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時評

          呂永巖:評《致高強同志的一封信》

          呂永巖 · 2021-08-16 · 來源:作者投稿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高強一篇主張對新冠病毒“清零”而不能“共存”的文章一經發表,便捅了馬蜂窩。美、英及國內少數媒體、公知、大咖,惶惶然殺將出來,一邊打悲情牌,一邊發誓要保衛某嘴炮網紅。

            8月12日,網上有人發布了一篇《致高強同志的一封信》。顯然不能說這是一封“碰瓷”信,因為作者表明他是經過了一番精心的準備。作者是精心準備了,不知道高強同志能否看到這封信,是否有時間回復這封信。唯此,本人不妨先對這封信進行一番點評,別讓煞費苦心的作者空忙活一場。

            《一封信》開篇便以恐嚇口吻,稱高強的文章“極有可能給科學界帶來滅頂之災”。

            “科學界”“滅頂之災”!這么嚴重!了得!

            那么,我們就來看看發出這個“滅頂之災”的恐嚇,到底是想干什么。

            《一封信》使用的手法是偷換概念

            首先必須說明:高強同志文章的靶點是“新冠病毒”,焦點是中國抗疫,究竟是堅持走對新冠病毒“清零”的道路,還是按照轉基因大國的點步,走“與新冠病毒共存”的道路。

            《一封信》的作者說是經過了認真準備。有了認真準備,如果腦子沒有進水,就應該知道高強文章的靶點是“新冠病毒”。但作者洋洋灑灑說的卻是“病毒”。“新冠病毒”與“病毒”,如同“日寇”與“日本”,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谷諔馉?,我們要消滅的是“日寇”,而不是“日本”。這是絕不能混淆的。作者所說的“人類與病毒一直長期共存”,這里的“病毒”是一個大概念,人類“共存”的不是“新冠病毒”。新冠病毒是新出現的,歷史上人類從未與新冠病毒“共存”過。作者在這里打馬虎眼,顯然是別有用心。

            接下來,作者說“病毒還是生物鏈中的重要一環,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消滅”。這里指的是什么病毒呢?作者知道不知道在高強同志擔任國家衛生部長期間,我們已經把SARS病毒成功消滅了?SARS是哪條“生物鏈中的重要一環”?它不能被消滅,不應該被消滅嗎?

            作者還說“有些病毒對人類很有用,消滅一個物種、打破生態鏈的教訓,歷史上已經足夠多了”。這里必須再強調一次,高強文章的靶點是“新冠病毒”,不是作者說的“有些病毒”,作者為什么一再偷換概念?“新冠病毒”“對人類很有用”嗎?對什么人?“很有”什么用?莫不是對制造新冠病毒的人“很有用”?

            后面作者又把“病毒”換成“物種”了,說“消滅一個物種,打破生態鏈”。請問:這個“物種”是什么物種?是SARS還是新冠病毒?如果是SARS或是新冠病毒,消滅它們能產生什么“打破生態鏈的教訓”?別這么翻來覆去偷換概念,嚇唬人好不好?

            作者說:“病毒是沒有思想和立場的”。這沒錯,那么請問:病毒能不能殺人?新冠病毒不能致人于死地嗎?說:病毒“的存在和消亡遵循自然規律,人類需要用自然辯證法的思維來對待病毒,而不是階級斗爭的思維”。這里的“遵循自然規律”難道指的是讓新冠病毒“自然”的自生自滅,我們不能“斗爭”,不能干預嗎?什么叫“用自然辯證法的思維來對待病毒”?難道堅持與病毒“斗爭”,堅持對新冠病毒“清零”,讓新冠病毒去死,就不是“自然辯證法的思維”嗎?“自然辯證法”告訴你人類在新冠病毒面前可以無所作為,任其擴散致死人命嗎?作者在這里敢把話說明白嗎?扯什么“階級斗爭”?拿“階級斗爭”嚇唬誰呀?

            作者還質問高強:“您在寫下人與病毒‘有你無我、你死我活’的關系的時候,是否考慮過專業人士的感受”?

