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王陶陶批判:左派是“麻煩制造者”嗎?

          青年毛思想信仰者 · 2021-05-25 · 來源:熱風2021公眾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如果有哪些組織或個人,明里暗里地違反憲法第1條及其背后更為根本的新中國憲法精神,明里暗里地改變新中國的社會主義性質,把工農勞苦大眾的天下變成各種類型資本家的天下——那么,他才是“反體制”,他才是“危害國家”,他才是“麻煩制造者”,他才是“逆流分子”。

            自命為“馬基雅維利主義者”“不折不扣真正的民族主義者”“溫和右翼保守派”的大V王陶陶,近期,發表了一篇題為《兩種矛盾的變化:中國網絡意識形態的現狀與隱憂》(←點擊即可參閱)的長文。正如有網友所說的,該文回復到了王陶陶早期的水平,并非胡言亂語的風格,因此頗適合將其作為一個范本加以批判。

          圖片

          圖片

            01.“風險”,還是機遇?

            第一,該文正確估計了社會“左轉”、思想“左化”的中長期趨勢及其客觀必然性,卻從這個基本準確的判斷出發得出了可謂之“防左”的錯誤結論。

            從“現實社會必然進一步左轉、左翼思潮必然興盛”這一判斷出發,可能得出什么呢?比如,從社會成員的絕大多數即無產階級的利益和愿望出發,要求大家認識之,順應之,歡迎之,充分發揮創造歷史的能動性,敢教日月換新天——我們就是這個意見。

            又比如,擺出神明俯瞰眾生的架勢,爹味十足地要求國家“重視”之,“警惕”之,“防范”之,盡力維持而不是改革既有秩序,以免出“錯”生“亂”——這就是王陶陶等人的意見。

            王陶陶此文向我們提出的一個根本問題是:面對當前和今后一個時期內必然持續的社會“左轉”、思想“左化”,究竟應該“怎么辦”?即,“站在他們的前頭領導他們呢?還是站在他們的后頭指手畫腳地批評他們呢?還是站在他們的對面反對他們呢?”(毛澤東:《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

          圖片

            王陶陶宣稱:“就我個人來看,中國的代際意識形態變換風險與中國的地緣風險一樣,都是中國未來需要警惕的重大風險,對此,我們必須引以警惕,不可輕視。”——“風險”,還是機遇?“風險”為主,還是機遇為主??左翼思潮的日漸興盛,這種思潮興盛背后的社會大“左轉”,對中國而言,究竟主要是“未來需要警惕的重大風險”,還是未來發展進步的重大契機???

            在我們看來,文章最值得注意的要數這么一些話:“無論與自由主義在政治上存在多少分歧,官方依然是市場競爭和私有產權的支持者和捍衛者,這就決定了——隨著資產價格的上漲和工薪收入的停頓,大多數新生代年輕人在經濟上與現有規則的矛盾會越來越明顯,而自由派的瓦解和資本的低頭,會讓這種矛盾愈來愈難以掩蓋——這種沖突,最終會難以避免地指向官僚階層。”以及,“這樣的意識形態必然是激烈沖擊現有經濟秩序的,也是必然反體制的,盡管它的旗幟可能頗有迷惑性,但無法回避的經濟矛盾改變不了這種本性——對此,應該盡早引起重視”。

            問題在于:如果“激烈沖擊現有經濟秩序”,能夠帶來一種更良性的、更能“安撫”大多數人的新的經濟秩序,那么請問:我們為什么不舉起雙手歡迎它的到來呢?先別談什么“社資之分”,即便只按照民族主義者自己的邏輯:難道,一個經濟秩序更合理的中國,不能更團結一致地對付美國和西方嗎?一個經濟和社會秩序更加公平合理的,因而更加團結統一的中國,難道不能在與美西方幾乎不可避免的(甚至已經開始的)“冷戰”中占據更有利的位置,取得更大的戰果,乃至最終壓倒對方嗎?

          base64!

