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爭鳴 > 網友時評

          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是禍國殃民的偽命題

          余建洲 · 2020-08-28 · 來源:烏有之鄉
          余建洲揭批方方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從方方們的這些新寫實主義者們實操際作所產生的效果上看,這種新寫實主義,就是他們這些人為了達到給共產黨、給社會主義制度抹黒,特別是為了否定毛主席領導的文革前三十年的政治目的,而特意編造出來的,完全是一種別有用心的政治圖謀

            方方文學工具問研討系列之六

            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是禍國殃民的偽命題

            “中國的極左分子,基本上就是禍國殃民式的存在”。身為著名作家的方方,并不覺得啰嗦和講究創新,將這句話反復地講著,去表達她仇恨”極左”們的心態,可見這句話對她多么重要,簡直成了她攻擊“極左”們久用不厭的至理名句了!

            中國自古以來就有一句俗話:“烏鴉站在豬身上,只看到別人黒,看不到自己黒”。至于今天那些豬還是不是都是黒的,無須去査證,也不必去討論。然而,用這句話去喻指方方只顧罵“極左”們“禍國殃民式的存在”,卻不知道自己才是名符其實的“禍國殃民式的存在”,倒是很適合的。

            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者們,自命清高地奉行著帶有政治目的的,實屬多余的偽命題的新寫實主義理論,像江湖上的法師術士一樣,站在高高的云端上,擺出學術高深的大師姿態,不去歌頌高尚偉大的英雄人物,專門宣揚低俗丑陋消極頹廢的東西去禍害社會;又像宗教人士一樣,坐在他們自己營造的狹窄的殿堂里,裝扮成超越政黨政治不可冒犯的文學圣賢模樣,將共產黨人的形象、當今社會生活主體和全國人民的主流民意排斥在文學作品之外,干著丑化國家、民族、中國共產黨、社會主義的事,是名符其實的“禍國殃民式的存在”。

            說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者們,“基本上就是禍國殃民式的存在”,是源自于被她開山開出來的那個“新寫實主義”理論。這個理論倡導的內容,就為她(他)們利用文學作為工具,去禍國殃民創造了必然的且方便實用的條件。

            自從1987年方方的【風景】開了新寫實主義的山,新寫實主義理論便橫空出世!這類作品的寫作手法立即被研討,提煉,歸納,以極快的速度形成了完整的理論。接下來鼓吹造勢的高潮一個接一個地掀起,在熱衷于標新立異趕新潮的人們的推動下,以壓倒之勢,將包括歌頌式,傷痕式,反思式在內的現實主義,一下子都擠到墻旮旯里去了,于是,這個新寫實主義,便開始于上世紀八十年代后期,在中國文壇獨領風騷起來。盡管這個新寫實主義在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以后,被別的主義搶去了風頭,盡管它不再獨領風騷已有二十多年,但至今仍還有人在為它歌功頌德。

            關于新寫實主義的實質內容,系列前文已有論述不再贅敍。

            這個新寫實主義究竟是什么樣的來頭?

            “新”,這個字的含義是跟過去不同。這個“新寫實主義”,在標示著它跟過去的寫實主義不一樣。査找一下在這種說法出現之前的文學理論有關論著,在文學理論諸多流派中,寫實主義并不多見,只有現實主義具有領軍的地位。出于現實主義和寫實主義在特質上具有同一性,也只有一些文學理論家們在論述現實主義時,才會將它作為代用詞被偶尓提到過。在文學理論諸多流派中,既然沒有舊的寫實主義,又何來新的寫實主義?為了便于弄清新寫實主義新不新,我們姑且讓從建國初期,就已經在文學理論中興旺了幾十年的現實主義,充當舊的寫實主義,去和這個被一些人極力吹捧的“新寫實主義”作一下比較吧。

            “在幫助套磨子的時候,姚士杰已徑偵察媽妻侄女的性氣,斷定她不會反抗?,F在他把有胡楂的嘴巴,毫不動搖地按到她那通紅發燒的臉蛋上來了。

            素芳現時好像得了重病,渾身好像發高燒,身子也酥軟了。她的戴著銀色的白銅手鐲和黃銅頂針的右手,膽怯地推開堂姑父,苦苦地央告說:

            ‘姑父!不行、、、、、、’

            ‘行!嘻、、、、、、’

