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百年爛黨,還是當初的模樣

          申鵬 · 2021-08-08 · 來源:平原公子公眾號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他們對帝國主義委曲求全,一退再退,博愛,包容,不念舊惡,以德報怨;對自己的百姓動不動大動干戈、揮舞屠刀,“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石要過刀,茅要過火,人要換種”......對外賣國求榮,對內搞法西斯滅絕,這就是國民黨反動派的一貫作風。

            8月6日,是廣島核爆炸75周年。

            之前,日本人原想著在這一天的奧運會上搞事情,廣島前市長攛掇搞什么”和平紀念“、”集體默哀“,暗戳戳地要洗白自己在二戰中的形象,但是這件事被國際奧委會給否決了,這是奧委會為數不多的”英明決定“。

            但是沒有想到的是,海那邊的國民黨替他們”哀悼“了。

          圖片

            看到這一幕,我能說什么呢?不愧是百年爛黨,不愧是日本帝國主義的大孝子。每年的反法西斯戰爭紀念日,他們不哀悼;每年的七七、九一八,他們不哀悼;廣島核爆紀念日,他們反而哀悼了。

            話講得冠冕堂皇,說什么”無論政治觀、立場差異,我們生而為人,皆熱切盼望世界和平”,是啊,你盼望“世界和平”,所以就要站隊不知悔改的日本右翼,替他們的75年前罪惡的軍國主義招魂嗎?

            從清末甲午戰爭開始,到日本發動九一八事變,再到1937年全面侵華,再到1945年抗戰勝利,中國和日本之間其實不是”八年“,也不是”十四年“,而是長達半個世紀的血海深仇,旅順大屠殺、濟南慘案、南京大屠殺、731部隊......已經深深刻在中華民族的記憶中了。

            日本政府,至今未對它在二戰中犯下的罪孽道歉,至今未曾對當年的軍國主義進行反思,反而是文過飾非,歪曲歷史,今天的日本民眾在右翼政客的長期洗腦下,早已認為當年二戰中的日本是“受害者”,把靖國神廁中供奉的鬼子戰犯,都當作了“民族英雄”。

            但是,海峽那邊的”國民黨“,早已不關心這一切,他們和民進黨一樣,心心念念的是“美日同盟”和他們卑鄙的政治訴求,大義早就拋在了腦后。

            也難怪,至今日本本土,還有一座專門紀念蔣介石的”中正神社“,感謝他對日本的”友好“。

          圖片

            這個蔣公神社還有一塊碑,碑文上寫著:

            “本社是為了紀念前中華民國“總統”蔣中正而建立的神社。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當日,“蔣公”曰:“與人為善”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反對分區占領日本,放棄戰爭賠款,反對罷黜天皇,200多萬軍民即行遣歸日本。由此,才有如今日本之興旺。想來對于戰敗國,這種寬容是各國領導人所未見的。大恩無以為報,特立斯社于此,以表誠摯感謝,永世不忘。”

            今天大陸的“果粉”,往往把蔣介石塑造成一位“民族主義者”和“抗戰領袖”,但實際上,他從頭到尾都與日本曖昧不清。

            蔣介石對日本,一直充滿幻想,可能與他早年在日本讀過士官學校有關,國民黨大部分高層,都曾在日本學習過軍事,如何應欽等人,和后來的侵華日軍高級軍官,還都是同學,所以他們也是國民黨中的“親日派”。

            至始至終,蔣介石政府都不愿意和日軍徹底翻臉,從九一八事變,到七七事變,國民黨政府的主流意見,都是“不抵抗”,一二八事變中,抗戰的十九路軍被蔣介石鎮壓,撤銷番號;吉鴻昌組建察哈爾抗日同盟軍,結果蔣介石派中央軍和日軍一起聯手絞殺之,為置吉鴻昌于死地,宋美齡不遺余力,她拿公款向租界行賄,將吉鴻昌引渡到北平軍分會,最終將其處死。

            九一八事變前一個月,1931年8月16日,蔣介石就電告張學良:“無論日本軍隊此后如何在東北尋釁,我方應予以不抵抗,力避沖突。吾方萬勿逞一時之憤,置國家民族于不顧。”有蔣介石的命令在先,我們就可以搞懂東北各軍政長官在九一八事變中的奇怪表現了。

