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胡錫進貢獻了第11個“如果”

          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 2021-06-23 · 來源: 熱風2021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修正主義理論的一個特點,就是盜用馬列毛主義的個別詞句(如“為人民服務”),然后“天才”地用非馬列毛主義、反馬列毛主義的方式去解釋它。他們好像跟我們講著差不多一樣的語言,卻跟我們有著完全不同的思維方式和對于共產主義運動相關事物的理解。

            【摘】他不是按照,或試圖按照、努力按照馬克思主義關于先鋒隊-群眾關系的理論去解釋“為人民服務”,不是說我們只有代表了人民才能真的為人民服務,而是像一個站在“第三方”立場上觀察共產黨的非黨人士那樣,反復瞎想,一拍腦門“有了!”,然后造出一個神通廣大、萬善之源的所謂“根本性的規約”來……看上去意思不差,實際上還是瞎扯。須知,修正主義理論的一個特點,就是盜用馬列毛主義的個別詞句(如“為人民服務”),然后“天才”地用非馬列毛主義、反馬列毛主義的方式去解釋它。他們好像跟我們講著差不多一樣的語言,卻跟我們有著完全不同的思維方式和對于共產主義運動相關事物的理解。

            看來,某些人在政治上理論上,確實是無可救藥的“如果”論者。

            比如,胡錫進最近就突然發問說:“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這對我們老百姓來說有什么區別呢?如果中國現在是資本主義,又會怎么樣呢?”  

          1.jpg

            你沒看錯:在這,老胡以一個三歲小孩的天真姿態,面對著現實社會日益資本主導化、“打工人”日益再覺醒的活生生的也是赤裸裸的事實,歪著頭問道:

            “如果中國現在是資本主義,又會怎么樣呢?”

            哈!這是第11個“如果”……

            01

            什么新品種的“社會主義”?

            我們的批判對象們,都有個毛?。焊哔F者最愚蠢,蠢得可愛。

            不過,說句公道話:從胡編那生銹的大腦中,還能蹦出“社會主義意味著什么”“資本主義又會怎么樣”這種性質的問題,已屬萬幸了?。?!

            要慶幸:他老胡這回,起碼沒有一上來就“是社是資講不清楚”,販賣“不爭論”之私貨。這反映出,經過新冠疫情等等事情,我國人民對“社會主義”的認同感顯著提升了——雖然大家可能一時理解不了什么叫“社會主義”,或者說還不能完全從馬克思科學社會主義的角度理解“社會主義”。

            在這種社會主義被“正名化”的背景下,甚至像老胡這種資深“改友”,也不敢太直接說什么,“社資講不清楚”的昏話了。

            直接否定不行,那就以假亂真。

            我們就來看看,老胡是怎么講“社資之分”的吧。

            似可以說,老胡發明了一種“規約社會主義”,或“契約社會主義”:

            “在老胡看來,中國作為社會主義國家,給我們的社會運行帶來了一些根本性的規約,那就是政府必須真正為人民服務(這也成為了共產黨執政的宗旨),社會運行的組織方式必須真正有利于實現公平正義,人民有權利對這些規約的落實開展日常、全面的監督,通過一個個具體事情表達意見。”

            按老胡的意思,“社會主義”這個東西有點可愛,就是(或僅僅是?)意味著什么呢?意味著人民對政府“要求高了”:

            “民間總是有各種各樣的不滿意,這是因為大家覺得政府有義務把事情做得更好”;

            “輿論眼里揉不進沙子,是因為為人民服務這個規約發揮了意識形態作用,塑造了公眾對基層面上各種事件的價值判斷”;

            “中國經濟發展水平落后于西方發達國家,但是很多人直接把中國的福利對標西方社會做得好的方面”;

            “因為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人民形成了政府就是要為公眾具體利益服務的認知和信念,所以不斷推動政府職能的擴大”;

            “當有問題和困難出現時,政府需要給人民群眾‘做主’,不能推脫,逃避責任,這已經不僅是中國全社會的共同規約,而且逐漸成為了一種信仰,支持了圍繞各種事情的價值判斷”……

            02

            性質決定宗旨

            一個問題是:“為人民服務”,究竟意味著什么,或首先意味著什么?

            口號?宗旨?性質?還是胡錫進說的,“根本性的規約”?

