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暗戰:扣住戴笠脈搏的女地下黨

          中國共產黨新聞 · 2021-08-19 ·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在國共兩黨秘密戰線的斗爭中,我黨涌現出過很多英雄的人物和群體。不過一般來說他們都是經驗豐富的同志。但是八十多年前在重慶,在軍統局最核心的部門電訊總臺居然也潛伏著我黨的情報小組,他們利用自己的身份和工作便利截獲了大量軍統、國民黨的絕密信息和情報。更讓人意外的是領導這個情報小組的居然是一個妙齡少女,可以說這是一個扣住了戴笠脈搏的女孩。  

            序  戴笠的奇恥大辱  

            1940年的一天,國民黨軍統頭子戴笠在他重慶的辦公室里接到消息,他親自派往延安的特務潛伏小組剛進解放區就被抓了活的。他破壞陜甘寧邊區和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罪證又再一次掌握在共產黨手里,對他來說,這是他不能容忍的奇恥大辱!  

          1.jpg

            他不明白:“人員是自己親自委派,沒有通過情報處;電臺也是自己親自布置,沒有通過電訊處。共產黨怎么可能會知道呢?難道我身邊也有……”他不敢往下想。一股涼氣從腳底冒上來。

            這么絕密的行動,到底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呢?又是誰泄露出去的呢?

            這里有一封當時戴笠發給胡宗南的絕密電報,翻譯出來電文是這樣的:“吾親自派遣一個潛伏小組,一行三人攜帶小型電臺,要通過貴防區混入陜甘寧邊區,請設法掩護,并協助進行。”

            戴笠萬萬沒有想到問題就出在他發出的這封電報上。中國共產黨正是通過截獲了這封絕密電報,才使得戴笠的如意算盤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那么,這樣一封關系到解放區安全的重要情報是怎樣被共產黨截獲的呢?又是什么人、通過什么方式截獲的呢?

            、愛國青年

            張蔚林,1916年10月出生在江蘇無錫一個士紳家庭。1936年秋,張蔚林考入上海三極無線電學校,后被轉往軍統杭州無線電訓練班第八期受訓。半年后畢業,分配到軍統南京無線電總臺擔任通訊工作。后來,張蔚林被調到重慶,在衛戍司令部稽查處監察科工作。在這里,他看到了國民黨大后方和軍統特務機關內部的種種黑幕,大失所望。此時,張蔚林的思想已逐步地傾向于革命,他還秘密訂了一份共產黨的《新華日報》,暗地里和同事馮傳慶、趙力耕等人傳閱。

            馮傳慶,出身于北平一個電訊世家。由于他聽力強,技術好,從廬山無線電訓練班畢業后,被留在南京國民政府交通部無線電臺。后來又被國民黨軍統局看中,調到重慶任軍統電訊總臺的報務主任。

            張蔚林和馮傳慶二人因工作而相識,因信仰而相交,他們無話不談,并且決心一起去投奔延安??墒窃趺慈パ影??他們是國民黨軍統的人,即便到了延安又該怎么辦?經過反復考慮,他們決定冒險試一試!

            重慶這時的政治氣氛,正像這里的天氣一樣撲朔迷離,變幻莫測。以蔣介石為首的國民黨政府自從武漢失守,遷都山城重慶后,反共氣焰更其囂張。

            重慶的曾家巖50號的周公館,也就是中共中央南方局的所在地。曾家巖50號的周公館位于重慶市郊一處紅色巖石之上,所以又稱紅巖。這里的機關對外稱“八路軍辦事處”,對內是中共南方局,領導著西南、華南的中共地下組織。周恩來、董必武、葉劍英、鄧穎超等人就是在這里領導著大后方人民進行抗日救亡斗爭的。南方局設有軍事組,葉劍英兼任組長,成員有李濤、曾希圣、邊章五、雷英夫、張清化等?! ?/p>

