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毛澤東與“九哥”王季范

          舊報刊剪輯 · 2021-08-19 · 來源:舊報刊剪輯公眾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1950年國慶前夕,毛澤東在中南海設宴招待來自家鄉湖南的客人。宴會前,他拉著一位面容清癯的老人的手,動情地向大家介紹說:“這是我的九哥。他家住在湘鄉十四都,是我的姨表兄。沒有他,就沒有我。”毛澤東口中的“九哥”,就是他的兄長加老師——王季范。

          少年毛澤東的良師益友

           

            王季范是湖南湘鄉縣人,其母親文氏是毛澤東的姨媽。王季范是家中第二個兒子,在同族兄弟中排行老九,毛澤東親切地稱他為“九哥”。王季范從小受教于較有聲望的蕭竹軒先生,學習經史、古典文學。由于他聰穎好學,領悟力強,深受老師的器重,后考入長沙優級師范(湖南大學前身)。當時,歐風東漸,新學興起,湖南風氣為之一新。王季范受到維新派人士的影響,接受了民主思想的啟蒙教育,思想不斷進步。

            毛澤東小時候常去唐家圫外婆家玩。在這里,他認識了在外婆家寄讀的姨表兄王季范。王季范是毛澤東親戚中學歷最高、知識最淵博、思想最活躍的人,為人正直、樂于助人、生活簡樸,因此頗受大家的尊重和喜愛,是各家父母用以教育小孩的榜樣。毛澤東十分崇拜他,視他為心中的楷模。王季范也特別喜歡聰慧誠實、勤學好問、志向遠大的毛澤東,并發現他有與眾不同的內在潛質,認為毛澤東如果受到良好教育,將來必成大器。所以,每當毛澤東虛心向他求教的時候,他總是耐心講解、熱情施教,還鼓勵毛澤東繼續求學,接受新式教育。

            1910年,受王季范的影響,毛澤東向父親提出進新式學校繼續讀書的要求,卻遭到了父親的強烈反對。毛澤東請來表兄王季范等親友和老師來給他“說情”。雖然毛父很敬重學識過人的王季范,但對毛澤東上新式學校一事仍固執反對。王季范旁征博引,向姨父解釋讀書的種種好處以及念書對于毛澤東未來的重要性。經過他和其他幾個親戚的耐心勸說,毛澤東的父親終于同意了兒子繼續求學的要求。之后毛澤東進了東山高等小學堂就讀。在這期間,毛澤東和王季范多有書信往來。王季范不僅在經濟上對毛澤東提供幫助,還多次贈予毛澤東書籍。有一次,王季范給毛澤東寄來了康有為的《大同書》,毛澤東如獲至寶。

            1911年,王季范從長沙優級師范畢業后,任教于湘鄉駐省中學。這時,毛澤東也正想去省城繼續深造。于是,在表兄的再次幫助下,毛澤東順利地進入了湘鄉駐省中學。初到省城長沙的毛澤東人地兩生、身無分文,王季范給予了他很大的幫助和照顧。來自山區的毛澤東難以負擔昂貴的報名費和書本學雜費,王季范一力承擔。他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錢,就向學校打借條,從自己的薪水中逐月扣除;湘鄉駐省中學不提供住宿,王季范就從自己家狹窄的住房中騰出一間給毛澤東住,自己卻和妻子、孩子擠一間;家里僅有的一張書桌,也是先讓毛澤東做功課,等他做完功課自己才開始批閱學生的作業。在與九哥的朝夕相處中,毛澤東耳濡目染,學了讀書治學,也懂得了很多為人處世的道理,視野日益開闊。

            1914年,湖南省立第一師范與湖南省立第四師范合并后,毛澤東轉入湖南省立第一師范讀書。不久,王季范也受聘到湖南省立第一師范任教,并擔任學監。這樣,毛澤東與王季范之間接觸、交流的機會更多了起來。王季范熟讀經書,古文功底深厚,加上在教學中很有一些方法,在師生中頗有威望。毛澤東愛用文言文作文及寫詩詞,寫完后時常要先送表兄處請教。王季范還輔導毛澤東閱讀了《楚辭》《昭明文選》《韓昌黎全集》《資治通鑒》《曾國藩家書》等經典,這為毛澤東的古典文學素養打下了堅實的基礎。1917年10月,毛澤東當選為湖南省立第一師范的學友會總務,主持學友會日常工作期間,得到王季范的多方指導。如毛澤東主辦湖南省立第一師范工人夜學時,曾多次到王季范主辦的平民學校取經,將當時湖南省立第一師范的工人夜學辦成了“改造社會”的重要實踐陣地。

          毛澤東的“守護神”

           

