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時評

          竟然有人惡毒地咒罵“下崗工人”?

          風雷 · 2021-07-18 · 來源:疫觀全球公眾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反正現在都市場化、雇傭化了,社會制度的變革也基本成為了完成時,老一輩下崗工人老的老、死的死,傷痛慢慢被時間'抹平",有話語權的他們可以張口就來了。 真當工人階級是紙糊的?!

            今天上網,看到一位金V竟然對下崗工人惡毒的咒罵,這簡直讓人大跌眼鏡。

            正如網友“秋天的秋風聲”所言,“全國數千萬下崗工人這樣受二茬苦,為了誰背鍋,這些人TMD沒有點逼數,現在它們衣著光鮮人五人六的,現在開始罵下崗工人了?連那些大公知都不敢做的事情”

            ——但凡從那個時候走過來的,良心沒被狗吃的,都說不出這樣的話來。

          微信圖片_20210718204006.jpg

            這位金V也是國企出來的,當年還是主動帶頭下崗的,微博的標簽是知名科學科普博主。

            從他與其他網友的爭辯中大體可以看出他的觀點,“一杯茶一包煙一張報紙看一天,說的是誰呀?”,“真的技術工人沒人要了?有點技術的,早就被鄉鎮企業挖走了”,“到90年代末還待在工資都發不出來的國企里的最后被一腳踢出來的,能是還有但凡一點點上進心的人?”,“有不少單位都被強制接受過一些下崗職工,自己懶還不算,還把好吃懶做的惡習帶到新單位”,“你上半輩子偷雞占國家便宜,下半輩子受罪算是還債”。

            這簡直就是指著鼻子罵,國企工人懶、國企工人自己不上進拖到最后,安置政策也“從來都是一個持續好多年的事情,從一開始動員停薪留職自謀出路,然后提前退休買斷工齡,動員了幾年,死活賴著不走,這特么還需要達爾文?”,全都是你自己不爭氣,怪誰呢?

            看到這兒,我只想說真特么地不要臉。

            不可否認,八九十年代國企的氛圍開始有了大的轉折,在為數不少的國企,工人們開始干活不積極了,甚至有的也開始占小便宜了,國企的辦公室也和當時的事業單位一樣存在“一杯茶一包煙一張報紙看一天“的情況,但這絕對不是國企工人的主流。

            何況,這種轉變背后恰恰是國企的資源通過某些人的各種巧取豪奪變進了私人的腰包,國企搖搖欲墜了,卻養活了一批蛀蟲;這個時候,某些心理不平衡的工人有點吃拿貪占的行為,相比那些大盜來說,著實不算個啥。

            而在早些時候,國企工人都是自己趕著主動去加班的。社會學者呂途的《中國新工人:女工傳記》第一個故事是1951年出生的三嬸,三嬸工作的車輛廠屬于集體企業,是個兩百多人的小廠。“記憶中,那時候工人特別愛干活,大伙都搶著干活。那個時候,干活多少工資都是那么多。工作任務多的時候,三嬸的同事晚上就住她家里,早上起大早去獻工獻時,沒有工廠大門的鑰匙就翻墻跳進去干活。”(記得一次交流會,呂途老師問知道我三嬸她們早早翻墻進廠干什么,年輕人們無一例外回答都是難道是去偷東西之類自己都無法相信的答案,呂途老師告以實情后都是一副不可能吧的表情——那個遠去的時代竟如神話一般,社會斷裂如斯,可悲可嘆。)

            更早的時候,經歷過新舊社會兩重天的工人更不一樣,典型的比如十斤娃。

            解放前的十斤娃在玉門、酒泉一帶,討過飯、給地主放過牛、在羊毛廠當過勞役、最后到玉門油礦當了童工。在礦上,勞動的成果都被廠方拿走了,多少年里,一個窮工人,連鋪蓋卷都沒有,蓋的是破羊皮,鋪的是稻草。并且經常受工頭欺壓、毒打,技術還被美國人掌握著,一個普通工人連相關技術的門檻都摸不著——也因此,十斤娃學會了像駱駝那樣“攢勁”。

