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誰是解決中國溫飽問題的最大功臣

          老兵義雄 · 2021-08-03 · 來源:作者投稿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這個概算表明,在毛澤東時代中國農民實際上已有7億人口解決了溫飽問題,約占全國脫貧人口的70%,說毛澤東是解決中國溫飽問題的最大功臣是當之無愧的。這同時表明,說家庭聯產責任制解決了農民的溫飽問題的說法是個偽命題。

            中國解決溫飽問題的時間怎樣認定?解決溫飽問題的歷史原因是什么?誰是解決中國溫飽問題的最大功臣?這是前后30年討論中涉及的一個熱點問題。前30年否定派的觀點很明確,他們認為,中國的溫飽問題是在實行家庭聯產責任制幾年后解決的,解決溫飽問題的歷史原因是由于農村實行了家庭聯產責任制,因而,改革開放的總設計師鄧小平是解決中國溫飽問題的最大功臣。持這一說法的以北大教授王曙光的評說最具代表性。王教授在《從鳳陽小崗村看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貢獻與局限》一文中這樣寫道:“從1979年到1985年,由于改變了農業生產的方式,由于縮小了農業經營單位,由于農民獲得了空前的土地承包經營權和土地收益權,農民生產積極性和農業生產力被空前釋放,農業經濟出現了很大的增長,1984年糧食總產量達到歷史高峰,解決了農村的溫飽問題。應該說,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開啟了中國1949年以來第二個黃金時代。”

            從這段評語可以這樣的判斷:他認定中國人解決溫飽的時間是改革開放幾年后的1985年(有說1987年))。解決溫飽的原因是家庭聯產責任制使農民生產積極性和農業生產力獲得空前的大釋放。根據是1984年糧食總產量達到歷史高峰,開啟了中國1949年以來第二個黃金時代。王教授的評說幾乎成了公知學者的共識,也為目前相當的國人所接受??捎卸嗌偃酥?,這段評說嚴重扭曲了歷史的真實性,其結論是站不住腳的。筆者通過考證得出的判斷是:家庭聯產責任制作為一種經營方式,在解決落后地區農民的溫飽問題上曾經發揮過應有的作用,但對整個國家農業的發展并未產生正向的引領作用,即大包干的經營只解決了部分落后地區的溫飽問題,對解決全國溫飽問題并沒有產生積極的影響。中國人的溫飽問題是經過幾代人的奮斗,到習近平領導的扶貧攻堅戰的2020年才最后收官。改革開放以來,幾屆黨的領導都為國人脫貧作出重大貢獻,但解決中國溫飽問題的最大功臣仍然當屬開國領袖毛澤東,其次當屬不忘初心的習近平。

            憑什么說解決中國溫飽問題的最大功臣是毛澤東?

            第一個憑據,王教授認定的1984年中國糧食產量最高水平的功勞記在誰的賬上記的不對。1984年中國糧食產量為40731萬噸,人均糧食390.3公斤,這是三年困難過后糧食產量的重大突破,也是建國以來的最高水平。這個最高水平的帳怎么記?王教授的答案很明確,他認為這個成績是推行聯產責任制結出的碩果,因此,這個成績應記在小平同志家庭聯產責任制的功勞薄上。其實不然。因為,《關于實行政社分開建立鄉政府的通知》是在1983年末定下的,在社改鄉通知下達前直到1984年秋天,聯產責任制只是在安徽和四川兩省推行,全國大多數地區仍然是按人民公社的模式組織生產的。1984年糧食產量大增長主要取決三大基本條件:一是“大躍進”時期建立起來的水利工程發揮了作用,灌溉已不成問題;二是1965年后全國建成10余座年產30萬噸的大氨廠和1000余座小氨廠,創造了增產的當家條件;三是1975年袁隆平雜交水稻還有玉米等優良品種研究成功,開始全面推廣應用優良品種。這三大因素都是人民公社時期的產物,從1962年以后農業產量大幅度提高根本原因就在這里。因而,這個歷史最好水平的功勞理所當然應記在人民公社的賬薄上,不能記在家庭聯產責任制的賬本上。如是這樣,王教授 解決溫飽問題的根據就被推翻了。

