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我所歷睹的“大躍進”和“三年困難”時期

          老兵義雄 · 2021-08-17 · 來源:作者原創文章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三年困難”考驗了我們黨和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不能忘記--

            

          我所歷睹的“大躍進”和三年困難時期

          老兵義雄

          筆者在網上發表過《關于“三年困難”成因與主因的考證》的文章。通過考證得出如下判斷:“大躍進”的錯誤是導致“三年經濟困難”的因素之一,但不是決定的因素,決定因素是糧食危機。糧食危機又是多種因素造成的,其中連續的自然災害是關鍵性因素,因而,說“三年經濟困難”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造成的結論不能成立。為了證實這個判斷,筆者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和目睹的真實情況告訴讀者和后來人,以圖讀者能從筆者的回憶考證中得出客觀的判斷。

          長垣縣_的“大躍進”是怎樣搞起來的

           筆者出生河南省長垣縣。長垣縣(2018年改為市)地處豫北,黃河入??谥髂?,隔河與山東相望,確保北方安全的臨黃大堤穿越其南北,把該縣分成堤東堤西兩大片。堤東有四個鄉(惱里、蘆崗、苗寨、武丘),是國家明確的黃河灘區。灘區共206個自然村,耕地面積占全縣耕地面積的33.75%,筆者就生在堤東的蘆崗鄉。在歷史上,長垣是“十年九旱七年澇蝗蟲滿天飛”的多災區。建國前,每逢黃河泛濫,臨河的幾個鄉莊稼被吞沒,一個個村莊被沖垮,是逃荒要飯走西口最多的縣份。新中國成立后,長垣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走上合作化道路,開展了以治理黃河化水害為水利的斗爭,使這個多災多難的縣份發生了深刻的變化。1956年到1957年,在我們家鄉有個順口溜:“隊長見隊長,比比新大氅;老婆見老婆,比比豆面饃”,這個順口溜雖然有抱怨細糧少的口味,卻從側面反映出進入高級合作社之后,長垣農村已經接近解決了溫飽問題。長垣的大躍進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起步的。

          在我的記憶中,長垣縣的“大躍進”要從農業上綱要說起。1957年九十月間,中國共產黨的八屆三中全會通過了《1956年到1967年全國農業發展綱要(修正草案)》。綱要明確提出,在五至七年內全國糧食產量要實現“四五八”的奮斗目標,即黃河以北畝產400斤,黃河以南長江以北500斤,長江以南800斤。為盡快實現這個目標,綱要提出了鞏固農業合作化制度和農業增產的一系列措施。924日,中央和國務院聯名下發了《關于今冬明春大規模開展興修水利和積肥的決定》,要求各地要像1955年冬天那樣,掀起農田基本建設的新高潮。這個決定實際就是農業大躍進的號角。1958115日,長垣縣委制定下發了《長垣縣關于貫徹執行全國農業發展綱要(修正草案)的規劃》,并就落實中央國務院的“9.24”決定作出具體的部署。這個規劃總的戰略構想是苦戰三五年,根治千百年黃河水害給長垣帶來的災難,化水害為水利,徹底改變長垣貧困落后的面貌。應當說,這個規劃和奮斗目標抓住了長垣的要害問題,關系到長垣人民的長遠利益,無論當時和后來看都是積極和正確的,因而受到全縣人民的擁護和支持。我記得很清楚,春節一過,各村各戶包括我們小學生都投入了興修水利、深翻土地和積肥的戰斗。當時還沒有化肥,為了籌措更多的肥料,生產隊建起了發酵池,家家都有積肥的坑,把人糞尿都收起來,每隔十天半月收一次。最初肥料料是打工分的,群眾積極性很高,每天早上都把尿液送到發酵池。

          但就在長垣大躍進剛剛起步時,由于受到浮夸風和共產風的影響,使長垣的大躍進發生重大變化。195822日,河南省委向中央呈送了關于傳達和討論工作方法六十條的報告。將河南省原定糧食上綱要畝產量1962年達到420斤、1967年達到580斤,改為1962年保證達到600斤,爭取900;將原定皮棉產量1962年達到60斤、1967年達到90斤,改為1962年達到100;甚至還提出1959年全省實現水利化。1962年全省平均每畝施用化肥50斤,五年內全省達到平均每人一頭豬,四年完成土壤改良,三年基本上變成四無省(指無麻雀、老鼠、蒼蠅、蚊子)等,以此表示河南省實現"大躍進"的決心。當時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領導同志認為河南走在“大躍進”的前頭,隨以中共中央名義轉發了河南省委的報告。這個報告過分夸大了主觀能動作用,曾經受到毛澤東的質疑,但還是成了河南“大躍進”的指導性文件。這個新的精神傳達后,長垣縣委經過學習討論,認為”1月下達規劃過于保守,跟不上形勢。31日,縣委又重新制定下發了《長垣縣1956年至1967年發展國民經濟規劃(草案)》,把糧食產量由420斤提高到600斤以上。為貫徹這個規劃,長垣提出了“學徐水、趕登封(登封是學徐水的先行縣,筆者注)”,苦戰一年實現全縣水利化等一系列嚴重脫離實際的口號。學徐水學什么呢?幾乎照搬徐水的做法:大隊成立民兵營,實行軍事化管理。為完成上級下達的任務,要求社員一切行動聽指揮,不聽指揮就要遭到懲罰。為解放婦女,每個生產隊都辦起大伙食堂,大隊成立敬老院,有條件的還建起幼兒園。掃文盲、滅四害、開展愛國衛生運動。辦社辦企業。教育也學習徐水,各大隊都辦起高小,實行同吃同住同上課同勞動(四集體)辦學方針。此前,我是在臨鄉戚寺小學上學,大躍進開始后,我從戚寺小學轉到我們大隊辦的東河集小學。這個小學開始過“四集體”生活,辦了半年因面臨許多物質困難,又改為走讀。當時,因水利工程任務十分繁重,縣里提出把課堂辦到工地的口號,在收秋種麥和水利工程吃緊的時候,我們常常被停課參加勞動,老實說正常教學生活得不到保證。

