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時評

          國際悲歌歌一曲:你可能沒讀懂的一句詩

          溫伯陵 · 2021-05-29 · 來源:溫伯陵的煙火人間公眾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吳孟超院士的追悼會上響起《國際歌》,有些人不理解是為什么。那我們就來聊一下《國際歌》的前世今生,以及毛澤東詩詞和《國際歌》的情感共鳴。

            1

            1870年,發動“西班牙光榮革命”的將軍胡安·普里姆,向普魯士發出邀請,想讓普魯士親王利奧波德繼承王位。

            普魯士的威廉一世很想要,但身體很誠實。他擔心法國反對,引起國家之間的紛爭,便拒絕了普里姆的美意,表示絕不干涉西班牙內政。

            法國當然有理由反對。

            原本普魯士就在法國的臥榻之側,如果再出一個親王繼承西班牙王位,豈不是在東西兩側,把法國給包圍了?

            普魯士的威廉一世拒絕以后,首相俾斯麥不甘心丟失到手的利益。

            正好威廉一世讓侍從官給俾斯麥寫信,說了他和法國大使的談話內容,讓俾斯麥決定是否公開發表。

            俾斯麥看到信的內容,隨手劃掉幾句關鍵性語句,導致正常的外交談話語氣,變成普魯士簡單粗暴的蔑視法國,類似于“我都說了不要西班牙,你們法雞還想怎樣?”

            修改內容的后果,俾斯麥門清,他對毛奇說:“公開發表的電文,將起到紅布對高盧公牛的作用。”

            毛奇也在旁邊附和:“原本聽起來是退卻的信號,現在是回答挑戰的號角。”

            法國看到普魯士報道的時候,恰好是國慶日,法國人民大怒:“專門選擇國慶日來發表這種口氣的內容,普魯士到底什么意思?”

            俾斯麥的一封報道,挑起法國狂熱的愛國情緒。

            法國人民走上街頭聲討普魯士,呼吁政府向普魯士開戰,短短2天后議會便通過戰爭撥款,7月19日,外交部向普魯士駐法大使遞交宣戰聲明,普法戰爭爆發了。

            自始至終,法國都在保護國家尊嚴和安全,除了有些沖動,其他的沒毛病。

            換位思考一下,我們遇到這種事情,恐怕比法國的情緒更狂熱。

            但是開戰容易,想結束戰爭就難了。

            法國向普魯士宣戰以后,22萬軍隊編成萊茵軍團,準備一舉奪取法蘭克福,造成先發制人的聲勢,逼迫普魯士投降認輸。

            而普魯士集結了47萬人的軍隊,計劃進攻阿爾薩斯-洛林地區,然后一鼓作氣攻入巴黎,滅了法國。

            兩國都有滅國的野心,然而法軍的戰力太渣,9月1日在“色當會戰”中被普軍包圍,再打下去就要全軍覆滅了。

            拿破侖三世給威廉寫信,表示愿意投降。

            此戰法軍損失12萬人,普軍不過損失9000人,普魯士完勝。

            隨著拿破侖三世戰敗退位,法國也進入第三共和國時代。

            但是普魯士不滿足,出來混要講信用,說攻入巴黎就要攻入巴黎,怎么能半途而廢呢,投降也沒用,繼續戰吧。

            9月19日,普軍包圍巴黎。

            巴黎人民徹底怒了,幾個月前普魯士侮辱我們,那我們就拿起武器和普魯普拼到底,現在技不如人,我們也投降認輸。怎么普魯士還沒完沒了,蹬鼻子上臉呢?告訴你吧,巴黎人民不是好惹的。