            為什么毛教員領導下的新中國能夠跟其時“兩超”之一的美國打得有來有回,而此前的近代中國只能仰望美國,把對方看做外星人呢?難道不就是因為,我們通過偉大的革命,解決了或基本解決了內部問題,實現了空前的團結統一嗎?如果沒有毛教員領導的革命,我們可能有那么一場重振民族精神的抗美援朝戰爭嗎???恰恰是革命解決了問題,而不是其他;是革命造成了從毛教員時代起中國的“復興”,而不是其他。在近代史上,如果中國人不去勇敢追求變革——從舊民主主義到新民主主義,從新民主主義到社會主義,那么,談何“中國崛起”呢???今日中國被許多民族主義者描繪成什么“崛起”“復興”的現象的基礎,恰恰是勇于追求變革的前輩們打下的;不追求變革,我們就不可能走到今天這樣的地步。

            就是說,即便徹底地按照自我標榜為“愛國者”的王陶陶等人自己的標準,我們也應該雙手歡迎出自我們內部的任何形式的、可能的無產階級性質的社會主義變革;因為,那不但將使“國家”與絕大多數“人民”(無產階級)之間更加沒有張力,也將使中國在中美之爭和所有國際競爭中處于更加有利的位置。

            然而,陶國師之流偏偏是對“變革”這個東西持懷疑乃至反對態度的,口口聲聲將可能的變革稱為“隱憂”“危機”“風險”之類……可見,作為一個“愛國者”,他也是不徹底的:他好像不知道,多數“人民”即無產階級利益的增進,只會使我們的“國家”更加強大有力,而不是相反。

            如此“愛國者”,“愛”的不是“國”,而是“既存秩序”。

            原名“改革之聲”,現名“南行”的某團伙,如果注意到王陶陶這個人,是大可以把他跟胡錫進一樣評為所謂“愛國學者,進步作家”的…………?。。。。?!

            何樂而不為呢?

          圖片

            有人可能會說:什么“變革”呀?!你怎么知道“變革”會成功呢?那不得冒“風險”么?!

            殊不知,人類歷史這個東西,從來都是在變革中前進的,不“繼續革命”就不能“繼續前進”;不“繼續革命”,“繼續前進”就必然淪為空話。這就是為什么“抗戰偉人”蔣某在成為所謂“四大國”領袖、好似達到人生巔峰的時刻,卻被毛教員帶領的一群“泥腿子”推翻。“山溝溝”里恰恰能出馬列真理,“泥腿子”恰恰能造成社會的飛躍,這已經被歷史證明過了,且還將繼續被證明。王陶陶、“南行”團伙等看似“明智”的“維持現狀”派,在歷史驚濤拍岸、卷起千堆雪的過程中,一不留神,就會被拍成“人民公敵”。

            聯系到陶國師本人對某場史無前例的運動的看法,那才是可以發人深省的呢:

          圖片

            02.“國家”謂何?

            第二,王陶陶此文包含著他和他的某些粉絲,以及更多的人,對“國家”這一事物存在著的一種孩童相信父母的“無所不能”般的迷信。

          圖片

            陶國師等人實際上是寄希望于國家像一個超然的圣人一樣,凌駕于一切階級之上,右打“公知”,左防“極左”,走“中間道路”,保持“最佳狀態”,以跟美帝抗衡……這表明,一部分人依舊是老套地“把社會看做可按長官意志(或者說按社會意志政府意志,反正都一樣)隨便改變的、偶然產生和變化的、機械的個人結合體”(列寧:《什么是“人民之友”以及他們如何攻擊社會民主黨人?》)。

            殊不知,自有階級社會以來,國家就是階級統治的工具;于今要么親資本家、疏勞動人民,要么親勞動人民、疏資本家,決沒有什么中間調和的性質可言。“為人民服務”不僅僅是一句口號,更是性質宗旨的體現。今之“國家崇拜者”看似是在要求國家“主持公道”,實際上是要求它加大力度擁抱資本家;這種要求它“主持公道”的主張,本身就絕無什么“公道”可言。

          圖片

            03.民族主義,共產主義

            第三,王陶陶此文混淆了“粉紅”與“深紅”;如果以此為出發點,就不可能對當今輿論格局有一個比較清晰的認識和比較準確的把握,即解釋不了在墨茶事件、成都49中輿論事件以及最近袁隆平逝世引發的輿論爭議等一樁樁、一件件事情中或隱或顯的粉紅-深紅分裂。

            他說:“對中國未來真正可能構成威脅、并抓住新生代靈魂的激進思潮,一定是基于強烈民族主義,同時在經濟上致力于無情推進均貧富的意識形態”。請問,“基于強烈民族主義,同時在經濟上致力于無情推進均貧富的意識形態”——這(會)是“什么”意識形態?(會)是“哪一種”意識形態?所謂“強烈民族主義”,是“粉紅”的意識形態;所謂“在經濟上致力于無情推進均貧富”,是“深紅”的意識形態。這兩者,當然不乏相似、交叉之處,但在根本上是不同的,今年初的墨茶事件就暴露出“粉紅”與“深紅”間的深度分裂(點擊參閱 - 《不推翻私有制,就會有千千萬萬個“墨茶Official”》)。

          base64!

