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何業界實驗難以證明草甘膦致癌?揭秘歐盟安全性評估漏洞

          侯賞 · 2021-08-20 · 來源:食物天地人公眾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01

            草甘膦致癌性檢測方法過時

            草甘膦是廣泛使用的除草劑“農達”的關鍵成分,在評估該除草劑安全性時,監管部門過去一直依賴于保密的、企業主導的科學研究。近日出版的一個報告對50多項這類研究進行了分析, [1]提出了令人擔憂的問題。

            在7月2日發布的一份長達187頁的報告中,奧地利維也納醫科大學癌癥研究所的研究人員表示,他們對大型農化公司提交給監管機構的53項草甘膦安全性研究進行了徹底的審查,發現大多數研究在科學嚴謹性方面沒有達到國際標準,同時也沒有采用最能夠檢測癌癥風險的測試方法。

            “這些研究中的大多數,雖然不是全部,質量都非常差。”該分析報告的主要撰寫人齊格弗里德·克納斯穆勒(Siegfried Knasmueller) 告訴《衛報》,“衛生部門【譯者注:指歐盟委員會衛生和食品安全總司】……接受了其中一些非常不嚴謹的研究,認為這些研究內容豐富且可以接受,這從科學角度來看是不合理的。”

           

           

           

            克納斯穆勒(左二)及其在維也納醫科大學癌癥研究所的團隊成員 | 圖片來源:維也納醫科大學網站

            草甘膦是世界上使用最廣泛的除草劑,尤其受到種植常見糧農作物的農民的歡迎。 但由于擔心草甘膦可能致癌,許多國家就是否應繼續使用草甘膦存在激烈爭論。

            這份新的分析報告對草甘膦的安全性提出了質疑,研究人員發現業界實驗中使用的大部分研究方法已經過時,不符合國際的研究質量標準??思{斯穆勒表示,如果以目前國際公認的科學標準來衡量,在這些業界提交給監管機構的53項研究中,只有兩項是可以接受的。

            他表示,問題特別大的是,致癌試驗主要檢測實驗室小鼠和大鼠骨髓紅細胞在癌癥早期染色體的受損情況。根據克納斯穆勒的說法,這些測試通常只能檢測出50-60%的致癌物。“許多致癌物用這種方法根本檢測不到”,他說道。

            據克納斯穆勒介紹,另一種被稱為“彗星試驗”的檢測方法在鑒別致癌物方面更有效,因為它可以量化和檢測各種器官中單個細胞的DNA損傷,通常用于評估基因毒性。但報告指出,已有的業界實驗并沒有使用彗星測試。

            “我不明白衛生部門為什么不要求提供這些數據,”克納斯穆勒說,他是遺傳毒理學專家,就職于癌癥研究所,還是兩個著名科學期刊的主編,其中一個期刊為《突變研究-遺傳毒理學和環境誘變 》(Mutation Research-Genetic Toxicology and Environmental Mutagenesis)。

            如果克納斯穆勒的觀察結果是準確的,那么這些對業界研究漏洞的新發現則揭示了一個事實,即歐洲和美國對草甘膦安全性的監管至少部分是基于過時的科學。

            歐洲食品安全局 (EFSA) 表示無法對報告發表評論,但表示所有相關方將有機會就草甘膦評估草案提交意見。在問到該機構對業界研究的有效性抱有多大信心時,發言人不予回答。

            美國環境保護署 (EPA) 則認為不需要進行彗星試驗,而且表示該機構在評估農藥時“努力使用高質量的研究”,并進行“廣泛的數據采集”。 此外,EPA 的一位女發言人表示,EPA 會“針對所需的研究進行科學可接受性的評估”,以確保符合機構和國際準則。

            02

            拜爾/孟山都串通監管機構

            克納斯穆勒團隊的報告出臺恰逢一個關鍵時刻,因為草甘膦在歐洲的批準使用期限將于2022年12月到期。因此,現在是農化公司大力游說監管機構的關鍵時機。就在今年六月,歐盟的“草甘膦評估小組”(Assessment Group on Glyphosate, AGG)發表了一份長達1.1萬頁的報告,認為草甘膦沒有致癌性。這份報告的數據來源于2019年12月“草甘膦續期小組”(Glyphosate Renewal Group, GRG)所提交的1500項研究。[2]GRG由拜耳牽頭動員其他七個草甘膦廠商組成,它們一再要求歐洲監管機構在明年草甘膦安全證書到期之前進行重新授權,并且業界也在竭力推動草甘膦在全球的持續使用。

