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他們可能是中國近代以來,最偉大的一對父子

          李栩然 · 2021-06-21 · 來源:作者投稿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今天是父親節,在此紀念一對既普通又不普通的父子。

            說他們普通,是因為他們就是父親和兒子的關系,與全天下千千萬萬個父子沒什么兩樣。

            說他們不普通,是因為父子二人舍小家、為大家,都將一生毫無保留的奉獻給了中華民族!

            1

            1922年10月24日,位于湖南長沙清水塘一家醫院的一個產房里,時年21歲的楊開慧即將臨盆。

            產房門外,毛澤民、毛澤覃、毛澤建三人正在焦急的等待著,祈盼著嫂子能夠“母子平安”。這是他們人生中一個值得銘記的時刻,他們將第一次成為二叔、三叔、姑姑。

            只是,孩子的父親毛澤東卻不在身邊。這一日,時年29歲的毛澤東帶領了任樹德等泥木工會代表,聚集了6000多名工人,同湖南省政務廳廳長吳景鴻進行說理斗爭。

            “哇......”產房里一聲清脆的啼哭打破了醫院里的寂靜,毛澤東與楊開慧的第一個愛情結晶出生了。

            知道了新生兒的性別后,成為了二叔的毛澤民立刻撒開腿向湖南省政府跑,他要趕緊找到大哥毛澤東,告訴大哥這個喜訊。

            大哥人生中第一次成為了父親,大哥有兒子了!

            

            此刻,在湖南省政務廳內,工人代表已同吳景鴻談判了3個小時,吳景鴻既不想答應毛澤東等人提出的“增加工資”、“營業自由”等要求,又礙于6000多名泥木工人的實力而不敢拒絕,只好采取了“拖延戰術”,場面陷入了僵局之中......

            突然,毛澤民急促的跑步聲和喘息聲打破了寧靜,所有人都朝著毛澤民往去,政府工作人員也攔下了毛澤民,不準他進去。屋外的毛澤民卻不顧阻攔,不斷的向屋內的毛澤東高聲叫道:“大哥!大哥!”

            工人任樹德認出了此人正是毛澤東的二弟毛澤民,連忙前來問什么事。毛澤民興奮的說:“我嫂子生了,兒子!”

            

            任樹德立即將消息告訴了屋內的毛澤東。毛澤東一聽,立刻站了起來,幸福的笑容溢于言表。

            此時,政務廳廳長吳景鴻“敏銳”的捕捉到了這個打破僵局的“機會”,立刻對毛澤東說:“毛代表,是不是有什么急事?要不你先把外面的工人給撤了,你先回去,咱們改日再談?”

            毛澤東稍作猶豫,又坐了下來:“我啊,沒什么急事,您不急我也不急,外面6000多個工人更不急,咱們就在這里陪著吳廳長,等多久都要得。”

            ......

            最終,吳景鴻迫于壓力,不得不答應了毛澤東等人的要求:由泥、木兩行具一呈文,說明要求增加工資、營業自由,經政府批準。毛澤東當場將工人代表與吳景鴻的談話記錄下來,寫成呈文交省長趙恒惕。

            在毛澤東的領導下,此次長沙泥木工人大罷工取得了勝利,工友們歡呼了起來,大家互相擁抱,互相慶賀。

            此時,領導者毛澤東卻根本顧不及與工友們慶祝,他立刻抽開身去,從人群中擠了出來,飛快的向清水塘的醫院跑去。

            見到了自己的第一個孩子時,毛澤東淚流滿面。他與妻子楊開慧商量,當晚就給兒子起了名字--

            毛岸英。

            

            毛岸英出生時,父親毛澤東并不在身邊。

            史料上并沒有記載這些泥木工人是如何看待毛澤東的,但我們也不難猜出,工人們對毛澤東發自內心的感恩:

            為了給這些弱勢群體的人民爭取權益,毛澤東竟能耐得住性子繼續與強權階層周旋,連兒子出生的時候都不在身邊。

            這也就不難理解,未來為什么有那么多勞苦大眾愿意跟著毛澤東鬧革命,遇到再多的困難也會勇往直前,即使是拋頭顱、灑熱血也要將革命進行到底。

            原因很簡單:毛澤東是真心對待他們,切切實實為他們謀福利、謀幸福。所以,他們也會真心跟隨毛澤東,擁護毛澤東。

            但另一方面,毛澤東一生中絕大多數的時間和精力都在為勞苦大眾謀福利、謀幸福,反而顧不上自己的小家庭。

            

            毛岸英出生時出現的情景,正是這么一個縮影。

            打從出生開始就是如此,這好像就成了毛岸英一生的宿命。

            2

            在未來的日子里,相似的情況又重復了很多次。

            

            毛岸英成長時,父親毛澤東并不在身邊。

            毛岸英的母親楊開慧壯烈犧牲時,父親毛澤東并不在身邊。

            毛岸英帶著兩個弟弟在上海流浪時,父親毛澤東并不在身邊。

            毛岸英與弟弟毛岸青被安排去蘇聯學習時,父親毛澤東并不在身邊。

            ......

            直到毛岸英24歲時才從蘇聯回國,他乘坐飛機到達陜北延安,見到了時年53歲的父親毛澤東。此時已是1946年,他已經19年沒有見到過父親,母親楊開慧也已經犧牲了16年。

            經過焦急的等待,毛澤東終于在延安機場見到了19年未見的兒子。父子倆一見面,毛澤東就驚呆了:眼前的這個小伙子,簡直與愛妻楊開慧長得一模一樣,母子倆簡直就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父親毛澤東長期不在身邊,但毛岸英絲毫沒有怨言。自他很小的時候,無論是母親楊開慧、外婆向振熙,還是舅舅楊開智,都告訴他:你的父親毛澤東是個胸懷天下的人,你應該為有這么一個父親而驕傲。

            母親、外婆和舅舅還告訴毛岸英,他的外公名叫楊昌濟,曾經是湖南第一師范學校的教育家,也是父親毛澤東的老師。外公非常喜歡這個學生,認為父親是大才,前途不可限量。

            1914年春天的一個下午,那時只有14歲的母親正在房中看書,忽聽見外公在外面屋子里連聲叫好,只見外公手里拿著一本學生的筆記,坐在那兒,邊看邊贊不絕口。

            母親輕輕走到外公身邊,驚訝地問:“爸爸,這是誰寫的呀?”外公將筆記本遞給母親,母親接過筆記本一看,只見上面題著“講堂錄”3個大字,下面的署名是“毛澤東”。

            母親坐在外公身旁,打開這本《講堂錄》,很快就被里面的內容吸引住了。對于文章的作者“毛澤東”,母親的心中充斥著敬佩和好奇,心里暗暗希望能見到他。

            那是母親第一次聽到了父親的名字,也正是在她14歲那年,第一次見到了父親。不久后,二人雙雙墜入了愛河......

            

            1918年,在征得外公和外婆的同意后,母親楊開慧和父親毛澤東建立了戀愛關系。他們形影相隨,或漫步古都街頭,或相約于美麗公園,北平的街巷和古跡中記錄下了他們初戀的剪影。

            1920年,父親毛澤東與母親楊開慧結婚了。

            當時,父親告訴母親自己沒有什么錢,于是婚禮也會是相當的簡陋,但是母親并不在乎這一點,十分開心的和父親討論婚禮當天要穿什么顏色的衣服。

            結婚當天,母親穿著一身白色的衣服、披著紅蓋頭,而父親則帶著一條紅色的圍巾。父親很有勁頭,租了一輛黃包車,一路小跑,將母親從外婆家拉到了自己的住處。

            

            在父親的住處,二叔毛澤民、三叔毛澤覃和姑姑毛澤建早就在門口等著,并改口將母親稱作“嫂子”。

            ......

            每當聽到這些往事,毛岸英總是非常興奮,他感恩老天讓他生在了這樣的家庭,有如此相愛的父母。

            從1946年開始,毛岸英和父親毛澤東開始共同生活。他見證了父親如何指揮偉大的解放戰爭,見證了父親在天安門城樓上宣布“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了”,也見證了父親在重重壓力下堅決拍板--抗美援朝、保家衛國。

            毛岸英主動請纓出征朝鮮,為祖國而戰斗。

            

            去朝鮮前,毛岸英曾問過父親:“我做毛澤東的兒子合格嗎?”