            在湖南省立第一師范,王季范不僅在生活上、經濟上多處照顧、接濟毛澤東,而且十分關注他的學業和思想進步,對毛澤東在新思潮影響下參加進步活動也十分支持。毛澤東當時“身無半文,心憂天下”,胸懷“才不勝今人,不足以為才;學不勝古人,不足以為學”的遠大理想,對學校里帶有濃厚封建教育色彩的教學內容和管理制度十分不滿。為了探求科學的“學習之道”,實現超越“今人”和“古人”才學的理想,他產生了重文輕理的偏激情緒和傾向,經常觸犯學校當局的封建戒令,引起一些保守師生的非議。面對非議,王季范一方面與毛澤東的相關老師進行溝通;另一方面,對毛澤東的偏激情緒進行多方幫助和疏導。而毛澤東胸懷大志,為“改造中國與世界”而孜孜求學、勤勉奮進的精神,也讓王季范深為敬佩。

            在這一時期,毛澤東接觸了很多先進思想,常與蔡和森等人一起探討國是、探求真理,組織和領導學生活動,因此也惹出了一些麻煩事。毛澤東一出事,王季范總會第一時間出面斡旋。1915年上學期,湖南省議會公布了一項新規定,從秋季開始,每個學生要增繳10元學雜費,這在當時是一筆不小的數目。身為湖南省立第一師范校長的張干,對此決定表示衷心擁護并堅決執行。該校學生對此議論紛紛,家境貧寒的學生情緒大為激憤,強烈反對張干的做法。他們在毛澤東的組織領導下,在學校掀起了聲勢浩大的“驅張運動”。毛澤東親自執筆起草了一份《驅張宣言》,宣言中歷數張干辦學無方、貽誤青年的種種不足之處,文筆犀利火辣、一針見血?!厄審埿浴穼懞煤?同學們連夜趕印,并在校內廣泛散發。這樣一來,張干在學生中威信掃地。后來有人告密,說宣言出自毛澤東之手。張干勃然大怒,為此要掛牌開除以毛澤東為首的17個“鬧事”學生。得知消息的王季范既擔心毛澤東的學業受到影響,又為張干的獨斷專行而氣憤。他即刻與楊昌濟、徐特立、王立庵、方維夏等校內素有威望的教員召開全體教職員大會,為學生們鳴不平,對校長張干施加壓力。張干最終被迫收回成命,將對毛澤東的處分改為記過。

            此后,毛澤東在長沙組織新民學會、創辦文化書社、組織俄羅斯研究會、領導湖南自治運動、組織勤工儉學運動等,都得到了王季范的大力支持。

            第一次大革命中,毛澤東在湖南投身于學生運動、工人運動和農民運動,曾數次遇險,遭到反動派的追捕。每次,王季范都利用自己在教育界的聲望和地位掩護他脫險。1925年8月,帶病回故鄉韶山開展農民運動的毛澤東,遭到反動軍閥趙恒惕圍捕,韶山的共產黨員事先得到情報,掩護他秘密轉移到長沙。其間,毛澤東秘密來到王季范家里,告訴他自己遭趙恒惕通緝追捕的險情,要表兄幫他準備幾套換洗的衣服和一些盤纏,以作前往廣州之用。還委托王季范設法通知在韶山的夫人楊開慧,要她攜孩子岸英、岸青隨后前往廣州??紤]到自己與毛澤東的親戚關系盡人皆知,為確保毛澤東的安全,王季范立即將他護送到樂古道巷顏子廟的湖南私立平民女子職業學校,安排在比較可靠的湘鄉籍教師譚泮泉處住宿。第二天清晨,毛澤東裝扮成商人模樣,由韶山地下黨負責人龐叔侃和工人骨干周振岳護送,由株洲經衡陽南下,前往當時的革命中心廣州。

            在毛澤東領導秋收起義前,曾專程前往王季范處與王季范告別,說他這次要出一趟遠門??蛇@一次分別竟長達20多年。二人再次相見時,已經是新中國成立后的1950年了。

            土地革命時期,毛澤東與王季范天各一方。但王季范時刻惦記著表弟毛澤東的革命事業,經常通過報紙了解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和中國革命的情況。雖然他們不像早年那樣朝夕相處,但為國為民的偉大情懷把他們緊緊地聯系在一起。毛澤東在前方領導革命時,王季范就在后方宣傳共產黨的革命思想和主張。“九一八”事變后,王季范印發《勵雪恥》《從軍詩》等宣傳品,痛斥國民政府的軟弱無能,激勵學生的愛國熱情,號召學生投筆從戎,保家衛國。他告誡學生:“讀書莫忘救國,學有專長是為建設祖國,而不是為個人升官發財。”王季范雖沒有加入過任何政黨,但很早就接受了革命思想。他的家在長沙北門外三垣里,平時,一些進步師生常到他家開會,討論時局,研究馬列。全面抗戰爆發后,王季范毅然送自己唯一的兒子王德恒奔赴延安。王德恒后來不幸被國民黨殘殺,王季范直到1950年才得知此消息。

