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黑社會往事

          歐洲金靴 · 2021-08-12 · 來源:陽春白靴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打黑除惡的本質是割除政治肌體的腐瘤,是凈化政治生態和維護政治初心的自我革命事業的一個部分,這沒有盡頭。

            近日又一熱播主旋律電視劇《掃黑風暴》引發了討論不斷,其中孫興的原型孫小果尤為引人注目,這位去年2月被執行死刑的“昆明黑老大”又一次成為焦點。

            不妨簡單嘮嘮中國的黑社會往事。

           

            1

            先以孫小果為例吧。

            這個人當年其背后的官員確實不少,但并不是今天標準下的那么牛逼哄哄,說實話有點被媒體吹了。

            “一手遮天”云云屬實夸大,不過也理解官方要拿孫小果來給打黑除惡行動豎一個宣傳典型。

            那個年代的治安幾近無治安、檢法幾近無檢法,特別是昆明那種邊陲,可以說是90年代特色。

            

            追溯長期根源,是1979年逐步廢止的知青下鄉政策。

            推薦閱讀:光輝而偉大的知青下鄉

            自1979年始,知識青年被大規模召回城市,強行往國企里面塞,造成了體制性的人浮于事、大鍋飯、“一份工三人干”等惡況;同時,那些沒能進入國企的青年,便游走街頭無所事事,隨即迎來了83嚴打……

            1983年8月25日,中央發出《關于嚴厲打擊刑事犯罪的決定》,提出從1983年起,在三年內組織“三個戰役”。

            從1983年8月上旬至1984年7月,各地公安機關迅速開展嚴厲打擊刑事犯罪活動;此后至2001年,除1985年、1997年外,每年都組織“嚴打”。

            “嚴打”,即嚴厲打擊嚴重刑事犯罪活動,最早提出這個詞的人是小平同志,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后由于中國各地社會治安不好,成為了當時面臨的急需解決的突出問題。

            根據公安部的統計,1980年全國立案75萬多起,其中大案50000多起;1981年立案89萬多起,其中大案67000多起;1982年立案74萬多起,其中大案64000起。

            到1983年上半年,案件數量猛烈上升,雖隨著開展“嚴打”發案大幅度下降,但全年立案總數仍達61萬多起,其中大案65000多起。

            后來迫于無奈,又搞了一段時間的“知青重返農村”運動,并硬著頭皮重新正面宣傳一度被抹黑的下鄉運動。

            就城市安置知青的問題,那時候還提出“大城市學上海,小城市學常州”的口號,就是為解決知青在城市的安置難題,什么“父母提前退休、兒女提前接班”的封建之事也在國企內大面積出現。

