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時評

          子午:張文宏真的是為窮人說話?某些左翼不要把屁股坐歪了

          子午 · 2021-08-12 · 來源:子夜吶喊
          收藏( 評論() 字體: / /
          西方無產者的正確做法,顯然應該是一手抓防疫,一手抓反資本主義的斗爭,通過自己的抗爭迫使美歐的資產階級政府采取更加積極有效的防控措施,以及提供更加公平的食物及醫療資源分配。

            張文宏“與病毒共存”的說法引發了巨大爭議,網絡上已經形成了挺張與批張兩大陣營。

            挺張派的辯護說法是,“批張派斷章取義,將張文宏‘與病毒共存’歪曲成‘消極抗疫’,給張文宏扣上‘投降主義’的帽子,實際上張文宏并沒有主張‘消極抗疫’;原衛生部部長主張對病毒‘有你無我,你死我活’,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殘酷”。

            就連某些左派朋友也持挺張派的類似觀點,他們把中國現在的處境比喻成“負海拔島嶼”,根本防不??;全員檢測成本高昂、嚴厲封城措施代價巨大,難以持久;嚴厲的封控措施,會造成全球經濟衰退、企業破產、工人失業,導致底層民眾生存更加艱難……  

            因此,他們認為“不僅要學會與病毒戰斗,也要學會與各種各樣病毒共生共存”,才是理性思維。

            事實上,去年以來張文宏就已經多次闡述過這個觀點,2020年9月20日,他在為美國政府放開管制“消極抗疫”進行辯解時講道:“新冠死掉的人不影響美國的整體壽命,就是一個非常自然的疾病事件;反之,如果經濟崩潰掉了,很多人失業,很多人要跳樓,死掉的人更多”?! ?/p>

            2021年4月20日,張文宏解釋“為什么要打疫苗”,講到“我們不打疫苗,世界就不能開放,世界就會進入一個經濟危機,經濟危機要死很多人,到時死的都是窮人”,“到時我們一開放,就會有病例漏進來,這時候大部分人都接種疫苗了,這個病毒引起的風險就會降級到現在的流感”?! ?/p>

            所以,張文宏的主張很明確,那就是盡快完成疫苗的全員接種,然后放開國門讓打了疫苗的人進來,恢復對外貿易;不必嚴防死守、擔心有病例漏進來,因為“大部分人都打了疫苗”。

            這兩天,國外媒體也在配合張文宏,反復敦促中國放開管制:  

            筆者對張文宏這個主張的理解是不是斷章取義,挺張派不妨自己把張文宏的相關視頻和文章找出來對照一下。那么,這樣的主張究竟是不是批張派指責“消極抗疫”、“投降主義”?筆者再來進一步分析。

            “嚴防嚴控、動態清零”的代價究竟有多大?

            這個問題筆者先不做明確的回答,挺張派指出這個代價的時候提出的很多問題的確是客觀存在的,但也不少夸大其詞的成分(例如他們對全員核酸檢測的代價估計)。

            無論是“動態清零”還是“與病毒共存”,任何一種選擇都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只能比較哪一種選擇付出的代價相對小,更進一步講,哪個群體或者哪個階級付出的代價小。

            不得不指出,張文宏在做上述表達時,盡管表面上站在窮人立場,卻又是在歪曲、夸大事實嚇唬窮人。在去年9月20日的講話中,張文宏講,“把整個國家都封掉,外面的人都不要進來,城市與城市之間不要通航,所有的人過來都要隔離,然后我們每個人每天都待在家里,這樣的話有多少人要死啊。第一件事,在座的各位全部下崗,家里的人開始造反,巨大的社會問題就出來了。”  

            事實上,在中國本土已經實現“動態清零”的情況下,并不存在張文宏說的“城市與城市之間不要通航”,“我們每個人每天都待在家里”,中國的老百姓照樣正常工作、出行、旅游;只有在病毒突防的情況下,局部極少數地區才需要封控。

            另外,也根本不存在張文宏說的“外面的人都不要進來”,只是目前對進來的人實行嚴格的核酸檢測和隔離措施;與之同時,對外貿易在過去一年時間里大幅增長,增長率甚至超過以往。

            試問,中國還要怎么“放開”和“開放”?難道真的要像川大引進的那個美國副教授拒不配合隔離措施、肆意攻擊中國防疫政策那樣,完全放開管制和隔離?

