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為毛主席正名:關于廬山會議“彭黃張周集團”與1958年“鋼產量翻番”

          歐洲金靴 · 2021-08-03 · 來源:陽春白靴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毛主席離開已四十五年了,還在背著鍋。

            六十二年前的今天,1959年8月2日(農歷1959年6月28日),全國矚目的廬山會議上,會議全體通過批判彭黃張周為“反黨集團”的決定。

            廬山會議即八屆八中全會,全會指責彭老總的那封著名的《意見書》信件,是“右傾機會主義向黨進攻,妄圖篡黨奪權的綱領”,宣稱彭老總、克誠同志、聞天同志、小舟同志結成了所謂“軍事俱樂部”性質的集團。

            毛主席在全會開幕時講了話,8月11日在全會上再次講話:

            “廬山出現的這一場斗爭,是一場階段斗爭,是過去十年社會主義革命過程中資產階級與無產階級兩大對抗階段的生死斗爭的繼續。”

            五天后,全會通過了《關于彭德懷同志為首的反黨集團的錯誤的決定》等決議,決定將彭黃張周等撤銷國防、外交、省委等領導職務。

            隨后,林總被任命為國防部長,主持軍委日常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會議還對1959年的經濟指標作了重要調整:鋼由1800萬噸降為1200萬噸,煤由3.8億噸降為3.35億噸,糧食由10500億斤降為5500斤億,棉花由1億擔降為4620萬擔,還通過了《關于開展增產節約運動的決議》。

          1

            “毛主席整彭德懷”,這是過去許多年來一個流傳甚廣的歷史謠言。

            配合著的還有一個謠言,說毛主席曾針對彭老總有過這樣一句:

            “里通外國什么時候也不能平反,彭德懷是搞顛覆的!”

            敢問這句話在那本文獻里出現過?毛主席什么時候說的?

            沒有!造謠一張嘴而已。

            造謠者是誰?名叫史振,曾發在《日本新華僑報》上。

            出口轉內銷,老傳統老手藝了。

            毛主席的相關原話還真的是有:

            “只要不是里通外國。”

            老人家的這句話是有上下文的,他是回復當時的國家最高領導少奇同志的話:

            “所有人都可以平反,惟彭德懷同志不能平反!”

            少奇同志此言時間為1961年1月27日。

            根據楊尚昆的回憶錄,此后的1962年1月27日,少奇同志在七千人大會上發表講話:

            “彭德懷的錯誤不只是寫了那封信,一個政治局委員向中央主席寫信,即使信中有些意見是不對的,也并不算犯錯誤。”

            “廬山會議之所以要展開反對彭德懷同志的反黨集團的斗爭,是由于長期以來彭德懷同志在黨內有一個小集團。他參加了高崗、饒漱石集團。”

            “更主要的不是高崗利用彭德懷,而是彭德懷利用高崗,他們兩個人都有國際背景,他們的活動,同某些外國人在中國搞顛覆活動有關”

            ……

            廬山會議其時,毛主席都準備下山了,也是少奇同志突然主張召開擴大會議,把大伙又拉了回去。

            據毛澤東貼身衛士李銀橋回憶:

            “回到住處,主席本是吩咐我們收拾東西,準備散會走人??墒怯行╊I導同志不干了,提議解決彭德懷的問題。當天晚上,我便正式得知不下山了,召開中央全會……”

            “主席沒有參加中央全會。會議吵得厲害,吵得聲音很大。吵聲傳來,主席睡不著覺,他睡不著覺是要發脾氣的,叫我去看看。我跑步去了,見許多人同彭德懷吵。我回來就說一遍舌。”

            于是,廬山會議原本順暢的“反左”,被硬生生搞成了“反右”,矛頭指向彭老總,并在毛主席未參加中央全會的情況下,強行免去彭老總國防部長等職務。

            回想早在上廬山之前,從1958年10月到1959年4月,毛主席主持召開了足足五次會議(一次鄭州會議、武昌會議、中共八屆六中全會、二次鄭州會議、上海會議)強力糾左,這些會議,彭老總全都在場。

            所以,彭老總用得著在廬山拿個《意見書》去所謂的“頂撞毛主席”嗎?