          2.jpg

            曾家巖50號

            張蔚林和馮傳慶兩人決定結伴冒險到重慶曾家巖八路軍辦事處。

            1939年8月26號一個炎熱的午后,張蔚林、馮傳慶突然出現在曾家巖周公館,一進門,他們就說,“我們想見周恩來和葉劍英”。因不明底細,這一次葉劍英同志沒有見他們,而是由另外的同志與他們談話,了解情況。

            之后不久,張蔚林、馮傳慶帶著軍統電臺的一些機密資料第二次來到曾家巖,以此證明自己的抗日決心。葉劍英同志接見了他們,并決定讓他們繼續留在軍統內工作,以獲取更多情報,支持革命工作。

            經過一個多月的考察,1939年10月,在曾家巖由葉劍英、曾希圣介紹,張蔚林、馮傳慶加入了中國共產黨。

            國民黨軍統電訊總臺,設在重慶兩路口浮圖關下的遺愛祠,這是一所龐大的現代化通訊中心,大部分機件來自美國,是在美國諜報機關援助下建立起來的。從這里發出的電訊,指揮著其在海內外的數百個秘密情報組織、大量秘密特工。特務頭子戴笠,就是通過這個電訊中心,為蔣介石提供國內外的情報,發布各種各樣的秘密指令。

            在國民黨這樣一個核心要害部門中發展共產黨員,其作用和意義無疑是非常巨大的!馮傳慶在電訊總臺的職位僅次于臺長,可以掌握軍統的核心秘密,管轄軍統在海內外的數百部電臺和上千名報務人員。

            張蔚林任職的重慶衛戍區監察科,則負責監聽重慶地區無線電訊號,控制無線電器材,正好可以保護重慶地區的共產黨秘密電臺。

            所以他倆的工作非常重要,更為了保證安全,他倆不能再親自頻繁地到曾家巖送情報了。葉劍英考慮必須有人代替他們送情報。這個重要的人物應該具備怎樣的素質呢?可關鍵是到哪里去找這個人呢?

            二、組織上派了個令人意外的領導人

            1939年冬天到1940年春天,在重慶的軍統局本部羅家灣和重慶衛戍區監察科棗子嵐埡以及馬鞍山國民黨人員宿舍附近有一個打扮入時的年輕姑娘。這個姑娘稱重慶衛戍區監察科的張蔚林為哥哥,他們常常一起看電影逛街,關系看起來非常親密。

            這個姑娘是誰呢?

            這個姑娘叫黎琳。黎琳原名余薇娜、余家英,學名余碩卿,去往延安路上先后改名余慧琳、黎琳。到重慶后改名為張露萍。1921年農歷5月28日,出生在四川省崇慶縣,母親是北大學生黎麗華,父親是川軍軍長余安民。

            這個姑娘就是葉劍英正在尋找和期待的那個人。黎琳是由延安派到重慶來幫助開展地下黨工作的。葉劍英根據她的個人情況和背景,對她的工作做了調整,派黎琳擔任國民黨軍統電訊中心地下黨特支書記,由南方局軍事組直接領導,單線聯系。也就是說她與其他重慶地下黨組織不能有任何聯系,負責和她聯系的是曾希圣和雷英夫同志。

            一個18歲的小姑娘究竟能有多大能耐被葉劍英同志選中,讓她來重慶接替張蔚林和馮傳慶的地下黨工作?想要更多地了解她,可以從李清的回憶得知一些:

            “那天,寒風凜冽,我們下課時正好遇上送她們的卡車,大家熱情地圍上去搶接她們的行李。當我擠到車前,正好站在她的下面。我先幫她拿下行李,再向她伸出雙手,她毫無扭捏,大大方方地扶著我跳下車。在我提著她的行李送她去住地的路上,倒是她先主動問起我的姓名。”

            李清提到的那個她就是黎琳,也就是之前說到的后來在重慶出現的那個時髦的女學生。那么,李清又是誰呢?他們倆又有著怎樣的關系呢?

