大得多,幾乎每天半夜里,父親都要起來吸幾袋煙再睡,伯父卻從來沒有過。兒時記憶里,我們夏天晚上的睡覺,總是伴隨著父親與伯父幾乎很少間斷的咳嗽聲度過的。

            父親生命的最后幾年,我在鎮初中擔任畢業班班主任和語文老師,同時還兼任學校教務處副主任和語文教研組長,工作確實忙得很。但只要有空閑,我都要回到家里陪伴父親。那時候,姐姐們都已出嫁,弟弟們在外的在外,較小的還需要母親照顧他們。只有我回去了,可以陪陪病中的父親,讓母親從繁忙中暫時解脫一下。

            病重那幾年,父親絕大多數時間都躺在堂屋里那張木床上。床頭地上母親特意放了一口不能用的小鐵鍋,里面放了些干柴灰。父親需要吐痰的時候,就直接吐在里面。病中的父親還忘不了抽煙,不管母親和我們怎樣勸說都不行。父親有時候氣喘稍稍平息一點,就會對我們說:讓我吸幾口吧,病已經這樣了,我知道治不好,不吸幾口煙,渾身更不自在。每每這時,父親表情凄然,我們也都神色黯然,生離死別的那種可怕感覺立刻就會漫上心頭。我私下里對母親說:讓我爹吸幾口吧,除了這,我們還有啥辦法減緩他的苦痛與傷感呢?母親默認了我的意見,以后父親想抽煙的時候,就讓他少抽兩口,煙灰就磕在床頭地上的那口小鐵鍋里。

            一天之中,父親難得有各方面感覺比較好的時候。如果母親不在,只有我一個人在他身邊時,他會不自覺地說起他身后的事情。我最害怕他說這樣的事,一旦提起心里就倍加沉甸甸的,一股說不出的悲涼感覺瞬間襲上心頭??晌也荒茏钄r父親的話,總是面帶微笑,不停地對他說出的話以“嗯嗯”作答。父親說的最多的話題就是母親和小弟,其次就是我的工作。

            他說:你媽這輩子吃苦太多了,你們兄弟姐妹多,綴子大,家里大小活兒全靠你媽干,到現在幾乎沒有享住啥福。我哪一天不在了,就讓你媽跟著你,好歹你們倆月月有工資,生活要比其他兄弟姐妹強一些。

            父親說這么一陣話,體力透支就顯得多一點,漸漸地就有點心慌氣喘,說起話來也越發艱難。每當這時,我都強忍住心里的難受,溫言勸說父親不要再說了。并打保證似地對他說:您放心,我不會讓我媽受苦的。

            我是家里男孩子中的老大,無論從傳統風俗和自覺行為上來說,我都會牢記父親所說的話,盡自己所能在他身后照顧好母親的。

            我們兄弟姐妹八人,在村里是孩子最多的家庭。為了我們兄弟姐妹的成長,父母付出了一般家庭幾倍的勞作。這一點我們兄弟姐妹都是心知肚明的,也都從心底里感念父母的養育之恩與辛勤付出。我參加工作一直到結婚后好幾年,從未存過一分錢,也從未見過存折是啥樣子。九十年代,行政事業單位人員工資實行鄉鎮財政包格,我們的工資主要由鄉鎮財政負擔。由于工資發放不及時也不到位,有人把這一問題捅到市里的報紙上。直到那時,我才知道原來存折是黃顏色的。報紙上刊登的那封群眾來信題目叫《白條子變成了黃條子》。說的是以前教師工資發放不到位,都是打的白條。后來教師們反映強烈了,地方政府沒辦法,就讓政府管轄的基金會以存款形式給老師們發存折而不發現金。這些做法更加引發了教師們的不滿,才以那樣一個標題反映此事。

            我結婚前的工資所余,幾乎全給了父母補貼家用,從未存過所謂的私房錢。就在父親去世幾年后,我也沒有存過一分錢。手里哪一時段稍有點盈余,就被兄弟姐妹們因家里急用借走了。