            注意!這里作者還在偷換概念,說“病毒”,而回避高強特指的“新冠病毒”。這可就奇了怪了,難道“專業人士”不認為人類與新冠病毒的關系是你死我活?難道我們下決心消滅新冠病毒會使“專業人士”有不舒服的“感受”?請問,有幾個“專業人士”對消滅新冠病毒“感受”不好了?我們在消滅新冠病毒的時候,該怎么考慮這類“專業人士”的“感受”?這些“專業人士”該不該考慮一下被新冠致死的人的感受?該不該考慮一下被新冠致死的家人的感受?我們到底應該考慮放縱新冠病毒的“專業人士”的“感受”,還是應該考慮大疫當前,幾億幾十億人民的感受?

            再問一句:如果你的家人有被新冠病毒殺死的,你是什么“感受”?

            打悲情牌是為恐嚇做鋪墊

            《一封信》的作者一開始就打出悲情牌。說什么“我不知道您為什么要用這種態度對待國內的醫生”,還有什么“小小的某醫生”。一個曾經的部長,“上士殺人使筆端”地“重壓”一個“小小的某醫生”,你說這個“小小的某醫生”可憐不可憐?反過來,你說這個曾經的部長可恨不可恨?瞧這悲情牌打的,你說高明不高明?

            但是且慢,高強的文章真的是針對一個“小小的某醫生”嗎?

            請看高強文章的開篇:“最近一段時間,世界很多國家的新冠疫情,出現了急劇反彈,新增確診病例和死亡病例大幅攀升。美國驚現一天新增10萬確診病例,全球過去4周內新增確診病例接近400萬,以致于世界衛生組織驚呼‘疫情近乎失控’。是什么原因導致世界抗疫形勢全線告急?”

            顯然,高強的文章針對的是新出現的“疫情失控”。是要找出疫情失控的原因。

            那么疫情失控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呢?

            接下來高強的文章回答了:“主要是英、美等國為顯示統治力和影響力,不顧人民健康安危,盲目解除或放松了對疫情的管控措施,單純依靠疫苗接種的抗疫模式,追求所謂的‘與病毒共存’,導致疫情的再次泛濫”。“在英、美等國‘與病毒共存’的誘導下,不少發展中國家也放松了疫情管控,致使全球多個地區出現了第二波、第三波疫情”。

            接下來高強才把視線轉到國內。指出“我們的一些專家也大講德爾塔毒株的驚人威力,建議國家考慮‘與病毒長期共存’的策略,‘學會與病毒共存’”。高強認為:“我國的抗疫策略,是精準疫情管控與廣泛接種疫苗并行不悖的‘雙保險’策略,而不是用疫苗群體免疫替代疫情嚴格管控,更不是‘與病毒共存’”。

            必須說明,高強文中所稱的“病毒”始終是文章一開始導致“新冠疫情”的新冠病毒。高強文章強調的是中國必須以精準管控與疫苗相結合實現對新冠疫情“清零”,而絕不能走以轉基因大國為代表的“與新冠病毒共存”的道路。

            就是說,高強文章的核心是在新的更兇險的疫情面前,中國應該選擇什么策略,走什么道路。是堅持對新冠病毒“清零”,還是與新冠病毒“共存”。而絕不是什么“重壓”一個“小小的某醫生”。

            對高強文章強調的重點,《一封信》的作者顯然是清楚的。所以,作者承認高強的文章“沒有指名道姓”。沒有指名道姓怎么就能斷定這是對待國內“小小的某醫生”了?作者替“小小的某醫生”對號入座,經過授權了嗎?

            《一封信》又說高強同志的文章把“某醫生與西方國家生拉硬扯地聯系起來,把某醫生和英美置于相同的批判地位”。作者在這里可是麒麟之下露出馬腳了。我們必須問:作者明明知道“西方國家”一直堅持“與新冠病毒共存”;明明知道“西方國家”一直在給中國開學習他們“與新冠病毒共存”的藥方,那為什么還說高強同志是“重壓”了“小小的某醫生”呢?轉基因大國的《紐約客》、彭博社、英國BBC、還有身在加利福尼亞州逢中必反臭名昭著的方舟子等,不是都在給中國支招“與新冠病毒共存”嗎?大名鼎鼎的《財新網》發表了美國對外關系委員會全球衛生高級研究員、美國西東大學外交與國際關系學院一教授的文章,十分鮮明地提出:中國“與新冠病毒共存不僅必要而且可行”??辞宄],“不僅必要”,“而且可行”??跉夂蔚葓远?。國內外如此多給中國點步“與新冠病毒共存”的,《一封信》的作者怎么就偏偏把高強的文章說成是單指國內“小小的某醫生”呢?