          圖片

            九一八事變發生后,蔣介石也是立刻要求張學良“不抵抗”,并且下令讓東北軍撤到長城。

          圖片

            蔣介石認為,以當時中國的力量,如果抵抗的話,日軍可以在三天之內橫掃中國,占領長江流域,他說:“以中國國防之薄弱,暴日乃得于二十四小時內侵占范圍及于遼吉兩省,若再予絕交宣戰之口實.....必至沿海及長江流域,在三日內悉為敵所蹂躪,全國政治、軍事、交通、金融之脈絡悉斷,雖欲不屈服而不可得也......”總結一下就是:日軍太可怕了,不能抵抗,抵抗三天就亡國了。

            1931年9月20日,也就是九一八事變的第三天,蔣介石給地方長官發了一份電報,要求各地長官一定要保持克制愛國情緒,雖然日方侵略中國,但我們不能抵抗,不能妄動,同時還要嚴格鎮壓老百姓的抗日運動,不能傷害“友邦”。

            “沈陽日軍與我沖突,我政府正嚴重交涉中。各地方民眾愛國心理之沖動,自所難免,但切不可有激烈反日運動及報復暴舉。免人更有所藉口,使外交益陷困難。應力持鎮靜,嚴守秩序,請兄負責維持為要。”

          圖片

            九一八事變后不到一個月,1931年10月7日,日軍軍艦開到鎮江,蔣介石發電文命令地方警察局要照顧好日本海軍,要關懷備至,還要幫他們買菜送到船上去。“日海軍明日又來鎮江,增加一艘。請注意,如其水兵上岸買菜等事,最好分與其交涉,由當地警局為其代買送船,以免糾紛。”

          圖片

            蔣介石處處怕得罪日本,禁止國內將領、民眾討論“抗日”二字,香港人民發表抗日言論,他派人到香港去封鎖審查報紙,搞得香港媒體嘲諷:“委員不知亡國恨,隔海猶刪抗X言!”

            1933年,中華民國和日本簽訂了《塘沽停戰協定》,日軍利用國民政府的“不抵抗政策’,意圖吞并華北,結果何應欽和梅津美治郎簽訂《何梅協定》,罷免所有抗日的軍政人員,撤走所有的政府機構,撤走河北所有的中央軍和東北軍......

          圖片

            1937年11月5日,抗戰已經爆發的情況下,蔣介石還在試圖和日本媾和,他對德國大使陶德曼說:

            “……日本提出的某些條件,當然可以討論并且尋覓友好的諒解,但前提是恢復戰前狀態(七七事變之前)。但假如同意日本的要求,國民政府就會被輿論的浪潮沖倒,而中國會爆發全面革命......要知道,共產黨是從來不投降的。”

            整個抗戰的過程,大家都知道,國民黨軍隊是一敗再敗,消耗了無數國軍將士的生命,哪怕是在勝利前夕,全球都在對法西斯大反攻的時候,就連新四軍、八路軍都在收復失地的時候,國民黨軍隊還是打出了豫湘桂大潰敗。因為他根本就沒有積極抗戰,而是在“消極等待勝利”。

            就在抗戰的過程中,蔣介石政府也不斷和日軍進行溝通,試圖“和談”,1940年8月,蔣介石為了應付日本方面頻繁的談判要求,指導張群、張季鸞、陳布雷等制訂《處理敵我關系之基本綱領》,作為對日談判的原則和準繩。他曾經講過,他的“抗戰到底”,就是恢復到“七七事變”之前的狀況,東北是不想要了。

            不但如此,蔣介石政府還一直給國內的偽軍發軍餉,因為這些偽軍,都曾是國民黨的軍隊,《劍橋中華民國史》下冊第十一章第三節如是記錄:“叛逃的將軍1941年有12個,1942年有15個,1943年是高峰的一年,有42人叛逃。50多萬軍隊跟隨這些叛逃的將軍離去,而日本人則利用這些偽軍去保衛其占領的地區,以對抗共產黨游擊隊”。國民黨軍投敵人數,至少有50萬之多。”

            偽軍將領親口承認:“我們不是叛國投敵的人,共產黨才是中國的叛逆,我們是想和日軍一起消滅他們的。我們至今仍在接受重慶的軍餉。如果貴軍要與中央軍作戰,我們不能協助。這點望能諒解。”(【日】稻葉正夫編寫,天津市政協編譯委員會翻譯:《中華民國史資料叢稿。岡村寧次回憶錄》,中華書局1981年版,327頁)。

          圖片

            1945年,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在裕仁天皇發布帶有侮辱中國詞語的停戰詔書后,蔣介石的回應講話卻充滿了“不念舊惡”的表達,不但把犯下滔天血債的200萬日軍“禮送出境”,還給許多日軍將領開了“歡送會”,國民黨的很多高級將領與日軍將領很多都是在日本留學期間的同學,雙方把酒言歡,灑淚而別......