            別說外貿經濟還沒有萎縮,就算萎縮了,那也是好事不是壞事?這難道不是盡快啟動經濟內循環的大好契機?

            在全球病毒肆虐、生產力集中在中國的前提下,出口經濟的大幅增長并不完全是什么好事。目前的生產方式仍然是私有制下的雇傭勞動,對外出口的增長固然穩定了就業,但資方通過對剩余價值的榨取獲益更大,出口增長等于進一步拉大了社會貧富分化;目前的商品出口,主要收獲的是來自美歐發達國家的“白條”、進一步形成外匯儲備,并不是真金白銀,甚至其他第三世界國家也是在打“白條”從中國進口商品。“白條”的大幅增長等于埋下了巨大的債務隱患,筆者一直擔心的美國攛掇其他國家聯手敲詐中國的局面也就有可能出現。

            經濟內循環之所以很難實現,其根源就在于內部巨大的貧富分化,勞動者勞而不獲、無力消費。想要實現內循環,只能是節制資本、均貧富。這樣的改良主張當然近乎“妄想”,但左翼考慮問題,這樣的“妄想”總好過跟著資方去鼓吹“恢復全球化貿易”吧,左翼也持后者的想法,那屁股就不是一般地歪了。

            所以,在真正的社會主義制度下,“嚴防嚴控、動態清零”根本不會帶來所謂的失業和下崗問題。

            挺張派所謂的“理性”根本上是資本主義的邏輯,是資產階級的理性,絕不是無產階級的理性。

            “開國門”可不可行?

            我們再反過來看一下,張文宏主張的“打疫苗開國門”究竟可不可行。

            專家現在已經承認疫苗并不能防感染,但即便按照專家的說法,現有的疫苗可以防重癥、降低死亡率,降低病毒傳播速度。

            但是,正如筆者昨天文章指出的,新冠大流行持續到現在才一年多時間,已經變異出了阿爾法毒株(英國)、貝塔毒株(南非)、伽馬毒株(巴西)、德爾塔毒株(印度)等11個變種,專家甚至擔憂24個希臘字母不夠用,打算改用星座命名。

            在病毒變異過程中,無論是疫苗防火墻還是單克隆抗體療法,始終是被動式防護,其所針對的都是既有毒株,面對新的變異毒株,其效能都在不斷下降。最新出現的λ毒株更是可以逃避現有的中和抗體和疫苗?! ?/p>

            按照8月11日的通報,目前揚州的448例確診病例中,已經出現重型23例、危重型12例,7.6%的重癥比例并不比去年3月全國穩定之后的8.9%的重癥率低多少,事實上,揚州7月20日的接種率已經在18-59歲人群達到70%,60歲以上人群達到40%。這說明疫苗對于防重癥可能有作用,但也絕不像專家預測得那么神奇的作用。

            此外,揚州普通型339例,占比超過3/4,輕癥73例,占比16%;武漢、鄭州很多地方的無癥狀感染者陸續變成了確診病例,這跟專家說的“打了疫苗之后絕大多數將是輕癥或無癥狀”的說法也并不一致。

            當然,這并表示疫苗完全無效,但至少單純依靠疫苗根本無法防住病毒,更不會像張文宏說的,大部分打了疫苗就能把新冠病毒降低到流感的危害水平。

            畢竟,流感病毒相對穩定,在感染人類的三種流感病毒中,甲型流感病毒有著極強的變異性,乙型次之,而丙型流感病毒的抗原性非常穩定,而即便是甲型流感病毒每隔十幾年才發生一次抗原性大變異,產生一個新的毒株。

            而新冠病毒之所以出現如此多、如此迅速的變異,根本原因就是國外消極的防疫措施,為病毒提供了大量的宿主,再交叉感染,從而為病毒變異提供溫床,中國絕不能步此后塵!