            不過,已經有一些國家開始禁止或減少使用草甘膦,其中墨西哥力求在2024年實施草甘膦禁令,法國政府去年宣布對停止使用該化學品的農民給予經濟補貼。在美國,紐約市最近禁止在城市物業中使用草甘膦,其他城市也實施了減量命令或禁令。

           

           

           

            今年2月,墨西哥總統奧夫拉多爾宣布將于2024年全面淘汰草甘膦和禁絕轉基因玉米種植 | 圖片來源:ITAP.org

            GRG對報告未予置評。但GRG的主要成員拜耳表示,提交給監管機構的一攬子研究報告已算得上是“有史以來針對農藥活性成分匯總最全的科學檔案之一”。

            拜耳表示,當前的草甘膦安全性注冊審查,不僅 “要求”企業提交舊的基因毒性研究,還需要加入新的企業基因毒性研究。此外,拜耳的一位發言人表示,農化公司已經向監管機構提交了“一項總結數千份草甘膦研究科學發表的全面綜述”。

            自2015年以來,人們對草甘膦的擔憂日益加劇,當時世界衛生組織下屬的國際癌癥研究機構 (IARC) 根據獨立研究人員進行的科學研究將草甘膦歸類為“人體可能致癌物”。這就是說,草甘膦對人體致癌是基于“有限的證據”(研究人體在實際生活中所接觸到的草甘膦),而對于實驗室動物致癌是基于“充分的證據”(研究實驗室動物與“純”草甘膦的接觸)。另外,IARC也提出,有“強烈”的證據表明,草甘膦能造成DNA損害(基因毒性),這既發生在純草甘膦中,也發生在草甘膦的配方產品中。與監管機構不同,IARC 對草甘膦的判定主要依賴于大量已發表的同行評審研究,而不是行業研究。

            IARC對草甘膦的分類引發歐洲議會的一些立法者在2017年要求解密行業已提交監管構但尚未向公眾公開的研究,因為孟山都公司的材料上往往蓋有“公司機密”的印章。

            2017年1月,由多個環保和消費者保護機構組成的組織“歐洲公民倡議”(European Citizen Initiative, ECI)發起運動,要求:

            1)全面禁絕草甘膦;

            2)歐盟監管機構所進行的安全性評估應基于由可靠的政府機構所委托的、公開發表的研究,而不是基于農藥行業所提供的實驗;

            3)對歐盟境內的農藥使用,設立一個逐步減少使用的目標。

            在短短的7個月內,ECI就征集到了一百萬個簽名。但最終歐盟只是部分地回應了第二個訴求,要求農化企業從2021年3月開始必須把申請草甘膦安全證書續期的材料公開。

           

           

           

            “歐洲公民倡議”征集到一百萬個簽名,要求禁絕草甘膦 | 圖片來源:綠色和平網站

            美國消費者保護組織“SumofUS”隨后要求業界公開這些秘密研究,并向克納斯穆勒團隊提供了50多項研究以供分析。

            2015年IARC的判決在歐洲掀起了草甘膦安全性的熱烈爭論。如果歐盟接受IARC的決議,就應該把草甘膦歸為“1B級致癌物”。而遵循歐盟農業登記法規(EC 1107/2009)的規定,這類化學物質應當全面禁止銷售。但歐盟并沒有直接接受IARC對草甘膦的分類。德國聯邦風險評估所(BfR)以及歐洲食品安全局在2015年11月宣稱現有的證據不足以證明草甘膦致癌,認為草甘膦不會對人體健康帶來風險。

           

           

           

            地球之友歐洲總部檢測了草甘膦在不同國家居民的尿液殘留情況,殘留樣本占比最高的國家分別是馬耳他(90%)、德國(70%)、英國(70%)| 圖片來源:地球之友歐洲

            但歐洲議會則接受IARC的分類,在2017年十月通過決議,要求在2022年12月前要全面禁絕草甘膦。但2017年12月歐盟成員國以微弱優勢投票通過對草甘膦為期五年的許可延期。[3]

            監管機構之所以無視IARC的判決,與孟山都的活動密切相關。近年來,孟山都與監管機構之間的一些跡象可疑的接觸已經被曝光,如歐洲食品安全局在與美國環保署(EPA)下屬一名與孟山都有關系的官員進行磋商后, 駁回了一項證明孟山都除草劑與癌癥之間關聯的研究。文件還顯示,一份聲明草甘膦安全的歐盟報告部分是從孟山都的研究中復制和粘貼的。