            至于到了90年代末將國企解體瓦解時,已不會有人愿意去追溯這些根因,只知道大快朵頤得鯨吞國有資產。

            推薦閱讀:一九九八,工人下崗

            以上是黑社會產生的長期根源,而短期根源則是80年代中后期的軍隊改革。

            黑惡現象,無疑是軍改的附加品。

            一方面,“軍隊要忍耐+軍隊可以經商”使得原本吃皇糧的制服機構無限下沉,軍隊內部克扣軍餉、社會上又欺壓百姓,屢屢上演穿著軍裝和商戶“搶生意”、“爭攤位”的奇景。

            推薦閱讀:軍隊經商始末

            另一方面,百萬大裁軍轟轟烈烈,可是卻又并未做好退伍安置工作,造就了難以計數流入社會的“兵痞”,成為了各個地方黑惡勢力崛起的組成人員。

            那一時期,基層警事完全脫離了黨的領導、幾乎“社會化”。

            官方警力一旦社會化,最直接惡果就是警黑勾結。

            派出所、公安局淪為了黑勢力的保護傘、“鐵哥們”,從而使得黑社會不但時隔四十年在華夏大地死灰復燃,并各擁地頭、相繼做大,讓90年代徹底成了“黑色年代”。

            像孔慶東老師生動描述的:“百萬工人下崗,百萬小姐上崗”,黃賭毒在中國死而復生,其背后都是黑社會。

            在任何國家,有黃賭毒都必然有黑。

            而黑,永遠是控制黃賭毒的幕后boss。

            2

            90年代的東北地區(以哈爾濱、沉陽為典型)、華北地區(以石家莊為典型)、西南地區(以昆明為典型),某些黑社會組織的社會地位甚至與當地官方平起平坐。

            外地調來的領導干部初來乍到,甚至還得去給當地的地頭蛇“拜碼頭”,否則“日后工作不好開展”……

            包括遇到些棘手的事兒,穿警服的“不好出面,不好處理”,還得去“麻煩”黑勢力“幫個忙”,所謂“以黑治黑”。

            哈爾濱的喬四就是其中翹楚,算是玩的比較早的“初代boss”了,一開始就是靠著幫民警“暴力強拆”、“拔釘子”,開啟創業之路。

           

            這些都是90年代基層治理的形態,黨組織蕩然無存,治安極度混亂。

            還是說拿喬四舉例。

            在喬四爺的時代,連哈爾濱的派出所公安局的傳呼機、吉普車、辦公桌椅,都讓他包了,這哈市的黑社會生態還怎么治?

            1993年,公安部刑偵局被迫成立了“有組織犯罪偵查處”,混亂程度可見一斑。

            在90年代做生意,就是靠比拼誰更“狠”、更“會玩”、更“有人”,只有規矩,沒有規則。

            像孫小果這種,以他后爹和他媽的職務,花點錢改年齡出獄之類,其實并不算難事。

            之所以今天重點宣傳他,不僅是因為這孫子涉及明目張膽的官場勾結、腐敗庇護,且此人行徑過于變態惡劣,在昆明黑道各種“常規的”黑惡淫亂手段不說,還喜歡用一些亂七八糟的“宮廷酷刑”當眾折磨小姐和馬仔,在昆明的氣焰太囂張。

            要非說昆明黑道的牛逼人物,鎮雄幫和東北幫才是最拉風的,以及四川幫(蔣家田)、洪興幫(被香港電影洗腦)等昆明幫派,包括利用美色連睡兩個黑老大(候連喜、楊炯明)和一位云南省長(李嘉廷)的“昆明地下武則天”徐福英,共同組成了90年代的昆明社會秩序。

            昆明這個地方,確實是研究黑社會問題的絕佳案地。

            一直到2001年李嘉廷落馬、然后2003年嚴打黑惡勢力,才算消停下來。

            3

            除了昆明,還有一個城市同樣是研究“黑社會時代”與“國企瓦解時代”的范本:石家莊。

            從1998-2001年間,石家莊的下崗人員犯罪數占總犯罪數比例飆升,達到36.2%,比起1997年增長了三倍不止。

            最明顯的是盜竊罪——一個反映也充斥著饑餓、彷徨、頹唐的罪徑,下崗人員的盜竊數量直接占到總盜竊數的50.8%,超過了半數。

            這些現象的出現與國有企業改革帶來的大規模下崗潮有著密切關系,引起這些工人犯罪的核心動機就在于“生存斷裂”。

            他們所習慣的一切生存途徑都被徹底封死,且幾乎沒有任何救濟措施和情緒安慰,就任由他們孤零零地被飛馳的私有化列車,生硬又兇狠地拖在后面。

            當一座又一座國營工廠被粉碎,那些從廠子里雙目無神地走出舊世界的工人們,就一點一點地將一個曾經秩序井然的城市,變得“魚龍混雜”起來。

            1999年5月,張寶林的弟弟張寶義,被孫大洪的打手丁旭在石家莊街頭當街打成重傷;兩個月后,張寶林帶人手持獵槍將丁旭和他的超跑堵在巷口,一秒爆頭。

            從此張寶林的名字前面多了一個稱謂:石家莊老大。

            兩年后,距離東北王、哈爾濱喬四爺被執行死刑整整十年后,張寶林在石家莊終于被捕。

            再兩年后,以張寶林為原型的電視劇《征服》上映,孫紅雷飾演的劉華強基本把張寶林的兇惡面相全貌演繹。

           

