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光榮的蘇聯紅軍蛻變為「蘇聯國家武裝力量」,我人民軍隊絕不能步其后塵!

          歐洲金靴 · 2021-08-11 · 來源:陽春白靴
          收藏( 評論() 字體: / /

           

           

            1

            應該看到的是,最近十幾年,大陸突然興起“國學熱”,這背后有著忽略不掉的資本推手,以及相當陽謀的政治訴求。

            首先無法遮掩的一個事實就是:大陸地區的國學風、儒教風,并非自孕自生,而是刮自港臺地區,且帶有非常明確的人為感。

            港臺地區研究儒學主要有兩個地方,一是香港的新亞書院,二是臺灣的東海大學。

            港臺興起儒熱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之后,趁著歐美經濟不景氣、滯脹無法緩解,儒家文化圈的日本及亞洲四小龍卻出現了經濟快速增長,便引發了東西方學者探討。

            只是探討的結果,竟然是給孔子戴了高帽。

            如日本著名企業家澀澤榮一在他的《論語加算盤》一書中,認為自己成功的經驗就是“算盤+論語”,開創了儒家式經營之風。

            又如新加坡國立大學教授陳榮照,也曾提出了“儒教精神促進了新加坡經濟起飛”的觀點。

            適逢大陸地區正乘“入世”東風,國學熱和孔教復辟旋即伴隨著港商和臺商們的歪理學說,在原本被馬列主義和毛澤東思想教育得鐵骨錚錚的大陸人民間扎下了根,十幾億國人,重新軟綿綿了起來。

            儒教卷土重來的一個重要目的,當然就是“去毛化”。

            2011年,距離正本清源、扭轉船頭尚有一年,那也是中國輿論場群魔亂舞之最高峰,同時又是辛亥革命100周年……山雨欲來風滿樓。

            當年的9月3日,電影《國父孫中山》片方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辦發布會,宣布該片正式更名為《第一大總統》,并發布首款海報和預告片。導演王才濤攜邱心志、聶玫、田亮等參演明星到場。

            孫中山,竟然成了國父……

            這一年還有另一件大事:2011年1月11日,為“弘揚和體現中華優秀傳統文化”,一座孔子的青銅雕像在國家博物館北廣場落成。

            這樣一尊基座1.6米,鑄造成的雕像,是成為繼毛澤東和孫中山之后第三位進駐這一區域的歷史人物。

            

           

            它西鄰天安門廣場,與人民大會堂遙相呼應;它北望天安門城樓,與高懸的毛主席畫像相互端視。

            整整一百天后,孔子老先生又悄悄然、灰溜溜得被移出了神圣的天安門廣場。

            而孔子出走后,國慶時節孫先生的畫像又出現,可謂你方唱罷我登場,彌散著某些人不死的野心。

            只是,偌大的廣場上已經早就不見了馬恩列斯四位導師的巨幅畫像,徒剩孤獨的毛主席,靜靜地在城樓上凝望著歌舞升平……

            2

            今年3月的兩會期間,有人大代表建議“將教師節改設于孔子誕辰日”,也算是個惹人生怒的新聞。

            教師節的日子要不要改,要改!但是改立在9月28日“孔子日”,我反對。

            9月30日就是烈士紀念日,9月28日再設節日,過近的節日排布明顯會沖刷輿論,這是對烈士日的不敬和不肅。

            同時,以孔子作為教育標桿、作為一張教育大旗,這就更值得反對。

            中國人在20世紀經歷過1915和1966兩場聲勢浩大的、現代化的文化思想革命,結果竟然還能在21世紀復孔,這很詭異。

            有人說毛澤東“全盤否定孔子”,這幫人估計也是把“路線錯了,知識越多越反動”的前半句給摘了的群體。

            毛主席上過七年私塾,熟讀儒篇,說他全盤反孔實在是污蔑了。他對于孔子是局部的、客觀的“反”,這正是在于他對孔思想的了解和理解。

            別的不說,毛主席甚至還用《論語》中的“君子訥于言而敏于行”來給女兒李敏、李訥取名,怎能說毛主席反孔子?

            毛主席反的從來不是孔子本人,而是孔教——維護封建士家反動統治的孔教。

           

            毛主席親口語:“孔夫子的很多思想是好的,但是現在的孔夫子已經不是當年的孔夫子了。”

            當孔老圣人變成了維護貴族統治的“白匪工具”,毛主席的評價一針見血:

            “孔子當年那套東西,沒有市場。周游列國到處被趕出來。為什么?戰國七雄,唯獨秦國是不允許孔夫子的弟子進入的??蔀槭裁茨切┫嘈胚^孔夫子的國家都滅亡了,唯獨秦國不聽孔子那一套的秦始皇能統一中國……”

            “我們共產黨人,是從批孔起家的,我們決不能走前面他們的路,批了再尊……落入歷史的一種循環,這是不行的……”

            回想1973年8月5日,毛主席曾寫就名篇《七律·讀〈封建論〉,呈郭老》,全詩如下:

            勸君少罵秦始皇,焚坑事業要商量。

            祖龍魂死業猶在,孔學名高實秕糠。

            百代都行秦政法,十批不是好文章。

            熟讀唐人封建論,莫從子厚返文王。

            1973年,那正是批孔運動的高峰。

            洪文同志其時直陳:“批孔運動是第二次文化大革命,第十一次路線斗爭開始了!”