            父親常囑托我的還有一件事,就是小弟。小弟小我八歲,有過兩次婚史。第一次是完全的父母之命,小弟不同意,可拗不過父親的嚴厲態度,勉強結婚了?;楹蟛痪?,他就鬧離婚,全家人都不同意他離。弟媳婦人很樸實,也很勤勞能干,可小弟就是跟她合不來。小弟結婚沒多久,就變卦了,只身外出要學理發。沒多久,回到我們附近的縣城里,在一家理發店當學徒。那時候父親病情已經很不好,他對小弟的事情一直牽掛于心,老對我說:你得把他找回來,總不能我臨死也見不上他一面。父親還說:你說話他還是聽的,讓他回來好好過日子吧。你們弟兄多,成個家不容易,別再折騰了。

            就在父親給我說這些話不久,距離縣城很近的三姐夫捎信過來,說了小弟在縣城里的具體住址。一天下午六點多,我乘車趕到縣城,按圖索驥找到了小弟。由于天色已晚,沒有回去的班車了,我就在附近住進了一家賓館。晚上吃飯的時候,我和小弟說了父親囑托我的話,他也很難受,猶豫了很久才說:大哥,我聽你的。我說:那明天早上我們一起回家吧。我上午還要上課。

            就這樣,小弟回到了家里,與我們一起陪伴了父親生命里最后一段時光。

            父親去世后,小弟和弟媳婦的關系似乎和好一點,大家心里都很寬慰,巴望著他們能一直好下去,好好過日子。誰知好景不長。農歷臘月二十三我回去上墳,在家里與母親說了不長時間的話,知道小弟又在與弟媳生氣,我勸說了他一下就返身回學校了。剛走不到二里地,鄰居家一個小伙子飛快地騎著自行車邊追趕邊喊我。我預感到不好,停下車等鄰居走到跟前。鄰居下了車,氣喘吁吁地說:快回去,你小兄弟喝藥了。我腦袋“嗡”的一聲,立刻頭暈目眩。強自鎮靜了一下,便掉轉自行車往家里趕。到家后,門口圍了許多人。二弟正在勸小弟去醫院,小弟胡攪蠻纏,對二弟罵罵咧咧。我一見,一頭無名火瞬間燃燒,對著小弟吼道:你真混蛋,大過年的,鬧得一家人都不安寧??炱饋砣メt院!見到我,小弟不再鬧騰,乖乖收斂了自己的過分言行,在大家七手八腳下上了拉車,我們一起徑直飛跑著往醫院里去。

            那個年關的最后幾天,我一直守在醫院里,直到小弟完全脫離危險。

            小弟回家后,在大家的勸說下,跟弟媳的關系和好了不少。我們都很高興,以為他經歷這次磨難后真的回心轉意了??墒聦嵅⒎侨缥覀兿胂蟮哪菢?。過了年沒多久,小弟再次變了卦,與弟媳鬧得很兇,非要離婚不行。誰的話都不聽,要是勸得厲害了,他就尋死賣活的。無奈,我和母親商量:隨他的意吧,再扭下去,不知道還會出什么岔子。母親流著淚說:沒想到他最小,也最費事,真不叫人省心。

            就這樣,小弟結束了他的第一次婚姻。

            離婚后,小弟去南方打工,結識了現在的弟媳。他們兩人自由戀愛,感情篤深,交往幾年后便結了婚。至此,小弟的事算是告一段落,我也算勉強完成了父親對我的囑托。

            母親在父親去世后,不愿跟兒女們一起過。她身體強壯,啥都能干,一個人在家里,侍弄幾畝地,自由自在,很舒心。沒有地里活的時候,他也會到兒女家住上一段時間,來去自由。

            九十年代,母親得了腸梗阻,我們帶她去縣城做了手術。由于母親身體素質好,身體恢復很快。從醫院回來后,在我家住了一段時間后,便回到村子里,繼續她自己喜歡的生活。

            零六年,母親嗓子很沙啞了一個階段,我給他看了好幾處醫生,吃了不少藥,就是不見效。后來,我帶她去縣城里的醫院檢查,醫生說:你母親這是小毛病,聲帶上有息肉,只需做個小手術就可以了。我不放心,又跑了兩家醫院,醫生們的說法基本一致,都說是聲帶上有息肉。