            彭老總真正想頂撞的人是誰?是毛主席?

            去看看大躍進和浮夸風運動中誰是第一責任人、誰是那些悲禍的制造者。

            所以之所以,彭老總才會被誰反手覆滅,也就不言自明。

          2

            8月1日時,廬山預備會上毛主席還對彭老總說:

            “我66歲,你61歲,我快死了,許多同志有恐慌感,難對付你,許多同志有此顧慮”

            還要說是毛主席整彭老總嗎?

            好好的一個本來用來糾左、反左、停止浮夸風的廬山會議,被重新搞成反右,其后果是什么?

            會后第七天,8月24日召開最高國務會議,少奇同志發言:

            “這么幾千萬上山幾億人搞大躍進,大家動手搞,這樣才會得到經驗。我相信,這樣我們進步快。這個是出錢買不到的。而我們是在很短時間取得這個經驗的。我們取得這個經驗,那怕是犯很多錯誤。這個錯誤我們必須犯,現在不犯將來還得犯。我們犯了將來就可以不犯或者少犯。即使犯了錯誤發生了問題,也要從積極方面看,犯錯誤也有好處理!”(在第十七次最高國務會議上的講話紀要<1958年8月24日>)

            從1954年的高饒開始,1956年之后四大野戰軍的軍事指揮官(除了身體有病的林總),另外三個全被干倒——誰干呢?是毛主席嗎?

            以毛主席的威望,真想“打倒”誰,用得著這么“麻煩”嗎?

            事實上恰恰是毛主席太仁慈,所以經常被利用。

            比如這個廬山的糾左,保護了少奇同志,結果反被利用、矛頭被指向直腸快語、不擅玩弄官場的彭老總。

          3

            當然了,就像前文說的,“直腸快語”,彭老總在廬山會議上有沒有自身的問題呢?

            這是當然的,如我不久前寫的《高麻子與饒書記》,高饒二人也都有著非常典型的政治性格缺陷。

            彭老總這個人,性格火爆,不懂藏著掖著、不知何為城府、不會拿捏尺度、不精太極婉轉。

            這確是為官大忌。

            這種性格,投身戰場是威風凜凜:延安整風時,少奇同志奈何不了他,抗美援朝的巨大功績更是讓少奇同志比肩不了;但委身官場則極易四面楚歌、給人以落把柄:高饒事件時就開罪少奇同志,“軍事黨”理論更是嚴重的政治之過。

            廬山上,少奇同志說彭老總是:

            “魏延的骨頭、朱可夫的黨性、馮玉祥的作風”、“與其你篡黨,還不如我篡黨。”

            這讓毛主席在面對彭老總的萬字《意見書》時,陷入了兩難。

            特別是談及朱可夫,那是那一時期社會主義陣營中極度敏感的事件:1957年秋天時,朱可夫被赫魯曉夫打倒、并被污蔑為所謂“反黨分子”,他的國防部長位置也被換成赫魯曉夫的心腹,馬林諾夫斯基。

            用朱可夫來比喻彭老總,等于是把皮球踢給了毛主席,逼迫毛主席像赫魯曉夫那樣“殺伐果斷”。

            同時還有一個點在于,彭老總給毛主席遞上的那封《意見書》(寫作時間為1959年7月14日深夜,即廬山會議開始12天后),也確實太不合時宜了……

            這封信件里的一些用詞,比如“小資產階級狂熱”、“政治性”等字眼,在當時異常敏感的政治背景下,實在過于激烈且不留情面。

            彭老總本來是為了糾左、是政治好意,結果用力過猛、反而讓自己被打成政治惡意,成了外界眼中的所謂“右派分子”。

            

           

            他的夫人浦安修都忍不住抱怨:

            “老頭子,你就是個國防部長,你是個軍人,是個大元帥,你談這個建設干什么?你談大躍進干什么?你這不是找麻煩嗎?”

