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老田:對1975年派出“割尾巴工作隊”的粗略梳證

          老田 · 2021-03-04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他們從頭到尾都認定“治國就是治民”,而毛教員及其擁躉則向來主張“治國就是治吏”的,這個分歧具有根本性。

            對1975年派出“割尾巴工作隊”的粗略梳證

            老田

            鄧X平確實派過大批工作隊下鄉去割尾巴,依據柳隨年等人編撰的《中國人民共和國經濟簡史》記載,在1975年農業學大寨會議之后,依據鄧X平“農業要整頓”的指示,派下鄉的工作隊人數高達百萬。

            但是,鄉村中間存在著相當大的抵抗力量,不是工作隊想要咋樣,就能夠辦成的。來我們大隊的工作隊,把全大隊的手工業匠人,都集中起來辦學習班,要求各自交代“隱瞞收入”問題(當時的慣例是:在外做手工,需把貨幣收入上繳生產隊,然后記工分),我父親是木匠長期在外地(本縣的陶器制作地區)做手藝,那里日工錢高于本地四分之一,小隊干部原先只要求按照本地標準上交和記工分。而工作隊則非要全部上交,后來工作隊走了,追加補繳的那一部分,生產隊和大隊干部議定,按照本地標準計算工分數。

            其實,工作隊也是“理性”的,也就是挑選估摸著能夠干成的事兒,一些比較容易干的事情入手,然后支使著大小隊干部,一起干了點。真要叫所有農民家庭都不養豬養雞,那事他們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干成的,最后就只是出臺了限制數量的規定——每家可以養多少只雞等,規定一個上限數字,但執行就還是大小隊干部和社員商量著辦,工作隊說了也不可能不算數的。

            另外,還出臺過宅基地前后果樹和樹木的私有界限的規定,多為“前三(米)后四(米)”等標準——在這個界限之外的就屬于生產隊所有,這事兒也是社員和生產隊干部去丈量和劃界的,畫完了也是沒有了下文。生產隊要用社員家庭栽在界外的樹,還是得跟人家商量著辦。

            農村的老傳統,作為一種習慣性制度還是很強大的,對村落成員都有約束力和權威性,因為工作隊“不在村”所以無視,但居住在村里的干部,就算是有所不滿,有些看法,依然還得受點制約。至于一個村落中間,宅基地和祖墳山分配,那兩方面都是遵從1949年之前的老傳統在調節,工作隊對這樣的“頑固四舊”提都沒有提,提了也不見得有人會聽他們的。

            這個方面,鄧X平與張C橋等文革派有著不同的政見,張C橋等人始終認為:社會主義社會中間的主要矛盾,是共產黨政權的內在否定性問題——官員背棄共產黨的努力方向,其私利的非程序擴張和對社會主義“有異心”才是管理缺陷所在,并由此造成生產力發展的障礙。而鄧X平則反過來總認為勞動者努力不夠,還具有各種私心雜念才是問題所在,所以需要時時加以“整頓”。這樣的認識分歧,不僅體現在國家管理方面,在文革政治運動中間也有體現,太子黨老是想要搞打壓“黑五類”去標榜革命,而造反派始終抓住“批判官場的資產階級反動路線”不放,鄧X平支持前者,而文革小組諸人則支持后者。

            在發展社隊企業方面,毛教員是一貫支持的,但是,共產黨高層中間,劉鄧陳云在最初階段對此是竭力否定的,社隊企業在1958年之后的幾年有一個大規模擴張機會,但是,在1961年劉鄧陳云主持搞“退夠”把這個方面都給砍了,并在隨后通過的《人民公社六十條》中間明確規定公社不辦工業。到了文革期間,毛教員的五七指示下發,各地農村才由開始放開點手腳辦社隊企業,得到了彼時《人民日報》等的大力支持,以“偉大的光明燦爛的希望”(毛教員語)口徑下,給予肯定報道。

            