            毛澤東說:“等你回來,爸爸給你個答復。”

            誰也沒有想到,幸福的生活戛然而止,毛岸英再也沒能聽到答復,從1946年到1950年,父子倆只共同生活了4年,就陰陽永隔了......

            3

            1950年11月28日晨五時半,時任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的毛澤東從北京向遠在朝鮮的彭德懷、鄧華、樸一禹、洪學智、高崗、賀晉年,宋時輪、陶勇等人發出了一份長長的電報,開頭便是:

            “慶祝你們殲滅偽二軍團主力的大勝利......”

            身處朝鮮的彭德懷等人收到電報后,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慶祝?大勝利?

            看來,毛澤東主席還不知道這個噩耗吧?就在3天前,11月25日,上午11時左右,3架美軍轟炸機突然飛臨大榆洞志愿軍司令部上空,投下幾十個凝固汽油彈,正在作戰室的毛岸英、高瑞欣犧牲。

            當時現場一片大火,大家都知道有人沒跑出來,但不知道具體是誰,更不知道此人的真實身份。司令員彭德懷不顧警衛員的阻攔,拼命的向火海里跑,卻終究沒能及時滅火......

            后來火滅了,遇難者的遺體被拉了出來,彭德懷通過一個蘇聯手表的殘殼,辨認出了毛岸英的遺體。

            彭德懷驚呆了,許久沒有說出話來......岸英啊,你才28歲啊......你這一走,讓我怎么跟你父親交代?????

            

            戎馬一生的彭德懷,不知起草過多少電文,可匯報“毛岸英犧牲”的電報卻是他起草的最艱難、最沉重的一封。僅僅百字的電文,他寫了改、改了寫,反反復復了很多次,竟整整寫了2個小時,每寫一個字他的心都在流血......

            北京,中南海西花廳,周恩來總理的住處。

            此時周總理雙手顫抖,他多次確認自己是不是在夢中。他的手上正拿著彭德懷從朝鮮前線發來的電報:

            “我們今日七時已進入防空洞,毛岸英同三個參謀在房子內,十一時,敵機四架經過時他們四人已出來,敵機過后他們四人返回房子內,忽又來敵機四架,投下近百枚燃燒彈,命中房子,當時有二名參謀跑出,毛岸英及高瑞欣未及跑出被燒死,其他無損失。”

            

            彭德懷不敢將噩耗直接告知毛澤東主席,他怕毛主席受不了,他需要與周總理等人商量,該怎樣讓毛主席知道這個消息?

            周總理一時之間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立即來到了朱德的住處,將電報交給朱老總看了,并詢問朱老總:“下一步該怎么辦?”

            結果,朱老總看完電報,連續問了多次“這情況屬實嗎”、“這情況屬實嗎”、“這情況屬實嗎”、“這情況屬實嗎”、“這情況屬實嗎”......

            然后,朱老總也癱坐在沙發上,久久說不出話來......此刻,周總理的妻子鄧穎超同志、朱老總的妻子康克清同志也不知所措,只得在一旁不斷抽泣......

            

            曾任志愿軍司令部警衛團文化教員的董安瀾老人是現場的親歷者,他后來回憶了當時的情景:

            “我透過煙霧已經看清楚了,這位傷員被一根帶火的房木死死地壓在下面。他的身上已經燒焦了,臉燒煳了,完全看不清楚模樣。但大伙兒終于還是把他拖了出來。”

            “之后,全排開了個緊急會,團政治處主任錢正平講話,他開門見山地說:‘向大家講一件不幸的事。今天下午,敵機轟炸了司令部作戰處,我們失去了兩名戰友......一位是作戰處的高參謀;另一位是毛岸英參謀。毛參謀是咱們毛主席的兒子。’”

            “此話一出,座下一片嘩然,大家只覺得不可置信!毛主席的兒子居然犧牲在這里?毛岸英與將士們同吃同住,完全沒有架子,我們知道他姓毛,但不知道他居然是領導人的兒子,他從來沒有透露過自己的身份......”