          1958年長垣的“大躍進”都干了什么

          筆者從1991年版長垣縣志擇其中幾件大事如下,僅此可足見分量。

          (一)治黃水利工程取得破天荒的成就

          第一,護灘控導工程穩定了河槽,取得抗災的重大勝利

          在歷史上,黃河泛濫時其河槽中心總是左右移動,移動的范圍寬達10余公里,河南山東沿河的田野村莊隨時都有被吞沒的危險,這是沿河人民千百年不能安居樂業的總根源。根據國家治黃的總體規劃,長垣人民在“大躍進”年代以“穩定中水河槽”開展了不懈的努力,其中河灘控導工程就是重大的舉措。從1959年開始,長垣在臨黃地段先后建設4處控導工程。第一處控導工程全長525米,筑壩43道,控制長4370米,石根圍長1615米,累計動土94.49萬立方米,石料37.821萬立方米,柳料804.5萬公斤,鉛絲79.08噸,總投資553.2萬元。類似這樣的控導工程以后又建了三處??貙Чこ探ǔ珊?,黃河的游蕩范圍有2200米減少到1600米,擺動強度由670米減少到410米,對黃河大堤的安全和灘區保護取得了明顯的效果。為使控導工程發揮最大的效能,沿河公社又發動群眾在黃河擺動范圍極限處建起了生產堰。據1982年統計,從1958年起,黃河灘區增修生產堤5道,總長34.7公里,一般高2米,頂寬2-8米不等,在8000-10000立方米∕秒流量時確保不漫灘,對確保灘區安全和農業收成發揮了重大作用。這些都是造福后代的千年大計,而其中主要工程都是在“大躍進”期間建成的。

          第二,被沖垮的堤壩重新修復加高加厚

          大災過后,黃河在我們蘆崗公社的護河堤多處被沖垮,其中最大的一個口子寬600米。被沖垮的堤必須在翌年汛期到來之前修復,不然,夏季黃河汛期一到就會有數個公社要泡湯。為確保來年的安全,縣里下了死命令,必須在冬季枯水期把大堤修復好。那年,村里還抽調一批壯勞力到湖北修澄沙池,壯勞力不足,為按時完成上級下達的任務,公社把婦女和老弱人員也組織起來。我母親是年近半百的小腳女人,打堤挖河也得隨男勞力一樣東西奔跑。這樣還不行,公社干脆要小學停課,給學生分派挖河任務。1958年的冬天,打堤挖河成了我們的主業。馬寨是黃河決口最嚴重的地段,我們看到,一棵大樹橫臥河心,枝杈可以做棺材,可以想象發大水時水勢是多么的兇猛。我們村的任務是復堤,我就是打堤隊的成員。我們的工地離家有10里遠,為爭取時間,公社在就近的村子給我們安排了住處。因住房緊張,寬敞的房子住婦女,我們十多個小伙子沒有房子住,睡覺時就擠在一家的磨道里,鋪上麥秸滾在一起,擠得連翻身都困難。那年還沒到困難時期,生活還好,我們拉車推土都比著干,有不賣力的,就會受人嘲笑。我們干了一個多月,完成了任務。幾十年過去了,這段生活經歷深深地留在我的記憶里。

          第三,興建引黃灌溉工程,為實現全縣水利化奠定了可靠的基礎

          長垣縣雖臨黃河,卻是“十年九旱”出了名的地區。歷史上的情況通常是,沿河的灘地水淹了,而穿越長垣南北的臨黃大堤以西卻旱得禾苗發焦。根據長垣長遠發展規劃,僅1958年就修建大的人工渠4條,總長141.098公里;支渠52條,總長幾百公里;斗渠507條,總長近千公里。為完成這些工程,全縣動員了近10萬勞力,據不完全統計完成土方2577萬立方以上。這些水利工程建成后,在長垣形成兩個大的灌溉區(衛東灌區,紅旗灌區),落實了灌溉網絡化的要求。如衛東灌區投資(不含民工費)1116.221萬元,可灌面積38.9萬畝。為實現引黃灌溉,河渠建成后又先后在臨河的七個點投資近200萬元建設了引黃閘,再后來還在地勢洼地段建設了提灌站。引黃灌溉工程雖然也有教訓,但在以后都發揮了重大作用。在總結前期經驗的基礎上,后來又建設了左寨灌區,鄭寨灌區,楊小寨灌區,孫東堤灌區,為旱澇保收打下了基礎。幾年后又建設了排澇網,使三分之二的土地解決了十年九旱的問題。1958年還開挖了山東干渠,1959年春天完工,和山東接通,惠及兩省。

          1958年長垣縣水利灌溉工程統計表

           

          工程名稱

          條數

          長(公里)

          土石方(萬立方)

          民工

          投資(元)

          干渠

          2

          35.098

          258.67

          35600

          1116.221

          支渠

          9

          80.093

           

          斗渠

          129

          240.000

           

          干渠

          2

          106.000

          460

          39973

           

          支渠

          50

           

          1519

           

          斗渠

          378

           

          340

           

           

          合計

           

           

          2577.67

          75573

           

           

          (二)工業迅速發展,為后來鄉鎮企業大發展奠定了基礎

          長垣縣到90年代就進入全國的工業強縣(2019年改市)。如果追憶長垣的工業化,我認為應從1958年興辦“五小”工業(小鋼鐵、小煤礦、小機械、小水泥、小化肥)說起。“大躍進”之前,經過手工業改造,長垣的企業只有50余家,職工1800余人。遵照中央要發展地方“五小”企業,使工業產值過幾年要超過農業的號召,長垣的工業在1958年一下子發展到582個,職工達到1.42萬人??h成立了發電廠,第一次解決了縣城的照明用電問題。根據服務農業的要求,長垣還建成了化肥廠、水泥廠、鋼鐵廠、煤礦等企業。工業總產值由1957年的512萬元上升到1295萬元,1959年上升1743萬元。1961年,根據國家經濟建設實行“調整、鞏固、充實、提高”的方針,按照“關停并轉”的原則進行了整頓,整頓后國營企業由14家減為3家,部分企業由國營企業轉為集體企業,一部分企業被關閉。到1962年,工業總產值降低到350萬元。在三年困難時期,許多工廠企業雖然被關閉了,但是經過“大躍進”工業洗禮的長垣人卻大開了眼界。“三年困難”一過,長垣的工業一部分又恢復起來。他們接上在“大躍進”年代建立的業務關系,一批適應國家范圍需要的輔助工廠陸續發展起來。到1985年,長垣的工業總產值由最低時的350萬元,上升到12822萬元。過了10年,進入全國百強縣前10名的位置,生產的起重設備、防腐工程、衛生材料都成為國家的拳頭產品。又過10年,長垣由落后的貧困縣躍升到全國百強縣的前5名,其中工業的總產值超過農業總產值的千百倍。長垣人都知道自己成功的秘訣,如果沒有“大躍進”那段曲折的經歷,哪會有輝煌的今天?如果有人嘲笑長垣的那段歷史,企圖否定當年的“大躍進”,是沒有道理的。