            1944年,毛教員在《為人民服務》中說道:

            “我們的共產黨和共產黨所領導的八路軍、新四軍,是革命的隊伍。我們這個隊伍完全是為著解放人民的,是徹底地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

            “因為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所以,我們如果有缺點,就不怕別人批評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誰向我們指出都行。只要你說得對,我們就改正。你說的辦法對人民有好處,我們就照你的辦。”

            在這篇著名文章的一開頭,毛教員首先揭示的,就是我們隊伍的性質。

            沒錯:“為人民服務”,首先是一種性質,其次才是,也才能是宗旨、口號、“根本性的規約”之類。

            性質決定宗旨,宗旨體現性質。這個先鋒隊組織性質與宗旨的基本關系,切莫顛倒了,或模糊了。所謂“性質”,在人類依然處于階級社會的歷史時代里,歸根到底就是階級性質,是代表社會上哪部分人即哪些階級的利益的問題,是站在社會上哪些階級的根本政治立場上的問題,是“為了誰、依靠誰、代表誰”的問題。站在無產階級和勞動群眾立場上,才能真正為無產階級和勞動群眾服務;站在資本家立場上,再怎么喊為人民、為國家服務,在行動上也是、也只是為資本家服務。

            正因為,我們的隊伍“是革命的隊伍”,“完全是為著解放人民的,是徹底地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所以,我們才能為了人民的利益從善如流。正因為,我們的隊伍在根本性質上是“人民的”;所以,我們隊伍中一切非人民、反人民的作風,都是與我們隊伍的根本性質相背離的,是不能為我們所容的。

            先在人民之中,才能為人民服務,才能在人民之前。

            是性質決定宗旨、性質決定綱領、性質決定口號、性質決定“根本性的規約”之類,而不是相反!

            可惜:胡錫進,不說顛倒,至少也是模糊了性質與宗旨等等東西的關系。他這番言論的要害,就在于有意無意地回避了“為了誰、依靠誰、代表誰”的根本問題、性質問題,忽視或無視了“為人民服務”的前置背景和前置要求:我們的隊伍“是革命的隊伍”,“完全是為著解放人民的,是徹底地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

            03

            胡言胡語,是沒有馬列毛思想武裝的下場

            他不是按照,或試圖按照、努力按照馬克思主義關于先鋒隊-群眾關系的理論去解釋“為人民服務”,不是說我們只有代表了人民才能真的為人民服務,而是像一個站在“第三方”立場上觀察共產黨的非黨人士那樣,反復瞎想,一拍腦門“有了!”,然后造出一個神通廣大、萬善之源的所謂“根本性的規約”來……

            看上去意思不差,實際上還是瞎扯。

            須知,修正主義理論的一個特點,就是盜用馬列毛主義的個別詞句(如“為人民服務”),然后“天才”地用非馬列毛主義、反馬列毛主義的方式去解釋它。他們好像跟我們講著差不多一樣的語言,卻跟我們有著完全不同的思維方式和對于共產主義運動相關事物的理解。

            他講的“為人民服務”,變成了什么呢?

            變成了,類似資產階級政治學“社會契約”理論套路的:

            執政黨和政府跟人民之間有著一個“約定”,即“根本性的規約”,“那就是政府必須真正為人民服務(這也成為了共產黨執政的宗旨),社會運行的組織方式必須真正有利于實現公平正義,人民有權利對這些規約的落實開展日常、全面的監督,通過一個個具體事情表達意見”…………

            那到底,我們為什么能夠達成這樣一個美妙的“規約”?

            一言以蔽之:毛教員時代,我們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我們,所以我們能夠要求做到并真正做到“為人民服務”。蔣匪、美帝,都學不來這一套。

            美國資產階級政客,美國資產階級的政治道德,就不講“為公眾服務”“為國家服務”嗎?

            他們也講這個,也唱這個高調;但因為他們那個政府是大資產階級的右派極權政府,本來就不代表人民而代表資產階級,所以講也沒有用,是作秀,是欺騙人民。實際上只須對壟斷資本家負責。

            這里,用得著恩格斯在《法蘭西內戰》1891年導言中的一段話:

            “正是在美國,同在任何其它國家中相比,‘政治家們’都構成國民中一個更為特殊的更加富有權勢的部分。在這個國家里,輪流執政的兩大政黨中的每一個政黨,又是由這樣一些人操縱的,這些人把政治變成一種生意,拿聯邦國會和各州議會的議席來投機牟利,或是以替本黨鼓動為生,在本黨勝利后取得職位作為報酬。大家知道,美國人在最近30年來千方百計地想要擺脫這種已難忍受的桎梏,可是卻在這個腐敗的泥沼中越陷越深。正是在美國,我們可以最清楚地看到,本來只應為社會充當工具的國家政權怎樣脫離社會而獨立化。那里沒有王朝,沒有貴族,除了監視印第安人的少數士兵之外沒有常備軍,不存在擁有固定職位或享有年金的官僚。然而我們在那里卻看到兩大幫政治投機家,他們輪流執掌政權,以最骯臟的手段用之于最骯臟的目的,而國民卻無力對付這兩大政客集團,這些人表面上是替國民服務,實際上卻是對國民進行統治和掠奪。”

            沒錯:“……這些人表面上是替國民服務,實際上卻是對國民進行統治和掠奪”!