            ‘俺姑知道可、、、、、、’

            堂姑父堅決地搖頭,表示素芳她姑不會知道的。這時候素芳已經被堅決、果敢的堂姑父抱離她坐的櫈子了。”

            這是從上世紀五十年代出版、屬于現實主義創作手法的作品、柳青的【【創業史】中,節選出的對富農姚士杰有違倫理道德,占有妻侄女身子進行的描寫。新寫實主義的主要特質不就是寫平民百姓的丑惡與低俗嗎?從這段內容的特質看,就其低俗丒陋程度,并不比方方的【我的開始,就是我的結束】中,描寫蘇黃子和許紅兵在琵琶坊進行的男女交合差什么。新寫實主義倡導的寫“惡”、寫“丑”,其實并不是它的創新,這種寫法在六十年前建國初期的歌頌式文學作品里就屢見不鮮。

            新寫實主義理論的內容其實并不新,這種理念的作品,早在一百多年前新文化興起時就出現了。

            文學作品里寫惡寫丑,魯迅先生應該是當之無愧的開寫鼻祖。他的《阿Q正傳》,是這類作品中最杰出的代表作。該作中的阿Q、趙太爺、假洋鬼子等,雖身份地位不同,卻都將他們各自的丒惡集于一篇。

            魯迅先生寫的這些人物的惡丑所處的時代是清未民初,那時的中國內憂外患,政治腐敗,民眾愚昧,中華民族面臨滅亡的危險。封建統治者為了維護自己的統治,利用封建禮教、封建迷信和愚民政策,對人民采取暴力鎮壓和精神奴役的政策。魯迅先生將當時社會存在的這些惡與丑用文學作品揭示出來,起到了揭露反動、鞭策愚昧,促進國人覺醒的作用。

            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主張的寫丑寫惡所處的時代背景,卻與魯迅先生完全不同,她那個【風景】寫的狀況所處的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我們國家遭受嚴重自然災害,糧食大幅減產,群眾生活十分困難。面對困難局面,我們黨并沒有像清帝國,或者國民黨舊政府那樣不顧人民死活,而是帶領全國人民發揚自力更生精神,克服困難,發展生產,戰勝災荒。對于這些光鮮躍眼的亮點,【風景】里只字不提,全部片面地去寫人民的困苦、無奈和無助,留給人們的印象是共產黨政權的無能不作為,社會主義制度極差,致使人民生活貧困不勘,從而起到去共產黨化、去社會主義化的惡劣作用。

            對生活原生狀態進行直接臨摹,又能是新寫實主義的創新嗎?我們從和方方的【風景】,柳青的【創業史】中各取一段進行對比,可以從中得出結論。

            “七哥常常很餓很餓,看見別人吃東西便忍不住涎水往下巴那兒流。久而久之,下巴處流了兩道白印子。”“那天七哥走過天橋到了火車站。又往前一點還走進了兒童商店。那里面有很多打扮得像畫上一樣的小娃娃。他們在買衣服和皮鞋。七哥對衣服皮鞋毫無欲望,他看見一個穿粉紅衣的小姑娘在吃桃酥。她嚼得沙沙直響。七哥走到她身邊,他聞到了那餅的香味,那香使七哥的胃和腸子一起扭動起來。七哥便一伸手抓住了那桃酥。小姑娘"媽呀"一叫松了手,桃酥便在七哥手上了。小姑娘的媽媽瞪著眼說了句‘小要飯的’便拉走了她的女兒。七哥簡直不敢相信這塊小餅歸他所有了。他戰戰兢兢咬了一口,沒有任何人干涉,的確是他的。便發了瘋一樣吞咽下去。”

            這里描寫的上世紀六十年代初,貧困家庭的孩子的生活狀況,實事求是地說,在那時還是存在的,符合對原生態進行直接臨暮的形式。

            “幾家旅館,住一宿都要幾角錢——有的要五角,有的要四角,睡大炕也要兩角。他舍不得花這兩角錢!他從湯河上的家鄉起身的時候,根本沒預備住客店的錢。他想:走到哪里黑了,隨便什么地方不能滾一夜呢?”