            退無可退,只有血戰。

            于是30萬工人階級組成國民自衛軍,并且選舉出領導機構“中央委員會”,目的便是保衛巴黎、保衛共和政體,防止帝制復辟和普魯士進城。

            他們甚至找來一批大炮,搬到普軍進城的必經之路上,只要普軍敢來,就魚死網破。

            就在巴黎工人階級勇猛奮戰的時候,法國第三共和國的政府在議和。

            他們和普魯士草簽了《法蘭克福條約》,規定阿爾薩斯-洛林地區割讓給普魯士,并且在5年內賠償5億法郎,這個數字折合12.5億兩白銀,超過清朝歷年簽訂的賠款數額。

            草簽是指正式簽署條約前的認證方式,條約一旦草簽,就說明雙方不再對條約進行實質性變更。

            說人話就是,這事基本定了,只等最后認證。

            消息傳出來,巴黎人民根本不管政府做什么解釋,于1871年3月18日直接起義攻占市政廳,走投無路的法國政府,遷往巴黎城郊的凡爾賽宮。

            而在兩個月前,凡爾賽宮剛舉辦了威廉一世加冕為德意志皇帝的典禮。

            起義成功的巴黎人民選舉產生了巴黎公社,并且有一種徹底改造法國的雄心。

            比如頒布政教分離法令、給婦女選舉權、廢除面包店的夜班制度、工人可以接管資本家放棄的企業、甚至規定公社委員最高年薪不能超過六千法郎,只相當于巴黎工人的年收入。

            巴黎公社的改革方案,基本是以后社會主義國家的雛形。

            這不是要了資本家的命么,那個資產階級成立的第三共和國政府,怎么可能容忍這種大逆不道的行為?

            于是在5月10日的時候,法國政府和普魯士正式簽署《法蘭克福條約》,換來停戰的機會,以及普魯士營地的10萬法國戰俘。

            現在法國政府手里有了軍隊,立刻調轉槍口進攻巴黎,要堅決消滅不走尋常路的巴黎公社。

            巴黎公社只是剛成立的起義政府,不論領導機構還是戰略眼光,都不是太成熟,根本不可能和資本家的政府對抗。

            于是經過一場接一場的慘敗,1871年5月21日到28日,巴黎公社迎來慘烈的“流血周”,最終徹底失敗。

            那些積極參加起義的巴黎公社成員,有7500人被監禁或者流放,20000人被政府的軍事法庭處死。

            和中國大革命失敗的結局一樣,法國巴黎公社失敗以后,也是血流成河。

            進入巴黎的麥克馬洪發布公告:“巴黎居民們,法國軍隊來解救你們了。巴黎自由了。”

            看這語氣,活像個還鄉團。

            算一下時間,巴黎公社失敗的時間,正好是150周年前的今天。

            2

            巴黎公社是共產主義運動實踐的起點。

            雖然存在的時間非常短,結局也很慘烈,但巴黎公社是一?;鸱N,在階級矛盾和國家矛盾并存的19世紀末期,這就是一粒最耀眼的火光。

            只要時機一到,星星之火便可以燎原。

            歐仁·鮑迪埃是法國的詩人革命家,早在16歲的時候,他就把15首詩集合成《年輕的詩神》出版。

            長大成年以后,歐仁·鮑迪埃一邊參加革命一邊寫詩,有什么感想就用詩歌寫下來,發現社會上有什么不公,也用詩歌來表達憤怒。

            巴黎公社起義的時候,歐仁·鮑迪埃已經是56歲的老人家。

            他被選舉為巴黎公社的領導人之一,每天除了正式工作,還要和戰士們一起作戰,即便在“流血周”里受傷導致右手殘疾,歐仁依然戰斗在第一線,拼命精神和年輕小伙子似的。

            巴黎公社失敗以后,歐仁·鮑迪埃想不明白。

            法國人民為了國家尊嚴戰斗,有什么錯嗎,為什么首都巴黎要變成普軍的歡樂場?

            巴黎的工人階級要改造不平等的社會,提出的改造方案不好嗎,政府怎么就不接受呢?

            巴黎公社為保衛巴黎而戰斗,怎么就被資產階級的政府給出賣了?

            一系列疑問出現在歐仁的腦海里,簡直讓他懷疑人生,經過一個月的反復思考,他覺得自己找到了問題的終極答案:

            法國人民必須自己做主,資產階級政府必須推翻。

            怎么回答這個問題呢?