            第二個憑據是,從《中國歷年糧食產量、人口和人均糧食量總覽》(下稱《總覽》)可見,從1985年—1989年,即在全國推行小崗經驗后的前5年,中國農業糧食產量相對1984年不是逐年提高而是波動式下降的。1985年糧食產量是37911萬噸,1986年是39151萬噸,1987年是40473萬噸,1988年是39404萬噸,都低于 1984年,1989年40755萬噸,趕上了1984年的水平。另一個很重要的指數是,從1985年直到1996年這10年間,中國人均糧食除1989年超過1984年,其它的10年間都在354.9公斤至385,3公斤間波動,都低于1984年的390.3公斤。人均糧食是衡量溫飽的核心標準,這一組數據表明,家庭聯產責任制只解決了一些落后地區的溫飽問題,對解決全國的溫飽問題沒有產生多大的影響。標志溫飽問題的核心標準改革后比1984年沒有提高,反而降低了,怎么能說聯產責任制解決了農民的溫飽問題?小崗村農民嚴汝祥在2020年10月26日頭條上披露了小崗村解決溫飽問題的秘密,很能說明問題。他說:說小崗村兩年里解決了溫飽問題,實則不然。他指出,當時解決溫飽問題是有三大因素造成的。第一個因素是生產隊解散時,隊里的儲備糧(一兩萬斤)都分了,各戶少則分三四百斤,多的分六七百斤。他說,一家突然間增加幾百斤糧食,還能吃不飽嗎?第二個因素是,國家照顧,向國家交的公糧減少了。第三個因素是,不少人家怕惹壞名聲虛報產量,當時糧食畝產是五六百斤,卻報產了八百斤,有的報上千斤。這則消息立即引起人們的熱議。如果嚴汝祥所說屬實,小崗村溫飽說就大成問題了,所謂農業的第二個黃金時代就名不副實。

            第三個憑據是,從我國解決溫飽問題的歷史過程可以證明,家庭聯產責任制解決了溫飽問題的說法更是不能成立的。中國溫飽問題的本意是吃飽穿暖。它的最低標準是一九八六年由政府有關部門對六點七萬戶農村居民家庭消費支出調查的基礎上計算得出的,即一九八五年農村人均收入兩百零六元人民幣。這是一個維持基本生存的最低費用標準,是一個符合中國國情的貧困標準,也是衡量解決溫飽的標志。 這個標準是隨時間遷移不斷變化的,如到二00三年溫飽標準相當于六百三十七元,人年收入在683元以下被稱為低收入貧困人口。按照這個標準統計, 1978年全國貧困人口為2.5億,到1993年底降到8000萬(有說8500萬);1994年,黨中央、國務院決定實施《國家八七扶貧攻堅計劃》,即力爭用7年左右的時間基本解決8000萬貧困人口的溫飽問題。該計劃實施的結果是:到2000年底,全國貧困人口由1978年的2.5億人減少到3000萬人,農村貧困發生率從30.7%下降到3%左右。十八大習近平當選總書記,把"精準扶貧"提上中央戰略任務之首,打了五年脫貧攻堅戰,到2020年才進入收官階段。歷史記錄表明,脫貧致富是經過幾代人艱苦卓絕的奮斗換來的,并不像王先生所講,中國人的溫飽問題由于實行了家庭聯產責任制不到幾年就解決了。

            第四個憑據是,從脫貧致富過程中出現的反復可以證明,家庭聯產責任制對全國的脫貧并沒有產生積極的正向影響。中國的脫貧是從1978年以后提出的,在2003年前是逐年下降的,到2002年降至2000萬多一點,但到了2003年全國貧困人口卻增加了80萬,實際貧困人口上升到2900萬,到2014年底,全國的貧困人口從2003年的2900萬竟增加到7017萬。2003年后為什么貧困人口不降反增呢?不得不從生產關系上找原因。因為這一年是全面實行市場經濟的開局之年,從上到下都把目光投向市場。脫貧攻堅戰部署被打亂了,組織不力了,有些地方扶貧的資金被挪用了,扶貧工作很難開展了。由于全面實行市場經濟,農村貧富差距拉大,發生了新的兩極分化。從這個意義上講,土地分田到戶的個體經濟,事實上的私有化就成了貧困人口擴大化的根源。