            李清,直隸省寧河縣人,1920年出生。中國共產黨員,曾任八路軍三五九旅南下支隊政治部秘書,中共湖北鄂東地委宣傳部副部長、秘書長,后任交通部副部長。

            1938年2月3日李清去接剛到延安的新同志,黎琳就在其中。那么她是怎樣去的延安呢?1935年秋天,黎琳以余碩卿的名字考入成都建國中學。結識了同學車崇英的父親——時任中共川西特委軍事委員車耀先。在他影響下,余碩卿參加了成都學聯。后來又參加了成都地下黨組織領導的“中華民族解放先鋒隊”。

            1937年11月下旬,在成都“抗敵后援會”和車耀先同志的安排下,并改名為余慧琳和彭為工等十名青年學生秘密離開成都,踏上了她們早已向往的去往延安的征程??墒钱斔麄?2月初到達西安的時候,一位四川地方軍少校突然出現在他們眼前,原來她父親余安民托他買好了飛機票,要立即送她回成都。

            余慧琳知道回去就是嫁人,為了擺脫此人的糾纏,她改名為黎琳。后來,在八路軍辦事處的幫助下,她終于在1938年2月3日到達延安!延安沸騰的革命生活讓黎琳興奮不已,她呼吸著自由的空氣,像出籠的小鳥一樣,開始了朝氣蓬勃的新生活。

            在給家人及同學的信中,黎琳這樣寫道:“延安是革命的大熔爐。在抗大,毛主席給我們上課。大殿,是我們的課堂;膝蓋,是最方便的寫字桌。”“我們除了學習,還參加勞動。對勞動最初不習慣,現在也能背八十斤,走幾十里山路了!”

            黎琳當時才十七歲,就已經提出了加入中國共產黨的申請。但因為軍閥家庭出身的拖累,在經受了黨組織半年的考察后,1938年10月26日,終于加入了中國共產黨。隨后,黎琳在延安文聯秘書工作期間,與馬列學院政治經濟學研究室的李清在工作中建立了感情,不久兩人就結婚了。

            然而,就在兩人新婚僅僅兩個月后,中央組織部、社會部決定派黎琳利用自己的家庭關系,赴四川開展統一戰線工作。1939年深秋的一天,黎琳告別了生活近兩年的延安和戰友,告別了新婚不久的愛人,肩負著黨和人民的重托,踏上了新的征程。

            對于當天的分別,已經90高齡的李清仍然記得很清楚:“那天,雖然天氣很冷,但她的心卻是熱的,充滿了戰士出征前的豪情!我們互相鼓勵,今后雖然天各一方,但一定要忠于黨,奮發地為人民工作。當時,我們并沒有分別的痛苦,誰也沒有想到,這竟是我們兩人的訣別!”

            那么,被黨組織派往四川的黎琳到底要開展什么樣的工作呢?她又會經歷什么樣的挫折和磨難呢?

            當時,中共南方局給黎琳規定了三項重要任務:一、領導已經打入軍統機關內部的張蔚林、馮傳慶;二、直接與南方局聯系、傳遞情報;三、相機在軍統內部繼續發展黨員。

            為了便于工作,不致引起敵人注意,組織上決定讓她以張蔚林“妹妹”的身份作掩護,將原名黎琳改為張露萍。并讓張蔚林從軍統宿舍搬出來,以“兄妹”的名義和她一起住在牛角沱的兩間平房里。為了避免特務盯梢,張露萍和南方局的聯系并不直接到曾家巖50號周公館,而是通過四德里的一個古老小巷里的聯絡站進行。

            張露萍的公開身份是一個無所事事,喜歡吃喝玩樂的富家女子,那么演好這個身份就需要下一番工夫了。南方局軍事組還親自對其發式、服飾等予以精心設計,使她盡量適合當地環境,看上去就像一個時尚摩登的年輕女性。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張露萍背上了“叛徒”的罵名。

            張露萍知道這是組織對自己的信任和期望,也是對自己的一次嚴峻考驗,她決心要機智、勇敢地完成組織交給的光榮任務。同時,她內心也產生了一些顧慮。為了地下工作的需要改名換姓,公開地和軍統特務住在一起,還要以軍統特務家屬身份出現,這要讓延安的同志知道了,豈不懷疑自己背叛組織、投敵變節嗎?尤其是讓自己的新婚丈夫知道了,又怎么能解釋得清楚呢?