            再說了,這個“國內的醫生”真的是“小小的”嗎?一個“小小的”“國內醫生”,能掀起如此大浪?能讓英美,包括國內極具盛名的媒體,以及公知、大咖們紛紛跳出來為他喊冤,為他助陣嗎?這到底是個什么人???

            接下來作者開始恐嚇了。什么“勢必給科研領域帶來災難”,“以后誰還敢從事科研工作?”“以后誰還敢在科研上創新思維?”“科普知識怎么寫”?“哪個科學家還愿意到中國來”?“會不會讓天下的‘張醫生’寒心”?“會不會讓更多的‘張醫生’心生恐懼而遠遁他國”?“會不會讓科學界寒風蕭瑟”?

            看看吧,底牌掀開了。原來打“小小的某醫生”的悲情牌,目的是為了恐嚇。這恐嚇真的好嚇人??!為什么要這樣恐嚇呢?不就是主張對新冠病毒“清零”,反對“與新冠病毒共存”嗎?這怎么就給“科研領域帶來災難”了?怎么就“以后誰還敢從事科研工作”了?怎么就“讓科學界寒風蕭瑟了”?沒了新冠病毒就沒法“從事科研工作”?就沒法“創新思維”了?難道這些“從事科研”的人是靠新冠病毒活著的?滅了新冠病毒他們就活不下去了?就“寒風蕭瑟”了?他們是什么?是新冠病毒的爹?還是新冠病毒的媽?他們與新冠病毒有什么血緣關系嗎?如果真如作者所說,堅持“清零”了新冠病毒,這些人就不“愿意到中國來”,就“寒心”了,就“心生恐懼而遠遁他國”,那不妨請自便,愛去哪兒去哪,我們不是“廈大”的。你們這類與新冠病毒心心相印的人,對我們沒用。留你們,養你們,莫不是任憑你們把新冠病毒放進來“共存”?

            “與新冠病毒共存”的“一致”將使中國毀于一旦

            《一封信》總會不打自招,按奈不住地提出所謂的全球“一致”。說:“全球病毒都一體化了,為什么對病毒的認識和處理病毒的方法不能一致呢?”

            沒錯,這里作者想要的“一致”,絕不是中國式的“清零”一致,而只能是轉基因大國“與新冠病毒共存”的一致。作者對高強同志的指責很清楚地表明,他主張的就是向轉基因大國學習的“與新冠病毒共存”的“一致”。這種“一致”中國當然“不能”接受。轉基因大國的“與新冠病毒共存”已經導致數千萬人感染,數十萬人死亡。中國是有14億人口的大國,學習轉基因大國“與新冠病毒共存”,按轉基因大國的感染與死亡比例算,中國得感染多少人?死亡多少人?再說了,中國的傳染病醫療資源,面對的是14億人。一旦與轉基因大國“與新冠病毒共存”去“一致”,那必將導致新冠病毒的大面積傳染,中國的醫療體系必定不堪重負,必定會很快崩潰。中國所有的抗疫成果,包括抗疫的政治成果,經濟成果,道德成果等等,都將毀于一旦。這是我們絕不會選擇,絕不會上當的。

            《一封信》的作者顯然是知道“共存”的這個殘酷后果的,所以他又說:“當然,人類掌握這種科學規律,是個曲折的過程,也是付出巨大代價的過程。有的國家因為認識不同,有的國家因為條件所限,所以采取的方式也不相同,在抗疫方面的結果方面也不盡相同”。請問:哪個國家因為什么“條件所限”了?“不盡相同”的結果是什么?付出的“巨大代價”又是什么?作者敢說清楚嗎?