            另外,尊孔為“教父”,這里面還暗含了一種濃烈的「文人治國」的味道,這是一種非常陰狠、非常矯造的氣味。

            從程朱理學,到康熙祭孔,從民國的所謂“大濕輩出”,到80年代的所謂“解凍”……不展開細說。

            推薦閱讀:文人治國之禍亂

            再說9月10日,改動現存教師節我倒是支持的,這個日子絕對不適合作為一個節禮日。

            中國目前有大幾十個或官方、或非官方但具有民間影響力的「節日」,不論是來源于傳統的民俗節日(春節清明中秋端午),還是來源于文化入侵…哦不,來源于中西文化交流的宗教節日(圣誕感恩情人),亦或是來源于政治紀念的節日(國慶建軍)——這些節日都是有根可尋的,都是有設立理由的。

            唯獨這個教師節,如“啪”的一聲按下公章就不由分說地設立一般,無邏輯也無緣由地在1985年1月21日橫空出世。

            從此,9月10日就莫名其妙、且是以一種急不可耐的姿態,成了中國的教師節。

            有些事情,我真的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

            按照中國傳統習俗,忌辰期間,應禁忌飲酒、尋歡作樂等事,《禮記·祭義》載“君子有終身之喪,忌日之謂也。” 鄭玄注:“忌日,親亡之日。”《后漢書·申屠蟠傳》:“九歲喪父,哀毀過禮……每忌日,輒三日不食。”

            9月9日是什么日子,又是什么樣的意義,無需多言。

            在9月9日之后迫不及待地就加蓋一個慶賀性質的官方節日,從某種現實訴求的角度看,三十六年前,這是一種驅趕著人們去遺忘、去褪憶的“沖淡”。

            沖淡什么呢?無非就是內涵“毛主席批斗打壓臭老九”嘛,所以這些“一夜翻了身”的臭老九們,可不得鑼鼓喧天、鞭炮齊鳴。

            然而歷史總是由“后死”即“活得久”的人撰寫的,當年所謂批臭老九、動輒把一些運動擴大化的人,是毛主席嗎?

            不敢多說,不便多說。

            還有些布爾喬亞分子說毛主席“不尊師重道、不敬重教師”?

            對徐特立,老先生六十歲大壽時,毛主席寫信:“你是我二十年前的先生,你現在仍然是我的先生,你將來必定還是我的先生”

            對黃宗溍(原湖南省立第一師范老師),毛主席1957年寄去1000元——1000元啥概念?毛主席每月工資才404.8元,當時連去人民大會堂開會喝杯茶都要付茶錢的。結果錢到時,黃先生已病故,其家人欲將款退還,毛主席說:“老師走了,師母還在,還有師弟師妹,這錢就留給他們用吧。”

            對毛宇居(韶山啟蒙老師),毛主席曾在百忙中邀請他到北京游覽名勝,還安排參加國慶一周年觀禮宴會,衣食住行關懷備至。1959年回故鄉韶山,毛主席在家宴上向毛宇居當面敬酒,老先生說:“主席敬酒,豈敢豈敢!”毛主席回敬:“尊老敬賢,應該應該!”

            早在1942年的延安中央黨校開學典禮上,毛澤東就明確指出:“沒有革命知識分子,革命不會勝利。”

           

            在《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中,他指出:“我國的艱巨的社會主義建設事業,需要盡可能多的,凡是真正愿意為社會主義事業服務的知識分子為它服務。”

            到了1957年春夏之交時,某些知識分子露出了蠢蠢欲動的苗頭,與黨內某些產生“資傾向”的人相茍合,毛主席又指出:“在我們的國家里,鑒別資產階級及其知識分子在政治上的真假善惡,主要看他們是否真正要社會主義和真正接受共產黨的領導”、“知識分子應當成為無產階級的知識分子,沒有別的出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

            這或許是某些時時刻刻想著脫離工農大眾、坐在云端高高俯瞰人民的“知識分子”們,之所以痛恨毛主席的原因吧。

            畢竟毛主席總是教育他們要服務于勞動生產和革命事業,這可就太反了這幫人無病呻吟、哭哭啼啼的尿性了,怎能不反攻倒算~

            對這類脫離勞動、脫離工農的所謂“知識分子”,毛主席也給出過精辟的論斷:“知識分子把尾巴一翹,比孫行者的尾巴還長。孫行者七十二變,最后把尾巴變成個旗桿那么長。知識分子翹起尾巴來可不得了呀!‘老子就是不算天下第一,也算天下第二。工人、農民算什么呀?你們就是阿斗,又不認得幾個字’”——以及他那句著名的教育工農與年輕干部的話:“你們要多讀點書,免得受知識分子的騙!”

            孔教儒生復辟歸來,自然是氣勢洶洶,自然是殺氣騰騰。

            儒熱的背后,他們即便不敢言“改弦易幟”,也始終在謀求“紅色退潮”。

            3

            儒教所暗含的封建教條主義、封建等級主義,一旦進入純潔的軍隊中,那么政治建設和組織紀律的力量一定會被削弱,官僚主義和形式主義一定會在軍營中抬頭,甚至將一支戰無不勝的軍隊引入滅亡的軍隊腐敗,更是會有死灰復燃的危險。

            這些,我們在不遠的二三十年前都是有過教訓、走過彎路的。

            推薦閱讀:為什么我南聯盟使館會被炸?

            千萬不要覺得杞人憂天,我開篇即述,多年來不論體制內外,“以儒釋軍”“國學進軍營”乃至“軍隊國家化”的聲音一直沒有停息。

            像下圖,就是非常反動的高級黑、低級紅:

           

            我解放軍“遺傳了五千年文化”?

            歷史上的軍隊、起義、暴動,多了去了,但鮮有農民軍是文明之師:東漢末年、隋末揭竿、明末清初、太平天國……無不奸淫擄掠,比起統治階層有過之而無不及。

            為什么偏偏只有毛澤東的部隊,從井岡山開始便唱開了《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從革命初始就要求“不拿百姓一針一線、一個山芋”?

            這是傳統文化所就?