            

            “我們班12名戰士,分抬著兩具棺木走向山坡。我不時地回頭看看。借著照明彈的亮光,我看見彭總正朝著戰士們張望,向著遠去的棺木凝望。披在他身上的大衣在寒風中晃動,不住地晃動……”

            如果知道了“毛岸英犧牲”的消息,毛主席一定不會在3天后的電報里使用“慶祝”、“大勝利”之類的詞語吧?

            毛岸英犧牲時,父親毛澤東也不在身邊!

            經過慎重考慮,周恩來、朱德等人決定暫時不要告訴毛澤東。

            直到1951年元旦后的第二天,周恩來才將電報與他附的一封信交與毛澤東秘書葉子龍,由他轉交毛主席。

            當時毛主席正在中南海勤政殿辦公室辦公,接到這封非同尋常的電報,他看了很久,一根又一根的抽煙,每抽完一根就點燃下一根,顫抖的雙手不斷劃火柴,就這么一根接一根的劃,很多火柴總是劃不出火來......沉默良久之后,毛主席對一直站在一邊的葉子龍說:

            “唉,戰爭嘛,總要有人傷亡,沒有關系!”

            “犧牲的人成千上萬,無法只顧及此一人,毛澤東的孩子也沒什么特殊。事已過去,不必說了。”

            白發人送黑發人,這種得知兒女慘遭不幸、內心天崩地裂的感覺,凡是做父母的人,哪個愿意承受?

            偏偏毛主席卻承受了這一切!

            

            他深知,自己是毛岸英的父親,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當下“抗美援朝”戰爭正廝殺得難解難分,他不能倒下,他必須向世界展示中國人民“誓死保衛主權”的決心:

            “時間要打多久,我看我們不要作決定。過去是由杜魯門,以后是由艾森豪威爾,或者美國將來的什么總統,由他們去決定。就是說,他們要打多久,就打多久,一直打到完全勝利!”

            當身邊人征詢“是否把毛岸英的遺體運回國安葬”的意見時,毛澤東擺擺手,說:

            “哪個戰士的血肉之軀不是人生父母養的,不能因為我是黨和國家的主席,就給兒子搞特殊??!把岸英的遺骨和成千上萬的志愿軍烈士一樣,掩埋在朝鮮的土地上,也不要為他舉行特殊的葬禮。”

            

            “中國生、朝鮮死、朝鮮埋”,這便是毛岸英與千千萬萬志愿軍烈士一生的寫照。

            4

            就在毛岸英犧牲26年之后,1976年9月9日,他的父親毛澤東同志與世長辭,舉國悲慟。這個將自己一生都奉獻給中華民族偉大崛起事業的老人,此刻終于不用再奔波勞累。

            他窮極一生的時間,帶領人民保衛了中華民族的神圣主權。同時,他卻未保護好自己的家人,包括兒子毛岸英在內的6位毛家親人,都為革命事業獻出了寶貴的生命。

            哪個父母,會忘記自己的孩子?

            26年的時間,難以想象毛澤東長期承受了多么巨大的痛苦!當無數個年輕人歡呼著向他致敬時,他也許正盯著某個年輕人發呆:這個小伙子,無論是身材還是長相,都太像岸英了......

            當人們向他歡呼著“毛主席萬歲”時,也許他內心卻在說:我不想要萬歲,我只想要我的伢子岸英還健康的活著......

            難以想象,無數個夜晚毛主席是如何度過的,這本應是兒子岸英陪伴他的私人時間,如果父子二人能夠在這樣的美好夜晚徹夜長談,那該多好???

            他永遠記得1923年的一天,那天他買了撥浪鼓回到家中,逗了逗尚在襁褓里的岸英之后,就出門去參加中共三大。行至渡口,突聽見有人在背后叫他,轉身一看,原來是妻子楊開慧抱著岸英跑了過來。

            楊開慧說:“潤之,岸英會叫爸爸了。岸英,快叫爸爸!”

            岸英奶聲奶氣的叫了聲:“爸爸!”