            當然,作者不說清楚也沒關系,我們可以明確地告訴作者,你說的“巨大代價的過程”我們承受不起,也不想承受。因為我們的理念是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我們的宗旨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

            留下可恥“笑話”的是堅持“共存”的轉基因大國

            《一封信》后面的一句話有點邏輯混亂了。作者是這樣說的:“這里有制度的因素,也有其他客觀條件的制約,完全把抗疫的結果硬要與制度、階級掛鉤,有點勉強”。

            呵呵,剛說了有“制度的因素”,馬上又指責“與制度”“掛鉤”。既然承認有“制度的因素”,那為什么不能與“制度掛鉤”呢?轉基因大國控制不住疫情,難道與制度無關?中國能成功戰勝疫情,難道不是由于制度發揮出了巨大的威力?

            《一封信》又說:“世界上還沒有哪一個國家或民族在對待新事物、新問題上百分之百地正確,總需要一個探索過程,甚至作出犧牲”。

            這里要問清楚:“新事物、新問題”是什么?應該是新冠病毒吧?“探索過程”又是什么?是堅持“清零”的過程,還是堅持“共存”的過程?“作出犧牲”,讓誰“作出”?是多大的犧牲?這個犧牲難道不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不是為“探索過程”付出生命的轉基因大國的幾十萬死難者?如果作者堅持與新冠病毒這個“新事物”“共存”,樂于通過“探索”追求“犧牲”,那可不可以請作者先來個以身試毒,親自“探索”“犧牲”一下?

            后面,《一封信》又說:“懷疑這種共同性,不尊重人類為抗疫作出的犧牲和損失,對科學界來說就是一種災難,對人類來說是一種不尊重”。

            從作者的全篇行文看,文中的“這種共同性”指的還是轉基因大國的“與新冠病毒共存”。因為這個“共存”的“共同性”,人類確實做出了“犧牲和損失”。但這個“犧牲和損失”只能由作者極力維護的“與新冠病毒共存”負責。對這種死亡選擇,我們當然不能“尊重”。這種“共存”造成的“犧牲和損失”,也絕不能由中國式的“清零”負責。“災難”來自“共存”,對人類不尊重的也是“共存”。想把“災難”和對人類“不尊重”的帽子扣到中國的“清零”頭上,這叫張冠李戴,沒門。

            最后,《一封信》當然不會忘了宣揚一下“資本主義國家的科學家很多,而且資本主義科學技術在很多方面處于領先地位。不尊重科學規律,留下的只是笑話”,

            我們當然承認“資本主義國家的科學家很多,而且資本主義科學技術在很多方面處于領先地位”。但是,表現在這次征戰新冠疫情上,資本主義“很多”的科學家干什么去了?他們“科學技術”的“領先地位”是怎么發揮的?他們像中國這樣戰勝疫情了嗎?轉基因大國感染了幾千萬人,死了幾十萬人,這尊重的是什么“科學規律”?到底誰在新冠疫情面前留下了“笑話”?

            這難道不是轉基因大國用幾十萬人的生命,留下的可恥“笑話”嗎?

            任你“共存”惡浪翻涌,我自“清零”巋然不動。這就是中國的選擇,這就是中國的回答!

            附:致高強同志的一封信

            高強同志:

            您好!

            這幾天,我專門拜讀了您在人民日報發表的那篇文章,因為這篇文章影響太大。我覺得,還是給您寫封信比較好。以我有限的知識和水平,我能感覺到,您的這篇文章極有可能給科學界帶來滅頂之災。