            張露萍的顧慮不無道理,事實也證明,她的顧慮日后全都變成了現實。

            很快,有關張露萍到重慶后“人變了、學壞了,與軍統特務人員糾纏在一起”的說法傳回了延安,當然也傳到了她的丈夫李清的耳朵里。

            李清聽到這個消息后會有怎樣的想法呢?李清回憶說:“她走后大約半年多,抗大一位去重慶治病的女同學回到延安,說她在重慶親眼看到黎琳穿著布拉吉衣裙,挎著一個國民黨軍官的胳膊行走在大街上。我的另一位同學還專門來找我,勸我別再傻等她了。但是,我根本不相信她是那樣的人。”

            但是“黎琳叛變”的消息還是在延安不脛而走。也正是由于這份特殊的工作任務,使得張露萍日后一步步地背上了“叛徒”的罵名。

            由于張露萍工作的特殊性,除了重慶的人以外,她不能跟任何人有聯系,包括跟自己的丈夫李清。那她是通過什么方式給遠在延安的丈夫傳遞自己的消息的呢?就是通過水果糖。

            從她離開延安到傳出她判決這段時間里,張露萍曾托人給李清帶回去兩包丈夫最愛吃的水果糖。雖然包裹里不能留下任何只言片語,但絲絲入口的清甜,讓李清一直堅定的相信自己的妻子絕不是別人口中的叛徒。但他并不知道年僅18歲的張露萍與此同時正憑著對黨的一片赤誠,潛身虎穴,機智勇敢地同敵人進行著艱巨而秘密的情報大戰。

            通過張露萍和戰友們在重慶的工作,獲得了軍統重慶電訊總臺的密碼、呼號、波長、圖表、電臺分布情況等絕密情報。這些情報被張露萍一一送到了南方局。更為大膽的是,張露萍直接領導的秘密黨員馮傳慶,還常根據她的安排利用電臺值班空隙,巧妙地向延安新華廣播電臺直接發出密電。

            正是由張露萍領導的地下黨小組發回的重要情報,對于打退國民黨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起了舉足輕重的作用。黨中央就是根據他們所提供的準確情報,及時捕獲了由戴笠親自派遣的潛入延安的特務小組。

            一天午夜時分,一個黑影急匆匆地用電碼“滴答、答滴滴、答滴答滴”,敲開了張露萍的房門,來的人是馮傳慶。他氣喘吁吁地閃進屋,從身上掏出一份電報,異常興奮地說:“這是戴笠發給胡宗南的一封絕密電報,我猜這里面肯定有名堂。”

            馮傳慶是一位破譯疑難電報的行家里手,一般電報根本不在話下。但這次,盡管馮傳慶、張蔚林、張露萍三人翻看了一本又一本的密電譯本,還是一籌莫展。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忽然,馮傳慶拍著腦袋恍然大悟:“這一定是戴笠和胡宗南之間另有約定的密電碼。”

            終于,一遍遍地加減試驗后,三人最終譯出了電文。而此時,天已破曉。

            張露萍他們連夜翻譯出來的那份重要電報的內容就是:派遣一個潛伏小組,攜帶小型電臺,通過胡宗南防區,混入陜甘寧邊區。署名是戴笠。

            這封情報是戴笠親自發出的,任何人都不知道,可是沒想到還是被我們的人截獲了。同樣南方局也是根據他們的情報,安全地轉移了已經暴露的重慶地下黨。

            張露萍得到情報,國民黨想趁天官府街14號的中共地下聯絡站開會的時候將他們一網打盡。但由于時間緊迫,張露萍根本無法讓別人去通知,她當機立斷,當天晚上自己直接找到天官府街的南方局軍事組,按規定這是不允許的。正是由于張露萍及時傳遞的情報,才使國民黨把重慶地下黨一網打盡的如意算盤落空了。