            這是毛澤東人生中第一次聽到岸英叫“爸爸”,那一刻他再次淚流滿面,他對著兒子的小臉蛋親了又親,抱著兒子遲遲不肯松手,直到船快要離岸了,才依依惜別妻兒......

            

            岸英叫我“爸爸”了,我是岸英的爸爸,我多么想陪伴他一路成長??!

            可是,我這個父親做得很不稱職??!我又為他做了什么?

            岸英出生時,我不在他身邊;岸英成長時,我不在他身邊;岸英的母親犧牲時,我不在他身邊;岸英當小乞丐流浪時,我不在他身邊;岸英去蘇聯學習時,我不在他身邊......

            甚至,“抗美援朝”是我主張的,岸英也是我派上前線的......岸英犧牲時,我也不在他身邊!

            赴朝鮮前,他曾問我“我做毛澤東的兒子合格嗎”,其實我心里的答案是“合格,你是我的驕傲”??上?,他再也聽不到了......

            岸英是我最好的兒子,天底下,哪有岸英這么好的兒子?可我毛澤東是一個合格的父親嗎?

            如果時光能倒流,那該多好???此時岸英正在搖籃之中,我和他媽媽楊開慧正在逗著他笑。

            

            關于毛岸英的犧牲,是毛主席隨后26年人生里持續的痛,身邊的很多人都刻意回避這個話題,怕揭到毛主席內心最敏感的傷疤。

            有一次,周世釗在與毛主席談話時,試探性的說道:“如果您不派毛岸英同志到朝鮮戰場上,我看他是不會犧牲的。”

            毛主席想了想,說:

            “當然,你說如果我不派他到朝鮮戰場上,他就不會犧牲,這是可能的,也是不錯的。但是......我作為黨中央的主席,作為一個領導人,自己有兒子不派他去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又派誰的兒子去呢?人人都像我一樣,自己有兒子不派他去上戰場,光派別人的兒子去上前線打仗,這還算個什么領導人呢?”

            在“小家庭”中,他是毛岸英的父親;在“大家庭”中,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席。

            在二者之間,他一貫都是選擇“舍小家、為大家”,這種命運在毛岸英剛剛出生時,便已經注定!

            5

            1982年,此時楊開慧烈士已去世52年,毛岸英烈士已去世32年,毛澤東主席已逝世6年,人們卻有了一些意外的發現--在維修楊開慧家老宅時,工作人員意外地在磚墻縫里發現了楊開慧留下的七篇書信,寄信人是楊開慧,收信人是毛潤之。

            1990年,此時楊開慧烈士已去世60年,毛岸英烈士已去世40年,毛澤東主席已逝世14年,工作人員再次修繕楊家老宅時,從她臥室外的檐頭下又意外的發現了一封信,寄信人依然是楊開慧,收信人依然是毛潤之。

            

            寫信時,楊開慧根本不知道寄信地址是那里,因此一直沒有寄出。這是一封封收信人直到去世都未讀的信,是一封封在寫完后60多年才被意外發現的信。

            信中那一個個發自內心的句子,那種對愛人的思念之情,那種對愛情至死不渝的堅貞,在60多年后依然催人淚下。

            原來,毛岸英的父母一直是相愛的,他們共同愛著自己的兒子。這種愛穿越了時光,穿越了生死!

            

            無數次,母親楊開慧帶著岸英和兩個弟弟,癡癡的看著遠方,等待著潤之出現......

            年幼的岸英尚且不懂母親到底在干什么,拉了拉她的衣角說:“媽媽,你在等誰?”母親沒有回答,依然癡癡的看著遠方......

            長大后,岸英終于理解了母親。

            

            同樣是1990年,中央警衛局在清理毛澤東同志的遺物時,無意中發現了一個小皮箱,里面裝的是毛澤東親手珍藏的毛岸英的幾件衣物,有襯衣、襪子、毛巾和一頂軍帽。

            這些物品不是身邊的工作人員收拾的,他們甚至看都沒有看到過。這些物品現在保存在湖南湘潭韶山沖的毛澤東同志紀念館。

            

            

            

            

            原來,毛澤東對毛岸英的父愛永遠都是如此深沉的!