          圖片

            蔣介石政府對日軍戰犯們噓寒問暖、關懷備至,日本軍人不像是是投降了的戰敗國軍人,而像是國民黨座上的貴賓。

            投降的日軍享受和中國正規軍相同的伙食待遇,甚至還有零用錢發,讓日軍自行采購副食。

            在遣返過程中,蔣介石政府允許日本官兵與僑民攜帶一件盥洗具、一件毛毯、三套冬季衣服、一件大衣、三雙皮靴、三條短褲、三件襯衫、一件手提包、一件手提袋,另外僑民可帶1000日元、軍官可帶500日元、士兵可帶200日元的現款......“讓他們體體面面回家”。

            在神州大地飽受日軍蹂躪14年,數千萬人死亡,山河破碎,餓殍遍野,民不聊生之際,蔣介石的國民政府還要“賣腎援日”,簡直是“量中華之物力,結日寇之歡心”。

            對此,日軍侵華總司令岡村寧次曾感嘆道:日本的士兵從東南亞回來時,就跟乞丐一樣,唯有從中國回來時,跟走了富有的親戚一樣,什么毛毯、衣服、皮靴、手提包什么都有,還有現金。

          圖片

            蔣介石的戰后對日政策總基調為“以德報怨”,包括侵華總司令岡村寧次在內的大批戰犯都沒有受到懲罰,滿手鮮血的岡村寧次不但沒有受到懲罰,反而成了蔣介石日后反共的“軍事顧問”。

          圖片

            岡村寧次甚至穿上了國民革命軍上將軍服,佩帶上青天白日勛章和領章,頭帶青天白日帽,出現在1947年1月2日的中國山東魯南地區,成了魯南戰役國民黨軍方面的最高指揮官.......

            更夸張的是,國民黨政府居然還留下了15000名日軍在山西擔任“保安工作”,此部日軍打后多次參與國共戰場,被稱為“山西國民革命軍暫編第十總隊”,直到1948年3月,在臨汾戰役中,被徐向前元帥指揮的華北野戰軍徹底消滅。

            國民黨政府不但沒有懲辦戰犯,還放棄了分區占領日本,甚至還大幅減免了日本的戰爭賠款,當時日本對亞洲各國的戰爭賠款如下——印度尼西亞:8億美元;菲律賓:8億美元;韓國:3億美元;緬甸:2億美元……中國:0.25億美元。

            中國遭受傷害最大,但賠款卻最少,這源自于蔣介石的“博愛”,認為侵華戰爭只是日本軍閥的錯,沒必要把負擔壓到日本人民身上.....

            解放戰爭后,一敗再敗退守臺灣的蔣介石為了反共,更是要拉攏日本。1952年,蔣介石居然擅自以中國的名義徹底放棄了對日本的全部戰爭索賠......

            可以說,蔣介石和國民政府對日本來說,不是敵人,而是大恩人。

           

            這個國民黨政府,對日寇,美國、對侵略者、對帝國主義,一向是關懷備至,但對于自己的人民,卻異常殘忍冷酷。

            他們對于日本軍國主義各種“寬容”、“以德報怨”,但他們對于共產黨、國民黨左派、以及民國的老百姓,可一點都不寬容。

            1924年4月清黨前,國民黨擁有將近80萬普通注冊黨員,而等到1928年3月份,也就是上海的412和武漢的715之后一年,國民黨員已經銳減到了22萬。在地方上,地主鄉紳舊軍閥土匪反攻倒算,借著反共的名義,大肆屠殺國民黨基層干部,尤其是在廣西,在1927年清黨之前,大概有國民黨員12.8萬人。但是等到1934年只有區區5000人,還不到之前的一個零頭。

          圖片

            1931年7月,蔣介石開始發動對蘇區的三次“圍剿”,在“圍剿”行動中,蔣介石多次下令對蘇區進行“大燒殺”。1931年8月16日,蔣介石在給趙觀濤、衛立煌的手令中寫道:

            大小各村莊務全燒燬,勿遺。然后移動可也。凡我軍所到之處,為匪化太深,不易防守者,皆可焚燬。

          圖片

            他命令國軍所到之處,焚毀所有村莊,8月21日的時候,蔣介石還不放心部下的手藝,開始指導“微操”,下手令給熊士輝,詳細布置如何進行燒殺,細化到了如何放火,如何燒殺:

            對匪巢只有焚燒,乃能解決,請派飛機設法暫停轟炸,而專用火油在欲燒之區域內,使皮帶或分水壺分布火油。如此分劃區域,每區約焚二三日,使匪恐慌,不能立足。

            1933年8月30日,蔣介石給時任豫鄂皖邊區剿匪軍總司令劉鎮華、鄂湘邊區剿匪軍總司令徐源泉下達手令,要求對鄂豫皖蘇區進行“大燒殺”。蔣介石還在電文中賣弄學問,講“剿”字的意義,要求國軍對蘇區民眾斬草除根,殺戮殆盡。

            潢川劉總司令、沙市徐總司令,密。匪化已深之區域非準各部隊官兵盡量之燒殺,不能鏟除匪根。即推“剿匪”之“剿”字,其意義亦必以刀入匪巢、殺戮盡凈之意。否則不足盡剿匪之義,而乃養匪遺患而已。務令各部燒殺勿論為要。中正。

          圖片

            蔣介石的部下是怎么執行命令的呢?他們從老蔣的電文中悟到了“斬草除根”的意思,于是對蘇區人民實施了“滅絕”政策,陳忠貞主編的《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史》記載:國民黨在“清剿”中,沿用“有民即有匪,民盡匪盡”、“寧愿錯殺一千,不能漏掉一個”等血腥口號,縱兵燒、殺、搶、掠,所剿之處變成一片廢墟,新墳疊疊。

            經扶縣箭廠河附近的肖灣原有500多口人,被“清剿”后僅剩五六十人。油榨灣是幾百人的大村子,被“清剿”后只剩下一個瞎子、一個腿上生瘡的人和一家三個失去父母的孩子。周河附近的湯村原有160多人,被“清剿”后只剩10余人。當時,以卡房為中心,南起天臺山,北到凌云寺,西至蓮花石,東到郭家河,方圓90里地區幾乎成了“無人區”。第十一路軍的一個旅在立煌縣的柳樹莊,挖一條長達幾里的大溝,一夜間活埋蘇維埃干部、群眾3500余人。商城反動民團頭子顧敬之,每到一處就大喊大叫要開人肉鋪子,在湯家匯周圍百里內,殺害紅軍傷病員、軍屬和群眾1萬多人。劉鎮華第六十四師在皖西大肆屠殺共產黨員和革命群眾,為向上級報功領賞,割下死難者耳朵達七擔之多,殘暴到了極點。

            1934年10月,第五次反“圍剿”失敗,國民黨在占領紅軍根據地后,立刻開始了報復性屠殺。對原蘇區,他們所到之處,石頭過刀,茅草過火,萬戶蕭條,一個人口不過二、三十萬的小縣往往就被屠戮精壯數萬人。在閩西的連城、江西的興國等縣,僅三年時間就變成了幾乎沒有男人的縣份?!侗比A捷報》一名記者寫道:“(別動隊)在三年中消滅了100多萬江西“赤色”分子。”

            在大別山區,蔣介石下過一個手令:“匪共為保存田地,始終不悟,應作如下處置:一,匪區壯丁一律處決;二,匪區房屋一律燒毀;三,匪糧食分給剿共義勇隊,搬出匪區之外,難運者一律燒毀。需用快刀斬亂麻的方式,否則剿滅難期,徒勞布置。”和后來日軍的‘三光政策”差不多。

            結果就是,這道命令直接造成大別山地區一百萬多青壯的死亡,使剩下的老幼婦孺無家可歸,成為難民和饑民,并最終大批餓死。

            《剿匪戰史》所載,人口九萬的金家寨縣城,第一個月“槍殺與活埋三千五百多人”,縣城之外,“在古碑沖處死、活埋的至少九百多人;在南溪、竹畈、花園各鎮處決的赤匪、赤匪家屬,以及赤匪傷病員至少三千人;上樓房鎮一次殺了一千二百多人;胭脂河坪了殺了一百多人……”。9萬人口的金家寨,僅一個月時間就被殺了上萬人。

            當地的西方傳教士記載:“那似乎是一個原始地帶的沼澤,被關押在那里的人,象蒼蠅一樣成片成片地死去。”“兩三千的婦女用繩索串成幾里長的一排,執槍的士兵象驅趕牲口一樣,把這些可憐的女人一個個明碼標價。她們被賣到了外地。這種悲慘的景象使我想起販奴運動早期的美洲,而我原本以為這個景象不會再在世界上的任何角落出現”。