            還是寫詩。

            1871年6月,歐仁·鮑迪埃在一所老破小房子里,把滿腔熱血凝聚于筆端,寫下一首名為《L'Internationale》的無產階級戰歌。

            翻譯過來就是——《國際歌》。

            歐仁把自己的思考,以及巴黎公社無數烈士的鮮血,都寫入這首詩歌里,語句動人感情充沛,屬于歐仁·鮑迪埃詩人生涯的巔峰之作。

            哪怕只讀開篇第一段,就足以讓人熱血沸騰:

            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

            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

            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

            要為真理而斗爭。

            舊世界打個落花流水,

            奴隸們起來,起來。

            不要說我們一無所有,

            我們要做天下的主人。

            世界上偉大的文學作品,讀起來總會有一種心靈的震撼。

            不管你是什么職業、身處什么地方,都能在文字里讀到自己,然后發出感同身受的共鳴。

            毫無疑問,《國際歌》就是偉大的文學作品。

            1887年,包括《國際歌》在內的很多革命戰歌,被歐仁·鮑迪埃收錄到《革命歌集》里出版,這是《國際歌》第一次公開發表。

            第二年,法國工人黨里爾支部要排練一首歌曲,在賣報工人紀念會上演唱,于是支部負責人把歐仁的《革命詩集》,交給合唱團指揮皮埃爾·狄蓋特,讓他選一首詩歌,并且譜曲。

            皮埃爾·狄蓋特翻閱詩歌集,一眼就看中了《國際歌》,太特么有力量了,這不就是給世界窮苦人寫的么,這才是無產階級的歌啊。

            皮埃爾·狄蓋特熱血沸騰,馬上對著詩歌哼哼起來,僅僅用了一晚上時間,便給《國際歌》譜上曲子,讓只能讀的詩歌,可以用聲音唱出來。

            這也是文藝作品最重要的東西。

            你寫出來的內容、想表達的思想和觀點,必須面對最廣大的受眾群體,內容普世才有足夠的傳播力。

            如果作者太自嗨,那就不要怪受眾不買賬。

            《國際歌》也是這樣,詩歌和文字是有門檻的,無形之中就減少了受眾的數量,可一旦譜曲變成音樂,那么知識分子和窮苦工人,都可以直截明了的唱出來。

            這才是最廣大的受眾群體。

            古代有“凡井水處皆能歌柳詞”,現代有“無產階級高唱《國際歌》”,這個道理在古今中外都是相通的。

            從詩歌變成音樂的《國際歌》,至此有了生命,成為世界無產階級的革命戰歌。

            1900年,流亡西歐的列寧聽到《國際歌》,極為震撼,同年12月便在《火星報》上原文刊登了《國際歌》的一、二、六段以及副歌的歌詞,把這首無產階級的戰歌介紹回俄國。

            2年后,俄國詩人柯茨將其翻譯成俄文,迅速引起俄國工人的傳唱。

            可以說在蘇聯成立之前,《國際歌》已經伴隨俄國無產階級戰斗了很多年。

            每當遇到犧牲的時候,他們高唱著“這是最后的斗爭,團結起來到明天”走向死亡,而出現階段性勝利的時候,“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給與他們極大的鼓舞。

            1917年“十月革命”成功,蘇俄政府決定以俄文版的《國際歌》,做為世界上第一個無產階級國家的國歌,直到1944年,才被《牢不可破的聯盟》取代。

            在這27年的時間里,一代又一代布爾什維克黨員們,在《國際歌》的陪伴下翻越蘇聯的高山大河,努力建設他們心目中的地上天國。

            二戰開始,近千萬紅軍唱著《國際歌》、喊著“為了斯大林”的口號,操縱鋼鐵洪流一路向西推進,最終把蘇聯紅旗插上柏林城頭。

            那時候的蘇聯,才是真正的無產階級國家。

            《國際歌》在共產主義運動中的地位,相當于“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給中國人營造的精神殿堂。

            《國際歌》傳入中國是1920年代。

            現在普遍認為,最早是耿濟之和鄭振鐸翻譯成中文的,但是只有歌詞沒有曲子,沒有辦法演唱出來。第一版能唱能讀的中文《國際歌》,是瞿秋白翻譯出來的。

            1920年11月,以《晨報》特派記者身份去莫斯科的瞿秋白,暫時停留在哈爾濱,順便參加了俄國人的慶祝會。

            他后來在《餓鄉紀程》里回憶:

            “看壇下擠滿了人,宣布開會時大家都高呼萬歲,哄然起立唱《國際歌》,聲調雄壯的很,這是我第一次聽見《國際歌》。到俄國之后,差不多隨處隨時聽見,蘇維埃俄國就以這歌為國歌。”

            經過俄國的工作學習,瞿秋白明白了什么是共產主義、什么是無產階級,并且在蘇俄感受到《國際歌》悲壯和激昂的語境。

            1923年瞿秋白回到北京,根據自己的理解,重新翻譯了《國際歌》的歌詞,并且在風琴上邊彈邊唱,不斷修改潤色。

            這也是瞿秋白厲害的地方。

            別人不懂音樂知識,就不能根據曲譜的音調,來翻譯歌詞。

            瞿秋白的文學和音樂俱佳,便可以根據曲譜中的節拍,翻譯出恰當的歌詞。

            比如法語中的“國際”,翻譯成中文只有兩個字,曲譜中卻有八拍,怎么補足呢?瞿秋白就沒有直接翻譯成中文的意思,而是把“國際”翻譯成“英德納雄納爾”,于是歌詞和曲譜完美契合。

            這是第一首能讀能唱的中文版《國際歌》。

            3

            我們現在傳唱的《國際歌》底本,是1923年蕭三翻譯、陳喬年配唱的版本。

            瞿秋白版的“英德納雄納爾”,改成更加順口的“英特納雄耐爾”,于是那幾句激動人心的副歌就成了這樣:  

            這是最后的斗爭,團結起來到明天,英特納雄耐爾就一定要實現。

            此后十幾年在中國傳唱的,就是這個版本。

            自從《國際歌》在中國傳開以后,便有了兩種極端的身份:在商討國家民族未來的黨代會做閉幕曲、在烈士犧牲前夕做送別挽歌。

            1923年6月召開的“三大”起,《國際歌》就成為全國和地方黨代會閉幕時,必須奏唱的歌曲。

            這個慣例一直保留到現在,雖然沒有明文規定,其實就是黨歌。

            論規格是全國最高的。

            1931年,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成立時,效仿蘇聯,選定《國際歌》做國歌。各級共產黨員和紅軍戰士們,唱著這首歌沖鋒陷陣,只為歌詞里說的:

            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要創造人類的幸福,全靠我們自己。

            我們要奪回勞動果實,讓思想沖破牢籠。

            這是信仰,也是現實利益,當這兩者結合在一起的時候,絕不是1+1=2那么簡單,而是會爆發出非常強大的戰斗力。

            不論是黨代會閉幕曲還是國歌,《國際歌》在這種環境下出現,都代表了黨和國家不斷向上突破的雄心,以及追求人類美好未來的初心。

            這是開拓國家、民族和人類的上限。

            另一種身份的《國際歌》,則是無產階級戰士向死而生,不斷向下開拓人類精神和肉體能承受的最低點。

            1928年6月,陳喬年在上海龍華被國民黨殺害,他對周圍的人說:“讓我們的子孫后代,享受前人披荊斬棘的幸福吧。”

            說完臨終遺言,陳喬年唱著《國際歌》走向刑場。

            1935年6月的福建長汀,拖著手銬腳鐐的瞿秋白,也是唱著自己翻譯的《國際歌》走向刑場,盤膝坐下,說了一句“此地甚好。”隨即飲彈犧牲。

            在那個革命年代,能唱著《國際歌》離世,對于死者來說是榮耀。

            因為開拓未來的理想需要犧牲,犧牲必然能換來理想落地,這樣不斷開拓上限和下限,一定能留下巨大的精神和物理空間。  

            這就是國家、民族和人類的廣闊天地。

            這就是兩種身份的《國際歌》,所代表的意義了。

            2021年5月22日,中科院院士吳孟超去世,第二天,東方肝膽醫院舉行悼念儀式,靈堂上沒有放尋常哀樂,而是響起《國際歌》。

            很多人納悶,為什么???