            1949年6月,湖南和平解放前夕,王季范參加了長沙地下黨領導的迎接解放活動。他通過中共長沙市工委與中共湘潭市工委取得聯系,在湘潭向解放區和毛澤東發電報(當時因特務搜查甚緊,在長沙發報易被敵人查悉,故改在湘潭),報告“湖南和平起義可望促成”的可喜消息。8月,程潛、陳明仁通電起義,使長沙這座歷史文化名城免遭戰火的劫難,湖南獲得和平解放。黨中央隨后派出南下工作團到達湖南,接管湖南政權。此后,王季范連續三次致電毛澤東,對他領導的中國革命的勝利表示熱烈祝賀,表示十分高興毛澤東真正成為一個“建國材”,并提出“用賢才、立法制、崇道德”三個治國重點,以供毛澤東參考,其師生情、親友情、愛國情溢于言表。

          “我們是一家人”

           

            新中國成立后,毛澤東沒有忘記這位德高望重、可親可敬的表兄。1950年9月下旬,他派表侄女章淼洪返湘,迎接王季范和老同學、湖南第一師范校長周世釗上京會晤。恰巧,王季范因參加全國教育工作會議,已先期于1950年9月21日北上。到北京的第二天,王季范即前往中南海豐澤園與毛澤東會晤。分別20多年,兩人都感慨萬千。毛澤東久久握著王季范的手,深情地說:“九哥,終于又見到你了!”王季范眼里閃著淚花,激動地說:“潤之啊,我早就想來看你了。23年了,心里一直惦記著你呀!”宴會前,毛澤東特意向女兒李敏、李訥和工作人員介紹說:“這是我九哥,在我青年時期,給過我很多幫助。沒有他,就沒有我。”

            之后,毛澤東誠摯邀請王季范登上天安門城樓,參加了新中國誕生后的第一個國慶節觀禮,并借此機會,把王德恒犧牲的噩耗告訴了表兄。毛澤東拉著王季范的手,哽咽著說:“九哥,你把德恒交給我,我沒有保護好他,難辭其咎哇……”當時,王季范已60多歲,老年喪子,其悲痛自不待言!但是,此時此刻,他反倒顯得極為平靜。因為自從他把兒子送到延安跟毛澤東干革命的那一天起,就有了奉獻與犧牲的思想準備。兒子雖為國獻身,但今日國家的太平與安樂,足以告慰愛子于九泉。想到這里,王季范竟安慰起毛澤東來:“潤之老弟,快莫這樣講!為了革命,你幾十年東奔西忙,拋家不顧。為了革命,表弟媳開慧命喪黃泉,澤民二十四弟、澤覃二十六弟血染疆場……若論犧牲,誰比你大?若論痛苦,誰有你深?德恒以你做榜樣,為天下人的幸福作犧牲,他當含笑九泉,家人亦為他光榮!”王季范的深明大義,讓毛澤東十分感動。他懇切地對王季范說:“九哥,你說得極是哩!德恒是個好伢子,也是你做父親的教育之功!人民是忘不了的,我毛澤東也是忘不了的!你要節哀順變,照顧好他的一雙兒女,有何難處,可直接找我。我們是一家人!不必客氣!”

            不久,王季范一家遷到北京宣武門一處胡同,毛澤東經常派秘書和子女上門看望他。王季范也成為毛澤東家中的座上賓,經常陪同毛澤東接待來自湖南的父老鄉親和各界人士,如齊白石、章士釗、毛宇居等人。在與章士釗等人的交談中,毛澤東得知當年湖南省立第一師范的校長、“驅張運動”的主人公張干生活艱辛,感慨萬千,不假思索地說:“張干這個人,應該照顧,應該照顧。”

            毛澤東“不計前嫌”,不僅給生活窘迫的張干予以物質幫助,還誠邀他進京。1952年,張干等應邀到北京,受到毛澤東的親切接見。毛澤東的做法,展示了一代偉人的寬闊胸襟與高風亮節。在毛澤東的授意下,王季范陪同張干等一行四人游了十三陵和湯山。隨后,王季范將張干等接到家里商談湖南第一師范建校問題,并贊成張干提出的在長沙城南辟一公園,興建毛主席紀念館。1955年11月,王季范率部分人民代表到湖南視察,在省委秘書長楊第甫的陪同下,前往韶山參觀毛澤東主席故居,并在故居前合影留念。王季范還在照片上方親筆題寫了“瞻仰主席故居留影”幾個字,表達了對毛澤東深深的愛戴之情。