            “他那茁壯的身體,站在這異鄉的陌生車站小街上,他的心這時卻回到渭河下游終南山下的稻地里去了。錢對于那里的貧雇農,該是多么困難啊!莊稼人們恨不得把一分錢,掰成兩半使喚。”

            “不!我哪怕就在房檐底下蹲一夜哩,也要節省下這兩角錢!”

            “他頭上頂著一條麻袋,背上披著一條麻袋,抱著被窩卷兒,高興得滿臉笑容,走進一家小飯鋪里。他要了五分錢的一碗湯面,吃了他媽給他烙的饃。他打著飽隔,取開棉襖口袋上的鎖針用嘴唇夾住,掏出一個紅布小包來。他在飯桌上很仔細地打開紅布小包,又打開他妹子秀蘭寫過大字的一層紙,才取出那些七湊八湊起來的,用指頭捅雞屁股、錐鞋底子掙來的人民幣來,揀出最破的一張五分票,付了湯面錢。這五分票再裝下去,就要爛在他手里了。……”

            【創業史】中的這段內容。寫的是解放初期,互助組長梁生寶外出買稻種時,為了省錢不住旅店,吃自帶干糧花五分錢喝面湯。解放初期農村十分貧困,共產黨員基層干部這種克己奉公為民辦事的事情十分普遍。如果有人非要說,替大伙辦事,花的又不是自己的錢,這樣虧待自己,世上哪有這樣的傻子!是作者有意諞造出來的!那我要告訴他,你應該很好地學習研究一下那個時期農村的歷史,和那個時期共產黨人的思想狀況。中國共產黨的偉大領袖毛澤東,一件睡衣補了又補,穿了三十多年。逝世后,沒給子女留下金餞、房屋之類的遺產。女兒李鈉,一家人和普通百姓一樣住在普通的樓房里,像尋常百姓一樣拉著板車到菜市上去買萊。這個統帥幾億人民的偉大領袖的家庭如此清貧,他教育出來的無數的共產黨員、黨的干部會是什么樣子,不是一清二楚嗎?無論是共產黨人的清廉為民,還是反映那時社會政治傾向的作品內容,都的確是真實地再現了那時的政治、社會原生態。

            從寫作的手法上看,這兩部作品中的這些內容,都應該是對生活原生狀態進行的直接臨摹??梢哉f,無論是寫“惡”、寫“丑”,還是對生活原生狀態進行的直接臨摹,在寫作手法上,新寫實主義所主張的,只能是和傳統的現實主義是一樣的,都不應該是新寫實主義的另起爐灶獨自創新。一些推崇新寫實主義的理論家們,說這種新寫實主義寫作手法,改變了過去的那種現實主義寫作手法陳舊的格調,是文學適應改革大潮需要,而出現的文學理論創新。其實這種評價并沒有事實基礎,完全是一種自園其說,自我吹噓,竭盡贊美之詞,為他們帶有政治目的的新寫實主義理論,能順利推出羅列正當性、博人眼球而已。

            其實,即使是被他們吹捧為開了新寫實主義山的【風景】里,也并不是一律的都是作者不帶主觀意志進行加工,寫的全都是社會生活的原生態。

            “當時父親正暴跳如雷。住院那一筆開銷將他三個月所有的工資貼進去還遠不夠數。七哥蹲在門坎上看父親吐著唾沫罵人。七哥感到喉嚨癢了便輕咳了一聲。父親聽見一步上前,一腳把他踢翻在門外。父親說你再咳我掐死你。七哥說我不是咳我是想說我去撿破爛。父親說你早就該去了。老子養了你五年,把你養得不如一條狗。”

            這就是在方方的【風景】這個新寫實主義的開山之作里,有關父親毒打自己親生的年幼兒子的內容節選。對于一個父親,因為忌恨自己親生的年幼的兒子,治病花了他三個月的工資,在并沒有觸犯到他的情況下,僅憑一聲輕咳,就兇狠地一腳將可憐的親生幼子,從門坎上踢翻到門外,這樣描寫,是不是違背了虎毒不食子的人間常情?世上是不是真有這樣心狠殘暴毫無親情的父親?這樣寫能是對原生態的直接臨暮嗎?很明顯,這是作者按照寫作需要寫上去的,明顯地帶有作者自己的主觀意志進行加工的痕跡。