          特別是1958年大辦鋼鐵使我不能忘懷。

          根據省下達的任務,1958年縣在太行山下的汲縣辦起長垣縣鋼鐵廠??h從全縣調集了近萬名青壯勞力,按土爐煉鋼法煉鋼。我家六口人有三人參加。父親是第一批,他是7月先期到達汲縣的。首批人員的任務是建爐子,開礦,選礦石。我和比我大六歲的哥哥是第二批,是9月前往鋼廠的。我哥哥離家前是大隊青年突擊隊的成員,他是在苦水中長大的,對黨和社會主義常懷感恩之情。當國家發出大辦鋼鐵的號召后,他像參軍衛國一樣,義無反顧的奔赴鋼鐵第一線。當年的大煉鋼鐵是按軍事化的管理要求組織的。一個大隊編成一個連。哥哥是我們青年連的副連長。大辦鋼鐵期間他編在運輸連,負責耐火材料的生產和供應。他完成任務很突出,1959年成為中國共產黨黨員。大辦鋼鐵停辦后哥哥轉到煤炭系統,后來成長為中級領導干部。那年我14歲,還不到成年人,但我個頭長得高,覺得很新鮮,故意提高腳根,很順利地進入了大辦鋼鐵的行列。出發前母親給我準備了鞋襪和過夜蓋的東西,把我交給哥哥。我們在路上走了三天。路上不時會遇到運物資的汽車。我們年輕人雖然腳上打了泡,但還是打打鬧鬧,時不時總有人搞點惡作劇。在新鄉,我第一次看到火車。我一節一節的數,共計48節,大約過了三四分鐘的時間。這個場景開了我的眼界,給我留下難忘的記憶。到達汲縣后,我們的主要任務是搬礦石。長垣縣鋼鐵廠在太行山下,我們住的地方叫夏棗莊。到夏棗莊我以為能見到父親,因不在一個連,一直沒能見到他。運礦石不像今天全是機械化,那時全靠肩挑人扛。采礦點叫猴頭腦,距離煉鋼處很遠,要通過嚇人的十八盤。當地人說一盤大約一里多。因路程遠,每天早4點吃飯,吃過飯領取干糧集體出發。中午在山上吃干糧,吃了干糧抗上礦石下山。下山要快些,到下午4點也才能回到營地。炸開的礦石小塊兒也有七八十斤,我們背不動,背了兩次就不讓我們干了。隨后我們童子軍的任務是打茅草,好像準備過冬的問題。在這期間發生一件事至今記憶猶新。一天,上山打草我撿到一個錢包,包內除了飯票還有幾塊錢。事后知道,這是鄰村一家父子的全部家當。我把它交給指揮部。丟錢包的父子認領后找到我,再三致謝。后來指揮部召開先進表彰大會,表揚了我,還獎給我一條白毛巾,我第一次嘗到受表彰的滋味。

          11月,毛澤東準備召開第一次鄭州會議,會前在新鄉接見了地區縣委書記和地委的領導同志。當毛澤東從林縣縣委書記楊貴那里了解到全民辦鋼鐵的真實情況后,指示地委把“全民辦鋼鐵”停下來,除留少數人做收尾工作,其他立即下山,搶收莊稼,轉抓農田基本建設。我在長垣鋼廠干了一個月,回來后又被編入秋收大協作的隊伍。我們灘區因水災沒收成,就到臨黃大堤西幫助豐產隊收割。那年莊稼長得特別好,因為壯勞力都辦鋼鐵和挖河去了,靠老少收不到家里。馬上要上凍了,花生紅薯還在地里,眼看著爛掉了,十分可惜。為了爭取時間,我們搭起窩篷在莊稼地里過夜。大概是12月初,縣里通知我們學校要復課了,很快回到家里。

          (三)教育事業取得巨大的成績

          長垣在古代是文化很發達的地區。城北學堂崗是孔子講學的地方。在明朝時,長垣文化教育再度興起,明清兩朝先后有87人考取進士(明朝50人,清朝37人)。明朝名相李化龍就是這批進士中的佼佼者。但進入民國后,中原由于戰亂連年,再加上黃河水害的肆虐,這個先前文化發達的長垣卻淪落為文化教育十分落后的地區。據縣志記載,剛解放時全縣只有一所初中,初小也僅有207處,完小只有3處,適齡學生全縣9257名。到1957年小學發展到221處,完小48處,學生突破4.3萬。根據農業發展綱要大辦教育的要求,1958年完小發展到103364個班,學生13918名。中學由原來的2所擴大到10所,其中完中兩處,初中8處,高中11個班,550名學生,初中51個班,學生2572名。為適應教育和發展工業的需要,1958年還成立高級師范學校1所,中等技術學校1所。此外,1959年全縣涌現民辦中學51處,92個班,學生4273名。為了緩解師資力量不足,長垣師范學校招收具有初中文化水平的畢業生80名,學制3年,畢業后,這批老師對提高教育質量起到了及時雨的作用。與此同時,長垣還辦起職工業余文化學校,從掃盲班辦起,設有初小班、高小班,以后又發展到初中班、高中班,使過去上不起學的職工、農民學到了文化知識。應當承認,這個時期的教育,因師資不足教學質量不夠高,但它對普及教育和全面提高長垣人的文化水平,并對后續人才的提高,向國家輸送高級教育學苗,對推廣科學種田,發揮了鋪路、搭橋、撐高的歷史作用。如長垣四中,1959--1960年招收了六個學班,后壓縮為4個學班,三年后有十幾名考入省重點高級中學,其中筆者就是其中的一員。這些學生畢業后在各條戰線都成為頂尖人才。這個時期受過教育的人員,在后來地方工業的發展中成為領頭羊、探路者和引領長垣工業發展的棟梁。有些人不承認這個時期的教育,不是歷史唯物主義。

          ()戰勝了黃河特大洪峰的威脅,取得了抗洪斗爭的偉大勝利

          19587月,黃河花園口(開封西)出現了22300立方米/秒洪峰,臨黃大堤全部偎水,地處黃河灘區的幾個公社176個自然被洪水圍困,水深0.4米至4.6米,房屋倒塌達80%以上。這次洪災驚動了中央和國務院,周恩來總理718日乘飛機出現在黃河灘區的上空,對抗洪救災作出緊急指示??h委迅速組成780人的干部和5萬人的防汛隊伍,派出大小船只139只實施救災。經過搶救,遷出139個自然村,救出94869人,牲畜12000頭,糧食685萬斤。這事如果發生在建國前,不知多少人家會流離失所,家破人亡。如今有了共產黨的領導,灘區人民得到及時救援和安置。我們李寨村被對口安置在堤西一個叫郭寨的大村。我們沒事干,就參加他們的鋤地拔草。我在那里住不慣,趁船回家取東西逃到家里,又加入看家護村的行列。我是在黃河里長大的,從小就見慣了驚濤駭浪,對洪水入村并不害怕?;氐郊覜]事干,我們就出去摸魚,撈柴火。一天,我從河里撈到一根房檁,還撈了一口大鐵鍋,抓了一桶紅頭大鯉魚,沒油做,就在鍋里加點鹽煮了吃。