            第五個憑據是,從全國各時期脫貧人口的數量統計可以證明,解決中國脫貧數量最多的當是毛澤東。我國的全面脫貧公認是從1978年算起的。據國家公布的數字,中國1978的貧困人口是2.5億,占農民總數的30.7%。我國還有一種特定的貧困人口統計法,即將農村10%的最低收入人口作為扶貧工作的對象。如果用這個統計法計算,1994年全國貧困人口是9500萬,比原來的統計法多出1500萬,當時的扶貧系統建檔立卡的對象約為1.07億人。也就是說,從1978年到2020年,中國實際脫貧人口接近3個億。 1978年,農村人口突破8.5億,從這個數據可以導出,到1978年中國已有近6億農民解決了溫飽問題因1985年前當屬人民公社時期,在這7年間實際脫貧人口又減少了約有1個億。這說明,從改革脫貧到2020年收官,計入改革年代脫貧人口應是2億多一點。這樣一分析就清楚了:在人民公社時期(至1984年),全國已經有近7億人口實現了脫貧,改革開放后實際解決的脫貧人口約2.2億(個人概略推算)。這個概算表明,在毛澤東時代中國農民實際上已有7億人口解決了溫飽問題,約占全國脫貧人口的70%,說毛澤東是解決中國溫飽問題的最大功臣是當之無愧的。這同時表明,說家庭聯產責任制解決了農民的溫飽問題的說法是個偽命題。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曉林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劉繼明與方方們的斗爭,是橫掃一切反人民公知的開端!
          2. 三件事各有意味:英航母夾著尾巴逃了?吳亦凡及六六們遭封禁?有人為舍曼帶節奏?
          3. 網紅醫生原來是經濟學家
          4. 馬薇薇,要臉嗎?
          5. 國家連續重拳,揭示了我們怎樣的困境?(數據革命篇)
          6. 公然挑戰中央對“十大黨史謠言”的辟謠,誰給了他們如此底氣?
          7. 誰傷害了南京人民的感情?
          8. 專家鼓吹的免疫屏障已然無效,中國防疫抗疫何去何從?
          9. 中國,是時候參與南千島群島的開發了!
          10. 為國羽冠軍陳雨菲點贊,她用毛爺爺頭像作靠山
          1.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2. 兩天蒸發4854億,一夜回到解放前!
          3. 請聽聽南京機場保潔員的話
          4. 劉繼明與方方們的斗爭,是橫掃一切反人民公知的開端!
          5. 中國要搶在年輕人負面情緒全面爆發之前,完成收入分配改革!
          6. 葉方青:談談浙江的共同富裕
          7. 吳亦凡被刑拘,洗地狗出來走兩步?
          8. 毛主席的政治嗅覺到底有多敏銳?這次暗殺事件就是證明!
          9. 南京抗疫“歐美化”背后的路線之爭:“徹底放開吧”?
          10. 有一種“處分”叫光榮
          1. 對當前斗爭形勢的看法
          2.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國百名作家之列
          3. 葉方青:滴滴放肆到今天的程度,一些人是有責任的
          4. 錢昌明:毛澤東思想為何不可丟? ——聽聽人民科學家錢學森的呼聲
          5. 不祥之兆,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
          6. 南京機場疫情,證明網紅專家提出的抗疫路線禍國殃民,必須警惕
          7. 柳氏三代傳奇:從維他奶、聯想到滴滴
          8. 致柳傳志先生的公開信:變天了……
          9.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10. 12339正式公開舉報:騰訊涉嫌以操控輿論導向手段危害國家安全
          1. 他是毛主席的表弟,身高近兩米,被打成“貪污犯”后才暴露了身份
          2. 豪橫:我爸是徐匯區檢察長,家里十五套房,就是有錢!
          3.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4. 中國要搶在年輕人負面情緒全面爆發之前,完成收入分配改革!
          5. 他們戰勝了洪水,卻輸掉了家園
          6. 保潔員為疫情擴散背鍋,南京政府干得漂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