            【創業史】中梁生寶舍不得花互助組的錢,不住旅館喝面湯,這個在那個時期共產黨人中的確有的事,因為體現了共產黨人大公無私的精神理念,從而會被新寫實主義者們說成是為共產黨政治服務而被歧視。這可以從內容與此相類似的路遙的【平凡的世界】,最初的遭遇中得到證實,這部充滿了頌黨情懷的偉大作品,曽被人民文出版社斥之為手法陳舊太土,而被該社拒絕出版。如果柳育的創業史創作于【平凡的世界】那個年代,無疑也會遭遇到和它一樣的命運。與此相反,【風景】中七哥餓得流著口水去搶東西吃,因為暴露了文革前三十年的貧窮,從而被吹捧為開了新寫實主義的山,在一片頌揚聲中大量出版向全國發行,這種做法,是只許州官放火,不準百姓點燈的精典笵例。由此可以看出,在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者那里,對原生態的直接臨暮認不認可,那得看臨暮內容的政治價值!

            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究竟新在哪里呢?

            這個“新寫實主義”,新就新在它主張非典型化,非英雄化,從“英雄”走向“平民”,從“善”走向“惡”,從“美”走問“丑”,用這些主張,對描寫的人群和內容限定出范圍。說得具體一點,新就新在是這種主張,改變了現實主義要求文學創作描寫的對象應該含蓋的,包括共產黨和國民黨在內的所有黨派、英雄和平民等,這個社會所有人群都在內的寬廣的范圍,將它限定在只能寫下層平民這個群體里;在作品主要內容上,將現實主義要求文學創作描寫的祟高和低俗、積極和消極、偉大和平庸、善和惡、美和丒等在內的宏大范圍,限定在只寫低俗、消極、平庸、惡和丒,這個偏向其中一個極端的范圍內。他們的這種新寫實主張寫出來的作品,必然都是彰顯中華民族貧困落后、愚昧無知的形象,用來寫建國以后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這個歷史時期為題材的作品,除去會產生上述結果外,還會起到給共產黨抹黒,給社會主義抹黒的惡劣作用。這應該是方方們的這些新寫實主義者們想要達到的目標。

            從方方們的這些新寫實主義者們實操際作所產生的效果上看,這種新寫實主義,就是他們這些人為了達到給共產黨、給社會主義制度抹黒,特別是為了否定毛主席領導的文革前三十年的政治目的,而特意編造出來的,完全是一種別有用心的政治圖謀

            文學是寫人的,是一門廣普性的學科,應該含蓋人性、政治以及政治范圍中的各種政治觀念、還有其它方面的觀念。然而,新寫實主義的主張卻帶有很大的局限性,在容觀上限制了作家的創作思路和創作范圍,在提倡思想解放創作自由的今天,這樣的新寫實主義就注定會是短命的。正因為這個原因,進入上世紀九十年代以后,才時興幾年的新寫實主義,就逐步被作家們突破了它所主張的脫離政治去寫下層平民的界限。

            最引人注目的當數那位名人的“摸奶子”大作,在那部作品中,共產黨、國民黨、日本鬼子、土匪,這四種政治標簽特別明顯的人群,以及這些人群中的下自普通人,上至大小官員一齊出現。并且,此作看似在一碗水端平,按歷史原狀寫,實際上褒貶分明,政治傾向明顯。自那以后,這個新寫實主義就逐漸地被別的“主義”搶去了風頭。

            就連方方自己,也被她的政治理想鼓動得實在按奈不住,于2000年寫了個【鳥泥湖年譜】。在這部小說中,她專門選擇會給文革前三十年抹黒的素材,從1957年共產黨搞的整風反右開始,到1966年文化大革命造反派胡批亂斗,將這期間每年在中國發生的對黨和國家負面影響很大的政治歷史事件,按照時間順序進行編排,用人物活動的辦法,逼真地展示出來。這位開了新寫實主義山的功臣,就這樣用她的這部政治觀點十分明顯的【鳥泥湖年譜】,突破了新寫實主義不為政治服務的主張。到了2016年,方方又出了個專門為地主階級翻案,否定中國共產黨土改歷史的【軟埋】,將在文壇上消失了二十多年的階級斗爭議題,轟轟烈烈地推了出來。這個用【風景】開了新寫實主義的山的功臣,又用她的【鳥泥湖年譜】和【軟埋】,去宣佈那個新寫實主義,在文學吏上,是個防礙文學創作澎渤興旺的多余的偽命題。