            民族主義和共產主義即“粉紅”意識和“深紅”意識,并不能混為一談,雖然它們決不乏交叉之處。“考慮到中西方矛盾越來越尖銳,這種思潮如果出現,必然是以越來越強烈的民族主義為掩護,裹扎著對富裕前輩的仇恨不斷升級的,最先被新生代攻擊的將是被稱為資本和買辦的企業家,隨后則是官僚階層,如果這種經濟矛盾不能緩和,那么這種趨勢將很難停止。”——在此,作者又一次混淆了民族主義和共產主義。要看到,當今所謂“左派”陣營里面,既有把民族主義和共產主義結合在一起的(這種往往是比較穩重的中、老年左派),也有干脆仇視民族主義、反民族主義的(這種以青年左派為多)。也就是說,所謂“這種思潮”,未必是“以越來越強烈的民族主義為掩護”的,也有可能是“去民族主義化”的。不能把這個問題給簡單化了。

            04.自由主義沒有社會基礎嗎?

            第四,王陶陶此文忽視了自由主義思潮的實際社會基礎,存在低估其生命力的傾向。

            陶國師在“總結”部分里,首先給出的一個判斷,是基本準確的:“在當前貧富分化日趨明顯和中西方對抗不斷加深的世界,中國自由主義無論從各方面來看,都是一個既沒有時勢,又缺乏群眾的沒落思潮,它只能是知識分子聊以自嘲的沙龍。”看起來,對于我們可愛的自由派“公知”的沒落,現在,大家的認識已經沒有多大分歧了。就讓他們一邊涼快去吧。

            問題是:能不能僅僅把自由主義思潮歸結為“知識分子聊以自嘲的沙龍”?

          圖片

            王陶陶還說:“真正決定未來網絡輿論斗爭朝向的,絕不是自由主義這種既沒有官方支持,又缺乏群眾基礎的知識分子空中閣樓式思想,而是基于經濟矛盾——新生代年輕人對市場經濟和私人產權的日漸不滿,這才最有可能是未來矛盾的主流,也是我們需要關注的網絡觀念變遷問題。”實際上,在此他指出了左翼思潮興盛的必然性。這,與我們關于輿論變化的“三階段論”異曲同工:“……事情發展的趨勢是這樣的:①自由派公知,即西方體制的完全崇拜者,走向衰落,民族主義崛起;接著,②民族主義陣營內部發生較為明顯的分化,軟弱派衰落,強硬派崛起;下一個階段,現在還沒有正式到來,但如果按照發展的一般趨勢推測,那必定是③民族主義強硬派衰落,馬列毛主義革命左派崛起。”(點擊參閱 - 《一個陰陽人的末路》)只是,他有點輕視自由主義了。

            不錯,可以預料:自由主義在未來中長期內會延續近年來衰落的趨勢,重振乏力。但,這決不意味著自由主義是沒有實際的社會基礎的,決不意味著它只是“知識分子空中閣樓式思想”“知識分子聊以自嘲的沙龍”;自由主義甚至也不完全是“沒有官方支持”的,因為建制內實際上一直存在著心慕自由化的官員,只不過他們近年來不得勢罷了。自由主義確實“缺乏群眾基礎”,但不是“沒有群眾基礎”。應當說,自由主義思想最主要最深刻的根源,在于社會上已經成了氣候的私人資本勢力,以及既不同于壟斷資產階級又不同于無產階級的“第三種人”——小資產階級,和受資產階級、小資產階級意識和生活方式影響的學生、知識分子以及部分無產階級群眾。算上前面提到的建制內心慕自由化的官員——這些,都是自由主義的社會基礎。因此,準確的提法是:在未來中長期內,自由主義將延續近年來的衰勢,但它仍是一個有著實際的社會基礎的、有著一定范圍內的影響力的主要思潮,是與民族主義、共產主義同時存在并同時發揮影響力的一大思潮。

          圖片

            05.左派跟新中國之間,才是“沒有張力”

            第五,王陶陶此文在評述當下左翼思潮時缺乏歷史思維,因而忽視了其跨世代性。

            “如果要看前途,一定要看歷史。”

            在所謂“左派”陣營當中,不僅有青左,也有中左、老左;老、中、青左有相同,也各有不同。如果我們將當下左派思潮,僅僅視為一種“年輕人的思潮”,那是輕率的,是患有歷史近視眼的表現。實際上,一直存在著為數不鮮且頗為堅定的中年左、老年左群體;當下左翼思潮的一個重要特點,就是它的跨年齡層,或說“跨世代性”,且在每個年齡層都有堅定的中流分子。足見,毛主義在中國的影響不但從來沒有消退,而且相當巨大。正是在這個意義上,我們把新中國叫做“左派國家”,正如美國底子上是一個“右派國家”。

          base64!