            父愛如山,無需多言,用無聲的語言表達即可。無數個夜晚,毛澤東悄悄的打開皮箱,撫摸著這些物品,心里默念著:“岸英,我的伢子,爸爸多么想你??!”

            2020年10月21日,央視播出系列紀錄片《英雄兒女》 第一集《祖國召喚》,首次公開了抗美援朝革命烈士、毛澤東長子毛岸英在建國初期一段珍貴彩色影像資料。

            過去,中國人民只看到過毛岸英烈士的靜態照片,在這段影像資料中,人們才看到了毛岸英烈士的動態圖像。

            

            視頻中的毛岸英身材修長挺拔,比周恩來總理還要高出半個頭。一顰一笑中,都有他母親楊開慧的樣子;舉手投足之間,都有他父親毛澤東的神韻。

            2020年時該視頻首度公開時,楊開慧烈士已去世90年,毛岸英烈士已去世70年,毛澤東主席已逝世44年。

            但歲月的流逝帶不走中國人民對毛澤東、楊開慧、毛岸英一家人的深切感情,他們都將一生毫無保留的奉獻給了中華民族!

            

            毛岸英出生時、成長時、犧牲時,父親毛澤東都不在身邊,但他是毛澤東最愛的兒子。

            毛岸英理解父親、支持父親,他很感恩自己生在這樣的家庭,他有一個全天下最偉大的父親。

            時至父親節,我們卻不能忘記曾經有這么一對父子。這兩個鮮活的生命都在世間存在過,都有著讓中國人民永遠銘記的一生!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朱旄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馬恩列斯毛,一個都不能少
          2. 假如不搞社會主義,毛主席所預見的場景是一副什么樣子呢?
          3. 子午 | 胡錫進又出鬼點子:富人裝窮,社會就“平等”了?
          4. 短評三則,世界材料科學家前六都是中國人
          5. “爭先進”、“爭上游”和“競爭”
          6. 【漢奸】大V回形針的外國金主被挖出,方方們正瑟瑟發抖!
          7. 談軟與硬
          8. 今天,打響了清除內奸的犀利一槍!
          9. 總書記說的這件事,無數家長感同身受
          10. 朝鮮勞動黨八屆三中全會18日閉幕 金正恩表示將來遭遇再大考驗也不動搖
          1. 老公知受聘某學院,結果評論區翻車了!
          2. 子午:面對內卷,張維為想讓青年人跟“毛澤東”學什么?
          3. 建國前的8次反毛,全錯!
          4. 駁某專家:沒有毛主席的決策,再多海歸也搞不出“兩彈一星”
          5. 【200億】潘石屹卷著國資和人民的血汗,要跑!
          6. 不折騰到死不罷休…
          7. 一種“公然挑戰男婚女嫁”的另類婚在某省悄然成風
          8. 補遺|“實事求是派”是一個什么物種?
          9. 陳獨秀的案,翻不了
          10. 龔忠武:四位一體:中共、新中國、華族、毛澤東——熱烈祝賀中共百歲大紅誕
          1. 如何看張維為教授和他主張的社會主義?
          2. 復旦!數學博士后青年教師捅死院黨委書記,更多細節曝光
          3. 袁隆平逝世,成為牛鬼蛇神現形記
          4. 毛主席告訴你:我們為什么會感到越來越累?
          5. 年輕人讀《毛選》已然成為潮流,于是有些人開始急了
          6. 迎春:論我國當前的社會性質及其發展趨勢
          7. 一位高官自殺了!在他身后,卻是國運的糾纏
          8. 郝貴生:不能偷換“改革開放”的科學含義——評某大報評論部文章《將改革開放進行到底》
          9. 張志坤:中美之間可能會出“意外事故”嗎?
          10. 也說“不要神化袁隆平”
          1. 毛澤東:隨機樸實小言行,善在細節暖人心
          2. 這兩天世界最戲劇性事件,一個政治強人被趕下臺了!
          3. 建國前的8次反毛,全錯!
          4. 總書記說的這件事,無數家長感同身受
          5. 中原突圍中,干部旅旅長張文津、政委張成臺等八烈士遇害經過
          6. 【200億】潘石屹卷著國資和人民的血汗,要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