            玉門解放后,他通過考試,成為了新中國第一代鉆井工人。很快,他被譽為“鉆井闖將”,他說“主人不能像長工那樣磨磨蹭蹭、被動地干活”。

            在后來的石油大會戰中,他苦學毛主席兩論,他帶領工人苦干快干,靠人拉肩扛將鉆機運到了井場,打下了會戰中的第一口鉆井;為了制服井噴,在缺少重晶石的情況下,他帶領工人們用水泥代替,并用身體攪拌泥漿;他喊出了對祖國的錚錚誓言“寧肯少活二十年,拼命也要拿下大油田”;他帶領工人們沒有白天黑夜的干,被房東老大娘成為“鐵人”,他就是新中國工人的代表——王進喜。

            那時的工人工作的勁頭可以說是忘我工作,舍生忘死。

            95-06年前后的媒體,圍繞國企改制,都在密集地討論什么?不就是國有資產流失和無論何種代價也必須市-場-化和私有化嗎?

            筆者上學時,訪過不少工業區。

            十多年過去了,最令筆者難忘的是,退休的老工人們每當說起自己和“同志們”工作時的情形時,那噴涌而出的勞動熱情和自豪感穿透歲月的層層遮蔽,渾濁的眼神里一下子就有了光彩——其中不少老工人還自豪地稱那時為“當年我們干革命的時候”。

            老一代的國企工人,為了阻止國有資產流失,為了保衛工廠,做出了許多可歌可泣的斗爭,其中不少還是已經退休的,本來可以不管這個“閑事”,但他們依然義無反顧地占了出來。

            這廣為影響的最后抗爭,大約是09年的“通鋼”。

            當然,現在這些廠區,基本都已經成為了某某市的某某商業中心了。說句難聽的,那些接手國企的私人資本,哪怕國企垮了(事實上認真搞實業的幾乎沒有),那塊地皮也足夠他們賺的盆滿缽滿。

            大概在這位金V眼中,國企工人一直都是投國家之機吃拿貪占的,這些人都是為了自己的私利,為了自己的“好吃懶”做才忘我工作,才誓死護廠的。

            后來的確逐漸在發生變化,但壓根就不是這位金V口中那樣,何況這轉變來自何方?

            下圖來自1995年12的《關于國有大中型企業改-革情況的報告》:

          微信圖片_20210718203959.jpg

            撥改貸只是其中的一環,資金流動性不足,再加上來自外企和私企(往往是國企的人才、渠道和網絡起來的)的惡性競爭,及管理層更主要考慮的是怎么自肥,國企不出困局才怪。

            后來更狠,無論是否經營得好直接一刀切地MBO。筆者隔壁縣的首富就是這么來的,將一家產品遠銷東南亞的變壓器廠直接MBO,前廠長沒花啥代價就成了首富,樂得合不攏嘴,直言“感謝朱老板”。

            在融入歐美主導的經濟體系的過程中,在計劃向市場轉型的背景下,在兩頭在外的勞動密集型經濟路線下,在工人雇傭化的過程中,國企不出困境都難。

            典型的比如自己的大飛機工業半途而廢,完了用褲子換飛機,一出糾紛就跑出去買波音、空客,還要被西方以傾銷的名義制裁,最后,干脆砸錠——紡織工人大下崗。

            然后,這位腦子抽風的還有臉說,怎么不去沿海和鄉鎮企業?那些廠子,真能吸納那么多的勞動力?再說,像沈陽那樣千萬人口級別的工業城市,大家都拖家帶口的,舉家遷往沿海?你倒是把拖欠的工資、社保、被莫名砍掉的福利統統給先算清、付清呀?