            但是彭老總的回答是:

            “不是,我是一個共產黨員,我是中央政治局委員,我對整個國家的發展負有責任,而且我是一個農民,我不能說瞎話。”

            正氣凜然是否?是;合乎時宜是否?否。

            毛主席對“三面紅旗”解決中國人民吃飯問題和工業積累問題是很看重的,雖然在基層執行層面被下面的官僚主義和形式主義破壞得十分嚴重,但這并不代表毛主席對基本路線產生動搖。

            廬山會議之前,毛主席通過大江南北的巡視、開會進行糾左;廬山會議之上,毛主席更是親自做了自我批評,這都是為了:① 保證三面紅旗不倒;② 保證黨內團結。

            可是脾氣怪戾的彭老總此時卻不依不饒,針對大躍進中的人禍,狠批猛抓、兵鋒直指禍端的始作俑者。

            這引起了毛主席的反感。

            因為,那個始作俑者,毛主席不可能不保。

            1959年4月的二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少奇同志剛剛當選為最高領導,此時在廬山怎么可能去把他批臭?

            毛主席考慮問題向來從全局出發。

            彼時,社會主義陣營內產生動蕩,波匈事件余溫尤在,赫魯曉夫集團又越來越暴露出變節本質、開始謀求與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親近。

            更不要提就在上一年1958年,從年初的長波電臺事件到年中的聯合艦隊事件,從下半年的金門炮擊戰到“響尾蛇導彈”事件……

            這個時候,中國自己黨內絕對不能亂!

            早在1956年3月17日毛主席主持召開中央書記處會議時,就做了主調發言:

            “赫魯曉夫的秘密報告值得認真研究?,F在看來,至少可以指出兩點,一是他揭了蓋子,一是他捅了婁子。說他揭了蓋子,就是講,他的秘密報告表明,蘇聯、蘇共、斯大林并不是一切都是正確的,這就破除了迷信。說他捅了婁子,就是講,他作的這個秘密報告,無論在內容上或方法上,都有嚴重錯誤。”

            約大半年后,1956年11月15日,毛主席在八大二次會議上再次指出:

            “我看有兩把‘刀子’,一把是列寧,一把是斯大林?,F在斯大林這把刀子,俄國人已經丟了。”

            而這些,彭老總卻完全沒有認識到。

            官場之上,不怕想多了,就怕想少了;想少了,就會被利用。

            一直到在后來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中,少奇同志還在背著毛主席、秘密指示紅衛兵從三線建設工作崗位上揪回彭老總,反復進行批斗……

            一代戰神,被人為得定型、定性。

            甚至,后世還借此造謠“是毛主席整了彭老總”…實在讓人無奈。

          4

            前文有述,廬山會議上還對1959年的經濟指標作了重要調整,這個調整主要就是針對1958年毛主席在北戴河會議上定下“鋼產量翻番高指標”。

            這個在后世的鑄史傳頌中,也發生了變味兒,把鍋、把帽子全都甩給了毛主席去背、去戴。

            比如下面這張圖。

            就這張圖,我簡單嘮嘮。

            關于煉鋼領域的“1958年鋼產量翻番”,這確實是毛主席在1958年北戴河會議上(1958年8月17日-30日,中央在北戴河召開會議,討論1958年下半年和1959年全國工農商的工作)提出的。