            雖然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理論,是個才時興幾年的多余的短命的偽命題,但是它給中國文壇造成的危害卻是十分巨大的。

            在那些帶有政治目的的新寫實主義者們的極力操弄下,一方面,歌頌中國共產黨,歌頌中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偉大成就,歌頌祖國,歌頌英雄的作品受到壓制,導致這類歌頌式的作品,從上世紀九十年代,準確地說從路遙的【平凡的世界】以后,便被推到了文壇上的邊緣地帶;一大批忠于黨、忠于社會主義的老作者被邊緣化,一大批忠于黨、忠于社會主義的新作者痛失嶄露頭角、鍛練成長的機會。另一方面,則是低俗庸俗,給中國共產黨、給中國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抹黒的作品,井噴式地湧上文壇。這些熱衷于新寫實主義的老作者雄居文壇,新作者被熱捧得風光躍眼、前途光明無限,這群人迅速取代那些被稱為思想陳舊保守的老一輩人,粉粉走上各級作協、刊物、出版業的關鍵崗位,讓被他們掌控那些地方,成了他們施展才華的天下。

            那些帶有政治目的的新寫實主義者們,像文革中只準讓“三突出”一花獨放那樣,壓制不同意見,互相吹捧,制造出唯有新寫實主義,是能寫出留芳永存的普世佳作的熱烈氛圍。這種情況,可以從近三十年中,文學評論中很難查到有批判新寫實主義理論錯誤的文章,這一狀況得到證實。直到今天,這類批判文章也很難在大型刊物上發表。

            “方方們的這些新寫實主義者們,以寫能讓全人類都接受,并且會永存于世的普世作品為誘幌,提出告別典型,告別祟高,告別英雄的口號,鼓勵作者去挖崛人的原始野性、和靈魂深處的利己人性。他們打著人道、人性、人情的幌子,將高尚行為和英雄人物貶為異類,將人性局限在丑陋和邪惡上,讓文學作品中的人物從高尚走向丒陋,從善良走向邪惡.,作品中表現出來的道德觀已經嚴重錯位,到了善惡不分視丑為美的程度,他們奉行十分片面的文學人性觀。”

            “他們的新寫實主義作品展現的,都是在遠古時代就被我們的祖先要限制、甚至是杜絕的原始野性和陋行惡習。這些作品違背中華民族講文明、懂禮貌、優雅高尚的風俗民情,用低俗的語言刻畫丑陋的人物,用低俗的情節編造出荒唐的故事,它們所承載的是我們國人丑陋的形象,和低俗不堪的風俗民情,向社會傳播敗壞風氣的精神毒素。它極力吹捧和張揚早在遠古時代就被我們的祖先限制和反對的低俗行為,其實質是對人類社會進步的反向推動”。

            以上論述請見 “方方文學工具問研討系列之三:帶有政治目的的新寫實主義者們奉行的是極為片面的文學人性觀”。

            “方方們的這些新寫實主義者們,無視人性在全人類中存在的廣普性,和讓各類人群用文學表述各自人性訴求的公平公正性,片面地認為創作和發表擁護共產黨思想理念、為共產黨歌功頌德的作品,就是脫離實際的理想主義行為。他們打著文學應該超越黨派,超越階級,超越政治這種去政治化的旗號,將共產黨人從文學作品中去掉,讓超越黨派變成了文學作品中沒有共產黨人的形象,超越政治變成了文學作品中沒有共產黨的政治,將中國共產黨人的人性訴求排斥在文學作品之外,他們極力推行的是十分霸道的文學人性觀”。

            以上論述請見“方方文學工具問研討系列之四:十分霸道的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

            “方方們的這些新寫實主義者”們創作和發表的作品,脫離了當今我國社會主義建設這個社會生活的主體,不能全面地反映出廣大人民群眾要求搞好生產、改善民生的主流民意。如果把社會生活比喻成洶湧奔騰的大江大河的話,這類離開了社會生活主體和主流民意的作品,展示的生活畫面只能是正在河邊灣岔里迴旋打轉的、或者是正在逐漸消失了的岔流兒。

            以上論述請見“方方文學工具問之五:方方們新寫實主義離開了當代社會生活的主體”