            1940年春天,國民黨掀起的第一次反共高潮發展到了頂峰。在前方,蔣介石“五虎上將”之一的胡宗南已侵占了陜甘寧邊區的5個縣和邊境的16個區;閻錫山在蔣介石的支持下,對陜西宜川縣秋林鎮發動十二月事變,屠殺抗日干部和共產黨員,策劃消滅新軍(青年抗敵決死隊)和犧盟會;在華北的石友三、朱懷冰等部隊,更是把槍口對準了太行山的八路軍。在后方,國民黨鉗制輿論,特務橫行,開動一切的宣傳機器,發動“反共”的政治攻勢,并秘密逮捕了一些共產黨人和民主進步人士。

            盡管如此,張露萍領導的特別支部,除原有的張蔚林、馮傳慶之外,又發展了趙力耕、楊洸、陳國柱、王席珍等4人為地下黨員。這樣一來,機房、報務、譯碼室等都有了地下黨,國民黨的秘密消息怎能不走漏呢?

            從此,張露萍領導的這個情報小組牢牢地扣住了戴笠的脈搏。

            面對一連串的“泄密”,戴笠開始懷疑:“難道軍統內部,真的有人資敵通敵?”想到此處,他不由倒吸一口涼氣。他立即和督察室主任劉培初密商,對全局人員進行一次普審,尤其是電訊、機要處室,不論是頭頭還是一般人員,發現反?;蚩梢?,一律先拘后審。

            三、意外失手

            發報機上真空管的作用是將收到的電波微細信號擴大,便于情報人員研究翻譯。誰能夠想到,就是因為一只小小的真空管,直接導致了張露萍及其所領導的“軍統電臺地下黨小組”的全軍覆沒。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1940年4月,張露萍經組織批準回家探親。當時,張蔚林在機房值班,碰巧收發報機上一支真空管被燒壞,正在進行全面審查的監察科長肖茂如遂把張蔚林送到稽查處關了禁閉。

            隨后張蔚林擅自逃離禁閉室,直奔周公館匯報情況。南方局組織上分析認為,燒壞真空管只是工作上的過失,最多受點處分,張蔚林應該立即回去找領導檢討此事。

            然而,與此同時,戴笠聽說張蔚林逃跑后,已經產生了警覺,立刻派人搜查他的宿舍,結果搜出:一個記有軍統局在各地電臺配置及密碼的記錄本、一本張露萍的筆記和一張七人地下黨小組的名單。等到張蔚林跑回來時,立即被捕?! ?/p>

          3.jpg

            那么小組中其他幾人的命運又將怎樣呢?

            在報房值班的馮傳慶得知身份泄露后,迅速地翻墻逃出了電臺大院,跑到周公館報信。葉劍英見情況緊急,當即決定讓馮傳慶化裝成商人,連夜過江去延安;并向成都發電報,通知張露萍就地隱蔽,不要回重慶。然而,馮傳慶渡江以后,還是不幸被埋伏的特務所抓獲。

            就在南方局發電報通知張露萍就地隱蔽的前一刻,張露萍先接到了戴笠以張蔚林名義給她發的“兄病重,速返渝”的電報。張露萍不知是計,接到電報后,一面用暗語寫信向南方局報告,一面啟程返回。南方局軍事組收到張露萍由成都發回的電報后,知道張露萍中了軍統局設的圈套,趕快派人到車站守候,希望能夠營救張露萍。但是,當張露萍在兩路口車站一下車,立刻就被守候的特務逮捕。這樣,包括趙力耕、楊洸、陳國柱、王席珍在內的“牛角沱七人小組”全部被擒。

            “軍統電臺案”發生后,山城重慶的軍統電訊總臺,像挨了一顆重磅炸彈,幾乎癱瘓。停止收發報,更換密碼,武裝特務封鎖了進出口,將所有人員挨個查問。“軍統電臺案”也讓蔣介石萬分震驚!

            戴笠更是氣急敗壞,他一向以為組織嚴密、牢不可破的軍統局內部,竟出了這樣的事!此后,他曾懊喪地對一位親信說:“這是我一生中的奇恥大辱,是我同共黨斗爭最慘重的一次失??!”