            恰恰相反!這是割除了傳統政治糟粕文明里的“官嬌民順”“民為官馭”的思想所就。

            一旦丟掉了毛澤東思想,這支軍隊在八九十年代是何樣的軍容軍貌、軍民關系又是如何,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中國老百姓應有深憶。

            儒教進軍營,最直接的后果就是宗族主義、地方主義和官僚家長制的形成,最直觀的影響便是黨的領導遭到弱化。

            這在1929年古田會議之前的工農部隊里十分常見。

           

            “朱毛會師”組成紅四軍后不久,看起來部隊有了成熟軍隊的樣子,實則是一支完全沒有政治靈魂的“散軍”。

            二十八團想去贛南,二十九團想去湘南,三十一團想去瀏陽平江,湘贛交界的同志又主張在邊界游擊……

            濃郁的封建氏族觀念籠罩在井岡山上,導使紅軍指揮調動都相當困難,個別隊伍甚至成建制潰散,這談何打仗,談何作戰,談何建設?

            關鍵時刻,是毛澤東拯救了這支初生的隊伍。

            在《井岡山的斗爭》一文中,毛澤東深刻指出部隊弊?。?ldquo;社會組織是普遍地以一姓為單位的家族組織。黨在村落中的組織,因居住關系,許多是一姓的黨員為一個支部,支部會簡直同時就是家族會議。在這種情形下,‘斗爭的布爾什維克黨’的建設,真是艱難得很。”

            從1927年9月的三灣改編,到1929年12月的古田會議,毛澤東為一支散架軟骨的軍隊注入了力量磅礴的政治骨髓,封建觀念從此被逐出這支紅色的隊伍,士兵們來自五湖四海,卻為了同一個革命目標凝聚在一起。

            推薦閱讀:毛澤東是人民軍隊的靈魂

            毛澤東和黨領導的這支隊伍,并不具有天然的先進性;從歷史上看,農民階級由于不堪忍受剝削壓迫和土地兼并而揭竿而起、上山稱王的,也從來不乏巨眾。

            但最后不是落草為寇、就是接受招安,個別成功當上皇帝的也只是重復封建王朝的新舊輪替。

            究其原因,就是沒能走出反動的帝王統治思維。

            我人民軍隊能否避免重蹈農民起義覆轍,不當“陳勝吳廣第二”、“李自成第二”、“石達開第二”,最重要的生命線就是堅持軍隊政治純潔性的建設、堅持軍隊意識形態強基固本的建設。

            如大大所言:“要把意識形態工作,擺在黨的一個極端重要的位置上。”

            儒教進軍營,就是驅逐了黨的領導,刷去了毛澤東軍事思想的底色。

            而這支軍隊一旦“去毛化”,則必將“去人民化”。

            4

            前日撰文解放臺灣問題,當時有同志問我:“我軍攻臺成功、解放臺灣省、祖國統一大業完成后,解放軍會改名字嗎?”

            我軍自成軍始有過很多的稱呼,最初叫做工農革命軍,之后叫工農紅軍,簡稱“紅軍”;再以后叫八路軍,之后又有叫東北民主聯軍、晉冀魯豫部隊、華東野戰軍、山東野戰軍、西北野戰軍等稱呼。

            “解放軍”一詞,最早出現于1945年8月中旬??箲鹑〉脛倮?,延安八路軍總部發布反攻命令,其中在第四號命令中出現“解放軍”的稱呼。

            這個命令是以朱老總的名義發表的,其中稱:“所有山西解放軍統歸賀龍指揮,統一行動。”

            這是黨第一次提出并且使用“解放軍”一詞。

            但是隨后各部隊仍然沿用“八路軍”、“新四軍”的稱呼。

            1946年解放戰爭全面爆發,9月中旬,黨主辦的《解放日報》在社論中開始使用“人民解放軍”的稱呼。

            1947年2月1日,毛主席在《迎接中國革命的新高潮》黨內指示中,提到“解放區人民解放軍”;九天后,朱老總以“人民解放軍總司令”名義簽署命令。

           

            隨后,3月24日、25日,新華社連續廣播“人民解放軍總部發言人”談話,“人民解放軍”的稱謂便正式使用。

            4月,黨中央在關于暫時放棄延安的文件中,又兩次提到“人民解放軍總部”;自7月開始,各地部隊陸續改稱“人民解放軍”:首先是7月29日聶榮臻的晉冀魯豫軍區下令所屬部隊,改用“中國人民解放軍”臂章;茍是7月31日,彭老總領導的西北野戰軍也改名為“西北人民解放軍”。

            10月10日,黨中央正式公布《中國人民解放軍宣言》,明確了“解放軍”的官謂。

            12月底,東北民主聯軍總司令部改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東北軍區司令部——東北部隊也正式改稱為“解放軍”。

            從此以后,黨領導的正規部隊全部統一叫做“人民解放軍”,沿用至今。

            “解放”,這是與“勞動”一詞同樣體現了一個黨、一支軍隊、一個組織的階級性質和政治成色的謂辭。

            過去一段時間,曾有一些人居心叵測地在黨的各類場合“去勞動化”,謀求將我們的黨“官僚化”、“行政化”、“國家機器化”,這我此前已有撰文。

            推薦閱讀:“勞動”,是我們黨光輝的初心

            “解放軍解放了臺灣后要不要改名”、“和平時期解放軍這個名字是否合適”………這些問題不是今天才有的,很多年來就有討論。

            但值得警惕的是:討論的目的和氛圍往往并不友好。

            因為,某些勢力一直在妄圖扭曲和抹煞我軍的性質:革命性,人民性,國際性,社會主義性。

           

            革命是沒有止盡的,因為革命與自我革命是必須時刻相伴相生的;

            戰斗是沒有疆域的,我軍不僅在中國的土地上同國民黨反動軍閥作戰,還會去到朝鮮與朝鮮同志并肩作戰,去到越南與越南同志并肩作戰;

            解放更是沒有邊界的,無產階級只有解放全人類,才能解放自己。

           