            在北京住了一段時間后,王季范向毛澤東提出想去華北看看土地改革的情況。毛澤東聽后十分爽快地答應下來,并提議:“你們可以從張家口、大同、太原、石家莊、保定回到北京。這樣兜一個圈子,多看一些地方。”王季范聽從了毛澤東的建議?;氐奖本┖?王季范當面向毛澤東做了匯報,并談了自己對土地改革的看法。毛澤東非常高興,認為在各地參觀,是加強對知識分子思想改造的一個很好的辦法,可以大力推廣。

            鑒于王季范對教育事業的杰出貢獻,中央人民政府把他作為老教育家安排在政務院參事室工作。之后,王季范歷任湖南行政學院副院長、湖南省文史館館員,同時還是第一、二、三屆全國人大代表。從此,王季范在自己的崗位上盡職盡責,積極參政議政,開展調查研究,努力溝通民主人士與政府的關系,為下情上達、上情下達搭橋牽線。

            此外,作為一個在湖南工作和生活了大半輩子的老教育家,王季范一直在為發展家鄉教育事業仗義執言、多方奔走。無論是幫助湖南一批老教育家落實政策,還是重修湖南第一師范、建立湘潭大學、擴建東山學校,他或向上反映,或獻計獻策,或籌資出力,無不盡心盡力。他的這些善舉,推動了湖南教育事業的發展,在湖南學界廣為傳播。

            王季范晚年不顧年高體弱,經常深入全國各地考察、了解情況。1971年4月,在家人陪同下,87歲高齡的王季范專程乘火車回到韶山。在韶山,他會見了30多位年逾古稀的故舊,并動情地說:“今天回來看望各位,既是我的心愿,也是毛主席的安排。”

            1972年7月,王季范因病搶救無效,在北京逝世,享年88歲。隨后,有關部門在全國政協禮堂為他舉辦了隆重的追悼會,周恩來、郭沫若等國家領導人出席。年近八旬、身患多種疾病的毛澤東得知這一噩耗時,悲痛不已。童年唐家圫教他讀書帶他玩耍、勸說父親同意他讀書、長沙求學時給予自己幫助和指導、被軍閥追捕時不遺余力地奔走解救……相交幾十年來的種種情形,一一涌上毛澤東心頭。為了表達對這位表兄加老師的哀悼,毛澤東特意囑咐身邊工作人員制作了一個花圈,花圈的緞帶上寫著:“九哥千古! 毛澤東敬挽。”短短9個字,飽含了毛澤東對王季范的無限尊敬與痛惜。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焦桐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阿富汗已經變天,可惜不是解放區的天……
          2. 美國全球霸權已崩潰,美國真正的敵人有三個,不是中國和俄羅斯
          3. 女導演,你跑什么呀?
          4. 老田|網民批評張文宏的進步意義所在:給精致利己主義者立規矩
          5. 塔利班進城后,街上是這樣的
          6. 呂永巖:饒毅這次是不是又坐錯了板凳?
          7. 阿富汗帶路黨的今天,公知的明天?
          8. 我們只是談問題,他們卻要張醫生死
          9. 曾經主管網絡輿論的彭波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
          10. 如果確有3萬美軍駐臺,中國會立即發動解放臺灣戰爭!
          1. 造神的原來是一群妖精
          2. 太快了,全世界的狗都驚呆了
          3. 塔利班手持毛選,打敗美帝走狗,取得完勝!
          4. 迎春:謊報“軍情” 隱瞞真相
          5. 張文宏事件,是中西方文明沖突的轉折點
          6. 戴著毛主席像章抗疫:“我們是毛主席的人民醫務工作者”
          7. 呂永巖:評《致高強同志的一封信》
          8. 又一個,死期到了!
          9. 錢昌明:塔利班為什么會贏? ——兼談“帶路黨”卡爾扎伊的覺醒
          10. 竟然憑空刮起歪曲高強部長的妖風!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2.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3. 近期驚動全網的三大政策突變, 在一個閉門會上說透了背后邏輯 | 文化縱橫
          4. 帝修資勢力的優秀“抬轎夫”胡錫進: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問題?資本要純凈?美國最怕中國的GDP?
          5. 南京機場疫情,證明網紅專家提出的抗疫路線禍國殃民,必須警惕
          6. 呂言夫:毛澤東思想的新定位
          7. 誰該為“大躍進”中的左傾錯誤負主要責任
          8. 請聽聽南京機場保潔員的話
          9. 1975《紅旗》雜志的驚人預言!
          10. 用毛澤東思想武裝龍芯 ——董事長胡偉武解讀龍芯中科的文化理念
          1. 七夕節:感受楊開慧和毛主席的曠世愛情
          2. 曾經主管網絡輿論的彭波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
          3. 內行人告訴你:鄧力群的這套大書,是寫毛主席最好的書籍!
          4. 談談圍繞張文宏醫生的爭議
          5. B站視頻:別催了,生不出來
          6. 救不救,是比“扶不扶”更能打斷中華脊梁的社會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