          圖片

            同樣從歷史角度看:左翼思潮與年輕人的合流,恰恰是很晚近的事情,是近年來才顯著化的事情??傊?,也不能將左翼思潮的興盛完全歸于現實的矛盾;這種興盛,跟現代中國左翼革命思想和文化的深厚傳統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不錯:正是毛教員,給我們留下了火種!正是基于此,大可以警告某些人:在大講特講什么“市場經濟”“私人產權”的時候,切莫講飄了,更不要在行動上走遠了。

            對我們而言,“社資之分”還是要講的,決不是“講不清楚”的。陶國師不是曾宣稱自己尊重“有價值觀”的人嗎?在這里,我們不妨就來講講左翼的“價值觀”吧。

            汪芳說她的作品跟國家之間沒有張力,那是假的;我們說左派跟新中國之間沒有張力,才是真的。

            “在階級存在的條件之下,有多少階級就有多少主義,甚至一個階級的各集團中還各有各的主義。”“為什么無產階級不可以有一個共產主義呢?既然是數不清的主義,為什么見了共產主義就高叫‘收起’呢?”(毛澤東:《新民主主義論》)講老實話,在我們這兒,沒有什么能比像陶國師那樣把左翼看成“麻煩制造者”,甚至像“改革之聲”即“南行”團伙那樣把左翼打成“逆流分子”,更加荒謬,更加可笑的了?。?!

            諸如此類“顧全大局”的“愛國者”,在把“反體制”的帽子扣給左翼時,自己恰恰忘記了一些常識,一些中小學生都能知道的最基本的常識。什么呢?比方說,我們憲法的第一條,是怎么寫的呢?查詢可知:

          圖片

            不錯:

            左翼的基本訴求,說到底,沒有別的,就是保衛憲法第1條和憲法精神,保衛新中國,保衛社會主義制度。(當然,憲法條文只是形式,憲法精神及其背后的建國精神才是根本。)回歸初心,回歸本原而已。如果有哪些組織或個人,明里暗里地違反憲法第1條及其背后更為根本的新中國憲法精神,明里暗里地改變新中國的社會主義性質,把工農勞苦大眾的天下變成各種類型資本家的天下——那么,他才是“反體制”,他才是“危害國家”,他才是“麻煩制造者”,他才是“逆流分子”。請問:人世間還有比這更清楚的事情嘛?!

            按陶國師的邏輯,他大概會把我們的上述說法,說成是什么“頗有迷惑性”的旗幟,說成是蠱惑人心的話術。問題是:憲法不就是那樣明明白白寫著呢嘛?中國人民,經過新冠疫情,不就是更加堅定地擁護“社會主義”的嘛?“共同富裕”,不就是我們多數人心底最天然的追求嘛?這就決定了:不管是什么家伙當店老板,都不太可能公然拋棄馬列毛指導思想,不太可能不掛“社會主義”羊頭(只敢偷偷把羊肉換成狗肉)。誰要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韙,那是要被人民敲腦殼的。

          base64!

            左派何“罪”之有呢?

            就基本訴求而言,說到底,左派沒有陰謀,只有陽謀,坦坦蕩蕩,堂堂正正,比不得某些披著紅皮卻干著白色勾當的“紅皮白心荔枝人”。

            因此,說某些人毫無常識,或者說他們背離乃至顛覆新中國的基本政治倫理,是一點兒也不錯的了。

            某些人在今天要求“收起”共產主義,若不是毫無常識,就是在實際上背叛了新中國及其建國精神。

           ?。?/p>

            要對事、對言,也要對人。

            和胡錫進一樣,近兩年來中國輿論大環境的進一步變化,也使另一個人——自謂“馬基雅維利主義者”的陶國師,漸漸風光不似往昔。

            如果說前兩年,即中美之爭剛剛拉開序幕的時候,特別是“貿易戰”期間,像王陶陶這種,一邊標榜自己“沒有意識形態”,一邊大樹特樹“堅定愛國者”人設的信息販子,還有那么一些吸引力的話;那么,到了大家對外部中美之爭習以為常,而社會上的勞資階級矛盾日趨尖銳化的今天,一股子“精英”味道,慣于以向“上面”建言獻策的口吻講話的王陶陶,就不僅讓人覺得了無新意,而且開始散發出某種“頑固右翼保守派”的腐朽氣息了。

            對了——提起陶國師,怎么能忘了“盎偉平”呢?!