            當EPA于2016年12月在華盛頓特區與一個科學顧問小組進行磋商時,小組成員抱怨說,EPA官員沒有遵循正確的科學規范來評估草甘膦對健康影響的研究。

            “這再次暴露了一個痛點:國家監管機構在審視行業研究的質量時,并沒有仔細審查,” 歐洲的“企業觀察組織”(Corporate Europe Observatory)研究員尼娜•霍蘭德(Nina Holland)表示,“這是令人震驚的,因為他們的職責應該是保護人民的健康和環境,而不是服務于農藥行業的利益。”

            03

            草甘膦的全球擴張

            1974年,草甘膦借農達除草劑的大名出道,孟山都公司宣傳其是安全的。該公司的科研人員稱,它對人體及其它非靶標生物體無害,也不會殘留在水與土壤當中。當時的科學研究也顯示,它不會在動物組織中積聚。

            上世紀90年代,孟山都開始在轉基因抗除草劑作物中捆綁草甘膦,轉基因作物包括玉米、大豆、棉花和油菜等。農民用了這些“抗農達”的種子,在生長季就可以通過施用單一的除草劑來防治雜草,以節省時間并簡化種植考慮。由此,農達成為有史以來全球市場上銷量最高、同時也是利潤最高的除草劑。

           

           

           

            法國農民在玉米地噴灑孟山都公司的“農達720”除草劑 | 圖片來源:衛報

            到了90年代末,最后一批草甘膦的專利到期了。非專利農藥(generic pesticide)行業開始以低價供應草甘膦市場。以阿根廷為例,從上世紀80年代到2000年間,每升的價格已由40美元跌至3美元。

            中國的農藥行業從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始發展加速。由于當時相關的環境安全和健康保護法律法規尚且薄弱,加之政策對于農藥項目多予支持,因此在中國,草甘膦最初的價格非常便宜。

           

           

           

            中國市民要求禁絕草甘膦

            圖片來源:人民食物主權網站

            如今,中國仍然在全球的農藥行業占據主導地位,2018年的除草劑出口占全球總量的46%。然而,其它國家也想要分一杯羹,例如馬來西亞和印度。在過去,農藥主要是從歐洲和北美涌入發展中國家;現在,發展中國家反而會成為富有國家的重要農藥進口來源。農藥生產廠家的數量增加和地域擴散導致產能過剩,加劇了低價競爭,并且對人類健康和生態環境造成嚴重影響。

            04

            草甘膦對健康的潛在長遠危害

            在美國,孟山都正遭遇官司纏身,多起訴訟控告草甘膦破壞免疫系統,使接觸者罹患非霍奇金淋巴瘤。這些原告于過去兩年里已在三個陪審團的裁決下獲賠數百萬美元。2018年,德國化學公司拜耳(Bayer)收購了農達的研發商孟山都公司,接手了約12.5萬起未決訴訟。經過拜耳的善后處理,現仍有約3萬起訴訟未結案。目前,該公司已宣布將在2023年停止美國非農用市場銷售含草甘膦成分的除草劑,以減少消費者維權所帶來的損失。

            除了致癌可能,草甘膦還會引發其他哪些健康問題?2019年的一項研究發現,如果孕婦在產前接觸過草甘膦,出生的兒童患自閉癥譜系障礙(ASD)的風險會明顯高于對照人群。

           

           

           

            草甘膦如何通過水體、土壤和食物危害環境與健康 | 圖片來源:Environmental Challenge期刊

            還有研究發現,草甘膦會損傷大鼠的肝腎器官,改變蜜蜂的腸道微生物群。小鼠如果接觸過它,三代后患病、出現肥胖和出生畸形的幾率都會上升。草甘膦雖然能夠在自然環境中較快地分解,但在水生系統中仍有大量殘留,甚至可以從佛羅里達海牛的血液樣本中檢測到。

            從上世紀90年代到本世紀初,國際社會通過了幾項突破性的協議,以限制或監測有害農藥的銷售和使用。這些協議——《斯德哥爾摩公約》和《鹿特丹公約》——針對的是具有高毒性、長期殘留性、生物累積性的農藥化合物。草甘膦貌似并不符合這些標準,但人類其實極易接觸草甘膦,因為它廣泛存在于土壤、水和食物中。