            我們明白了《國際歌》的來龍去脈,就能明白,這是老一輩無產階級的榮耀,更是一個共產黨員的浪漫。

            這種浪漫其實就是12個字:

            物質永恒、理想不死、精神永存。

            4

            1930年,李立三定下“會師武漢、飲馬長江”的計劃,彭德懷和紅三軍團的任務是進攻長沙,然后向北進逼武漢。

            彭德懷一度趁虛攻入長沙,但是在何健的優勢兵力下被迫退出,隨后毛澤東帶兵與彭德懷會和,又打了一次,結果損失更慘重。

            9月13日,毛澤東下令撤退。

            在撤退的路上,毛澤東在馬上填了一首《蝶戀花·從汀州向長沙》:

            六月天兵征腐惡,萬丈長纓要把鯤鵬縛。贛水那邊紅一角,偏師借重黃公略。

            百萬工農齊踴躍,席卷江西直搗湘和鄂。國際悲歌歌一曲,狂飆為我從天落。

            遭遇慘重失敗,毛澤東還有填詞的心情,而且詞里的氣勢非常宏大,讓人感覺毛澤東沒有失敗,反而真的飲馬長江一樣。

            尤其是“百萬工農齊踴躍”,很容易讓人想到《漁家傲》里的:“喚起工農千百萬,同心干,不周山下紅旗亂。”

            把前文對《國際歌》的分析放到這里,就很容易知道毛澤東的情緒了——征戰和犧牲、奮斗和失敗、最光明和最低谷。

            兩種極端的情緒混在一起,就是毛澤東的詞意,也是《國際歌》的浪漫。

            所以毛澤東寫了那句,國際悲歌歌一曲,狂飆為我從天落。

            那些高唱《國際歌》的共產黨員、無產階級戰士,必須用一把槍對著自己、一把槍對著敵人,才能縛住鯤鵬。

            毛澤東是這樣的人,吳孟超院士也是。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看今朝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污蔑毛主席專制的人,都有這個惡毒的目的,其心可誅!
          2. 牧羊人反轉:21條生命背后的慌言與生意
          3. 大勢已去,文在寅要為自己安排后事了
          4. “常見”變“罕見”——牧羊人為何改口?
          5. 豈能用一句所謂的“極左”綁架一個偉大民族的靈魂
          6. 遼寧王忠新:實行“完全的市場調節”是天大笑話
          7. 從莫言的“撿麥穗”說起,那些“社會主義巨嬰”把臉伸過來!
          8. 地主到底是好是壞?
          9. 《國際歌》整整四天了,都在熱搜榜上,說明啥?
          10. 奮斗的農民工和躺平的大學生
          1. 袁隆平逝世,成為牛鬼蛇神現形記
          2. 如柳:深度揭秘“袁隆平走上神壇”背后的真相
          3. 年輕人讀《毛選》已然成為潮流,于是有些人開始急了
          4. 古正華:黨慶百年紀念什么?
          5. 也說“不要神化袁隆平”
          6. 究竟是誰養活了中國人?是郎咸平嗎?
          7. 沒有人能夠“一己之力”讓中國人民吃飽飯
          8. 紀念袁隆平,還應該記住兩件史實
          9. 王陶陶批判:左派是“麻煩制造者”嗎?
          10. 莫言這篇垃圾文章怎么被塞進了初中教材?
          1. 邊紅軍:堅持宣示毛澤東錯誤是最大的歷史虛無主義
          2. 掩耳盜鈴欲蓋彌彰:打壓烏有之鄉,騰訊資本霸權再現
          3. 【數據說話】讀毛選再掀新高潮,100年后的覺醒還要靠毛澤東思想
          4. 袁隆平逝世,成為牛鬼蛇神現形記
          5. 如柳:深度揭秘“袁隆平走上神壇”背后的真相
          6. 輪到趙薇了?
          7. 毛主席,我們錯怪了你!
          8. 年輕人讀《毛選》已然成為潮流,于是有些人開始急了
          9. 無揭秘!無內幕!這些老人的回憶里,才是主席真實的樣子!
          10. 廬山會議上最終整倒彭德懷的是一位政治小丑!
          1. 英勇的上海人!老班長你在哪里???
          2. 年輕人讀《毛選》已然成為潮流,于是有些人開始急了
          3. 沒有毛主席的45年里,中國人懂得了什么?
          4. 把追夢和人民永遠心系在一起的鐵脊梁
          5. 一位騰訊光子工作室實習生的自殺
          6. 莫言這篇垃圾文章怎么被塞進了初中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