          長垣人民抗洪救災的任務除了確保灘區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另一項使命是確保臨黃大堤的安全。臨黃大堤是確保黃河安全入海的人工屏障。如果臨黃大堤決口,對豫北河北都會帶來特大的災難,因而,確保大堤安全事關大局。確保大堤安全的措施除了加高加固大堤,其中,長垣石頭莊溢洪堰的建成是確保臨黃大堤安全的重大措施。長垣溢洪堰是建國初期全國第一大水利工程,總長1.5公里,寬49米,頂海拔高度67米 ,分洪流量5100立方米。該工程動員了全省的勞工,投資200億元舊幣,與19514月建成。溢洪堰的功能是:如果洪水水位超過大堤的安全警界線,為確保北方安全,就炸開石頭莊的溢洪閘,把超高的河水分流至臨黃大堤以西與北金堤(長垣北部黃河故道北,同太行堤臨黃堤均為重大河防工程)以南11個鄉的廣大地區。據測算,一旦分洪,臨黃大堤以西將有9個鄉泡湯,這意味著長垣人民為保大局將作出最大犧牲。周總理視察水情后,要求河南省地領導要全力以赴確保臨黃大堤的安全,并做好最壞的準備(炸堰和轉移群眾)。根據周總理的緊急指示,省地領導緊急趕到到抗洪救災的第一線。長垣迅速落實緊急抗洪救災體系,建立了指揮部,組成了民兵基干隊、搶險隊、運輸隊,要求召之即來,來者能戰。確定沿大堤10華里內為防汛區,5華里以內為第一線?;申犎找寡氐萄策?,遇有險情立即報告。為確保大堤安全,全縣出動5萬多名勞力戰斗在第一線。719日,中共中央又派飛機飛臨長垣溢洪堰,投下12只橡皮船和16名水手幫助防洪。經上下努力,終于戰勝洪峰,譜寫了戰洪圖最壯觀的詩篇。這是長垣歷史上治黃的重大勝利,也是長垣人民對國家的重大貢獻。

          我和家鄉人民是怎樣度過三年困難的

          1960年至1962年是新中國建國后最困難的年期(史稱“三年困難時期”)。筆者初中的三年就是在這個時期度過的。在這三年里,我和長垣人民一樣經歷了無數的磨難。60年過去了,由于感受至深,至今仍歷歷在目。

          19598月我考入長垣四中。

          那年四中招了四個班,我被分在最后的十二班。因四中是從周邊的5個公社招生,除了學校所在地的孟崗的學生走讀,其余要全部住校。剛入校那年,還沒進入最艱苦的時期,按縣的規定我們都從大伙食堂帶面,到校后交到伙上換成飯票就餐。因糧食標準不高,我們每個人都從家里煮些紅薯或蒸些菜饃帶上,每天有伙房餾餾配著吃。這時還可以將就。60年進入困難時期,隨著國民經濟調整,長垣四中的四個班要縮減兩個班,我所在的班在砍掉之列。散班時.學校告訴我們回家等轉學通知。那段時間心里總不踏實。就在這個節骨眼上發生一件事使我終生難忘。春節過后,我天天派通知,就不見通知來。一天,我要找同學探聽復學的問題,生產隊長卻要我出去挖河,說你家有任務沒人干(我哥哥要訂婚,父母去哥哥那里了)。我說要合計上學的問題,不去。中午回來,隊長還對我動了粗,不讓我吃飯。妹妹把她領的饃扳一半給我,我不要。無耐,妹妹陪我到村西挖了一藍子“福根”(牽?;ǜ?,因救了急,使我們度過災荒,故被譽為福根)回來煮了吃。幾十年后妹妹還告訴我們的孩子,說福根是我的救命菜。

          不幾天,我接到長垣八中入校通知,我被編入二年級五班。八中在我家的南邊12里的惱里,仍住校就讀。但生活的困難程度逐步加重,我的學生生活也更加困難。1960年我們公社是大災之年。那年,有澇災,有蝗災,還有氣候的影響,大豆只開花不結莢,農業大減產,與全縣面臨相同的形勢,社員的口糧一天天緊張起來。到1960年下半年,我們的口糧標準降到每人每天不足半斤(4.8兩),生活就很難維持了。當時大食堂吃糧標準是按年齡段定量的:16周歲以上為成人標準1整份;  1512周歲為3/4; 117周歲為1/2份 ; 63周歲為1/4份。妹妹和弟弟都不夠整份,尤其是弟弟只有1/4份。弟弟不夠吃 ,母親怕耽誤他成長,就自己少吃一口給他湊夠半份。當時怕各個食堂吃超標準,口糧是由公社統一控制的。但到了1961年的正月,公社已經無糧食可供了,集體食堂面臨斷炊的危險。我們隊當時是窮隊,光棍漢最多,其中有兩個就是這個時候餓死的。父親也得了浮腫病,餓得擔不動一擔水了,都是提個罐子打水吃。不幾天得到通知,要大家到司務處分面。哪是什么面呀,是豆餅混合各種雜糧磨在了一起,沒經籮篩,上捧下砌連皮帶瓤的雜糧碎。食堂就剩這點家底了,給大家分了,實際就是要散食堂了。我們家五口人分了八斤雜糧碎,并告知是四天的口糧。人均不到二斤,要吃四天,每天不足半斤,對于餓透支的人來說,一頓都不夠。

          怎么辦?只能八仙過海,各顯其能了。黃河灘野菜種類很多,這成了村人求生的必然選擇。男女老少,能走動的都進灘挖野菜,把踩來的野菜摻上少量的面粉,揉成菜團子吃,沒有面粉時干脆煮野菜充饑。我們要感謝母親河,是黃河灘的野菜使全村人逃過了最困難的一劫。 四天后,上級給災區調來了糧食。好像是每人每天八兩原糧。這對餓空肚子的老百姓可是救命糧呀!但是遠遠不夠的。為填飽肚子,必須配以相當量的野菜充饑。那時,我和妹妹放了學就到地里挖野菜,或到頭年種白菜 蘿卜 紅薯的地里撿扔下的老干葉子,回來用清水泡泡淘洗干凈煮熟,再用刀剁碎放點鹽,配著糊涂吃。再晚些時候,應時的樹頭菜下來了,像柳樹葉,椿樹葉 ,榆錢,槐花都成了我們的救命菜。食堂解散后我們家里分了幾分地的小片荒。小片荒里有榆樹柳樹,院子里還有椿樹槐樹。榆錢下得最早。我和妹妹爬到樹上踩榆錢,揣上點面做成窩窩。榆葉長成了又擼葉子,拝上面蒸了吃。吃了榆葉吃柳絮,吃了柳絮吃柳樹葉,光葉子要吃上兩茬。自家樹上不夠吃我們還走出去,踩楊葉椿樹葉,煮后泡兩天再吃。幾十年后我和老伴還保持吃蒸菜的習慣,就是那個時期養成的。