            “方方們的這些新寫實主義者們,主要是要否定文革前三十年在毛主席領導下的社會主義革命和社會主義建設的歷史。他們這樣做的后果是十分嚴重的,好像毛主席領導的文革前三十年都是錯,廣大人民群眾貧困不愖,文革后在鄧小平領導下,經過改革開放就形勢一片大好;好像文革前和文革后我們中國共產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黨,毛澤東和鄧小平是兩代互相對立中央領導。這樣做不但在社會上起到去共產黨化的作用,而且,在這種形勢的影響下,還會加大在全國人民中已經存在的擁鄧非毛和擁毛非鄧的相互對立的民意分裂。任其發展下去,如果說西方反華反共人士妄圖在中國搞顏色革命的話,這種分裂會給他們提供一個重要的著力點。原蘇聯的解體源自于蘇聯共產黨的內部分裂,我們應該從中吸取教訓。西方勢力在伊拉克、利比亞、敍利亞挑起的戰亂,給這些國家的人民造成的災難給我們敲響了警鐘。真要發生這些事情,將會造成的后果我們的黨承擔不起,我們的國家承坦不起,我們的民族、我們的人民承擔不起”。

            以上論述請見“方方文學工具問研討系列之二:【風景】開山、【軟埋】刨根、【日記】助西,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在干什么?”

            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在全國文乧工作坐談會上的講話上說:“在有些作品中,有的調侃崇高、扭曲經典、顛覆歷史,丑化人民群眾和英雄人物;有的是非不分、善惡不辨、以丑為美,過度渲染社會陰暗面;有的搜奇獵艷、一味媚俗、低級趣味,把作品當作追逐利益的“搖錢樹”,當作感官刺激的“搖頭丸”;有的胡編亂寫、粗制濫造、牽強附會,制造了一些文化“垃圾”;有的追求奢華、過度包裝、炫富擺闊,形式大于內容;還有的熱衷于所謂“為藝術而藝術”,只寫一己悲歡、杯水風波,脫離大眾、脫離現實。凡此種種都警示我們,文藝不能在市場經濟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為什么人的問題上發生偏差,否則文藝就沒有生命力。”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恰中當時文藝戰線存在的問題。

            習近平總書記在講話中發出催人奮進的號召:“我國作家藝術家應該成為時代風氣的先覺者、先行者、先倡者,通過更多有筋骨、有道德、有溫度的文藝作品,書寫和記錄人民的偉大實踐、時代的進步要求,彰顯信仰之美、崇高之美,弘揚中國精神、凝聚中國力量,鼓舞全國各族人民朝氣蓬勃邁向未來。”

            講話發表以后,在全國文藝戰線上,電視影劇、戲曲、美術等領域都在積極落實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精神,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取得了可喜的成績。最明顯的是電視影劇業,從【紅色搖籃】到【東方】,紅色精典系列大劇熱播不衰,和廣大人民群眾的心聲聯結在一起,熱情地歌頌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革命的光輝歷史,熱情地歌頌了以毛主席為首的革命領袖們的偉大功績?!境跣摹?、【右玉和它的縣委書記們】、【最美的青春】等,展現共產黨人帶領人民開展社會主義建設的電視劇,深動感人地塑造出一個個發揮先鋒模范作用的共產黨人的光輝形象,塑造出一個個令人崇敬的英模笵人物,溢滿了感人肺腑、催人奮進的正能量。

            然而,文學領域卻變化甚微。盡管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理論已經劣跡斑斑,盡管后來又出現了別的主義搶占了風頭,但是在那些帶有政治目的新寫實主義者們的操縱下,不寫歌頌式作品的風氣仍然雄居文學創作的潮頭,主導著文學創作的走向。那些被新寫實主義理論養育出來的著名作家們,享用著中國共產黨帶領全國人民,開展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所得的紅利,又有幾個能寫出像【創業史】中的梁生寶,【高山的花環里】的靳開來,【平凡的世界】里的田福軍;【初心】里的甘祖昌,【右玉和它的縣委書記們】里的那幾任縣委書記,這樣的優秀共產黨人,又有幾個寫出了像【最美的青春】里的,為建設塞罕埧林場而獻出青春、甚至是終身的英雄模范人物?