            先下結論:在這個會上,確實是毛主席提出“能不能在1958年鋼產量翻番達到1070萬噸”的指標疑問,這也是整個大躍進期間毛主席提出的唯一一個“高指標”。

            但是提出的前因與過程,總是被后世刻意忽略。

            忽略的目的,當然是為了向老人家潑污。

            我先說“前因”。

            這里要說兩個背景。

            1957年11月,毛主席帶著彭總、葉帥等人從莫斯科參加完十月革命四十周年大會暨社會主義陣營大會回國后,很受刺激,特別是對于蘇聯的尖端武器和工業化進展相當向往。

            加之赫魯曉夫此前在核武問題上裝X(不給中國提供原子彈圖紙和技術援助,直到毛主席以不去參加1957年莫斯科大會相要挾,才換來《中蘇國防新技術協定》的簽訂),毛主席和彭總葉帥等軍隊人士,確實對中國工業加快再加快充滿著期望。

            講白了,就是確實心急。

            第二個背景:“反反冒進”

            1957年9月召開的八屆三中全會上,毛主席對恩來同志、陳云同志在少奇同志等人支持下提出的在1956年經濟建設中開展“反冒進”的正確決策提出批評。

            從1958年1月的南寧會議起,毛主席在中央召開的一系列重要會議上,對1956年的“反冒進”批判日漸升溫,認為“反冒進”泄了六億人的氣,和資產階級右派只是五十步與百步之差,明確以后不能再提“反冒進”的口號,只能反右傾保守。

            少奇同志和恩來同志兩個人在1956年搞的這個“反冒進”,實際上真的如字面意思的“反對激進”嗎?

            當然不!根本目的還是一個字:斗。

            少奇同志的目的是想讓官僚機構進一步膨脹、讓專業化階層與官僚階層進一步鞏固、讓現代化中的城市與落后的農村之間的差距(即城鄉二元體制)進一步日益擴大。

            同時,讓社會變革進一步推遲。

            這也是其“包辦代替主義”思想的體現。

            少奇同志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在黨內一直很難得到普遍支持,因為他幾乎沒有任何可以壓過其他頭頭的戰功,在軍隊里沒有支持者,這很致命。

            并且,他也一直不擅長農村工作,建國前土改中就有的“左”傾錯誤,很難說與他完全無關吧?建國前后主張“富農剝削有理”的又是他,之后都被延續到大躍進運動。

            在第一代中,毛朱周不說,連小平同志在軍中都有不小威望,陳云同志又無意往上走,那么在七大上成為實際二號人物(毛主席赴重慶談判期間,他代理中共中央主席職務)的少奇同志,建國后便很麻煩。

            想想,高麻子為啥自始至終不服他?

            因此,少奇同志在建國后,將自己的老部下們紛紛授以高位,同時主動向老精英們(舊國民黨公務員、知識分子、資本家)示好(如“剝削有功”論,如新民主主義的主張)。

            這些,都是與毛主席思路相逆的。

            少奇同志就這樣努力促成地下黨系統+政工系統+傳統上層精英的合流,這也激化了他與軍隊工農干部的矛盾。

            社會力量處于強勢的軍隊干部在建國以后竟然被邊緣化, 社會力量處于弱勢的政工地下黨干部卻掌握大權,這也是建國后三十年時間里政局不穩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要看到,一五時期我們優先發展重工業,這在一定程度上犧牲了農民的利益,毛主席由此點明可能發生的農業危機和貧富分化。

            因此毛主席主張:雖然還要像過去一樣優先發展重工業,但必須增加對輕工業和農業發展的投資;除利用和發展先進大城市工業外,還必須發展沿海與偏遠地區工業;除大 規模城市工業化外,還必須轉向農村的中小工業;除中央部門的指導外,還必須要擴大地方政府因地制宜發展經濟的自主權。

            這就引發了少奇同志的不滿,他的所謂“反冒進”就這樣登上臺面。

            1958年夏天北戴河會議的兩個月前,6月17日,副總理兼國家經濟委員會主任的一波同志,就1958年國民經濟形勢和1959年發展向中央做了報告。

            一波同志指出:

            “1959年我國主要工業產品的產量,除電力外,都將超越英國!”