          三年困難時期,我們家五口人(哥哥大辦鋼鐵后轉為工人)吃糧,因我們姊妹三個上學不能參加勞動,能掙工分的只有父母親 ,所以秋后算賬我們家總是缺糧戶。父親是貧農代表,非常勤勞。為彌補缺糧,父親除正常出工,每年還能在看場期間獲夜間補貼工分。我父親解放前給富戶人家種過地,對收收打打很有經驗。父親又肯出力,能把各種荘稼按碾壓順序放置得井井有條,所以,在那些年麥秋荘稼收到場里,父親都被派到場里專職看場。如打場時,他總是一個人在大家出工前把場攤好,使收打過程簡短高效。他把集體的活當成自家的活,深得干部群眾信任和滿意。此外,父親還有一手好編織的手藝,在冬天農閑時,就編織斗,升 ,笸籮,簸箕、安全帽等,一部分拿到市場出賣,一部分送到礦山換成錢。這方面的收入雖然是微薄的,但對克服困難、保我們上學還是發揮了很大的作用。實在補不齊,有時候再求助哥哥。

          1962年初,壓縮教育,長垣八中又被取消。我又重新考回長垣四中。這么一折騰,我們比四中正常班差半個學期的課程?;氐剿闹泻笪覀儾坏貌患影嗉狱c的補習。這年,經濟形勢逐步好轉,但口糧標準還不高。家里不得不拿出一半的口糧供我上學。在校吃飯的方式還如同以前,每次帶一周的面粉,交到伙上。周六回去,星期天返校,交上下一周的面粉。我推磨一轉圈就嘔吐,每次都是由妹妹組織叔叔家幾個妹妹推磨,并給我裝好。我們家姊妹間關系特別好,根本的原因是在困苦的歲月我們是患難與共。62年盡管比61年好多了,還是吃不飽。上午有4節課,上第3節課時我經常餓得頭上冒汗。因營養不良和過度的學習,不久我患上了嚴重的神經衰弱癥。整個腦袋像被膠皮緊箍著,連說話都產生障礙,發展到了一天不出一身汗到第二天就不能上課了。我們的班主任叫趙廷乾,他很了解我,特別照顧我,告訴我,課實在聽不下去可以自行出去活動。后來趙老師看我病得不輕,就勸我休學,說把身體恢復好,待來年能考個好成績。我接受了趙老師的勸導,從第二學期起休學了。休學后我到哥哥那里治療了一段時間,并想通過勞動鍛煉治好神經衰弱。但可能因衰弱過重,沒有根本好轉。時不待人,我懷著急迫感于1963年秋天重新復學。1964年我考入滑縣一中。是趙老師給我下的通知,我高興得熱淚盈眶(筆者注:20214月回老家,得知他還健在,專程看望了他,老師已88歲,還共憶學生時代)?;h一中是省重點高中。此前,考入該校都轉為商品糧,到我們這一屆取消了這個待遇??诩Z在本縣兌換成糧票,到校后補到11兩。通知要求得有41元的報名費,母親手頭只有8元錢,余下的33元哪里來?無奈,家里把正養的一頭豬賣掉,毛豬3毛一斤,賣了24元,后來母親從兩家叔父那里借了10元,總算可以報到了。至此,總算從“三年困難”走了過來。“

          三年困難”時期穿衣也是個大問題。當時憑布票買布,每人每年發三尺六寸布票 ,不夠穿。我和妹妹上學要講究些,家里的布票都供給我和我妹妹做棉衣。夏衣沒著落,等到棉花摘了分了,母親就連明加夜用手剝去棉籽,再用彈花弓彈開,紡成紗線,織成布,染上色,以適合季節衣褲顏色,再做成衣褲鞋襪。母親為我們孜孜不倦,貢獻了全部的母愛。母親活了101歲,百歲時我們給她舉辦了隆重的慶典儀式,五世同堂十分熱鬧,了卻了我們忠孝兩全的心愿。

          關于人口減少與餓死人問題的考證

          ()

          最近30年來,國內外廣泛流傳著我國三年困難時期“餓死三千萬”的說法。這個說法首先出自兩個國際人口學家科爾(1982年發表的“1952-1982年中國人口的迅速變化”的作者)和朱第思班尼斯特(1987年發表的“中國的人口變化”的作者)。后經專家考究“餓死三千萬”的說法是蓄意編造的。但后來被印度經濟學家阿馬提亞森廣泛宣傳和西方資本主義媒體的反復炒作,以至在讀者頭腦中形成中國大躍進“餓死了3000萬人”,好像不是虛構而是成了歷史的真實。隨后,中國的一些學者也接過科朱第思的觀點,對餓死人的問題進行研究。他們通過研究,有的認為“大躍進”餓死人超過1400萬,有的說超過2600萬,有的說超過3000萬,還有的說超過了4000萬。關于三年困難時期餓死人的事,中共中央是不回避的,黨的歷史文獻也是承認的,但在黨的文獻中確認的數字是不超過1000萬。這些人的估計都突破了黨史文獻認定的數字。這個問題關系到黨史的真實性和權威性,不能不引起黨史工作者和學者們的關注。必須揭穿科爾和朱第思班尼斯特的虛偽性和反動性。

          在這方面,印度著名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帕特奈克,2008年和2011年先后在印共馬機關周刊《人民民主》上發表《論(再論)中國大躍進時期所謂餓死3000萬人的問題》的署名文章。文章以翔實的說理和論據,徹底批判了所謂餓死3000萬的“學術根據”,并指出編造“餓死3000萬人”的謊言是反毛反共勢力攻擊毛主席、攻擊社會主義的一個主要“武器”。該文后由美國《每月評論》網上雜志轉載。在國內,江蘇師范大學教授孫經先先生緊隨之后,用三年的時間查證了我國這一時期死亡率最高的600多個縣的地方志和其他大量資料,在中國社會科學院主辦的《中國社會科學報》上發表了《"餓死三千萬"不是事實》的文章。他把自己的研究成果概括為四個基本結論:(1)在1959年底以前,由于工業發展的需要和“大躍進”運動的發動,我國出現了從農村到市鎮的人口大遷移,至少有3000萬以上農村人口遷移到市鎮。在這一過程中產生了重報虛報戶籍人口1162萬人,即這些人雖然已經遷移到市鎮并辦理了戶籍登記手續,但是他們并沒有在原籍農村注銷戶籍(他們在市鎮和農村同時擁有戶籍)。(2)在1959年以前,由于戶籍管理制度不健全,在我國(主要是廣大農村地區)存在著較為嚴重的死亡漏報現象。死亡漏報人口約為750萬,即有750萬(3)在1959年以前已經死亡,但沒有進行死亡登記注銷戶籍。由于以上兩方面原因,造成我國1959年底的戶籍統計人口總數中,存在著應注銷戶籍人口1912萬(4)我國在1960年前后進行了實施《戶口登記條例》的工作,1964年進行了全國第二次人口普查,上述虛假戶籍人口1912萬的戶籍在這兩次戶籍整頓活動中被注銷。由于我國經濟出現重大困難,在1960年到1963年間開展了大規模精簡市鎮人口運動,3000萬以上的市鎮人口被精簡返回農村。在這一過程中產生漏報戶籍人口數1482萬人。即這些人從市鎮被精簡并注銷戶籍,但他們沒有及時在農村辦理戶籍遷入手續,成為沒有戶籍的人(這些人口在19651979年間重新登記了戶籍)。依據以上4個結論,孫經先做出餓死人的數字不超過250萬的結論。2012年又在《馬克思主義研究》第6期曾發表了《關于我國20世紀60年代人口變動問題的研究》,此后,孫經先又撰寫了《徹底揭露"數千萬人非正常死亡"的重大謠言》等文章,進一步宣傳自己的觀點。[4]