            毛主席的繼續革命理論說的十分清晰:

            “在無產階級取得了政權并且建立了社會主義制度的條件下,還有必要進行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政治大革命。”

            “世界上一切革命斗爭都是為了奪取政權,鞏固政權。而反革命的拼死同革命勢力斗爭,也完全是為著維持他們的政權。”

            這,就是一支手槍對準敵人,一支手槍指向自己。

           

            在《五一六通知》中,毛主席這樣寫道:“混進黨里、政府里、軍隊里和各種文化界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是一批反革命的修正主義分子,一旦時機成熟,他們就要奪取政權,由無產階級專政變為資產階級專政。”

            就軍隊而言,解放軍絕不可變成“國軍”,即某些人經年累月鼓吹的“軍隊國家化”、“軍隊去黨化”。

            當階級性被瓦解,這支人民軍隊必然如被抽髓剝筋,轟然倒塌。

            一支原本為人民而服務、為階級而斗爭的軍隊,褪去了光鮮的政治底色,淪為了國家機器的暴力武器和維穩工具,這樣的悲劇,歷史上最為生動、也是最為沉痛的例子,就是蘇聯紅軍。

           

            5

            蘇聯紅軍,Красная армия,是一支由列寧同志、斯大林同志、伏龍芝同志等俄國無產階級革命家共同締造的、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軍隊(之一),其全稱為蘇聯工農紅軍。

            從十月革命到蘇聯社會主義建設,再到不朽的四年衛國戰爭,蘇聯紅軍的歷史就是一部人類共產主義運動的精華史,是國際共運在歐洲地區的巔峰,也是人類政治文明的第一段紅色高潮。

            1917年至1945年間,蘇聯陸基和航空武裝力量統稱為“紅軍”,海軍當時也稱蘇聯紅海軍(Red Navy)。

            這個名字,可以說是陪伴了一個社會主義政權極其光榮的初生與成長。

           

            但是在1946年后,蘇聯紅軍與紅海軍合并,并統稱為“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武裝力量”。

            “革命”停止了,“戰斗”銷聲了,一支為解放全人類而奮斗的階級斗爭之師,就此蛻變為一支“國家部隊”、一支“國家機器統治下的暴力工具”。

            同時,也為其日后淪為蘇聯修正主義(社會帝國主義)侵略他國、踐行霸權主義的拳頭,埋下了伏筆。

            除卻軍隊的去階級化,在衛國戰爭期間,蘇共中央同樣還有兩個動作令人遺憾:

            一、1943年,共產國際執行委員會主席團作出《關于提議解散共產國際的決定》,并于5月25日公開宣布《解散共產國際的決議》,聲言“這是為了適應反法西斯戰爭的發展,便于各國共產黨獨立處理問題”;1943年5月26日,蘇共中央發表決定,完全同意解散共產國際。

            二、1944年,將1922年起就作為蘇聯國歌的《國際歌》取消,該由《牢不可破的聯盟》作為蘇聯新國歌。

            …………

            當1968年這支軍隊帶領五十萬華約部隊占領捷克斯洛伐克全境時;

            當1969年這支軍隊陳兵百萬在我東北邊境、甚至叫囂要用原子彈“一勞永逸地解決中國威脅”時;

            當1979年這支軍隊僅憑著蘇共中央四個首腦的小型會議指令就出動八萬兵力入侵阿富汗時;

            當1980年開始這支軍隊就啟動了規模巨大的邊境走私、販賣軍火、乃至包括毒品交易時;

            當這支軍隊1990年灰頭土臉地從東歐各個衛星國撤離、頂著當地民眾的啤酒瓶和唾沫狼狽地逃回蘇聯時………

            放棄了意識形態紅線,放松了黨的領導,放下了為人民服務的信條,這支打敗了不可一世的、強大到無以復加的納粹德軍的蘇聯紅軍,就這樣被自己埋進了歷史的墳墓。

           

            《毛主席關于三個世界劃分的理論是對馬克思列寧主義的重大貢獻》中,有這樣一段令人深省的話:

            “如果中國有朝一日變了顏色,變成一個超級大國,也在世界上稱王稱霸,到處欺負人家,侵略人家,剝削人家,那么,世界人民就應當給中國戴上一頂社會帝國主義的帽子,就應當揭露它,反對它,并且同中國人民一道,打倒它!”

            推薦閱讀:社會主義中國,決不可與帝國主義為伍

            6

            在中國,長久以來一直都有聲音:“軍隊不必意識形態化!”

            這種言論的進階變種,就是“軍隊國家化”、“軍隊脫離黨的領導”。

            “聽黨指揮,能打勝仗,作風優良”,這份新時代的中國人民解放軍的核心價值觀,首次提出是大大于2013年3月的十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解放軍代表團全體會議上。

            此后,也成為我軍新時代強軍思想的內核。

            十二字要領,擺在第一位的就是“聽黨指揮”,這是我軍嚴格區別于古今中外其他軍隊的最根本特性。

           

            1938年11月,毛澤東針對張國燾同黨爭兵權的歷史教訓,又一次公開指出:“共產黨員不爭個人兵權,不要學張國燾,但要爭黨的兵權!要爭人民的兵權!”、“我們的原則是黨指揮槍,而決不容許槍指揮黨!”