            又過了一段時間,我對母親說:咱們去市中心醫院看一下吧,縣城醫院里醫生說的我有點不放心。母親沒說什么,她似乎覺得自己的病不會像醫生們說的那樣簡單。

            我托了熟人,在市中心醫院耳鼻喉科見到了科里最出名的黃醫生。黃醫生稍稍查看了母親的喉嚨,私下里對我說:我怕你家老太太的病不簡單,還是做個活檢吧。接著,黃醫生就給母親做了活檢。

            那天晚上,我們沒有回家,等著活檢的結果。到了晚上,我托付找黃醫生的朋友老曹,當時是醫院保衛科科長,對我說:黃醫生說,結果出來了。老母親得的是喉癌。我一驚,急忙去見黃醫生。黃醫生說:老太太快八十的人了,你看做不做手術?我問黃醫生:手術后,一般能維持多少時間?黃醫生說:最少三四年。我一聽,立即說道:做!不要說三四年,就是三四個月也要做。

            母親就這樣沒有再回家,便直接住進了醫院。因害怕母親知道了自己的病后思想有壓力,我特意囑咐醫生和其他人,不要跟母親說她得的什么病。見了母親,我故作輕描淡寫地說:沒事的,跟縣城醫院里說的一樣,是聲帶上長了息肉,做個小手術就行了。母親聽了,似乎一點也不在意,只對我點了點頭。

            一星期后,母親做了手術。在醫院里住了將近月余,期間,一共化療了八次。母親身體素質真好,化療期間幾乎沒有啥不良反應。母親手術后已經十四年了,今年已滿九十二歲,她的身體依然健健康康的。當年聲帶被切除四分之三,母親除說起話來聲音沙啞外,別無它病。一直到去年我們給她過九十一歲生日的時候,她還能一個人上下樓梯,縫縫補補的。

            母親記憶力驚人,九十出頭的人了,隨口就能說出我們親戚家和村子里一百多人的生日,絲毫不差。她耳朵已經很聾了,可對村里誰家哪一天發生了啥事,都能說得清清楚楚。

            母親這些年,在兒女們家里來去隨便,想住哪兒就住哪兒,想住多長時間就住多長時間,一切都按她的意思辦。我們從沒有像別的家一樣輪流照顧老人??偲饋碚f,這些年,她在我家和小弟家住的時間要長一些。

            父親辛勞一生,幾乎沒有享過啥福。至今想起來,作為兒女的我們,心里都有一種說不出的遺憾與愧疚。我們把對父親的缺憾,真誠彌補到母親身上。嚴格說,在母親前后那兩代人中,我們一個村子里的老人,都比不上母親受到兒女們的照看細,孝心多。這也是我可以告慰父親的一件最重要事情。

            父親病重期間,我回去得很頻繁。其實我看得出,父親很希望我能在他身邊多呆上一會兒,與他說說話,陪他吃頓飯??擅看位丶?,父親都要跟我說:你不要老往家里跑,我這長秧子病,一時半會兒也不會咋的,別耽擱了娃兒們的功課。我對父親說:沒事的,我都是在干完工作后抽空回來的。你放心,這些年我的教學成績不僅在全鄉數一數二,就是在全縣也排在前頭。

            聽了我的話,父親很寬慰地笑了。我感受得出,父親的笑容里隱藏著一絲外人不易察覺的無奈與悲酸。當然,也包含著對兒子所取得成績的一種隱約的驕傲。

            有時候,我和妻兒一起回家看望父親。父親很喜歡自己當時還是唯一的孫子——我的兒子。那時候,二弟三弟家都是女兒,只有我們家是兒子。農村人傳宗接代思想,使得父親對我的兒子喜歡有加。

