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劉雪峰:“體制外”的困惑一一從《卯公文齋》被冷落談起

          劉雪峰 · 2021-02-25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是潮流還是逆流,只有站在歷史的高度才能分辨清楚。我曾在書中說過:當今這些“新思想”、“新思潮”沒有半點新東西,無非是重復過去的老調,演繹昨天的故事。

            “體制外”的困惑

            一一從《卯公文齋》被冷落談起

            《卯公文齋》是我近些年來的主要著作。對它,我既付出了艱苦的努力,也曾寄予厚望。

            可是事與愿違,此書并沒收到預期的效果。除了幾位老朋友禮節性的給我一些贊賞(安慰)外,很多讀者保持了令人難以忍受的沉默!這和以往幾部書的反響有天壤之別。記得當《塵封的記憶》和《卯公詩鈔》面世后,除了一片賀彩、叫好聲,還有不少人寫了評論文章,或在網上推介,或在他們的著作中加以引用。誰料我最費心血的力作,卻反響了了,實在不可思議。

            后來我有意征詢一下意見,才得知個中緣由。過去我曾自嘲“叔叔不親,舅舅不愛”,如今這部書說不定還會讓我里外不是人呢!

            因為我不承認“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還是社會主義,有人說我:“還是極左”;因為我承認在文化大革命中確實犯了“極左”的錯誤,有人說我:“自我否定”;當然更多的人看到我對西方的“體制”、“民主”堅持批判的態度,認為我跟不上時代潮流,說我“唱著挽歌,意在招魂!”

            其實,當這部書完稿后,我就感預到有這種可能,所以在本書《結語》中最后寫道:“不管怎樣,我也要讓世人知道:無論有中國特色的新思想多么美好,也無論美化西方的新思潮多么時尚,在當今中國,還有這樣一些人,至今仍是那么固執、保守和思想僵化!”

            這使我想起文革后期,已經隱約看到了未來的命運,有位老同學規勸我:“要識時務,別再斗了。”為此我們倆進行一次長談,后來我把它寫在一篇[回憶與述評]里了:

            一一“我是按照這樣一種邏輯思維,來做出判斷和抉擇的:不搞馬克思主義,不實現生產資料的公有制,就會產生剝削,勞動人民就不可能真正當家作主;不和黨內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作斗爭,黨就會變修,社會主義江山就會改變顏色;而這場史無前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正是為了捍衛馬列主義,為了反修、防修;當前斗爭的實質,就是圍繞著肯定還是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一場較量。為什么我還這么干,這就是全部的理由和根據。

            我滔滔不絕地闡述著自已的觀點,老同學并沒有被我的革命熱情所感動,他卻冷冷地說道:“共產黨一直不得意你,你還總往上貼乎;六千萬中共黨員的事,還需要你去勞神嗎;變不變修關你個屁事一一自作多情!”

            這位老同學的嘴也太損了,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著實說到了我的痛處。

            我又發表了我的看法:“你說對了,我還真為中共的前途、命運擔心。別看六千萬黨員,懂馬列的能有多少;懂馬列的人中,信馬列的又能有多少;信馬列的當中,敢于捍衛馬列的又能有多少?六千萬正是中共的悲哀,假如是六百萬,情況也許比現在會好些;如果發展到六個億,中共也就該消亡了……”

            他打斷了我,說:“我沒時間和你談這些。我只擔心你個人的前途和命運。”接著他又說:“看來你的觀點一時難以轉變,不過我還是奉勸你幾句:請你想想后果,不想自已也得替你的老婆和孩子想想!”

            我還是不甘示弱:“一切都無所謂!”最后還引用了泰西的格言:“犧牲個人,以為社會;犧牲現在,以為將來。”結果和這位老同學弄個不歡而散……”(見《塵封的記憶》[上]第274~275頁)

            可見,我這種思想觀念已經根深蒂固,不但不能改變,反而越發堅定了。

            前不久,一位在黑龍江知名的公眾人物對我說:“你是文革的犧牲品,向來又富有民主思想,也一直受到當權者的排擠和打壓。按理你應當從過去的陰影中擺脫出來。想必你在網上也會看到,民主的思潮勢不可擋,專制體制是逆歷史潮流而動,民意不可違啊……”

            我說:“是潮流還是逆流,只有站在歷史的高度才能分辨清楚。我曾在書中說過:當今這些“新思想”、“新思潮”沒有半點新東西,無非是重復過去的老調,演繹昨天的故事。

            所謂民意,那些在網上叫得歡的“精英”和“公知”們,無論是正能量還是負能量,充其量也只不過是代表一部分人的觀點而已。真正的民意不在網上,而在民眾心中,在那些不上網甚至不會上網的廣大民眾心中……”

            他又說:“你既反對改革開放,又不贊成西方的民主政治,是不是希望回到從前,回到毛澤東時代啊?”