            首先,我不知道您為什么要用這種態度對待國內的醫生。按理說,國內的醫生和您同屬一個系統,您對某醫生有什么意見和想法,可以用多種方式和他們溝通,這也是對醫生的關心和愛護。我相信,有的醫生一定會感激并尊重您的教誨??墒?,您卻突然在官方媒體上公開發表了一篇這樣的文章。說實話,您這篇文章文字水平真不錯,字字誅心卻不露聲色,讓人浮想聯翩卻不著痕跡,雖然沒有指名道姓,但大家都心知肚明。再加上您位高權重,小小的某醫生哪里能承受得了您的重壓?據我所知,某醫生是個搞科研的人,“世界要學會與這個病毒共存”這句話,只是某個醫生從一個專業的角度提出的看法,不管對錯,都可商榷。但是,您把這句話上升到了政治制度這個高度,上升到了個人主義的層面,瞬間把一個學術分歧變成了敵我矛盾,變成了兩種制度的矛盾,把某醫生與西方國家生拉硬扯地聯系起來,把某醫生和英美置于相同的批判地位。若時光倒退幾十年,您的這一篇文章,足夠給某個醫生扣上“黑專家”、“里通外國”的罪名,某醫生不死也要被扒層皮。“上士殺人使筆端。”您的這篇文章,勢必給科研領域帶來災難。按照您的說法,以后誰還敢從事科研工作?以后誰還敢在科研上創新思維?還能進行正常的學術交流嗎?科普知識怎么寫?哪個科學家還愿意到中國來?更重要的是,某醫生沒有在抗疫的前線倒下,沒有在病毒的肆虐中退縮,卻倒在您的這篇文章之下。某醫生是少有的正直的、專業的醫生,這樣的人才不是太多,而是太少,需要的是關心、呵護和激勵。您這樣做,實際上是拿一個為國家和人民做出貢獻的人開刀,會不會讓天下的“張醫生”寒心呢?會不會讓更多的“張醫生”心生恐懼而遠遁他國呢?您的這篇文章,會不會讓科學界寒風蕭瑟呢?

            其次,我想知道您批駁“與病毒共存”的依據。無論是在理論上還是在實踐上,無論是職業素養還是從業實績,我覺得某醫生都是令人尊敬的。如果我想和某醫生探討專業問題,我至少要學習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至少找一本關于病毒方面的書籍,至少知道病毒學的常識,不說外行話,因為我覺得這是對專業人士最起碼的敬意,這是對職業最起碼的尊重,況且某醫生還救人于水火之中,更值得敬重。我不知道您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是否咨詢過相關專家學者,這篇文章是否經過專家學者的把關,因為您手下從來不缺這方面的專家學者。但是,您這篇文章的專業素養實在不敢恭維。關于病毒,據我這個外行了解,病毒與人類一直是共同存在的,公元前2世紀中國和印度就存在天花,我去年還打了狂犬疫苗。作為客觀存在,人類與病毒一直長期共存;作為個體,任何一種病毒都有一個從產生到消亡的過程。在人類還沒有能力完全消滅這種病毒的時候,人類將與病毒長期共存,而且長期共存還是一種常態。況且,病毒還是生物鏈中的重要一環,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消滅,有些病毒對人類很有用,消滅一個物種、打破生態鏈的教訓,歷史上已經足夠多了?,F實中,我們必須面對人類與病毒共存的客觀事實。病毒是沒有思想和立場的,它的存在和消亡遵循自然規律,人類需要用自然辯證法的思維來對待病毒,而不是階級斗爭的思維。您在寫下人與病毒“有你無我、你死我活”的關系的時候,是否考慮過專業人士的感受,是否考慮過人們對您履職時職業素養的評價,至少,我這個文科生不認可您的說法,也想象不出,您能在人民日報這樣一個嚴肅的官方媒體上對病毒保持如此的認識和態度。況且,全國人民都知道某醫生在抗疫一線,全國人民都知道某醫生造福社會,您這樣理直氣壯地批評某醫生,是出于對專業的不同凡響的理解呢,還是出于對社會的卓越貢獻呢?

            最后,我還想就國內專家的觀點和國外專家觀點相似的問題談談自己的看法。某醫生的觀點和國外專家觀點相似甚至相同,這很正常。規律具有普遍性,當人類認識水平達到一定程度時,總會發現這個規律,得出相同或近似的結論,這在歷史上屬于正?,F象。特別是自然規律,這和社會制度沒有關系,和階級屬性沒有關系,“天行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歷史上具有相同的發明創造或重大發現的人多的是,但是這些發明者或者發現者分處不同的國家或地區,諾貝爾獎有時候還頒發給相同領域不同國籍的科學家。面對共同的病毒,得出相同的結論,恰恰說明規律的客觀性和普遍性,恰恰說明我們對病毒的認識是正確的、我們對待病毒的方法是成功的。全球病毒都一體化了,為什么對病毒的認識和處理病毒的方法不能一致呢?當然,人類掌握這種科學規律,是個曲折的過程,也是付出巨大代價的過程。有的國家因為認識不同,有的國家因為條件所限,所以采取的方式也不相同,在抗疫方面的結果方面也不盡相同。這里有制度的因素,也有其他客觀條件的制約,完全把抗疫的結果硬要與制度、階級掛鉤,有點勉強。世界上還沒有哪一個國家或民族在對待新事物、新問題上百分之百地正確,總需要一個探索過程,甚至作出犧牲。在面對病毒時,全人類是一個共同體,每一個生命的消失,都令人痛心;每一筆損失,都令人惋惜,應當想方設法降低這種損失,降低死亡率。如果非要從政治上來看待、懷疑這種共同性,不尊重人類為抗疫作出的犧牲和損失,對科學界來說就是一種災難,對人類來說是一種不尊重。