            被捕后的張露萍等被關在軍統稽查處看守所,她意識到敵人將會進一步采取行動,會對中二路四德里的秘密聯絡站進行破壞。為了搶救同志,她在敵人未行動之前,機智地想出了一個辦法,是什么辦法呢?

            當然是送情報了,但是在國民黨的看守所里,怎么才能將情報發出去呢?

            看守所所長毛列是戴笠的小同鄉,自恃不同于一般的同級特務,遇事可以“擔待”,再加上他并不了解案情背后的實際情況,只知道張蔚林兄妹被捕的原因是因為燒壞了一只真空管,屬于工作上的一點過失而已。

            張露萍正是看準了他的這個弱點,她讓張蔚林送給毛列50塊錢,請他幫忙送一張條子到四德里。條上寫著:“表姐,姑母住院病危,望速去照顧,妹萍”。毛列并沒看出異樣,以為是小事,收下錢,當天下午就把條子送到了。

            第二天,等戴笠派了大批特務去抓人時已是人去樓空。隨后戴笠發現是由于“毛列送去了一張條子,秘密機關人員才轉移”的情況時,暴跳如雷,立即下令將毛列處決。

            戴笠懷疑張露萍是南方局派來的人,他假裝釋放張露萍,讓她出現在曾家巖附近。張露萍早就識破了敵人計謀,她沒有進去,她甚至都不往周公館看一眼。最后,監視和跟蹤她的特務們一無所獲,只得再次逮捕了她。

            而此時在延安,關于“張露萍被捕叛變”的消息早已傳得沸沸揚揚。

            四、堅貞不屈,斗爭到底

            張露萍被捕后戴笠親自主持了對她和張蔚林、馮傳慶等7人小組的審訊。戴笠認為一個不到20歲的小姑娘肯定不堪一擊,嚇唬嚇唬她就行了,只要把她先攻下來,其他幾個也就不攻自破了。

            但是,經過數次審訊,盡管戴笠絞盡腦汁,先是花言巧語,威逼利誘;不行就酷刑拷打,肉體摧殘。張露萍始終咬緊牙關,堅決不承認自己是共產黨。馮傳慶還一把撕碎了特務們替他寫好的“自首書”。

            黔驢技窮的戴笠命令司法科科長余鐸判張露萍等7人死刑,暫不執行,等抗戰結束后,好作為中共破壞統一戰線的證據。后經蔣介石批準,他們7人以“軍統特別嚴重違紀分子”的罪名被囚禁于白公館。

            在白公館看守所,張露萍始終把大家團結在一起,堅持對軍統電臺支部的領導。她一直提醒大家要時刻牢記地下工作紀律:“絕對忠誠,嚴守秘密,甘做無名英雄,哪怕是犧牲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1941年3月,張露萍等7人由白公館被轉押到貴州息烽集中營。息烽集中營又名陽朗新監,對外名為“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息烽行轅”,坐落在息烽縣城南6公里陽朗壩貓洞,距貴陽72公里距重慶370公里。這里原來是一個只有十多戶人家的小村寨,現在是一個由三層二米高的圍墻、矗立的碉堡、密集的鐵絲網等構筑起來的監獄。幾百名武裝的國民黨軍、警、憲、特人員,緊緊圍住“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八大牢房,其中“義齋”為女監。

            從1938年秋到1946年7月,整整8年間,這里先后關押了1200多名“犯人”,被殺害和折磨致死的達600多人。羅世文、車耀先、許曉軒、宋綺云、韓子棟等同志和馬寅初先生、黃顯聲將軍都曾長期被囚在這里?! ?/p>

          4.jpg

            息烽集中營

            由于息烽集中營的規模和地位遠在其他監獄之上,因而在抗戰時期,軍統稱它為“大學”;稱“渣滓洞”等其他牢獄為“中學”或“小學”。它是抗戰時期軍統的“天”字第一號監牢。

            在一間長不及兩丈,寬沒有一丈的監房里關著17個人。監房內的十六七個人每天只有兩擔水。吃喝洗碗,刷牙洗臉,洗衣洗澡,洗馬桶等,統統由這兩擔水開支。水成了寶貝,新鮮空氣更是寶貝!屋里的汗氣、炭氣、霉氣、尿臊氣等等,使人窒息!