            我說:“這是一個偽命題。誰都知道,歷史永遠也不會回到從前。我既不反對改革,也不反對開放,我只是反對資本主義復辟!因為,不完善的社會主義,終究比掛羊頭賣狗肉的假社會主義要好!”

            他說:“真的也好,假的也好,只要是社會主義,都是專制體制!一部共產主義運動史,就是一部血腥的暴力史……”

            我打斷了他:“難道資本主義的發展史不也是如此嗎?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手段,歷來都是通過暴力。暴力在一定歷史時期,正是推動社會進步的動力。歐洲的資產階級民主革命,不也是把國王推上了斷頭臺嗎?真正罪惡的、血腥的暴力,正是資本主義干的。今天西方文明的紳士們不要忘了,你們的先輩們都做了些什么:販賣奴隸、屠殺北美土著印地安人、海盜式的侵略和掠奪,哪個不是暴力?所以我在《圓明園隨想》一詩中說:

            “世人應悟徹,

            千古盜匪篇:

            西方文明史,

            緣自于野蠻!”

            他又說:“現代西方畢竟是法治社會,它的普世價值觀,是最具人性的……”

            沒等他說完,我搶著說:“得了,西方的人性和我們如今的改革一樣可笑。聽著受聽,越品越不是味兒!在美國的街頭和地鐵站有那么多的流浪漢;黑人和有色人種一直受到歧視;在阿富汗、伊拉克和敘利亞發動戰爭,造成數百萬難民……這就是美國的價值觀和人性?

            我們這些“不忘初心,牢記使命”的共產黨人,在三十多年的時間里大搞私有化,讓官二代、紅二代聚斂了大量財富,形成一個龐大的既得利益集團。與此同時,卻讓數千萬工人下崗失業,退休后在雙軌制下也是低人一等。至今那些一心為民的人民公仆們,連個人的財產都不敢公布,還怎么取信于民哪!可見,西方的“人性”和我們如今的“改革”同樣都那么虛偽,終究有一天會成為歷史的笑柄!”

            我發現他對我最后這番話還表示贊同,就歸結性地說:“這也正是我的困惑之處。”他笑了笑說:“所以也注定你這輩子就是位叔叔不親、舅舅不愛的角!”結果,我們的談話又是一次不歡而散……

            垂暮之年了,該是黯然謝幕的時候了??磥碓谖宜狼?,這困惑還將繼續困惑下去,這扭曲還將繼續扭曲下去……

            2019年12月20日

            于海南老城

            (轉自《扭曲的人生》第六部分)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朱旄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華西村,不該被曲解
          2. 餓了么騎手掀起罷工潮,工人階級的權益誰來保障?
          3. 旗幟鮮明的堅決反對延遲退休
          4. 老田:對1975年派出“割尾巴工作隊”的粗略梳證
          5. 中組部原部長張全景談知青上山下鄉
          6. 五評胡錫進:要什么樣的“中國崛起”?
          7. 必須充分意識到:國民黨在關鍵時刻從未與大陸相向而行!
          8. 我們不做新聞,我們是外媒的搬運工;別問真假,速轉就是了!
          9. ?王成是逃兵?網紅@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來審審吧!
          10. 被賤賣的稀土
          1.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讓有些人膽寒!
          3. 關于毛澤東的18個謊言的最新進展
          4.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5. 他是統戰高手,為我軍帶來33個團,晚年預言主席地位將來會更高
          6. 歷史只記錄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卻沒記錄功臣對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難時期的人為錯誤和責任人
          8. 老田|主流黨史寫作的困境何在:從《周傳》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說起
          9. 戈爾巴喬夫,竟還不忘指點江山
          10. 天津肖老師歧視學生,家長卻集體簽名要留住老師,事情真相如何呢
          1. 歷史文獻:毛主席談我國還可能要走一段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
          2. 張文茂:為什么會在理論上出現這么多的混亂?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們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嘆,30年啟蒙都白做了
          7. 鬧劇不斷——“茅臺貧困戶”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獨的王小妮復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張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國糧食人均超過三百公斤說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凈嗎?
          1. 羅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團長告別!
          2. 張志坤:展望中美關系“重回正軌”的那一天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學習黨史,要正確評價改革開放時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訥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歲
          6.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