            走到了這一步,就有了當年有的人說的要犧牲一代人,可是怎么被那啥的都是工人和農民。

            當年,街頭和電視里放的都是劉歡的《重頭再來》。電影《鋼的琴》對工人下崗前后有著簡單直白的描摹,可是社會財富的創造者終究抵不過“賣假藥的”,用筆者朋友白頭豕的話來說:“《鋼的琴》荒誕的不是一群下崗工人在廢墟里造了一架鋼的琴,荒誕的是一群能在廢墟中造出一架鋼的琴的工人,竟然都下崗了。”

            現在這些都不提了,就當它不存在了,就可以胡言亂語了?

            后來,技術逐漸有升級,工業體系慢慢得以重建,只能說是當年的工業體系實在太過于完備,社會主義遺產太過于豐厚,不但沒被霍霍光,還起到了某種回歸的作用。

            可是,吸了他人的血,得了好處,吃干抹盡還要怪——都是你們太懶,太無能。

            有這么無恥的么?

            當然了,除了這一位,還有折中的觀點,這兩位都對下崗工人表示了同情。但,也僅僅只能是同情:一位說那是不可抗拒的歷史潮流,感謝你們的犧牲,另一位則更輕描淡寫地說“身不由己”、“遇到了就是遇到了”。

          微信圖片_20210718203954.jpg

          微信圖片_20210718203949.jpg

            不去追究背后的原因,僅僅表示一下同情,說到底,還是鄉愿。

            反正現在都市場化、雇傭化了,社會制度的變革也基本成為了完成時,老一輩下崗工人老的老、死的死,傷痛慢慢被時間'抹平",有話語權的他們可以張口就來了。

            真當工人階級是紙糊的?!

          微信圖片_20210718204015.jpg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曉林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公知或成最大輸家!
          2. 蔣介石棺材里的4本書
          3. 國家網信辦、公安、國安等七部門入駐滴滴展開審查,大數據風暴終于來了!
          4. 司馬南:中國的外宣有民粹化傾向嗎?
          5. 基辛格往事
          6. 史無前例!滴滴的問題,是政治問題!
          7. 說說哈工大的事
          8. 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反水了?
          9. 錢昌明:“灰姑娘效應”害死人!
          10. 騰訊這不是公然對《人民政協報》叫板嗎?
          1.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國百名作家之列
          2. 葉方青:滴滴放肆到今天的程度,一些人是有責任的
          3. 12339正式公開舉報:騰訊涉嫌以操控輿論導向手段危害國家安全
          4. 對當前斗爭形勢的看法
          5. 致柳傳志先生的公開信:變天了……
          6. 【快看】中國年輕人“擁抱”毛主席,讓美國人害怕了!
          7. 暴烈斗爭已至,這場“硬仗”,中國輸不起!
          8. 官方為毛主席、毛岸英辟謠,更深度的反擊開始了!
          9. 大哥:我們這是造了哪輩子的孽?—— 一位下崗工人的悲慘命運和心路歷程
          10. 國內大型互聯網平臺或將走向國有化的粗邏輯
          1. 紀念活動被遺忘的“關鍵句”,暴露出了啥?
          2. 七一前1天,中國作協換帥:好!好!好!
          3. 共青團的音樂晚會,沒有《春天的故事》
          4.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國百名作家之列
          5. 柳氏三代傳奇:從維他奶、聯想到滴滴
          6. 迎春:修正主義垃圾必須清除
          7. 不碰觸所有制,是不可能做到共同富裕的
          8. 錢昌明:毛澤東思想為何不可丟? ——聽聽人民科學家錢學森的呼聲
          9. 葉方青:滴滴放肆到今天的程度,一些人是有責任的
          10. 一臺晚會幾首歌,就“極左”啦?
          1. 偉大領袖毛主席的“四不主義”
          2. 大象公會、回形針、黃章晉,多平臺團滅
          3.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國百名作家之列
          4. 美國軍機降落臺灣?中國解放臺灣的日子不遠了!
          5. 大哥:我們這是造了哪輩子的孽?—— 一位下崗工人的悲慘命運和心路歷程
          6. 這么快就要篡改歷史?沒有中醫的《中國醫生》電影是選擇性遺忘還是在欺騙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