            后至解放戰爭時期,毛主席再次強調:“我全軍將士必須時刻牢記,我們是偉大的人民解放軍,是偉大的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隊伍。只要我們時刻遵守黨的指示,我們就一定勝利。”

            只有堅持黨對軍隊行動部署、戰略決策和思想把控的絕對領導,才能保證部隊永遠保持向心力,在危難時刻能夠“勁往一處使、彈往一處涌”。

            正是在解放戰爭時期,共產黨軍隊和國民黨軍隊這兩支政治信仰截然不同、階級立場水火不容的部隊,在迂回作戰、加大縱深和后勤供給等方面,出現了明顯的執行層面的差距。

            這種差距的不斷發酵,以致直接沖釋了戰爭前期蔣匪軍對我軍在武器裝備上的代差級優勢。

            這里面的奧妙,就在于黨組對軍隊的調控是否高效、以及軍隊反過來對黨組與軍委下達的軍令執行得是否到位之差別。

            典型如淮海戰役時,蔣光頭的三十萬“中央軍”被我軍團團包圍、行將覆滅之際,白崇禧的桂系部隊竟然隔岸觀火,二十萬軍隊一槍不放、眼睜睜看著杜聿明走向潰敗。

            距離最近的白崇禧都懶得聽令,華北方向與西南方向均自顧不暇的傅作義和胡宗南,自然就更不會搭理。

            包括此前孟良崮一戰中坐視張靈甫的“王牌74師”被我華東野戰軍5個縱隊殲滅而不顧的李天霞,同樣無視蔣光頭和湯恩伯的命令,僅僅因為私恨,就故意放任張靈甫被我軍痛剿。

            黨一旦不能指揮槍,槍一旦脫離黨,立刻就會失去戰斗力和方向感,成為一支毫無凝聚力的山野雜伍。

            7

            “軍隊國家化”,是一個很好聽的欺語。

            這個觀點在我國的傳播氛圍誕生于80年代中后期,伴隨著氣勢洶洶的軍隊經商大潮,被某些人士作為支持改革的要求與表現,大肆向軍隊吹去一陣又一陣的妖風。

            所謂“國家化”,就是“去黨化”,要求軍隊脫離黨的領導而成為一支政治獨立的力量,以實現軍隊自身一系列權力和利益的分離——包括經商權、參政權、議政權。

            歷史已經通過無數個案例告訴了我們,在非洲、在拉美、在東南亞,一個國家的軍隊如果成為了一個獨立的政治集團,那么其隨時嘩變干政、破壞政治穩定的惡性影響,將完全無法把控和遏止。

            就中國具體情況而言,軍隊去黨化的風氣,是包含在80年代“黨政分離”風潮中的。

            1986年9月,“政治體制改革研討小組”正式成立,經過研究與論證,形成了《政治體制改革總體設想》初步方案,并寫入了十三大報告,推出了轟轟烈烈的“黨政分開”:

            “黨政分開是指政黨系統與國家政權系統的分開,不僅包括執政黨與政府,還包括與國家權力機關、司法機關的分開,黨政分離是實現自由民主的一項重要舉措。”

            觸目驚心。

            在“黨政分開”的指導下,黨組織、各級黨委不僅要放棄對各級政府,更要放棄對各級人大、各級司法的領導。這“三個放棄”的最直接后果,就是黨組織班子在一切單位中被邊緣化、被游離化。

            隨之而來的就是教育市場化、醫療私有化、企業自主化,乃至產生了直到九年前的十八大召開后才終于煙消云散的“軍隊國家化”聲浪。

            這一幕,何其熟似:1990年3月,蘇聯第三次人代會上通過《關于設立蘇聯總統職位和蘇聯憲法(根本法)修改補充法》,其規定:“蘇聯總統是蘇聯武裝力量的最高統帥,有權任命和撤銷軍隊高級指揮員。”

            這就從法律上剝奪了蘇共領導、指揮蘇聯軍隊的最高權力。

            軍隊是政權的最后一道防線,這座堡壘被宣告攻破,國家和人民也就失去了最后的依靠。

           

            8

            看未來,遠不如看過去要來的清楚。

            教訓之案,還是蘇聯。

            1988年,當年度的6月28日,蘇共第十九次全國代表會議在莫斯科全面拉開了“政治改革”的大幕,并把“人道的民主的社會主義”確立為”改革”的最終目標和理想。

            第二年春天,全蘇人民代表選舉開始,這是戈爾巴喬夫效仿資本主義議會制在蘇聯國內舉行的第一次所謂“全民選舉。”

            選舉過程一片混亂。許多不稱職的人、甚至連殺人坐牢的惡性罪犯也油頭粉面地出現在人民代表的候選人中。

            而那些反蘇反共的蠱惑人心者、包括大批資本家寡頭更是數不勝數……

            這一幕在今天的中國不也讓人啞然失笑么……

            當時,反蘇反共反社會主義的勢力紛紛組織起來,在街頭、校園、工廠頻頻發表競選演說,組織各種群眾集會,聲援自己的候選人。

            戈爾巴喬夫則要求蘇共與選舉保持距離、命令黨組織“不得干預候選人的活動”,從而完全放棄了蘇共對選舉這一重大政治活動的領導,把干預候選人的權力交給了國內外的資本勢力。

            波羅的海三國分裂勢力的代表人物和積極分子紛紛當選。蘇共內部的反對派葉利欽也在莫斯科高票當選。

            最讓人作嘔和憤怒的,是深受美國欣賞的蘇聯異見分子薩哈羅夫在蘇聯科學院落選后,戈爾巴喬夫竟然又特地增加了一個名額,強行使其當選!