            四天后,冶金部黨組關于鋼產量的報告也送到中央,其中明晃晃地寫著:

            “華東區提出,明年華東區鋼產量將達到800萬噸……從各大區協作會議的情況看,明年全國鋼產量可以達到3000萬噸。”

            于是第二天,6月22日,毛主席將報告抄送給了劉鄧黃三人,并有了開篇那張圖。

            這就是8月份北戴河會議時,毛主席“信心”的來源。

          5

            再說“過程”。

            8月17日北戴河會議的第一天晚上,毛主席還是對1070萬噸有點打怵,或者說最主要是缺乏認知。

            畢竟論種田,他是農民出身,下面吹噓的什么“畝產萬斤”根本騙不了他;但是論煉鋼,毛主席確不在行。

            于是他召集了冶金工業部部長王鶴壽、副部長劉彬和辦公廳主任袁寶華,以及各鋼鐵大省大市的負責人,加開了一個小會。

            在這個小會上,他挨個一對一地就產量問題進行詢問。

            

            結果,包括安徽馬鞍山市委書記趙敏、上海市副市長馬天水、武漢市委書記、太原市委書記、重慶市委書記、唐山市委書記……

            他們全部回答:“可以!”

            最后問到劉彬、袁寶華和王鶴壽。

            劉彬也是回答:“可以,我們都做了計算了!”

            而袁寶華和王鶴壽則“心里打鼓”,但是這兩人也都沒有去直接否定,而是做出承諾,“可以動員全國的力量實現這個目標。”

            但即便如此、即便在小會上所有人都“打包票”,毛主席還是謹慎。

            最后,他去問了一波同志和陳云同志。

            一波同志對“鋼產量翻番、達到1070萬噸”的回答是:“主席,我建議把1070登報!這樣大家看到會義無反顧、努力奮斗。”

            至于向來對經濟數字十分敏感的陳云同志,也在私下同袁寶華、王鶴壽經過仔細計算后,對毛主席回答:“嗯,看起來是有希望的。”

            就這樣,毛主席才終于下定了決心,定下了“1070萬噸即1958年鋼產量翻番”的高指標,交代胡喬木第二天見報。

          6

            然而,當經過一段時間發現基層問題一大堆后,毛主席發現自己錯了。

            可是毛主席在發現錯誤后一點沒有回避,直接在1959年夏天的廬山會議上做自我檢討、把錯誤攬到自己身上。

            不過他的黨內通訊卻被少奇同志壓了下來,因為檢討里直接點明了基層在搞“浮夸”,這就涉及到了農業領域的放衛星。

            而作為早就主持一線工作的“接班人”,少奇同志自然無法容忍……

            此后,在1962年的七千人大會上,毛主席再次做了自我批評,毫不回避地大談鋼產量高指標的問題。

            

            然而,后世之人卻也“借坡下驢”得把“1070萬噸”的錯誤,干脆就扣到了毛主席的腦袋上。

            對此,1993年時,袁寶華坐忍不住、替毛主席鳴冤:

            “1958年北戴河的座談會,是我們在那里糊弄了毛主席!農村搞‘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工業也是一樣,鞍鋼黨委書記就寫了一首詩在《鞍山日報》上:‘人有多大膽,鋼有多大產,坐八百,看一千!’……現在鞍鋼生產八百萬噸不成問題,但是三十年前確實太浪漫主義了!”

            前副總理古牧也有回憶:

            “1959年7月21日上午,周總理召開全體會議,他說,‘毛主席對大家的談話,有時是啟發性的,有時是征求意見性的,大家聽到后不加思考就以為件件都是主席決定,這樣一來,毛主席就不好隨便給大家談話了。這日子還怎么過?大家見了面只好今天天氣哈哈哈,或者考慮成熟了、一開口就是命令?那黨內還有什么民主呢?這實際上是封鎖毛主席嘛!’……接著,周總理又指出:‘去年的1070萬噸鋼指標,本來毛主席是提出來問問的,結果大家都沒有經過調查研究,全黨就行動起來,這是一個嚴肅教訓!’”