            在方方們的這些新寫實主義者們的玷污下,文學領域已經遠遠落后于電視影劇、戲曲等領域,變成了文藝戰線里脫離了改革開放正確軌道的重災區。文藝戰線的改革搞了四十年,其它領域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績,唯有文學領域存在嚴重的問題,在一些方面甚至是失敗的。

            方方在回應趙部長的文章中還有這樣的話:“他們的腦袋,已被‘文革’的口號和詞匯,凝結成板,僵化而堅實,就算斧頭劈,多半也是劈不開的。”從種種跡象看,方方們的這些新寫實主義者們,已經不是僅僅單個腦袋里,用他們那種帶有政治目的的新寫實主義理論凝結成的板了,而是變成由許許多多這樣被凝結的腦袋又凝聚到一起,凝結成一整塊巨大的板,并且這并不是一般的板,而是一塊巨大的鋼板。這種鋼板罩在中國文壇里的一些地方上,何止是用斧頭劈不開,就是用大錘也砸不開的!

            今天,文學領域里的那些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者們,如同獨立于共產黨領導體制之外的政治團體,那些凝結成鋼板的人,顯得和我們共產黨就不是一條道上走的人,共產黨的理念、主張,黨的文藝政策,他們都不肖一顧,仍然還在我行我素地按照他們的新寫實主義理念行事,朝著選錯了的方向,在脫離了社會生活主體的偏道上走。他們仍然奉行著十分片面的文學人性觀,不寫高尚偉大的英雄人物;仍然將共產黨人的形象、社會主義建設運動、以及當今社會生活主體和全國人民的主流民意排斥在文學作品之外。

            文學即是人學。文學的功能不但要引導人們如何去追求金錢、愛情和享受,還要引導人們樹立起高尚的道德情操,樹立起勇于奮斗勇于創新的勇氣,確立愛國為民的博大情懷。鞭策低俗丑陋人性,弘揚善美高尚人性,是文學應該堅守的方向和必需完成的神圣任務。

            與此相反,方方們的新寫實主義作品,卻是用來傳播消極、低俗、恐怖、淫亂等,傷害中華民族優秀風俗傳統,造成社會道德淪喪,敗壞社會風氣,破壞社會和諧安定的工具;是制造擁鄧非毛和擁毛非鄧的兩種相互對立的民意分裂的強力推手;是極力推行去共產黨化、去社會主義化,為西方反共反華勢力在中國搞顏色革命提供服務的工具。根據這些理由,方方的那個對付“極左”們久用不厭的至理名句,完全可以言正名順地用到他們自己頭上,叫做方方們的這些新寫實主義者們,“基本上就是禍國殃民式的存在”。

          相關文章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晨鐘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相關專題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華西村,不該被曲解
          2. 旗幟鮮明的堅決反對延遲退休
          3. 中組部原部長張全景談知青上山下鄉
          4. 五評胡錫進:要什么樣的“中國崛起”?
          5. 必須充分意識到:國民黨在關鍵時刻從未與大陸相向而行!
          6. ?王成是逃兵?網紅@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來審審吧!
          7. 劉子厚:回憶毛主席在河北的幾個片斷
          8. 張治中曾申請加入中共遭拒,周恩來惋嘆我黨失去了一位元帥
          9. 什么是奢侈品?以及奢侈品為何正在毀掉我們的生活?
          10. 子午:胡錫進支持延遲退休的理由錯在哪里?
          1.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讓有些人膽寒!
          3. 關于毛澤東的18個謊言的最新進展
          4.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5. 他是統戰高手,為我軍帶來33個團,晚年預言主席地位將來會更高
          6. 歷史只記錄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卻沒記錄功臣對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難時期的人為錯誤和責任人
          8. 老田|主流黨史寫作的困境何在:從《周傳》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說起
          9. 戈爾巴喬夫,竟還不忘指點江山
          10. 天津肖老師歧視學生,家長卻集體簽名要留住老師,事情真相如何呢
          1. 歷史文獻:毛主席談我國還可能要走一段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
          2. 張文茂:為什么會在理論上出現這么多的混亂?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們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嘆,30年啟蒙都白做了
          7. 鬧劇不斷——“茅臺貧困戶”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獨的王小妮復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張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國糧食人均超過三百公斤說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凈嗎?
          1. 羅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團長告別!
          2. 張志坤:展望中美關系“重回正軌”的那一天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學習黨史,要正確評價改革開放時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訥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歲
          6.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