            然而,除了這些生活條件不堪設想外,張露萍他們還面臨著來自獄中難友的精神壓力!在息烽集中營,原四川省委書記羅世文和中共川西特委軍事委員車耀先等同志秘密成立了獄中臨時黨支部。

            當張露萍7人被押到息烽時,車耀先一眼就認出了這個自己親自送去延安的女孩。在息烽當張露萍第一次見到她所熟悉的羅世文、車耀先的時候,也失聲大哭!然而,當車耀先利用一切機會和張露萍接觸時,她卻總是盡量回避!原來張露萍始終謹記南方局的要求,不與其他黨組織發生關系,在任何情況下不能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所以,面對車耀先等同志疑惑的目光,她只有選擇回避。

            在息烽集中營,張露萍等7個人一直被獄中的共產黨員看做是國民黨的軍統違紀分子。這也是張露萍一直蒙冤近40年的原因之一!

            張露萍坐了5年的大牢是在“義齋”監號為“253”的房間,電影《烈火中永生》里大家所熟悉的小蘿卜頭當時也在息烽監獄,他還管張露萍叫253媽媽。

            就在張露萍到息烽兩個月后,戴笠派周養浩接任息烽集中營主任,大搞所謂“獄政革新”,采取攻心為上的策略,夢想得到用酷刑和殺戮得不到的東西。

            而獄中黨支部決定“將計就計”。張露萍他們幾個在獄中是重刑犯,戴著腳鐐手銬。獄中支部利用周養浩的獄政革新感化政策,解除了他們的手銬。

            獄友們還制作了撲克牌,楊洸、趙力耕日語很好,每天定下課程教其他人學日語;張露萍在獄中也參加了縫紉廠勞動。同時為了宣傳黨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主張,揭露國民黨頑固派消極抗日、積極反共行為,她不斷寫詩作文,她還在獄中舉辦的文娛演出時,擔任了《女諜》和《日出》等劇的女主角。

            她在發表的《七月里的榴花》里寫道:山城里的榴花,依舊燦爛的紅滿枝頭。它像戰士的鮮血,又似少女的朱唇。

            鐵窗生活漫長而又艱辛,一晃張露萍已在息烽集中營里度過了5個春秋。前面,等待她的又將是什么呢?

            1945年初夏,戴笠由重慶到貴陽,曾在息烽短暫停留,剛坐下就接到軍統局本部的急電報告,說軍統西安看守所發生了中共黨員牛子龍領導的越獄暴動事件,打死警衛和看守多人。

            戴笠當即下令對這里囚禁的“政治犯”分批秘密處決一部分。6月下旬,戴笠由重慶給周養浩發來密電:“將張露萍等7人就地處決,報局備案。”

            1945年7月14日上午,監獄看守通知張露萍收拾行李,說有專車送她和張蔚林、馮傳慶、趙力耕、楊洸、陳國柱、王席珍7人到重慶開釋。張露萍意識到最后的時刻到了。她從容地取出自己的小皮箱,換上了從延安回來時穿的那套咖啡色連衣裙,戴上了紅寶石戒指;最后,張露萍和難友們一一握手告別后,毅然轉身,大步朝刑車走去。汽車行駛到離息烽縣城3公里處的快活嶺,在軍統被服倉庫前停了下來,張露萍等7人下車后槍聲就響了起來。

            獄中難友李任夫,當晚在一塊小小的牛角片上刻下了253/1945/7/14一行字,來銘記著這個壯烈的日子!張露萍犧牲的時候年僅二十四歲。

            然而,由于張露萍等7人從事的是黨的秘密情報工作,在獄中也沒有暴露自己的真實身份。解放后,她化名張露萍領導軍統電臺特支的事跡一直不為人所知,更是與烈士資格無緣。相反,由于前面提到的種種謠言,在張露萍犧牲后近40年的歲月中,一直背負著“叛徒”的罵名。