          圖片

            他在2020年那個歷史性年份的一開頭,就對新冠疫情在歐美可能的擴散作出了完全錯誤的,而且顯得可笑的“事前預判”……須知這種“事前預判”,本是陶國師頗為自得的。

          圖片

            所謂“盎格魯撒克遜人強大卻平凡的民族性”,即被今天網友概括為“盎偉平”的老梗,不但暴露出此人未完全褪盡的某種右翼自由派底色,而且初步顯示出他那一套東西在當前這個急劇變化的世界里必然破產的結局。因此,他最近拋出并大講特講“防左”論,就免不了有炒作議題、博取關注,以延續個人商業生命之嫌了。順便說一句:陶國師最近的“防左”論,跟胡編“謹防美帝把我們逼‘左’了”的論調比起來,還是慢了一步。

            不過,我們又應當承認:在對國際事務的觀察方面,陶國師比起那位一段話說到尾連自己也不知道說了什么的胡總編,更能提供一些有價值的意見。同時,他對于社會思潮及其變動的觀察,基本還算敏銳。他能夠對客觀形勢作出大體不差的判斷,卻緊接著得出錯誤的結論??梢?,在尊重基本事實、作出正確事實判斷的基礎上,也未必能得到真理??上部少R的是,陶國師終于出來販賣關于“左轉”的焦慮,終于來蹭左邊的熱度了。須知,這可是當下最時髦的東西。雖遲但到。他的這個舉動,本身就是社會“左轉”、思想“左化”及其必然性的反映。

            最后,套用一下陶國師那句自我宣言:

            投機客從未改變,但時勢已變。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看今朝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如柳:深度揭秘“袁隆平走上神壇”背后的真相
          2. 究竟是誰養活了中國人?是郎咸平嗎?
          3. 年輕人讀《毛選》已然成為潮流,于是有些人開始急了
          4. 立功的機會終于來了
          5. 張志坤:基辛格之流究竟在警告誰
          6. 古正華:黨慶百年紀念什么?
          7. 前鋒:資本帶血釀慘案
          8. 錢昌明:是誰在“滿口謊言、顛倒是非”? ——駁“退休作家”唐耀坤的誹謗
          9. 與毛主席唱和詩詞最多的人,為什么是郭沫若呢?
          10. 紅手印與十八勇士:百年黨史應全面記錄
          1. 掩耳盜鈴欲蓋彌彰:打壓烏有之鄉,騰訊資本霸權再現
          2. 袁隆平逝世,成為牛鬼蛇神現形記
          3. 如柳:深度揭秘“袁隆平走上神壇”背后的真相
          4. 不是吧,不是吧,臺辦又跪了?
          5. 廬山會議上最終整倒彭德懷的是一位政治小丑!
          6. 也說“不要神化袁隆平”
          7. 不會吧?!不會吧?! “白巖松雞湯”不會騙不了年輕人了吧?
          8. 沒有人能夠“一己之力”讓中國人民吃飽飯
          9. 大躍進如何受到干擾和破壞?
          10. 為什么是毛澤東?從紅色公主口中的“紅色公主”說起
          1. 邊紅軍:堅持宣示毛澤東錯誤是最大的歷史虛無主義
          2. 迎春:論文化大革命前的黨內兩條路線斗爭
          3. 【數據說話】讀毛選再掀新高潮,100年后的覺醒還要靠毛澤東思想
          4. 掩耳盜鈴欲蓋彌彰:打壓烏有之鄉,騰訊資本霸權再現
          5. 輪到趙薇了?
          6. 毛主席,我們錯怪了你!
          7. 袁隆平逝世,成為牛鬼蛇神現形記
          8. 一個13歲女孩眼里的饒漱石
          9. 無揭秘!無內幕!這些老人的回憶里,才是主席真實的樣子!
          10. 一紙訴狀打響反擊資本霸權第一槍
          1. 為什么說毛主席是最懂中國的人?
          2. 年輕人讀《毛選》已然成為潮流,于是有些人開始急了
          3. 沒有人能夠“一己之力”讓中國人民吃飽飯
          4. 把追夢和人民永遠心系在一起的鐵脊梁
          5. 現在內卷的,將來都會躺平
          6. 說說清華附中國際部、王振華及富人移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