            關于草甘膦對健康和環境造成怎樣的影響,科學家們還無法達成共識。而對農藥安全性的爭議也并不僅僅局限于草甘膦。

            以滴滴涕(DDT)為例,發展中國家至今仍在用它消滅蚊蟲,以防止瘧疾等蚊媒傳染??;而美國早在1972年就將它禁用,因其對野生動物造成影響并對人類產生潛在危害。但是,之前,人們一直未能認識到它的致癌性,直到2015年,科學家發表了一項時長54年,追蹤祖孫三代婦女的研究,發現20世紀60年代在孕期接觸滴滴涕的婦女,她們的女兒成年后患乳腺癌的可能性是胎兒期未接觸滴滴涕婦女的4倍多。這項研究的發布距離首次滴滴涕對人類健康影響的國會聽證會已經時隔65年之久。

           

            科學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得出結論。鑒于目前草甘膦的使用如此泛濫,我們預計,一旦確認它會對人類健康造成危害,到時其影響將會是廣泛、難以清除且極難管控的。

            但要找到物美價廉的替代品并不容易。在今天的市場上,許多替代品的毒性甚至會更大。盡管如此,由于雜草逐漸對草甘膦產生抗性,尋求替代品也變得迫在眉睫。

            我們認為,人們日益關注草甘膦的效果及其可能帶來的健康危害,這會推動科學研究的發展,以找到化學除草劑的替代解決方案。而這些努力需要更多的政府支持,否則農民將選擇使用毒性更大的除草劑。草甘膦看起來很便宜,但它所造成的真實代價將是高昂的。

            注釋:

            [1]https://usrtk.org/wp-content/uploads/2021/06/Evaluation_25.03.21-with-signatures.pdf

            [2]https://usrtk.org/pesticides/new-analysis-glyphosate-studies/

            [3]詳情請參閱最強白名單:全球限制或禁止草甘膦除草劑國家匯總,

            https://www.shiwuzq.com/portal.php?mod=view&aid=2381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焦桐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今日才知毛主席這份苦心……
          2. 胡言亂語
          3. 阿富汗陷阱,美國撤軍后中國更應10倍警覺
          4. 改革只是方法而不是目的
          5. 感謝這頭撞玻璃的傻兒子
          6. 不得強制中小學生注射疫苗浙江帶了好頭,0-17歲不必全體注射新冠疫苗的八個理由
          7. 阿塔,還是上當了!
          8. 湖南衛視和浙江衛視大搞818晚會,除了銅臭味還是銅臭味
          9. 果然,CIA開始動手了!
          10. 未接種新冠疫苗而引起的感染事件將被嚴肅追責?!
          1. 造神的原來是一群妖精
          2. 塔利班手持毛選,打敗美帝走狗,取得完勝!
          3. 太快了,全世界的狗都驚呆了
          4. 迎春:謊報“軍情” 隱瞞真相
          5. 張文宏事件,是中西方文明沖突的轉折點
          6. 呂永巖:評《致高強同志的一封信》
          7. 戴著毛主席像章抗疫:“我們是毛主席的人民醫務工作者”
          8. 耿來意:毛主席在“七大”上反思“六大”沒選陳獨秀為中央委員:現在看不選他是不對的
          9. 阿富汗已經變天,可惜不是解放區的天……
          10. 竟然憑空刮起歪曲高強部長的妖風!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2.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3. 近期驚動全網的三大政策突變, 在一個閉門會上說透了背后邏輯 | 文化縱橫
          4. 帝修資勢力的優秀“抬轎夫”胡錫進: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問題?資本要純凈?美國最怕中國的GDP?
          5. 南京機場疫情,證明網紅專家提出的抗疫路線禍國殃民,必須警惕
          6. 誰該為“大躍進”中的左傾錯誤負主要責任
          7. 呂言夫:毛澤東思想的新定位
          8. 葉方青:推進共同富裕,要警惕“驢唇不對馬嘴”現象
          9. 用毛澤東思想武裝龍芯 ——董事長胡偉武解讀龍芯中科的文化理念
          10. 請聽聽南京機場保潔員的話
          1. 七夕節:感受楊開慧和毛主席的曠世愛情
          2. 曾經主管網絡輿論的彭波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
          3. 迎春:謊報“軍情” 隱瞞真相
          4. 談談圍繞張文宏醫生的爭議
          5. B站視頻:別催了,生不出來
          6. 救不救,是比“扶不扶”更能打斷中華脊梁的社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