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時評

          華西村,不該被曲解

          歐洲金靴 · 2021-03-04 · 來源: 金靴指揮淮海戰役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因為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所以,我們只要有缺點,就不怕別人批評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誰向我們指出都行。只要你說得對,我們就改正。你說的辦法對人民有好處,我們就照你的辦?!?/div>

            “華西村破產”,每年一度被炒作的惡謠,近期以來又被搬出大做文章。

            華西村以及執掌村舵46年的華西老書記吳仁寶(2013年病逝),之所以長年累月被某些媒體(以南方系為首)污蔑潑污、歪曲解讀,不過是因為其作為一個堅持走集體經濟的農村典型、故而為自由化風潮所不容罷了?! ?/p>

          1.jpg

            就像他們幾十年來持續不斷丑化陳永貴一般,吳仁寶可以看做是陳永貴精神的化身延續,也是毛澤東治農思想的一種傳承。

            1964年2月,《人民日報》曾發表過一篇名為《大寨之路》的文章,高度贊揚大寨模式,當時36歲的吳仁寶就拿著這份報紙在群眾大會上朗讀。

            從此大寨的陳永貴成為吳仁寶的“偶像”。

            頂著1965年毛主席對華西村“光明燦爛的希望”的批示,吳仁寶帶著公社村民制定出“華西大隊學大寨十五年發展遠景規劃”,并提前七年實現了農產目標。

            到1969年,華西大隊的糧食畝產達到1423斤,人均分配口糧590斤,現金130元。

            到1972年,華西大隊實現畝產2100斤,完成噸糧田的目標,成為文化大革命中最知名的示范農村。

            難能可貴的是,由于在60年代面臨某些官僚極左勢力一刀切“減資本主義尾巴”的極端威脅,吳仁寶還曾偷偷摸摸興辦小五金廠,堅持“工業興農”和“集體主義”兩只拳頭一起打,最終讓小五金廠十年時間創造300萬產值、利潤率逼近40%?! ?/p>

          2.jpg

            后世的媒體,只會曲解吳書記“也得向資本主義服軟”,卻完全無視吳書記事實上堅持集體分紅、即便頂著某些村里老人壓力也堅持不變色的施政風骨。

            比如2009年11月16日晚間的新聞聯播,央視在介紹華西村時就采用了這種陰陽失真的報道話術,絕口不提真正讓華西壯大、共同富裕的法寶是集體所有制。

            到1978年,中國農村面臨體制性的瓦解分甭,吳仁寶治理下的華西村卻擁有著固定資產100萬、銀行存款100萬、外加三年口糧的家底。

            這讓華西村有了拒絕家庭聯產承包、拒絕分田單干、拒絕包產到戶的底氣。

            強頂著三中全會精神,吳書記在80年代初表示:“華西村現在的頭等任務是要更大力度地發展集體經濟,讓大伙兒的生活更加富裕,全面富裕!這也是社會主義,而且是社會主義的根本目的。”

            進入80年代,市場經濟風潮席卷全國,吳仁寶率先給自己約法三章:“不拿全村最高的工資,不拿全村最高的獎金,不住全村最好的房子。”

            進入90年代,原本被新中國壓滅的黃賭毒死灰復燃,面臨華西人逐漸富起來的現實,擔心抵御不住誘惑的吳仁寶登報貼告示:“凡檢舉揭發華西人參與賭博,一經查實,獎勵舉報者人民幣1萬元!并為舉報人保密。”

            從1999年至2004年,鎮政府按責任制合同、貢獻績效,批給吳仁寶的獎金累計達5000多萬元,而他都留給了集體。

            上級領導和華西集團公司的總賬會計、現金出納會計都找過吳仁寶,勸他“作為華西掌舵人,應該拿最高的獎金”,吳仁寶的回復則是:“我要那么多錢干什么?還是留給村里,留給老百姓,作為華西的發展基金和流動資金吧。”  

          3.jpg

            南方系過去針對華西村死死抓住不放的,就是潑一個所謂“吳仁寶家族搞壟斷”的臟水。

            但實際上,到吳書記2013年去世時華西31個正副書記中的5個吳書記的子女,均是通過十多年的工作而被村民民主選舉選上去的。

            同時,從1961年開始,吳家沒有一人擔任過財會職務,比如村黨委會計等,華西的歷史賬目也是清晰可查。

            2010年,厲以寧曾為《贏在華西》做序,這在當時是一副很尬、很有趣的場景,如同一個和尚高喊“老道萬歲”……

            但那篇序文里,厲以寧的用辭落筆是非常春秋的,先是抹去華西村和吳仁寶在1979年之前的努力、只歌頌改開后的成就;又稱贊華西順應現代公司制度、因而大獲成功,罔顧華西堅持集體持股分紅的事實。