            1983年,根據黨中央的指示精神,中共四川省委組織部、中共貴州省息烽縣委分別從落實政策和黨史資料征集的不同角度,派出專人內查外調,葉劍英等很多同志都親筆寫了證明材料,這才還了張露萍他們7個人一個清白。

            在徹底查清張露萍七烈士情況的基礎上,中共中央有關部門為烈士正了名,平了反。1985年春天為他們豎立了烈士紀念碑。張蔚林等6人被評定為烈士,張露萍則被列為中央一級革命烈士。

            1985年的春天,在貴州息烽快活嶺,已經白發蒼蒼的李清第一次來到張露萍的墓前為她掃墓。從他在延安送別黎琳的那一天到現在,兩人已經闊別了45年?! ?/p>

          5.jpg

            黎琳

            當年在延安時,每逢集會,大家總喜歡讓開朗活潑的黎琳來指揮演唱抗戰歌曲《干一場》。黎琳也總是落落大方地站起來,揮動起雙臂,指揮上千人引吭高歌。因為這首歌的最后一句詞唱得最有感染力,所以,當時大家都親切地叫她“干一場”。如今已是90高齡的李清依然清晰地記得當時黎琳的歌聲:

            “河里水黃又黃,東洋鬼子太猖狂。昨天燒了王家寨喲,今天又燒張家莊。逼著那青年當炮灰,逼著那老年運軍糧。炮火打死丟山崗喲,運糧累死丟路旁。這樣活著有啥用啊,拿起刀槍,干一場!”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蝸牛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造神的原來是一群妖精
          2. 塔利班手持毛選,打敗美帝走狗,取得完勝!
          3. 張文宏事件,是中西方文明沖突的轉折點
          4. 阿富汗已經變天,可惜不是解放區的天……
          5. 美國全球霸權已崩潰,美國真正的敵人有三個,不是中國和俄羅斯
          6. 女導演,你跑什么呀?
          7. 老田|網民批評張文宏的進步意義所在:給精致利己主義者立規矩
          8. 呂永巖:饒毅這次是不是又坐錯了板凳?
          9. 阿富汗帶路黨的今天,公知的明天?
          10. 塔利班進城后,街上是這樣的
          1. 子午:張文宏真的是為窮人說話?某些左翼不要把屁股坐歪了
          2. 造神的原來是一群妖精
          3. 太快了,全世界的狗都驚呆了
          4. 塔利班手持毛選,打敗美帝走狗,取得完勝!
          5. 迎春:謊報“軍情” 隱瞞真相
          6. 張文宏事件,是中西方文明沖突的轉折點
          7. 戴著毛主席像章抗疫:“我們是毛主席的人民醫務工作者”
          8. 呂永巖:評《致高強同志的一封信》
          9. 又一個,死期到了!
          10. 錢昌明:塔利班為什么會贏? ——兼談“帶路黨”卡爾扎伊的覺醒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2.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3. 近期驚動全網的三大政策突變, 在一個閉門會上說透了背后邏輯 | 文化縱橫
          4. 帝修資勢力的優秀“抬轎夫”胡錫進: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問題?資本要純凈?美國最怕中國的GDP?
          5. 南京機場疫情,證明網紅專家提出的抗疫路線禍國殃民,必須警惕
          6. 呂言夫:毛澤東思想的新定位
          7. 誰該為“大躍進”中的左傾錯誤負主要責任
          8. 請聽聽南京機場保潔員的話
          9. 1975《紅旗》雜志的驚人預言!
          10. 劉繼明與方方們的斗爭,是橫掃一切反人民公知的開端!
          1. 七夕節:感受楊開慧和毛主席的曠世愛情
          2. 曾經主管網絡輿論的彭波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
          3. 內行人告訴你:鄧力群的這套大書,是寫毛主席最好的書籍!
          4. 談談圍繞張文宏醫生的爭議
          5. 真正的主旋律導演李前寬老師,一路走好!深憾《抗美援朝》無緣上映之恥!
          6. 毛主席像變白板,偷偷刪除就完事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