          孫經先的文章像是捅了馬蜂窩,立即引起超越派的反擊?!堆S春秋》副主編楊繼繩先生是超過3000萬的代表人物之一。2012年他發表了名為《脫離實際必然謬誤--就大饑荒年代的人口問題與孫經先商榷》的文章,從數據和歷史常識角度反駁孫經先的觀點。他指出,上世紀五六十年代,人們的生活資料都要憑票證供應,從一個地方遷移到另一個地方,最緊要的是辦理"糧油關系"的轉移,而"戶口關系"轉移是"糧油關系"轉移的前提,認為孫經先"人口遷移后不上戶口"的論斷,是不符合事實的。這場爭論還在繼續。

          (二)

          兩者的考證誰更接近實際呢?

          筆者通過對長垣的考證基本支持孫教授的觀點。

          據縣志記載,長垣縣在“困難”時期人口減少了12305人。為什么減少了這些人.?

          筆者通過考證大致有以下方面的所致:一是在最困難的兩年,人口出生率極低,人口增加很少,死亡照常發生,這是人口減少的相對原因;二是隨著大辦鋼鐵,在近1萬人的人員中有一部分人隨后轉移到國營鋼鐵企業和煤炭行業;三是有一部分青年當兵和考上大學,離開了長垣(如僅長垣一中19591961年向國家輸送大專生232名);四是有一部分人避荒遷徙到新疆、青海、黑龍江等地;五是由國家各條戰線招工部分年輕人離開了家鄉;六是因營養不良患病死亡的;七是婚姻嫁娶遷到異縣。這七種數據是長垣人口變動的基本因素,這些因素比孫先生的還多,從而印證了孫教授觀點的客觀性。

          為接近人口減少的實際情況,筆者又從長垣縣人口自然增長情況統計進行考證。長垣人口增長的真實情況是:1959年人口出生率為21.39%,比1958年降低了4.6個百分點;1960年人口出生率為14.80%,比1959年降低了6.5個百分點;1961年人口出生率為19.07%,比1960年上升了4.27個百分點。而死亡率的情況是,1959年比1958年增加了一個百分點,1960年比1959年增加了26.2個百分點,1961年回升25.09個百分點。從這個統計可以得出這樣的判斷:19591960年長垣人口出生率是下降的,死亡率是上升的;到1961年人口出生率是上升的,死亡率是下降的。1959年和1960年比1958年少生了4704人,多死了11624人;1958年和1959年平均正常死亡指數是4548人,兩年正常死亡人數是11096,多死人數沖去兩年正常人數后,非正常死亡人數僅為528人,約占當時全縣總人口的1.25%。這表明,即使非正常死亡都是餓死的也不會超過528人。實際情況是,在這500多人中,大部分是“營養性死亡”。  

          我哥哥參加過1959年人口普查,我請教了他。他說孫教授的觀點符合實際,他和嫂嫂就屬第一種情況。他還特別指出,楊先生說的,"戶口關系"是隨"糧油關系"轉移的,這種情況只發生在具有城鎮戶口職工和公職人員在職場變化時發生,被下發或轉移到農村的城鎮人員,只有戶口關系,沒有糧油關系。把戶口落到哪里就在那里建立口糧關系。當時全國有大批盲流,根本不存在糧油關系。他認為楊先生的說法不符合實際。

           

          1958年——1961年長垣縣人口自然增長情況統計表

          年份

          總人口

          出生

          死亡

          自然增長率

          人數

          比例

          人數

          比例

          人數

          比例

          1958

          433848

          10990

          25.97%

          4243

          10.02%

          6247

          15.95%

          1959

          432238

          9265

          21.39%

          4854

          11.21%

          4411

          10.18%

          1960

          416935

          6286

          14.80%

          15896

          37.44%

          -9610

          22.63%

          1961

          414531

          7927

          19.07%

          5134

          12.35%

          2795

          6.70%

           

          (三)

          筆者在這里還要告訴后人和讀者,我們能安全地走出災荒年,除了家人的共同努力,這和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是不能分開的。我們那里的群眾都沒忘記,在最困難的1960年到1962年,國家從廣東等省份發來大批的救災物資,其中大多是海帶、帶魚、薯干、干菜等各種代食品,還有粗糙的原糧.。在19591960年國家還對特困的4476戶的37079人實施了特殊救濟。因國家及時救災,我們那里幾乎沒有出去逃荒要飯的。我村是1000多口的自然村,得浮腫病的不少,而因營養不良患病而死的不足5人。我叔父家被大隊定為重點救濟戶,1960年還生了個女兒,這個女兒因營養不良到3歲才學會走路。從這個女兒的身上可以看到三年困難的傷痕,但卻同時表明,我村在最困難的時候,也沒有發生像精英學者所鼓噪的達到無法想象的程度。還有兩個實例很有說服力:一是我們村上的五保戶,沒兒沒女大多都度過了重災年。其中一位賀氏老人一直活到100多歲。她逢人就說:“不是社會主義早就餓死了。”二是我們生產隊的幾位老光棍,有兩位還領來了媳婦。到后來,女方帶來的孩子還為老光棍養老送終。我們村所發生的這些使我聯想到,在三年困難時期,遭災程度超過長垣的縣恐怕不多,這個人口大縣非正常死亡的人數并不大,比長垣受災的輕者還能比長垣更多嗎?