            這就是所謂“毛主席在1958年北戴河會議上定下鋼產量翻番高指標”的真相?!?/p>

            “黨外無黨,帝王思想;黨內無派,千奇百怪。”

            1966年8月12日召開的八屆十一中全會上,毛主席在引述陳獨秀的《國民黨四字經》中這十六字時,我們難知老人家心中冷暖。

            就在一年前,1965年9月23日,毛主席親口對彭老總說:

            “也許真理在你那邊。”

            而就在三年前,所謂“彭德懷專案審查委員會”派人去湖南,對1961年彭老總回鄉作農村調查情況作“追蹤調查”——湖南省委早就正式書面報告給中央,反映彭老總在湖南期間表現是好的;但1962年卻又離奇地出爾反爾、向中央報告說彭老總1961年時有“反黨言行”,專案調查人員也專門收集一些反面材料,斷章取義,肆意歪曲,編造了一個《關于彭德懷同志1961年回湘潭情況的調查報告》,說彭老總那次回鄉調查是“別有用心”、“滿腹牢騷”、散布一系列“反黨言論”……

            是毛主席整彭老總嗎?

            毛主席離開已四十五年了,還在背著鍋。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焦桐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請聽聽南京機場保潔員的話
          2. 劉繼明與方方們的斗爭,是橫掃一切反人民公知的開端!
          3. 當代汪精衛?南京疫情專家深夜發微博,稱要與新冠病毒和諧共處,是什么意思
          4. 吳亦凡,干凈嗎?
          5. 網紅醫生原來是經濟學家
          6. 馬薇薇,要臉嗎?
          7. 國家連續重拳,揭示了我們怎樣的困境?(數據革命篇)
          8. 誰傷害了南京人民的感情?
          9. 公然挑戰中央對“十大黨史謠言”的辟謠,誰給了他們如此底氣?
          10. 專家鼓吹的免疫屏障已然無效,中國防疫抗疫何去何從?
          1.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2. 盧麒元:疫情結束后將有史詩級惡性通貨膨脹,我們不要前往陪葬
          3. 兩天蒸發4854億,一夜回到解放前!
          4. 葉方青:談談浙江的共同富裕
          5. 中國要搶在年輕人負面情緒全面爆發之前,完成收入分配改革!
          6. 請聽聽南京機場保潔員的話
          7. 吳亦凡被刑拘,洗地狗出來走兩步?
          8. 鄭州地鐵,你到底在怕什么?
          9. 毛主席的政治嗅覺到底有多敏銳?這次暗殺事件就是證明!
          10. 南京抗疫“歐美化”背后的路線之爭:“徹底放開吧”?
          1. 對當前斗爭形勢的看法
          2. 好得很:“媚外”反毛的莫言被踢出中國百名作家之列
          3. 葉方青:滴滴放肆到今天的程度,一些人是有責任的
          4. 錢昌明:毛澤東思想為何不可丟? ——聽聽人民科學家錢學森的呼聲
          5. 不祥之兆,最具諷刺性的一幕發生了!
          6. 南京機場疫情,證明網紅專家提出的抗疫路線禍國殃民,必須警惕
          7. 柳氏三代傳奇:從維他奶、聯想到滴滴
          8. 致柳傳志先生的公開信:變天了……
          9. 某某“親聆”版“毛羅對話”追蹤調查
          10. 12339正式公開舉報:騰訊涉嫌以操控輿論導向手段危害國家安全
          1. 他是毛主席的表弟,身高近兩米,被打成“貪污犯”后才暴露了身份
          2. 豪橫:我爸是徐匯區檢察長,家里十五套房,就是有錢!
          3.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4. 中國要搶在年輕人負面情緒全面爆發之前,完成收入分配改革!
          5. 他們戰勝了洪水,卻輸掉了家園
          6. 鄭州地鐵,你到底在怕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