            父親去世前幾天的一個下午,我和妻兒又一起回家看他。飯前,在昏黃的電燈下,父親深情地看著正在嬉戲打鬧的孫子和孫女們,一時間面生悲戚。很久,很久,父親的目光一直沒有離開過正在玩耍著的孫子孫女們。然后,他止不住長長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地說了句:哎,看看這娃兒們,咋叫我舍得下??!喟嘆之后,父親眼睛濕潤,兩滴淚珠慢慢從兩個眼角溢出。父親似乎一點感覺也沒有,就那樣一直出神地看著自己的孫子孫女,表情愴然。父親深沉的嘆息和依戀難舍的表情,使在場的我們一個個悲涌心頭,潸然淚下。

            那天晚上,我們的晚飯吃得很低沉,很揪心,誰都吃得比往日少很多。

            父親去世已經整整三十年了。前不久,長期嗜酒如命的小弟也不幸離開了人世。小弟的死,太突然,令所有的人都猝不及防??伤瓦@樣,留下了自己年邁的老母親,留下了自己尚待他繼續關照養育的兒女,留下了自己的兄弟姐妹,也留下了他自己的諸多掛念,走了,永遠地走了。

            小弟的死,將會成為我們一家人很長一個時期內難以抹平的心靈創傷。

            如今,我可以告慰父親的是,我們把母親一直侍奉得很好,她的晚年生活很幸福很舒心。

            回顧我自己這些年的作為,雖飽經滄桑,歷經坎坷,但也可以用這樣的話來總結自己,告慰父親:俯仰無愧天地,褒貶自有春秋。

            唯有對小弟的喝酒,我雖費盡心機不知多少次勸說過他,其他兄弟姐妹也不知多少次竭盡全力勸說過他,可遺憾的是我們都最終未能勸得住他,致使作為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他,最早離開了人世。

            小弟走后,我心里一直對父親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愧疚。

            父親,對于小弟,我,我們有負你的重托??!九泉之下,你能原諒我,原諒我們嗎?

            2021.7.23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朱旄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對資產階級的反動知識分子,就該鐵拳伺候
          2. 新聞學院院長造謠河南災情新聞,魔幻又正常
          3. 北師大院長、人大博導造謠央視主播海霞被禁言,學生倍覺羞恥
          4. 人人推諉不負責,防疫系統像篩子:親歷南京機場官僚主義防疫
          5. 果然,新華社這樣出手了!
          6. 一個內行眼里的中原水災
          7. 東航向江蘇省委報告,要求法辦經濟勘察
          8. 壹基金又來了
          9. 幸災樂禍河南暴雨的喻國明被禁言!
          10. 毛主席的七大不可思議之處,無人不服!
          1. 不祥之兆,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
          2. 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反水了?
          3. 新四軍老戰士古正華在武漢紅歌會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百年演唱會上的講話
          4. 公知或成最大輸家!
          5. 對資產階級的反動知識分子,就該鐵拳伺候
          6. 張志坤:中美對抗的高峰什么時候到來
          7. 新聞學院院長造謠河南災情新聞,魔幻又正常
          8. 如果"人民公社"依然存在,中國是何景象?
          9. 耄耋之年的基辛格再評毛主席
          10. 當危機來臨,所有人都在等著崇禎的旨意
          1. 對當前斗爭形勢的看法
          2. 紀念活動被遺忘的“關鍵句”,暴露出了啥?
          3. 七一前1天,中國作協換帥:好!好!好!
          4.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國百名作家之列
          5. 葉方青:滴滴放肆到今天的程度,一些人是有責任的
          6. 錢昌明:毛澤東思想為何不可丟? ——聽聽人民科學家錢學森的呼聲
          7. 迎春:修正主義垃圾必須清除
          8. 柳氏三代傳奇:從維他奶、聯想到滴滴
          9. 論中國社會蛻變的根源、現狀和前途
          10. 致柳傳志先生的公開信:變天了……
          1. 毛主席在延安夸下的“??凇?,幾十年后,他真的做到了!
          2. 不祥之兆,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
          3. 新四軍老戰士古正華在武漢紅歌會紀念中國共產黨成立百年演唱會上的講話
          4. 蔣介石棺材里的4本書
          5. 毛澤東的六位親人是怎么犧牲的?
          6. 人人推諉不負責,防疫系統像篩子:親歷南京機場官僚主義防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