            可見,即便中國完成了“全員接種”的目標,也絕不能像張文宏說的那樣“開放國門”、“讓國外打了疫苗”隨意進來,更不能像帝國主義媒體敦促的,讓中國放開管控。

            病毒突防首先受害的就是“窮人”

            去年以來全球的大流行,讓我們充分見識了西方的資產階級如何把“疫病”變“窮病”:為了生計不得不在外奔波的無產者,首先暴露于病毒的威脅之下,大多處于美國社會底層的非裔感染比例大大超過美國的中產精英;高昂的檢測和治療費用讓被感染的窮人只能等死,富人精英享受到了最好的醫療資源;那些醫藥資本把一場大流行當作了發財致富的大好機會,窮人的“危險”成了他們的“機遇”……

            而在私有制和雇傭勞動已經普遍存在的中國,也出現了類似的情況,無論是此輪首先被突防的南京東部機場的保潔員工,還是武漢發生聚集性感染的工地建筑工人,亦或是揚州菜市場和棋牌室的那些老人,他們實際上都是處于社會的最底層。特別是南京機場的保潔員工和武漢工地的建筑工人,他們從事著最辛苦的體力勞動,忍受著最殘酷的資本剝削,卻無法享受到應有的個人防護,從而也就成了病毒突防的首要對象;而那些出入豪車、住獨棟別墅的富人們自然不需要擔心這個問題。

            盡管這些被確診的底層勞動者群體也都得到了免費的救治(實際上這個免費的費用也是來自全民醫?;穑?,但這些底層勞動者個個都是家里的頂梁柱,上有老、下有小,一旦被確診或者成為密切接觸者被隔離,就意味著他們在相當長的時間里失去了工作的機會,一家老小也就失去了生活倚靠……

            真要是站在窮人立場,為窮人說話,就完全不應該講出“開放國門”那種混賬話。

            辯證地看待“御敵于國門之外”

            熟悉中國土地革命戰爭歷史的人都知道,王明路線提出“御敵于國門之外”是嚴重錯誤的,但判斷“這個策略是錯誤的”是有前提條件的,重要的是看力量對比。

            五次反圍剿以來,王明路線提出所謂的“御敵于國門之外”,依靠單純軍事路線,沒有發揮根據地的群眾基礎優勢、在運動戰和游擊戰過程中逐漸殲滅敵人有生力量;卻同國民黨反動派展開正面對抗的陣地戰,用大刀長矛去硬拼國民黨的飛機大炮,“乞丐與龍王比寶”,敵我力量對比懸殊,能不敗乎?

            抗日戰爭前期,中共批評蔣介石的不抵抗政策,先丟東北,再丟華北,以致日本帝國主義以戰養戰,獲得可觀的兵源及物資補給(這類似于消極防疫為病毒變異提供了溫床),至抗日戰爭全面爆發,中日力量對比的天平已經發生了徹底的傾斜。這時,國民黨單純依靠正規部隊的精英式抗戰必然遭遇屢戰屢敗的局面。而在日本帝國主義侵占東三省之前,“御敵于國門之外”不是沒有可能。

            到了解放戰爭后期,敵我力量對比發生了徹底轉換,毛主席就提出了打“大殲滅戰”的思想,遼沈戰役先打錦州關門打狗、力圖全殲,盡管代價巨大,但卻能防止國民黨有生力量竄逃華北,給解放華北乃至全中國制造困難;至長江對峙,毛主席又提出“宜將剩勇追窮寇,不可沽名學霸王”。

            在去年中國已經取得抗疫成功的前提下,中國完全有能力做到“動態清零”,盡管全面防守、“御病毒于國門之外”的代價也不??;但反過來想象一下,究竟是被病毒二次攻陷的損失大,還是全面防守的損失大?

            全球防疫戰與反資本主義斗爭

            武漢抗疫戰前后總共打了兩個月有余,筆者經常跟朋友開玩笑,如果世界上那些正處于大流行的國家可以按下兩個月的“暫停鍵”,這場大流行基本就可以徹底消滅了。

            兩個月的“暫停鍵”,意味著大多數無產階級在這兩個月時間里沒有了工作,沒有了生計來源,但以目前世界的生產力水平,兩個月的“暫停鍵”并不是不能做到的事情。只是這意味著在這兩個月時間里,需要公平的食物分配,以及公平且高效的醫療資源供給,這恰恰是各國的資產階級不愿做以致于資產階級政府做不到的。