            到今天,吳書記已去世多年,小華西也已擴張為大華西,不可忽視和回避的問題在于,市場經濟、特別是金融資本的“生錢”思維,也滲透進了原本看似堡壘堅固的華西村,某些資本雇傭的原始圖景也在華西出現,乃至發生了擠兌丑聞。

            近年來,頻繁涉足互聯網金融的華西村集團負債率節節攀升是不爭的事實,但是相比于國內那些真正割慘韭菜的金融玩票集團動輒負債千億、兩千億的負債率,媒體們針對華西村的報道總是筆墨帶著腥臭味。

            且要看到,華西遭遇負債高企的局面,這究竟是不是社會主義的“鍋”?

            問一個大的問題:蘇聯解體,究竟是因為社會主義,還是它背離了社會主義?

            談華西村今天的困難,其實可以拿科技巨頭華為來類比。

            華為在90年代“變賣潮”中等堅持員工持股,這體現了某種集體主義的經濟思路;但是到后期,所謂的集體持股和民主決策已經僅僅局限于華為高層和創始團隊。

            再比如華為內部發行的鼓吹血汗工廠模式的“四大名著”(《火車頭傳》、《告研發員工書》、《原生家庭論》、《字字珠璣案例集》);再比如華為從2007年開始實行的“離職再入職”(規避《勞動法》規定的“入職十年需簽訂無固定期限合同”條款)等等等等……對于華為的評價,顯然要辯證。

            那么對于華西村的評價,同樣要辯證。

            不論是新時期凸顯的官僚主義,還是涉足金融擴張、接觸私募基金而導致債務危機,華西確實走到了一個十字路口。

            不過,既然要辯證,就不能無視從歷史走來的事實。華西能有今天、能夠成為天下第一村以致于被南方系媒體頻頻攻擊,靠的就是毛澤東思想和社會主義;至于資本困局的形成原因,則又是另一番畫面了。

            毛主席所言:“因為我們是為人民服務的,所以,我們只要有缺點,就不怕別人批評指出。不管是什么人,誰向我們指出都行。只要你說得對,我們就改正。你說的辦法對人民有好處,我們就照你的辦。”

            為華西加油,這是一個堡壘式的思想象征,不該變色,更不該因變色而被全盤地曲解。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蝸牛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華西村,不該被曲解
          2. 餓了么騎手掀起罷工潮,工人階級的權益誰來保障?
          3. 旗幟鮮明的堅決反對延遲退休
          4. 老田:對1975年派出“割尾巴工作隊”的粗略梳證
          5. 中組部原部長張全景談知青上山下鄉
          6. 五評胡錫進:要什么樣的“中國崛起”?
          7. 必須充分意識到:國民黨在關鍵時刻從未與大陸相向而行!
          8. 我們不做新聞,我們是外媒的搬運工;別問真假,速轉就是了!
          9. ?王成是逃兵?網紅@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來審審吧!
          10. 被賤賣的稀土
          1.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讓有些人膽寒!
          3. 關于毛澤東的18個謊言的最新進展
          4.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5. 他是統戰高手,為我軍帶來33個團,晚年預言主席地位將來會更高
          6. 歷史只記錄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卻沒記錄功臣對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難時期的人為錯誤和責任人
          8. 老田|主流黨史寫作的困境何在:從《周傳》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說起
          9. 戈爾巴喬夫,竟還不忘指點江山
          10. 認真讀一讀毛澤東(深度)
          1. 歷史文獻:毛主席談我國還可能要走一段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
          2. 張文茂:為什么會在理論上出現這么多的混亂?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們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嘆,30年啟蒙都白做了
          7. 鬧劇不斷——“茅臺貧困戶”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獨的王小妮復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張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國糧食人均超過三百公斤說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凈嗎?
          1. 羅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團長告別!
          2. 張志坤:展望中美關系“重回正軌”的那一天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學習黨史,要正確評價改革開放時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訥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歲
          6.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