            同樣是在2003年,昔日張寶林手下的馬仔張建設,改名為張家豪,逃出了石家莊、去往了北京,算是和自己在莊里的所有灰與紅的記憶揮別。

            在北京的娛樂場所看場子時,啤酒瓶飛來砸去之間,張家豪認識了趙剛——一位新的東北大佬的保鏢。

            一年后,趙剛本色出演了這位大佬制作的電視劇。

            困于分身乏術,趙剛便把張家豪介紹給了這位大佬,讓他成了大佬身邊新的保鏢。

            兩年后,電視劇又拍了續集,早就不說石家莊話、而是一口濃濃東北腔的張家豪,也本色出演了電視劇里的一個狠角兒。

           

            這兩部電視劇,就是《馬大帥》第一部、第二部。

            而這位大佬,就是在“沉陽王”劉涌、以及“喬四爺手下第一殺手”李正光紛紛被繩之以法之后,崛起為新的“東北王”的二人轉龍頭:趙本山。

            劉涌,后文會提。

            1998年,伴著劉歡在耳畔靡靡不絕的《從頭再來》和宋祖英那首刺耳的《好日子》,石家莊的一位工人在毛主席塑像上面掛個了一副對聯:

            “毛主席,向前看,前面都是貪污犯;毛主席,向后看,下崗工人沒有飯。”

            那座毛主席塑像的前面就是石家莊市政府,后面則是工人文化宮。

            到底應該是向前看還是向后看呢?

            1945年4月21日,毛主席在七大預備會議上以《中國共產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的工作方針》為題作了講話,當時指出,大會的工作方針就是團結和勝利,大會的眼睛要向前看,而不是向后看。不然就要影響大會的成功。大會的眼睛要“看著四萬萬人”、“以組織我們的隊伍。”

           

            三十三年后,1978年11月,給十一屆三中全會的思想基調進行預熱和鋪定的小平同志提出:“我們這次會議是向前看的會議……當然了,向后也要看一下,為的是向前看。”

            同時他還提出:“歷史問題只能搞粗,不能搞細。一搞細就要延長時間,這就不利。要以大局為重。外國人對其他事沒興趣,主要看中國安定不安定。”

            時任浙江省委第一書記的鐵瑛深有感觸地說:“‘文化大革命’給我們黨和國家造成的損失太大了。派性泛濫,是非混淆,四分五裂。許多問題是一筆筆糊涂賬,往往越爭吵越糊涂!依小平同志的建議:對過去問題的處理宜粗不宜細!我們感到小平同志的見解確實高明!”

            到底是“向前看”,還是”向后看”?

            1998年,在石家莊寒冷的風雪中靜靜凝望遠處煙囪漸滅的毛主席塑像,注定是無法回答的。

            4

            黑錢色,這是自古以來三個“干政效率”最高的民間工具,后兩者「錢色」是誘惑,而前者「黑」則是依托。

            權力依托黑惡去做一些權力無法明做的事,黑惡則反過來依附權力拿到無法通過白道獲取的利益。

            “黑社會干政”,這是各種腐敗類型里尤為損傷政治能量、顛覆我黨形象的腐化形式。

            回看歷史,我黨我軍當年在解放事業中俘獲民心的一大顯著之舉,就是砸碎剿滅一切舊制基層自治武裝,將老百姓從地方宗族武裝、前朝余匪武裝的黑暗統治中拯救出來,全部納入到黨的治安體系內。

            多少老一輩人提到共產黨、解放軍和毛主席,除了“讓我吃飽飯、不再餓肚子”,另一個功績和恩情就是“讓我不再受欺負、不再挨打、不再被搶兒搶女”。

            這個“受欺負”,就是我黨建政之前數不盡的地方黑社會武裝勢力。

            黑惡的種子在80年代被種下,可以說荼毒至今。

            比如孫小果,有十九個保護傘并能雇傭一個副部級官員和五個正廳級官員為自己打工;

            再比如組建地下武裝并壟斷區域內賭博業/高利貸市場、發家逾百億、還當選政協委員、頻頻大搞慈善和愛國公益事業的“四川王”劉漢;