            與此形成鮮明對照的,160名黨委第一書記中有32名落選——這個比例當時把戈爾巴喬夫本人都驚到了,他后來曾回憶說:“我那時都無法召開政治局會議了。”

            在列寧格勒,市、州兩級黨和蘇維埃的領導人以及州黨委委員沒有一名當選;而全蘇16個軍區有14個軍區司令員更是全部鎩羽而歸。

            1989年5月25日,蘇聯第一次人民代表大會召開。大會選舉了最高蘇維埃主席、第一副主席、最高蘇維埃成員等。其中有近15%的所謂“民主派”及其支持者進入最高蘇維埃。

            葉利欽當時就僥幸靠著遞補當選,戈爾巴喬夫則當選為最高蘇維埃主席。

            于是在會上,陰謀正式開始:薩哈羅夫率先提議取消著名的「蘇聯憲法第六條」,該條文明確規定“蘇共在蘇聯社會中的領導地位”。

           

            葉利欽當即附議贊成,但因大多數代表堅決反對而作罷。

            回想1917年,列寧領導布黨恢復“全部政權歸蘇維埃”的口號,這是因為在俄境內各地奪取和建立屬于工人階級和全體人民的國家政權的條件業已成熟。

            然而七十多年后戈爾巴喬夫等人提出“一切權力歸蘇維埃”這一口號,卻是要全盤照搬西方資本主義的政治制度,引入多黨制,從根本上取消蘇共的執政地位。

            半年之后,戈爾巴喬夫又撰文贊賞西方議會民主,宣揚效仿西方式的三權分立:“必須根本改造我們的整個社會大廈,從經濟基礎到上層建筑。”

            當年度的12月,第二次蘇聯人民代表大會召開,薩哈羅夫代表跨地區議員團再次提議取消憲法第六條:“根據權力分立的原則,人民代表大會應作出以下決議:一、取消蘇聯憲法第六條;二、改變蘇聯法律制度。蘇聯的法律如果要在加盟共和國境內產生法律效力,就必須經加盟共和國最高立法機構批準才能生效……”

            在中共和蘇共等共產黨的建設史上,1942年9月毛澤東在《關于統一抗日根據地黨的領導及其調整組織間關系的決定》中提出的“實行黨委一元化領導”,應該來說是一個豐碑。

            到1954年9月15日,毛主席又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開幕詞》中再次滿懷激情又嚴肅認真得表達:“領導我們事業的核心力量是中國共產黨!”

            這在會上引發了長久的掌聲。

            可惜的是,在80年代于中蘇兩黨中均出現了不同程度的忘卻。

            放棄黨的領導,真的可以保障“自由”了的人民的權益嗎?

            1993年5月1日,蘇聯解體后的第二個五一勞動節,數萬名莫斯科群眾在十月廣場集會,他們打著“不要勉強活著,要有尊嚴的活著”、“蘇維埃社會主義俄羅斯萬歲”、“ 一切權力歸蘇維埃”等斯大林時期的標語,舉行聲勢浩大的游行。

            當追求“皿煮滋油”的人民起來、通過憲法及相關法律要求總統按照人民的意愿行事的時候,遭到是什么呢?

            百度“俄羅斯十月事件”吧。

            從堅持黨的領導到放棄黨的領導,最直觀的結果就是:激昂的十月革命,變成了悲慘的十月事件。

            俄羅斯科學院院士、社會政治研究所所長根·瓦·奧希波夫后來曾說:“這是人類有史以來議會第一次遭炮轟。就連拿破侖當時也沒有用武力解散議會,最多也只是把議員們從議會趕出來。葉利欽竟然下令炮轟議會,可謂開了人類歷史之先河。‘改革’本應是為了人民,為了國家,為了社會主義。從戈爾巴喬夫上臺,我們研究所就進行國家的社會政治經濟形勢的年度調查。我們的調研報告連續出了18本。通過我們的調研,我們認定戈爾巴喬夫、葉利欽所執行的‘改革’路線都是反人民的。”

            9

            被歪風邪氣帶偏許久的一個惡果就是,直到現今,在某些官方節日中,包括官媒在內的宣傳機構竟然會稱呼我軍為“中國軍人”。

            請那些在建軍節定時轉發、復制粘貼文案的各大媒體與娛樂明星們明晰并記?。翰皇?ldquo;中國軍隊”、“中國軍人”,更不是“國軍”——而是「解放軍」或「人民軍隊」。

            “人民性”,這是這支被毛澤東思想武裝起來的新軍的特征。

            如果僅僅說“中國軍人”、“中國軍隊”,那么晚清軍隊、北洋軍閥、蔣匪國軍等,都是“中國軍隊”了,哪里來的區別呢?

            不要再哭錯墳頭、給那些歷史上反人民的舊軍招魂。

            像2018年的八一建軍節,人民解放軍普天同慶的盛日,這本是全國軍民憶苦思甜、普及擁軍愛民教育的大好時節,《人民日報》的兩篇惹人干嘔的瘋言瘋語卻在當時刺人痛點:

            堂堂《人民日報》滑天下之大稽,在解放軍的節日跪錯墳頭、甘為國民黨披麻戴孝,該當何罪?

            又或者,壓根可知有罪?(此后人民日報刪除了第一篇博文)

            就說“國軍抗戰老兵”,這本就是個偽概念,根本不存在,也完全不具有法統層面的合理性。

            國軍整體上已在解放戰爭中被我軍徹底清除了,如果其部其師宣布易幟起義或被俘后參加解放軍,那他們就是“解放軍老兵”;如果沒有參加解放軍,則是“俘虜兵”。

            總之,試問哪門子“國軍抗戰老兵”?

            回想1946年時,蔣介石曾提出用美械裝備全部武裝共產黨軍隊,卻被毛主席堅決拒絕。

            理由很簡單:國共兩黨兩軍,是不一樣的。

            共產黨軍隊一旦被蔣介石所武裝,也就順理成章地實現了“軍隊國家化”,國共兩軍均成了他蔣某人的私家武裝,所謂“建立聯合政府”的愿景也就會順了他蔣某人的真實意愿:建立獨裁政府。

            只是這樣的原則性思維,在今天不知道今人還是否記得。

            不談階級斗爭、不談軍隊與戰爭的階級性,一個直接后果就是:每當有人侮辱抗日英雄、惡搞抗日文藝作品就會立刻被火速緝拿懲處——但是晚近三十多年來,對解放戰爭的重視、宣傳、保護、強調,卻一冷再冷。