            這些話,同樣適用于、完全適用于今天的美國。

            胡錫進對“為人民服務”的理解,他的“為人民服務”觀,暴露出他這個人的基本政治學觀點不是無產階級社會主義的,即不是馬列毛主義的,而是資產階級近代式的,是從馬克思、恩格斯倒退回洛克、盧梭之類(當然,他這個庸俗媒體人沒有資產階級啟蒙思想家的水平,充其量是他們的二三流擁躉)。

            如果要循著老胡的邏輯上溯,追問一下:

            到底為什么中國執政黨和政府,才能跟人民達成這樣美妙、這樣寶貝的“根本性規約”,而美國、西方則不能呢?既是好東西,那為什么我們要,人家卻不要?

            或者說,到底為什么“相對落后”“還不發達”的我們能夠做到“為人民服務”,而老早就“發達”了的美國西方社會卻做不到呢?

            老胡沒有解答這些。估計也答不出來。這超出了他的思維能力范圍。

            于是在老胡筆下,中國就是這樣莫名其妙地在政治上“優于”西方,而“發達”的西方也莫名其妙地要在一個政治方面“不如”中國……

            老胡,就像毛主席筆下那位,以資產階級大學教授講無聊課本的姿態對中國事情發表意見的艾奇遜一樣,講了一篇神話:出現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事變。中國人,就是那樣毫無原因地達成了“為人民服務”之“根本性的規約”,美國人、西方人和西方化國家和地區就是那樣毫無原因地“公權力的責任可以是非常有限的”,“似乎‘什么都能說’,但又‘說什么都白說’”。斗爭中的中國和美西方,雙方的治理能力,有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差別。于是美國“因為看到中國成為發達社會的前景”而“焦躁不安”,而“驚慌”?! ?/p>

          2.jpg

            什么原因呢?誰也不知道(或許要歸于種族,文化,傳統?快進到人種優越論?。?mdash;—這,就是胡錫進所代表的當今國內“精英”認知中固有的奇特邏輯。這就是沒有馬列毛思想武裝的下場。完全可以說,胡錫進等“精英”對于共產黨和共產主義運動相關事物的認識水平,在絕大多數普通“深紅”網友之下。

            04

            精神上的“共同富裕”,假裝“共同富裕”

            如果我們再看看近期被老胡刪掉的一篇微博,我們對他的有關想法會了解得更清楚:  

          3.jpg

            在這里,老胡沒有給“共同富裕”提出哪怕一丁點實質性的建議。

            他這番言論最最惡臭之處,倒不在于要富人低調,而在于對老百姓“共富”追求的極其“精英”式的、極其油膩的理解:

            “中國民間對公平正義有著非常獨特而執著的追求,而且老百姓對這些概念的認識非常淳樸,很難打馬虎眼。”

            所謂“很難打馬虎眼”,潛臺詞就是:能打馬虎眼,該多好啊…………

            老胡以一種頗為獨特的方式提到“社會主義”:“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崇尚平等是這個社會遠強于其他社會的DNA”……然后,就說出了上面那番話。

            字里行間流露出來的,不是對“社會主義”的自豪,而是既得利益“精英”們對“資本主義”的暗中羨慕:“你看看,要不是有個‘社會主義’牌子,你們這些小老百姓能那么‘刁’嗎?!知足吧,認命吧?。?!”

            正如郭松民老師所指出的:“胡錫進的雞湯是有毒的。聽上去好像對你很體貼、很同情,但無非就是勸你認命,倒霉了也別抱怨,沒有不合理的現實,只有你不夠努力。”

            沒錯,“無非就是勸你認命”……  

          4.jpg

            他在回避共同富裕,回避真正的社會主義。

            說句誅心之論,按隱形洋奴胡編以往言論暴露出來的固有邏輯:什么“共同富裕”呀,連西方“發達”社會都沒有做到的東西,我們要來干嘛??

            這絕非(社會主義的)“制度自信”,而是“制度自輕”“制度自賤”甚至“制度自恨”,骨子里還是向往著歐美資本主義!

            既得利益“精英”們,就其實際的根本的訴求而論,是斷然不要社會主義的;他們只要那種,可以跟橡皮泥一樣被他們把玩在手里并捏出各種形狀的“社會主義”。只有在“底層”人們中,才能產生真社會主義的訴求。

            看了這些話,我們猛然間清醒過來:老胡講“為人民服務”,也是一個套路?。?ldquo;你看看,就是那些老百姓太刁了,整天要求這、要求那的,煩不煩啊”……

            老胡這層意思,被另一位粉紅大V給捅了出來:  

          5.jpg

            呵呵!翻譯翻譯,翻譯翻譯什么叫“社會主義巨嬰”,什么TMD叫TMD“社會主義巨嬰”???