            這個觀點筆者在之前的文章里已經闡述過:

            “流動性”是資本體系下財富涌流的基礎——這也是大多數資本主義國家不肯抑制“流動性”從而對病毒“投降”的根本原因,抑制“流動性”對已經深陷危機的資本主義社會無異于雪上加霜;而對于底層無產階級來講,因為生產資料的私人占有制,勞動者的相對貧困化和絕對貧困化隨著資本的繁榮反而不斷加劇,成為房奴、車奴……債務壓身,陷入一日不勞動一日不得食的境況,根本承擔不起“嚴防嚴控”所帶來的生存壓力。

            而對于真正的社會主義國家,這兩個困難并非不可克服的。公有制和計劃經濟下,商品和人員的流動都是帶著計劃性的,本身就是有序可控的,借助大數據等現代科技手段,病毒溯源在有序流動中變得透明而簡單;按照目前的生產力水平,公有制下的社會財富公平分配足以消滅了絕對貧困和相對貧困,整個社會完全能夠承受一定時期內在一定區域的“嚴防嚴控”所導致的生產停滯,醫療資源也能夠得到公平而有效的分配,從而快速撲滅病毒傳播。

            然而,目前的狀況是,美歐的無產者正在將矛頭指向資產階級政府有限的防疫管控措施,因為這些措施正在導致他們失業;但是,一旦美歐的資產階級政府全面放開管控,首當其害的還是這些無產者。

            西方無產者的正確做法,顯然應該是一手抓防疫,一手抓反資本主義的斗爭,通過自己的抗爭迫使美歐的資產階級政府采取更加積極有效的防控措施,以及提供更加公平的食物及醫療資源分配。而這樣的斗爭,離不開西方無產階級對民眾的組織和動員;病毒大流行盡管加重和加速了資本主義的危機,也不失為反資本主義斗爭提供了契機。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蝸牛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誰該為“大躍進”中的左傾錯誤負主要責任
          2. 迷信鐘院士是一種病
          3. 吳銘:也說中國輿論場怪像
          4. 《大決戰》是“主旋律”嗎?
          5. 敗軍之際的國軍高級將領:楊伯濤自殺嫌水太冷,邱清泉帶女護士喝酒
          6. 吳銘:說說臺灣問題解決辦法
          7. 成功與失?。ㄒ唬?/a>
          8. 為人民富豪洗地之后,觀察者網又為張文宏站臺!
          9. 張文宏的臉都被打腫了,為啥媒體還是不放過他
          10. 當上升到國家意志后,治理娛樂亂象就是小菜一碟了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2. 帝修資勢力的優秀“抬轎夫”胡錫進: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問題?資本要純凈?美國最怕中國的GDP?
          3. 人民日報發文稱“中醫藥在非典時的貢獻被衛生部和鐘南山掩蓋”,主流媒體為中醫正名拉開序幕
          4. 最危險的敵人——麻痹的官僚,準備投降的思潮
          5. 毛主席應當“功七過三”,這番評價實在讓人忍不住落淚!
          6. 百年爛黨,還是當初的模樣
          7. 一名高一新生的感想:關于“精神鴉片”
          8. 果然南京機場防疫失誤違反基本常識事出有因
          9. 看到美國轟炸阿富汗驚出一身冷汗,還好這里是新中國!
          10. 誰該為“大躍進”中的左傾錯誤負主要責任
          1. 對當前斗爭形勢的看法
          2.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3.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國百名作家之列
          4. 葉方青:滴滴放肆到今天的程度,一些人是有責任的
          5.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6. 不祥之兆,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
          7. 南京機場疫情,證明網紅專家提出的抗疫路線禍國殃民,必須警惕
          8. 請聽聽南京機場保潔員的話
          9. 12339正式公開舉報:騰訊涉嫌以操控輿論導向手段危害國家安全
          10. 呂言夫:毛澤東思想的新定位
          1. 中國大陸38枚奧運金牌得主的家庭出身……
          2. “美國大儒”余英時,終于死了
          3.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4. 張文宏的“與病毒和諧共處”論是投降主義,必須堅決反對!
          5. 中國大陸38枚奧運金牌得主的家庭出身……
          6. 【震驚】毛主席像變白板,團團這波操作什么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