            甚至還會把解放戰爭這場“工農階級占大多數的中國人民,對蔣府買辦反動政權的推翻戰事,即階級戰爭”,描述為“中國人打中國人”的“內戰”……

            階級敘事和階級史觀,讓位于民族敘事與民族史觀,蘇聯解體的悲劇以及俄羅斯今天的困惑,已經給出反面教材了。

            10

            以普京為首的新千年的俄國政客們,面對著美國的咄咄逼人,逐漸意識到蘇聯的“現實價值”這一點之后,便開始有意識、分步驟地“喚醒蘇聯”。

            這成了普京團隊對抗美國和北約的最得力抓手。

            今天的俄羅斯經濟持續萎靡不振,一個國家比拼不過中國的一個省。

            油價下跌+美歐制裁這兩把利劍,只要使出一個,俄國國內的內壓就立刻鎮不住。

            這時候CIA要是再給點錢一使喚,俄境內游行示威就此起彼伏。比如這兩天不就又鬧了,給拜登大總統獻禮。

            從任何層面,這都絕不是一個強國的面貌。正像普京當年上任不久的公開吐露:“俄羅斯已經失去了世界強國的地位。”

            從經濟角度看歷史,蘇聯時期的經濟平均增速雖在80年代由于眾所周知的原因降到3.1%,但縱觀整體、尤其是從戰后迅速憑借舉國體制恢復活力的歷程來看:50年代增速達10%以上,60年代達7%,70年代達5.5%——這是今天的普京難以企及的高度。

            到1990年,蘇聯15個加盟共和國“皿煮”之后,蘇聯第一次出現了經濟負增長:-2.4%。

            之后的故事所有人都知道了,私有化了的俄羅斯徹底淪為寡頭和黑手黨的樂園,經濟增速、國民人均GDP、人均壽命、人均福利覆蓋、人均受教育學歷,全數斷崖式滑坡。

            只有犯罪率和妓院賭場的開張速度,開始瘋狂向資本主義國家看齊。

            90年代混亂的十年,可以看做是俄國人“拋棄蘇聯的十年”。

            古往今來,任何“改革”往往都帶有濃烈的報復味道,即:之前是如何的景象和操作,那么在改革時就一定要全盤否定、忤逆著來。

            最終,葉利欽把一個國破族散、徒有山河在的俄羅斯,交給了普京。

            客觀來說,曾為蘇共黨員的普京,對蘇聯之于西方國家的震懾威力,確實是認知清晰的。

            當然,這也是被美國人逼的……說好的“皿煮大法”、“北約不東擴”、“資金援助”,美國佬一個也都沒有兌現。

            該贊助車臣叛亂(包括恐怖分子入侵莫斯科)還是贊助,該鼓動波羅的海三國加入北約還是鼓動,該拉烏克蘭加入西方陣營還是拉(操縱波羅申科KO亞努科維奇)。

            這只能逼得普京想起了那柄早被灰塵蓋住的武器:蘇聯。

            自上任以來,重新為蘇聯英雄正名、要求大力宣傳衛國戰爭中的蘇軍烈士,同時打壓整治俄國內文藝界的歷史虛無主義。

            比較知名的,就是2006年親自簽署了關于《衛國戰爭烈士紀念》議題的總統令。

            這些都是帶有強烈普京個人色彩的行為。

            在普京任上,八九十年代被推倒的斯大林雕像在許多地方被重新鑄起,包括莫斯科地鐵在內的公共建筑上加入了不少描述衛國戰爭的雕塑和壁畫,他還在公開場合親自為包括亞歷山德羅夫紅旗歌舞團、柳拜樂團等“蘇式藝術團體”站臺,鼓勵他們弘揚蘇聯文化,創作更多衛國戰爭題材的歌舞作品。

            普京執掌俄國已逾二十個年頭,在經過第二次車臣戰爭、打擊車臣恐怖分子、清剿寡頭、做大國有企業、拿下克里米亞、打擊中東恐怖分子等一系列動作之后,今天的俄羅斯已經成了一個圍繞普京為軸心的國度。

            特別是那些他當年用以清除舊勢力而提拔的圣彼得堡幫派、克格勃幫派、希拉維克幫派,已漸漸成長為了“新的舊勢力”。

            這時候怎么辦?

            普京確實還是體現出了作為一個政治大家的手腕和氣魄。

            去年年初,俄羅斯通過了新的憲法修正案,“國務委員會”被賦予了新的權力:① 參與制定俄羅斯對內對外政策;② 討論預算草案和人事政策;③ 可作出決議,要求修改憲法。

            接著,到去年年末,普京突然宣布出任俄羅斯聯邦國務委員會主席,并列出104人委員名單。

            這個國務委員會,瞬間有了一種“接班普京、保證普京離去后俄羅斯不亂掉”的味道。

            可問題是,這不就是抄的曾經蘇聯的“蘇共中央委員會”的作業嘛……

            當年的蘇共中央直接管理著蘇聯全國的國防、化工、基礎設建、工業生產、能源、財政、農業生產、教育等命脈,并掌握立法與行政兩大權力。

            放到現實來看,普京的意圖就是架空俄國家杜馬、使俄國務委員會成為最高權力機構,進而徹底走出西方式憲政的框架。

            那這就不禁讓人發笑了:三十年前,你們何必要把蘇共及其領導的蘇聯給弄沒了呢?

            11

            但還是那個問題:重新被俄羅斯政客集團捧在手心的衛國戰爭、卓婭、《喀秋莎》,乃至蘇聯這座龐大的歷史個體被重新有意無意得抬出——是真心神往,還是僅僅作為應對國際壓力的政治使用?