          一位60后的學者在他的著作中寫道:“大躍進”餓死幾千萬人。它給人們帶來痛苦是沒有那段生活經歷的人所無法想象的。歷史的情況究竟怎樣呢?我所在的鄉在全國也是受災最嚴重的地方,我們這里就是這樣,無法想象嗎?這位學者沒有那段生活經歷,他的感慨不知道是怎么產生的?要么是從西方反動學者那里抄來的,跟著人家學舌。要么是為了跟風跟著反毛派起哄。他很可能屬后一種。這里有人可能會拿河南信陽事件為例批駁我的推論,信陽地區嚴重的縣非正常死亡的人數平均達到8%,這是極其罕見的,那只是個例,絕對不能以信陽推導全國。黨中央毛主席對信陽事件發現的很及時,處置也非常果斷和嚴厲,給全黨全國人民作了交代,得到信陽人民的擁護和全國人民的理解,我們決不能容許虛無主義者用信陽事件詆毀“大躍進”和我國的社會主義制度。

          長垣縣鬧饑荒的主要原因及其教訓

          長垣縣在“大躍進”時期工農業的基礎建設雖然取得巨大的歷史成績,是不是沒有大的問題呢?當然不是。到1961年,由于多種歷史因素的作用,長垣成為饑餓最嚴重的地區,以后連續多年成為全國的貧困縣。

          是什么原因釀成這個結果的?

          應當從中汲取哪些教訓?

          通過考證,今天的長垣人不同的年齡和層次,對這個問題有不同的回答。

          現在的國家工作人員和80后接受過教育的大多數的回答是:“大躍進”破壞了生產力的發展,人民公社吃大鍋飯影響了群眾的積極性。他們是從理論高度評價的,意思是“大躍進”違背了經濟規律,沒有好的路線和政策。他們的依據來自教科書和《關于建國后若干重大歷史問題的決議》。而從“大躍進”和“三年困難”時期走過來老百姓,并不都認可這個說法。大多數認同早年流行的說法,即是“天災人禍”遭成的。這里的天災是指不可抗拒的自然災害,人禍主要是指基層干部強迫命令和瞎指揮造成的損失,另加蘇聯逼著還貸,災占七,禍占三。也有部分人認為是大躍進搞糟了。還有人認為,上邊的經(政策)是好的,到下邊被歪嘴和尚念歪了,走了板,跑了調,好心沒有得到好報。怎樣評價這些說法呢?筆者經過考證,并聯系自身經歷,非常認同多數老百姓的觀點。認為,長垣在“大躍進”之后墜入饑荒和貧困縣,主要是天災人禍雙重因素累積的結果。天災是連續三年的自然災害,人禍主要是違背科學的瞎指揮,而瞎指揮卻不是有意的。“大躍進”興起時,長垣同全國形勢一樣,當時在全國泛濫的“五風”也席卷長垣。從上頭刮來的浮夸風逼著基層干部說假話,不吹牛就會被戴上右傾的帽子,輕者遭批判,重者被撤換。為保證大煉鋼鐵,砸鍋收鐵,林木遭伐,生產力遭到破壞,引起群眾不滿。共產風沒收了社員全部財產,都吃大鍋飯,干好干壞一個樣,極大地挫傷了群眾的積極性。強迫命令風在干部中很盛行,稍有不慎就會遭到批判,甚至會遭到打罵批斗。而這些在全國是普遍性的。據我的經歷,這些問題并未傷及群眾的大多數。而五風中的瞎指揮風卻給長垣帶來了災難性的影響。

          前邊已經介紹,長垣的“大躍進”是防洪和解決十年九旱的問題,實現水利化是長垣“大躍進”的中心任務。長垣人民在縣委的領導下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只奮斗一年就基本實現了水利化的目標。但是誰也沒有想到,他們辛辛苦苦建成的水利系統,許多做法違背了自然規律,好的愿望卻沒有得到好報。因為前期的水利工程只注重蓄水,造了許多“水庫”和坑塘,水是存足了,但沒有注意怎么棑出的問題,阻塞了水的自然流勢,結果實現水利化的第二年,全縣水灌區發生大面積次生鹽堿地,這些次生鹽堿地有的連種子都收不回來。1960年次生鹽堿地近30萬畝,1961年超過48萬畝。當時長垣可耕種土地不足190萬畝,鹽堿地超過四分之一,這是多么可怕的數字。除了鹽堿地,那幾年氣候異常,也是農業減產的重要原因。大豆是長垣秋季莊稼主要的農作物,由于氣候問題,大豆只開花不結莢,畝產由過去的100斤降到40斤上下。此外,那幾年蝗蟲也鬧的很兇,對糧食產量又是雪上加霜?;葹暮茈y控制,國家不得不派飛機灑藥控制蝗災的蔓延。由于上述兩方面自然災害的襲擾,長垣糧食產量大面積減產。1961年全縣糧食總產量為4218.5萬公斤,僅為1956年最好年頭的32%。61年全國年人均糧食207.3公斤,長垣縣只有198.5公斤,這是導致饑荒的關鍵原因。這個原因從根本上傷了長垣的元氣,也是長垣墜入貧困縣和多年積重難返的原因。有人認為造成“三年困難”的原因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從長垣的情況看,如果把水利化的教訓定為人禍,這個估計不為過,如果定為自然災害,七分人禍就不能成立了。水利化的失誤是人們在改造自然過程中因未知而引發的,定為人禍似乎不大恰當。如果接受這個觀點,導致三年困難的原因是“三分天災,七分人禍”的結論在長垣就不能成立。

          長垣人民在困難時期受了大苦為什么無怨無悔

          幾十年后我曾反思一個問題:“大躍進”鬧出那么多的亂子,還死了那么多人,為什么中國卻始終保持穩定?即使受到過傷害的人大多數也無怨無悔。通過考證使筆者堅信:不是我們的人民愚昧,而是他們從自己的親身經歷中形成一個不可動搖的信念:毛澤東是人民的大救星,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他們堅信,毛澤東一心為人民,即使暫時錯了,也會很快改過來。一句話,無怨無悔源于對毛澤東共產黨的信任和對社會主義道路的選擇。

          前邊筆者已經交代,由于長垣地處黃泛區,千百年來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過著時刻都有可能流離失所的生活,對能安居樂業十分珍惜。據縣志記載:元末明初,因“多年戰亂,人口大減,十不存一。”過中原的見聞是“白骨露于野,千里無雞鳴”。長垣地處中原,當屬此景。從縣志查得:明初建立時長垣僅3萬余人,洪武至永樂年間幾次從山西向長垣移民,至洪武15年人口增至923682911人。明正德年間因內亂,到正德七年(1512年)驟減至6000余戶3.7萬余人。到萬歷三十一年(1603年)又逐漸發展到8.4萬余人。“明末,經過多年戰爭,加之天災頻仍,致使人口減少。清順治康熙年間,曾幾次招徠逃亡,迫令逃民復歸。--至乾隆十六年(1751年)增至 20余萬人。”清末民初人口無大變化。到民國26年(1937年)增至32萬余人??谷諔馉幤陂g,由于日軍“三光”政策和天災連年,到1942年人口又降至28萬余人。至建國時的1950年又回升到41萬余人。從歷史上看,水害和戰爭始終是影響長垣人命運的主要禍根。