            鬧了半天,這些居高臨下、爹味十足的“精英”們,心里沒有半點“人民”的位置?。?!光是目前這樣,就已經讓他們“累”了,以致要暗戳戳地埋怨人民是“刁民”“巨嬰”“民粹”。

            他們不是這個意思嗎?他們應該就是這個意思。

            所以,老胡開出那樣一種“共同富裕”方案,是一點也不奇怪的:富人要盡可能低調行事,別讓窮人們太明顯感受到客觀存在的貧富差距,就一了百了萬事大吉啦——精神上的“共同富裕”,假裝“共同富裕”?。?!

            這不是無恥,是什么?

            看來現在,先富們不但不考慮“帶”一下、“幫”一下后富們,反倒要給后富們當爹,要來怪后富們“想要的太多”啦??!

            05

            新一輪“觀念解構”運動

            從天才的“精神共富”論,到以資產階級觀念之“規約社會主義”解構馬恩“科學社會主義”——這些,有意無意地構成了“精英”們洗腦運動的最新“創舉”:

            你們不是要“共同富裕”嗎?好啊,我就來一個“富人低調,窮人自滿”的“精神共同富裕”,這樣就不必勞煩先富帶后富了,先富們主導的秩序就可以固化了;

            你們不是那么喜歡“社會主義”嗎?好啊,我就把社會主義解讀為“為人民服務”的“根本性規約”之確立與落實,淡化甚至拋棄公有制、無產階級專政等科學社會主義元素,把“社會主義”降格為、異化為資產階級性質的當代新型假社會主義,這樣既得利益階級就不必承受真正的社會主義變革所必將帶給他們的痛苦了……對他們而言,那種痛苦,是不可想象也不可接受的?! ?/p>

          6.jpg

            絕妙?。?!

            我們說過,當今所謂“精英”實屬二三流,是全球統治“精英”里面的殘次品,完全一副暴發戶做派。目前來看,他們連進行局部改良、稍微讓利于民、稍微改善“打工人”境遇的意愿,都是嚴重缺乏的。其冥頑不化程度,比起他們的民國前輩有過之而無不及。這既是他們的精明,也是他們的愚蠢,他們終將為此付出本不必那么慘痛的代價。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蝸牛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國際歌》攤上事了,還是階級矛盾被無視了?
          2. 陳先義:“2021·6·19”:標志中國青年大步走進覺醒年代
          3. 在中國,沒有黑命貴!
          4. 建黨百年大典,必須給予毛主席完全正面的評價
          5. 陳中華:絕不能讓外籍身份成為逃脫法律制裁的護身符
          6. 朝鮮駐華大使李龍男在《人民日報》上發表署名文章
          7. “乘風破浪的姐姐”:“下?!钡臇|北女人
          8. 中國社會各階級的分析:中產是交易的籌碼
          9. 我們將如何統一臺灣?
          10. “不解決要不要民眾的問題,什從談起” ——從當代青年的“躺平”,想到毛主席的一段話
          1. 共青團的音樂晚會,沒有《春天的故事》
          2. 一臺晚會幾首歌,就“極左”啦?
          3. 子午:面對內卷,張維為想讓青年人跟“毛澤東”學什么?
          4. 《國際歌》攤上事了,還是階級矛盾被無視了?
          5. 社會主義國家,不讓唱《國際歌》?
          6. 建國前的8次反毛,全錯!
          7. 駁某專家:沒有毛主席的決策,再多海歸也搞不出“兩彈一星”
          8. 【200億】潘石屹卷著國資和人民的血汗,要跑!
          9. 因一部電視劇的某個情節,《毛選》竟然在某網賣斷貨了!
          10. 一種“公然挑戰男婚女嫁”的另類婚在某省悄然成風
          1. 如何看張維為教授和他主張的社會主義?
          2. 復旦!數學博士后青年教師捅死院黨委書記,更多細節曝光
          3. 毛主席告訴你:我們為什么會感到越來越累?
          4. 迎春:論我國當前的社會性質及其發展趨勢
          5. 一位高官自殺了!在他身后,卻是國運的糾纏
          6. 張志坤:中美之間可能會出“意外事故”嗎?
          7. 郝貴生:不能偷換“改革開放”的科學含義——評某大報評論部文章《將改革開放進行到底》
          8. 王陶陶批判:左派是“麻煩制造者”嗎?
          9. 趙磊:躺平,異化,經濟權
          10. 如沒真的要解放臺灣,那又何必說、何必做?
          1. 他們可能是中國近代以來,最偉大的一對父子
          2. 因一部電視劇的某個情節,《毛選》竟然在某網賣斷貨了!
          3. 建國前的8次反毛,全錯!
          4. 總書記說的這件事,無數家長感同身受
          5. 中原突圍中,干部旅旅長張文津、政委張成臺等八烈士遇害經過
          6. 【200億】潘石屹卷著國資和人民的血汗,要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