            再比如能為區區八萬賠償款而勒令包頭市政法委從辦公經費中擠出來代賠、又鯨吞國有資產的“內蒙王”郭全生;

            再比如能一年之內拿下五座煤礦的“山西王”陳鴻志……

            每一個“地方大王”的背后,都站著一個甚至多個地方諸侯。

            大樹不倒,猢猻長吠;大樹若坍,猢猻則散。

            把目光從天高皇帝遠的西南,移到官場衙味濃郁的東北,同樣邏輯相通:像有“沉河王”(沉河為沉陽市一區)之稱的李俊巖,1999年被擒并被判處死刑,直接原因就是著名的沉陽官場大地震“慕馬案”。

           

            1999年初,時任沉陽副市長馬向東、財政局長李經芳、建委主任寧先杰三人,在澳門頻繁出入賭場,被國家相關部門一舉拿下;一年后,“東北最后一位黑老大”、“沉陽王”劉涌正式被公安機關逮捕,其背后靠山、時任沉陽市長慕綏新隨即下野。

            慕市長與之前落馬的馬市長就此一起落位沉陽歷史,江湖人稱“慕馬案”。

            那場震動幅度巨大的沉陽官場大地震,牽連甚眾,總涉案人員達100多人,其中副省級1人,副市級4人,僅各級的“一把手”就有17人,貪腐金額達數百萬美元。

            這場大地震也自然而然地導致了相傳打了劉德華一巴掌的“沉陽王”劉涌的后續倒下。

            5

            黑道事交給黑道辦,這種治理思維至今還是存在。

            過去很多年,城市資本大舉下鄉,全國各縣城大興土木搞房地產和工業園區,實力雄厚的老板們在碰到諸如征地拆遷問題時,不論是大企業,還是其背后招商引資的地方政府都不愿意碰這個雷。

            怎么辦呢?很簡單:將相關業務“轉包”給那些具有黑社會勢力的“拆遷公司”!

            比如2010年的大連道由家村,比如2012年的山西朔州,比如2014年的山東五蓮縣……

            至于欠薪欠款、還對討要者動輒毆打,對于曾經各地涉黑的企業更是“常規操作”了。

            比如南昌討薪不成反被威脅的農民工張桂生,比如云南省巧家縣雙河村被騙400畝土地反被黑社會毆打的村民們(和《人民名義》中大風廠事件如出一轍),比如河南小莊村被侵占生產樓反被黑社會頭目李含富征收保護費+圍毆暴打的向陽生……

            2016年,山西晉城曾一篇傳遍全國的熱文:《黑老大出獄:120人迎接放炮,現場有20路虎30奔馳》……

            數不勝數,讓人脊寒齒冷。

            還記得去年的獨山縣地方債事件吧,獨山縣也有個“黑老大”,劉東旺。

            劉東旺是湘資入黔的代表人物,貴州省湖南商會會長,掌握著湖南貴州兩省廣泛的金融資源和文旅項目開發渠道。

            早年,貴州曾出現“貴州湖南商會”和“貴州湖南企業聯合會”兩塊牌子,權力之爭白熱化,最終也是劉東旺通過黑色勢力實現了黔湘商會在貴州的一家獨大。

            獨山縣400億巨債中有多少是經他雙手之騰挪、送到潘書記的財政賬戶,官方至今沒有公示。

            獨山縣耗資56.5億的“盤古莊”和耗資8億的“七十二行”,這兩個祭壇式、江湖氣十足的超大型風水景觀,都是劉東旺獻給潘書記的大禮。

           

            盤古莊項目由貴州湘企集團即“貴州湖南商會”打造,劉東旺正是黔湘商會會長,同時聯合開發商“獨山縣盤古旅游開發有限責任公司”的股東之一“貴州湘企糧油商貿城集團有限公司”,其控股人石連芬,又是七十二行項目開發商“貴州省三都縣七十二行北京路商業街管理有限公司”的股東。