          1958年那樣大水災在長垣歷史上無計其數。太遠的不說,從清初到民國就發生三次。第一次發生在1650年。據縣志記載:“清順治七年(1650年),黃河決封丘荊隆口(長垣西南40公里太行堤決口處,筆者注),黃水直注長垣,毀田園,漂廬舍人畜,大水漲溢,城垣被毀,水數年不退,人逃亡,地拋荒,蛙生灶底,魚游市中。”災后,官府雖搭粥篷救急,但不能解決安居問題,大批百姓逃離長垣,流落山西陜西青海等地。如今天的西安市,不少市民還保留長垣口音,他們的爺子輩就是長垣人。筆者從縣志查得,我們絨線李村(因祖上多賣絨線得名)在這個時期幾乎逃光,荒村達百十年,到乾隆年間才得以復村。第二次大災發生在1933年(民國22年)。據縣志記載:民國22年,“夏,黃河水勢大漲,出現特大洪峰,流量每秒22000立方米。812日,河水漫堤,沖決口門40處,縣境河西地區村莊(即指臨河四鄉)被淹90%,大水圍城數月未退。”災后,百姓逃荒要飯,流離失所。第三次發生在1938年(民國27年)。據縣志記載:民國27年,“65日,蔣介石妄圖以水代軍阻止日軍南侵,下令炸開黃河花園口大堤”。洪水一股南沖徐州,一股直沖長垣。老百姓把直沖長垣的洪水稱黑炭水(水過煤場攜大量煤沙)。據母親講:水到時在夜間,來不及逃跑,都爬到房頂和樹上。水越來越大,一棟棟房子被沖塌,爬到房頂的都被沖走了,到處喊救命。我母親無處逃爬到門前的一棵棗樹上,父親爬到附近的一棵大樹上。他們在樹上呆了三天三夜,總算逃過這一劫。災后沒有吃的,成家成家的到他鄉逃難,餓死多少人無從計算。據后來考證,蔣介石炸開花園口,殃及20多個縣市,致死人口近百萬。這三次水災都可以說是滅頂之災。每發生時沒有不家破人亡的,災后沒有不流離失所的。

          1958年的情況和前三次發生的情況就大不一樣了。

          1958年的洪峰流量是22300立方米,超過了民國2722000的流量,被淹的面積基本相同,但結果卻大相徑庭。58年大水發生時,在縣委的領導下,把災區的群眾都及時地轉移到臨黃大堤以西安全的地區,在友鄰公社得到妥善的安置,未死一人??h志記載,大災過后,僅1959年和1960年兩年間,就有447637079人受到救濟。遭受滅頂之災的幾個公社,除了少數人避災外流外,基本都堅守故土,重建家園。從舊社會走過來的人從自身經歷中深深感受到:共產黨比國民黨好。社會主義比舊社會好。走集體化道路比單干好。他們堅信,有毛主席的英明領導,即使暫時錯了,也會很快改過來。他們還有一個覺悟,說黨中央毛主席的經(政策)是好的,但到下邊被歪嘴和尚念歪了。“大躍進”雖然發生許多違背群眾利益的事情,但與取得的成就相比,實實在在是支流問題。我們這些從“大躍進”和“三年困難”走過來的人,佐證了廣大人民群眾的信念。

          此外,筆者還深深地感受到,長垣人民能在大災之年戰勝特大洪災,得到最恰當的安置,創造超越歷史的成就,充分體現了集體經濟的優越性,體現了人民公社一大二公和能集中力量辦大事是顛覆不破的真理,是大災連年人心不變的根本原因。對于這些,那些反對社會主義的精英們覺得不可思議,無法解釋,主要是他們的立場有問題。歷史虛無主義者為什么要歪曲真實的“大躍進”?不能不說他們包藏禍心。我們要揭穿歷史虛無主義者對“大躍進”的污蔑,教育我們的后人客觀地認識那段歷史,不要相信那些蠱惑人心的宣傳。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朱旄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太快了,全世界的狗都驚呆了
          2. 呂永巖:評《致高強同志的一封信》
          3. 塔利班手持毛選,打敗美帝走狗,取得完勝!
          4. 造神的原來是一群妖精
          5. 張文宏事件,是中西方文明沖突的轉折點
          6. 警惕新“馭民三策”
          7. 阿富汗已經變天,可惜不是解放區的天……
          8. 張文宏爆出博士論文抄襲丑聞,抄襲黃海南、韓金祥文章全文僅改了編號
          9. 叫囂“誰跟民企過不去就跟誰過不去”的大老虎被雙開
          10. 阿富汗結局,對臺灣的啟示!
          1. 誰該為“大躍進”中的左傾錯誤負主要責任
          2. 子午:張文宏真的是為窮人說話?某些左翼不要把屁股坐歪了
          3. 太快了,全世界的狗都驚呆了
          4. 迎春:謊報“軍情” 隱瞞真相
          5. 戴著毛主席像章抗疫:“我們是毛主席的人民醫務工作者”
          6. 呂永巖:評《致高強同志的一封信》
          7. 吳銘:也說中國輿論場怪像
          8. 塔利班手持毛選,打敗美帝走狗,取得完勝!
          9. 造神的原來是一群妖精
          10. 又一個,死期到了!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2.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3. 不祥之兆,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
          4. 南京機場疫情,證明網紅專家提出的抗疫路線禍國殃民,必須警惕
          5. 帝修資勢力的優秀“抬轎夫”胡錫進: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問題?資本要純凈?美國最怕中國的GDP?
          6. 近期驚動全網的三大政策突變, 在一個閉門會上說透了背后邏輯 | 文化縱橫
          7. 呂言夫:毛澤東思想的新定位
          8. 請聽聽南京機場保潔員的話
          9. 誰該為“大躍進”中的左傾錯誤負主要責任
          10. 1975《紅旗》雜志的驚人預言!
          1. 七夕節:感受楊開慧和毛主席的曠世愛情
          2. 這個村一年考上11個研究生
          3. 內行人告訴你:鄧力群的這套大書,是寫毛主席最好的書籍!
          4. 《求是》(2021年16期):習近平:總結黨的歷史經驗 加強黨的政治建設
          5. 真正的主旋律導演李前寬老師,一路走好!深憾《抗美援朝》無緣上映之恥!
          6. 毛主席像變白板,偷偷刪除就完事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