            最后,建議您關注一下全紅嬋媽媽治病的事,因為有更多的人需要在醫療上救助,而您曾經擔任過衛生部長職務。您也可以在這個問題上深入剖析一下,我們很期待拜讀您的大作!

            我是外行,為了給您寫這封信,我重溫了恩格斯的自然辯證法,專門學習了世界科技史,專門了解了病毒的歷史和作用,專門研究了當年蘇聯和我國科學界批判相對論的資料,至少我能保證這封信沒有外行話,這是對您最起碼的尊重。我覺得,科學研究有科學研究的規律,我們還要尊重這個規律,資本主義國家的科學家很多,而且資本主義科學技術在很多方面處于領先地位。不尊重科學規律,留下的只是笑話,如當年批判相對論,如某大學教授推翻相對論,相似的笑話一再上演。

            我的觀點不一定對,敬請指正為謝!若有冒犯之處,敬請海涵!

            此致

            敬禮!

            紫金李廣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焦桐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張文宏博士論文被指抄襲,高中時卻能憑借論文獲得保送資格
          2. 迎春:謊報“軍情” 隱瞞真相
          3. 娛樂圈,誰能出來管管?
          4. 張文宏被指論文抄襲,饒毅會不會去調查舉報?
          5. 中國共產黨務必復興“公有制”
          6. 耿來意:毛主席在“七大”上反思“六大”沒選陳獨秀為中央委員:現在看不選他是不對的
          7. 對中美博弈的幾點估計
          8. 誰在“捍衛”張文宏?他的博士論文可能涉嫌學術造假……
          9. 阿富汗結局,對臺灣的啟示!
          10. 救不救,是比“扶不扶”更能打斷中華脊梁的社會問題!
          1. 誰該為“大躍進”中的左傾錯誤負主要責任
          2. 毛主席應當“功七過三”,這番評價實在讓人忍不住落淚!
          3. 葉方青:推進共同富裕,要警惕“驢唇不對馬嘴”現象
          4. 子午:張文宏真的是為窮人說話?某些左翼不要把屁股坐歪了
          5. 吳銘:也說中國輿論場怪像
          6. 迷信鐘院士是一種病
          7. 又一個,死期到了!
          8. 竟然憑空刮起歪曲高強部長的妖風!
          9. 《大決戰》是“主旋律”嗎?
          10. 錢昌明:塔利班為什么會贏? ——兼談“帶路黨”卡爾扎伊的覺醒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2.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3. 不祥之兆,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
          4. 南京機場疫情,證明網紅專家提出的抗疫路線禍國殃民,必須警惕
          5. 帝修資勢力的優秀“抬轎夫”胡錫進: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問題?資本要純凈?美國最怕中國的GDP?
          6. 呂言夫:毛澤東思想的新定位
          7. 近期驚動全網的三大政策突變, 在一個閉門會上說透了背后邏輯 | 文化縱橫
          8. 請聽聽南京機場保潔員的話
          9. 1975《紅旗》雜志的驚人預言!
          10. 劉繼明與方方們的斗爭,是橫掃一切反人民公知的開端!
          1. 七夕節:感受楊開慧和毛主席的曠世愛情
          2. 這個村一年考上11個研究生
          3. 內行人告訴你:鄧力群的這套大書,是寫毛主席最好的書籍!
          4. 子午:張文宏真的是為窮人說話?某些左翼不要把屁股坐歪了
          5. 中國大陸38枚奧運金牌得主的家庭出身……
          6. 毛主席像變白板,偷偷刪除就完事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