            民國人口統計下,江西省1933年有1930萬人,到1936年居然只剩下1370萬人,三年的時間內,被蔣介石屠殺的中央蘇區軍民達數百萬,福建省,湖北省蘇區各100多萬。這是在20世紀,離我們還不足100年,放在世界上任何一個地方,都是不可饒恕的法西斯行為。

            蔣介石政府抗戰無能,害民有術,在七年抗戰中,國民黨自己拉壯丁征夫虐待致死的新兵,遠勝在戰爭中死去的士兵。

            “新兵中大量死亡的準確數字絕不可能得知。一份官方材料承認,戰爭期間喪失了1867283名新兵。(國防部所屬戰史局局長1978年7月根據《抗戰史料叢編初集》第293頁,向我提供的信息。)遺憾的是,沒有對這個數字按死亡和逃跑的項目加以分析。國民政府的堅決支持者和蔣介石的一位知己蔣夢麟根據秘密文件估計,至少有1400萬新兵在抵達他們的部隊之前死亡。(見蔣夢麟:《新潮》,第91頁)。”——《劍橋中華民國史》下冊第十一章第三節注釋。

          圖片

            1938年6月9日,為阻止日軍西進,蔣介石政府想當然地采取“以水代兵”的辦法,下令扒開位于中國河南省鄭州市區北郊17公里處的黃河南岸的渡口——花園口,造成人為的黃河決堤改道,形成大片的黃泛區,間接導致慘絕人寰的1942河南大饑荒,史稱“花園口決堤”。

            在花園口決堤過程中,蔣介石擔心手下執行消極,一再通過口諭、電令催促手下扒堤,不要有“婦人之仁”。

            “花園口決堤之后,河南民宅被沖毀140萬余家,淹沒耕地800余萬畝,安徽、江蘇耕地被淹沒1200余萬畝,傾家蕩產者達480萬人。89余萬老百姓猝不及防,葬身魚腹,上千萬人流離失所。”

          圖片

           

            這次決口直接造成了1941年至1943年連續兩年的大規模旱災,并由此引發著名的的“河南大饑荒”,數千萬人淪為難民,僅河南一地就有300萬農民死于饑餓。災難之后,河南老百姓痛恨蔣介石和國民黨,尤勝日本侵略者,他們把“水旱黃湯”稱作河南的四大害,其中這個湯,就是蔣介石的愛將,駐守河南的湯恩伯。

            “1944年4月中旬,1944年4月中旬,日本6萬軍隊對中國這個鬧饑荒的省(河南)發起了進攻……而當地的農民用草耙就把5萬中國軍隊解除了武裝。日本人花了三周的時間,擊潰了30萬中國軍隊,控制了到漢口的鐵路。”——(【美】布賴恩·克羅澤:《蔣介石傳》第十八章)

            “花園口決堤”、“長沙大火”的故事說得太多,就不再贅敘,可有誰知道,當年蔣介石甚至允許美軍拿中國人民做“轟炸實驗”?二戰末期,美空軍司令李梅準備轟炸日本各大城市,但是沒辦法驗證其低空燃燒彈轟炸密集房屋的效果,于是就向國民黨申請在當時的日占區武漢“練手”,而蔣介石以及國民政府居然“同意”了。

          圖片

            “1944年12月18,兩百臺美國戰機和轟炸機來回空襲武漢,在漢口一元路Yiyuan和五馬路之間投下大量炸彈,又從江邊起一路炸到鐵道。受炸面積約為15平方公里3x5長方形,連成焰海,沿途建筑物均化作瓦礫。21號,美國第14空軍轟炸機群在漢口投下1000噸炸藥,引燃了港口周邊的棚屋,火勢蔓延5公里。”

            “抗日戰爭期間,武漢居民傷亡共計15,1607人次。其中96,557人死亡,重傷者22,389,輕傷者32,661。據1946年漢口市統計,共有兩萬人死于44年12月的空襲。日占期間7515座建筑物損毀,554座毀于38年攻防戰,6951座損于其后,美軍轟炸致毀占92%。與上海、廣州、北京、天津和青島諸地相比,武漢受害尤烈。”

          圖片

            蔣介石自己日記里提到,美軍在武漢的轟炸,造成了40000人死亡......拿自己國民的性命,給美軍做轟炸實驗,蔣公可真是“仁慈”、“慷慨”啊。

            蔣介石死后,國民黨反動派就有所改變嗎?并沒有!