            答案顯然是后者。

            去年夏天,普京頂著俄境內新冠疫情的巨大防控壓力,堅持在莫斯科紅場舉行了聲勢浩大、規??涨暗募o念衛國戰爭勝利75周年大閱兵。

            同時,他還發表了《第二次世界大戰75周年的實際教訓》演講,達萬字之巨,為其政治生涯公開演講之最。

            形式上非常莊嚴、宏偉,這是可以理解的。

            普京為了重塑俄羅斯的大國地位,必須依靠蘇聯的影子;而想要讓蘇聯的影子偉岸起來,紀念衛國戰爭就是最直接的政治平臺。

            納粹90%的傷亡都發生在東線,這根本不是今天美國人憑借強大的媒體歪曲能力就可以去抹煞的。

            然而,即便如此,我們卻依然發現:在一系列衛國戰爭紀念儀式上,俄羅斯官方沒有讓斯大林出境,也沒有將戰爭的全名“蘇聯衛國戰爭”宣傳完整。

            很明顯,普京對衛國戰爭的弘揚,是出于民族性的,而不是階級性的。

            他或許需要展示“俄羅斯民族”在敵人面前的強大,但是他并不熱衷于去強調蘇聯共產黨在領導世界反法西斯同盟抗擊敵人時的關鍵作用。

            蘇聯之所以能夠戰勝一個在1941年6月時實力最雄厚、動員能力最強、軍工技術最先進、拿下了幾乎整個歐洲工業資源的納粹德國,其原因非常簡單:蘇共黨的領導與蘇聯社會主義制度。

            可是普京并沒有在紀念儀式上告訴他的國民,以及收看直播的全世界觀眾們。

            這個畫面,是一個讓人在品讀卓婭事跡、聆聽《喀秋莎》旋律之后,會瞬時由感動落入空虛的情緒尷尬。

            不論今天的俄羅斯人把卓婭們搬到前臺多少次、把《喀秋莎》和《神圣的戰爭》合唱多少回,這份尷尬也無法彌補。

            俄羅斯繼承了蘇聯的許多遺產,比如軍工、比如外匯、比如國際事務決策權,但如前文所述,這些都是表象的皮囊。

            蘇聯真正得以雄姿英發的內核,已然被俄羅斯丟棄并藏匿。

            在莫斯科,鮮有人公開談論馬克思恩格斯,也不會再有人借助官方渠道追憶列寧和十月革命。

            相反的,歷史上的那些沙皇們、女王們、大帝們,倒是被視為俄羅斯民族的驕傲。

            2014年索契冬奧會開幕式上的彼得大帝海軍

            在對抗美帝國主義的戰斗中,今天的俄羅斯并沒有一丁點使用社會主義的意思,而是采用了與美國別無二致的“俄式帝國主義”的思維。

            回想2013年3月,普京在會見俄羅斯軍事歷史協會成立大會與會者時,不止一次將“十月革命”說成“十月政變”……許多現實倒也不難想通。

            俄羅斯從來就不是一個“小號的蘇聯”,他作為一個新生的、從國土分裂和制度顛覆中獨立出來的民族國家,注定了同蘇聯意識形態的分道揚鑣。

            所以,熾熱的紅色也決無可能成為俄羅斯的底色。

            就蘇聯這個亡故的政治體而言,它必然只能在俄羅斯人需要時被從灰塵中取出使用一番,用過之后,便是重歸關燈拉閘的博物館。

            且在使用時,還得被藏一半、露一半。

            至于蘇聯曾經的那些理想、宣言、使命、信念,不過是一層又一層被歌譜蓋住的灰燼。

            跋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焦桐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毛主席應當“功七過三”,這番評價實在讓人忍不住落淚!
          2. 【震驚】毛主席像變白板,團團這波操作什么水平?
          3. 中國大陸38枚奧運金牌得主的家庭出身……
          4. 被夸大的中美金牌戰, 恰恰掩蓋中國體育的惟一出路?
          5. 阿里的“侵”是長期的、必然的
          6. 光榮的全紅蟬,無恥的胡錫進!
          7. 從馬云的“叫床游戲”看阿里很黃很暴力的“破冰文化”!
          8. 刷124盒月餅2天后馬云震驚!員工被性侵11天后張勇震驚!
          9. 葉方青:推進共同富裕,要警惕“驢唇不對馬嘴”現象
          10. 敗軍之際的國軍高級將領:楊伯濤自殺嫌水太冷,邱清泉帶女護士喝酒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2. 1975《紅旗》雜志的驚人預言!
          3. 帝修資勢力的優秀“抬轎夫”胡錫進: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問題?資本要純凈?美國最怕中國的GDP?
          4. 人民日報發文稱“中醫藥在非典時的貢獻被衛生部和鐘南山掩蓋”,主流媒體為中醫正名拉開序幕
          5. 質問奧委會:你憑什么要求中國冠軍佩戴毛主席像章一事提交報告?
          6. 最危險的敵人——麻痹的官僚,準備投降的思潮
          7. 只要青年不忘毛主席!——冠軍胸前是毛主席像章有感
          8. 全紅嬋一跳成名是天下窮苦人的悲哀
          9. 百年爛黨,還是當初的模樣
          10. 一名高一新生的感想:關于“精神鴉片”
          1. 對當前斗爭形勢的看法
          2.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3.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國百名作家之列
          4. 葉方青:滴滴放肆到今天的程度,一些人是有責任的
          5.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6. 不祥之兆,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
          7. 南京機場疫情,證明網紅專家提出的抗疫路線禍國殃民,必須警惕
          8. 請聽聽南京機場保潔員的話
          9. 12339正式公開舉報:騰訊涉嫌以操控輿論導向手段危害國家安全
          10. 呂言夫:毛澤東思想的新定位
          1. “八五”遺愿何時了卻
          2. “美國大儒”余英時,終于死了
          3.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4. 被夸大的中美金牌戰, 恰恰掩蓋中國體育的惟一出路?
          5. 全紅嬋一跳成名是天下窮苦人的悲哀
          6. 【震驚】毛主席像變白板,團團這波操作什么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