            劉東旺在貴州牽扯案件達50起,多是與各類建材公司的糾紛,如貴州佳合天成道路材料、貴州旭永能源、獨山縣順發建筑設備租賃部等。

            其運用暴力手段開展項目的事件在貴州、尤其是獨山縣早非異聞,但直到潘書記垮臺,這位劉老板才被生擒活捉。

            在官方判文中對劉東旺是這么寫的:“在獨山縣百泉鎮和麻萬鎮以及省內外金融機構實施妨害公務、敲詐勒索、故意傷害、行賄、聚眾沖擊國家機關、騙取貸款、故意毀壞財物、聚眾斗毆、尋釁滋事、非法持有槍支等刑事案件12類17起,多次實施毆打他人的違法行為,造成3名受害人輕傷,另打傷多名討薪、討債人員。”

            從建材地產到金融信貸,二十年間黑社會的“業務”倒是也在進階和擴展……

            跋

            整整二十年前,2001年的4月,全國治安工作會議開幕,長者發表重要講話,對開展新一輪“打黑”提出明確要求。會后,再次開展了以綜合整治為目的的全國打黑整治斗爭。

            配合著長者領導的停止軍隊經商和滅輪運動,社會風氣開始有了好轉。

            二十年后,人民領袖在今年的全國掃黑除惡專項斗爭總結表彰大會上再度雷霆發聲:“黑惡勢力是社會毒瘤,嚴重破壞經濟社會秩序,侵蝕黨的執政根基。”

            回看歷史,實在太多的觸目驚心、太多的難以置信。航道回正不易,且依然任重道遠,決不可再重蹈覆轍。

            打黑除惡的本質是割除政治肌體的腐瘤,是凈化政治生態和維護政治初心的自我革命事業的一個部分。

            這沒有盡頭。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焦桐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誰該為“大躍進”中的左傾錯誤負主要責任
          2. 迷信鐘院士是一種病
          3. 吳銘:也說中國輿論場怪像
          4. 《大決戰》是“主旋律”嗎?
          5. 成功與失?。ㄒ唬?/a>
          6. 吳銘:說說臺灣問題解決辦法
          7. 為人民富豪洗地之后,觀察者網又為張文宏站臺!
          8. 張文宏的臉都被打腫了,為啥媒體還是不放過他
          9. 當上升到國家意志后,治理娛樂亂象就是小菜一碟了
          10. 致方方——要說有罪,你才是有罪的!
          1. 帝修資勢力的優秀“抬轎夫”胡錫進: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問題?資本要純凈?美國最怕中國的GDP?
          2. 最危險的敵人——麻痹的官僚,準備投降的思潮
          3. 人民日報發文稱“中醫藥在非典時的貢獻被衛生部和鐘南山掩蓋”,主流媒體為中醫正名拉開序幕
          4. 毛主席應當“功七過三”,這番評價實在讓人忍不住落淚!
          5. 誰該為“大躍進”中的左傾錯誤負主要責任
          6. 百年爛黨,還是當初的模樣
          7. 一名高一新生的感想:關于“精神鴉片”
          8. 果然南京機場防疫失誤違反基本常識事出有因
          9. 看到美國轟炸阿富汗驚出一身冷汗,還好這里是新中國!
          10. 武漢軍運會、蓋茨基金會和網紅張醫生啟示錄:提高智商保平安!
          1. 對當前斗爭形勢的看法
          2.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3.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國百名作家之列
          4. 葉方青:滴滴放肆到今天的程度,一些人是有責任的
          5.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6. 不祥之兆,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
          7. 南京機場疫情,證明網紅專家提出的抗疫路線禍國殃民,必須警惕
          8. 請聽聽南京機場保潔員的話
          9. 呂言夫:毛澤東思想的新定位
          10. 12339正式公開舉報:騰訊涉嫌以操控輿論導向手段危害國家安全
          1. 中國大陸38枚奧運金牌得主的家庭出身……
          2. “美國大儒”余英時,終于死了
          3. 人民日報發文稱“中醫藥在非典時的貢獻被衛生部和鐘南山掩蓋”,主流媒體為中醫正名拉開序幕
          4. 張文宏的“與病毒和諧共處”論是投降主義,必須堅決反對!
          5. 中國大陸38枚奧運金牌得主的家庭出身……
          6. 【震驚】毛主席像變白板,團團這波操作什么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