            他兒子蔣經國主政時期,是臺灣白色恐怖最為酷烈的時期,由他親自審定做序的國民黨特種部隊正規教材中,赫然寫著“要當眾強奸共軍女兵女軍官以及共軍女家屬,當眾強奸共黨女積極分子和共黨同情者,以此打擊共軍及共軍同情者的士氣。”除此之外,還把“焚燒學校、給兒童食品下毒、電影院放火、在公共場合爆炸”這些恐怖手段通通寫進了教材。

          微信圖片_20210808170510.jpg

            這是人干的事情?這樣的爛黨不亡,還有天理嗎?

            國民黨為什么沒有前途,看它這數十年來教育出來的精英們就知道了,他們某專家學者2018年居然在電視節目上公然說:“反腐會導致戰斗力下降,因為男人當兵為了什么???搶錢搶糧搶女人啊......”21世紀已經過去了20年了,在他們心目中,軍隊、政黨,還是當年蔣介石的那個軍隊和政黨,只為貪婪掠奪,不為天下。在他們看來,戰斗力來自于欲望和利益,而不是理想和組織。你說,秉持這樣思想的人和組織,還有什么前途?

          圖片

          微信圖片_20210808170454.jpg

            國民黨完美地詮釋了“買辦”這個階層。

            他們對帝國主義委曲求全,一退再退,博愛,包容,不念舊惡,以德報怨;對自己的百姓動不動大動干戈、揮舞屠刀,“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過一個”,“石要過刀,茅要過火,人要換種”......對外賣國求榮,對內搞法西斯滅絕,這就是國民黨反動派的一貫作風。

            哪怕到了2021年,他們還是當初那個模樣。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曉林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人民日報發表原衛生部部長高強文章,駁斥張文宏等人“與病毒共存”言論
          2. 子午:別把醫?;鹫懒?!對鐘南山牽頭抗體療法的冷思考
          3. 司馬南:奧運冠軍佩戴毛主席像章,咋啦?被播出平臺抹掉,為啥?
          4. 中央13部門罕見聯手治“算法”, 背后邏輯不簡單
          5. 吳銘:黃梁一夢夢難醒
          6. 一名高一新生的感想:關于“精神鴉片”
          7. 人民日報文章被刪,是正義與邪惡的較量
          8. 一邊是情報部門編造羅織謊言,一邊是準備大規模戰爭,美國這是要干什么?
          9. 毛澤東為何認為“書讀得越多越蠢”?
          10. 李旭之:新論漢奸現象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2. 劉繼明與方方們的斗爭,是橫掃一切反人民公知的開端!
          3. 三件事各有意味:英航母夾著尾巴逃了?吳亦凡及六六們遭封禁?有人為舍曼帶節奏?
          4. 1975《紅旗》雜志的驚人預言!
          5. 只要青年不忘毛主席!——冠軍胸前是毛主席像章有感
          6. 中宣部原副部長:后悔當初沒有聽毛主席的話
          7. 質問奧委會:你憑什么要求中國冠軍佩戴毛主席像章一事提交報告?
          8. 人民日報發文稱“中醫藥在非典時的貢獻被衛生部和鐘南山掩蓋”,主流媒體為中醫正名拉開序幕
          9. 為毛主席正名:關于廬山會議“彭黃張周集團”與1958年“鋼產量翻番”
          10. 吳亦凡倒了,還“洗”嗎?“洗”得干凈嗎?
          1. 對當前斗爭形勢的看法
          2.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國百名作家之列
          3. 葉方青:滴滴放肆到今天的程度,一些人是有責任的
          4.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5.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6. 不祥之兆,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
          7. 南京機場疫情,證明網紅專家提出的抗疫路線禍國殃民,必須警惕
          8. 致柳傳志先生的公開信:變天了……
          9. 12339正式公開舉報:騰訊涉嫌以操控輿論導向手段危害國家安全
          10. 【快看】中國年輕人“擁抱”毛主席,讓美國人害怕了!
          1. “八五”遺愿何時了卻
          2. “美國大儒”余英時,終于死了
          3.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4. 習近平向新冠疫苗合作國際論壇首次會議發表書面致辭
          5. 活人“發霉”,致死率遠超“新冠”?
          6. 聽話聽音,他講的話你聽懂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