          臨1(1).jpg

            等到后來鄉鎮企業異軍突起,還有些人指望這些體制外的新因素,突破和顛覆體制內的舊慣習,以實現“殺開一條血路”的目標,這才開始對鄉鎮企業轉而唱贊歌的。到了1990年代后期,則透過行政命令強硬要求集體所有的鄉鎮企業私有化,還說“不觸動產權就不叫改革”,江蘇省委常委胡福明親自上門做華西村吳仁寶的思想工作,說政策壓力很大靠個人是頂不住的,順應最好;吳仁寶后來對人說“知識分子動搖性大,沒啥頂不住的問題。”

            許多專家學者,實際上是從歷史的最后兩步入手,按照政治需要而“主觀”地向前回溯,顛倒是非黑白地重建了文革期間的兩派分歧及其爭論內容,然后,信口開河就說誰誰割尾巴如何如何,這一類說法都是“非歷史”的人為構建。而顛倒歷史是非的本身并不是目的,以“學術”諂媚權力的機會主義選擇,才是策略的“理性算計”所在。

            在公有制時代,始終認定勞動者有各種不足,老想要施加強硬干預的“管理方案”去糾偏的,其實是一些后來的改革家和設計師們,這個中間的邏輯也不復雜,他們從頭到尾都認定“治國就是治民”,而毛教員及其擁躉則向來主張“治國就是治吏”的,這個分歧具有根本性。一些老的專家學者親歷過毛時代,也不見得不了解這中間的差別,但他們寫作的目的就是一種“政治貼金術”——給他們選擇的對象貼上各種道義色彩。說白了,為了政治需要,就“不得不”扭曲和犧牲事實,目的當然就是要誤導后人,要不然,那不是白說了。

            二〇二一年三月四日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朱旄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華西村,不該被曲解
          2. 餓了么騎手掀起罷工潮,工人階級的權益誰來保障?
          3. 旗幟鮮明的堅決反對延遲退休
          4. 老田:對1975年派出“割尾巴工作隊”的粗略梳證
          5. 中組部原部長張全景談知青上山下鄉
          6. 五評胡錫進:要什么樣的“中國崛起”?
          7. 必須充分意識到:國民黨在關鍵時刻從未與大陸相向而行!
          8. 我們不做新聞,我們是外媒的搬運工;別問真假,速轉就是了!
          9. ?王成是逃兵?網紅@老兵尹吉先 再次侮辱英烈,抓起來審審吧!
          10. 被賤賣的稀土
          1.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2. 中共的另一面,讓有些人膽寒!
          3. 關于毛澤東的18個謊言的最新進展
          4.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
          5. 他是統戰高手,為我軍帶來33個團,晚年預言主席地位將來會更高
          6. 歷史只記錄了朱元璋屠戮功臣,卻沒記錄功臣對老百姓干了什么
          7. 三年困難時期的人為錯誤和責任人
          8. 老田|主流黨史寫作的困境何在:從《周傳》引用的一份假材料說起
          9. 戈爾巴喬夫,竟還不忘指點江山
          10. 認真讀一讀毛澤東(深度)
          1. 歷史文獻:毛主席談我國還可能要走一段資本主義復辟的道路
          2. 張文茂:為什么會在理論上出現這么多的混亂?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毛主席早看何止50年!
          5. 他們到底怕什么?
          6. 公知的哀嘆,30年啟蒙都白做了
          7. 鬧劇不斷——“茅臺貧困戶”果然是全村首富!
          8. 支持力挺港獨的王小妮復出了:方方的朋友圈,一手遮天!
          9. 張文茂:一九七四年我國糧食人均超過三百公斤說明了什么?
          10. 潘家干凈嗎?
          1. 羅援:今天,向王景清老團長告別!
          2. 張志坤:展望中美關系“重回正軌”的那一天
          3. 是誰隱瞞毛澤東的“最高指示”
          4. 學習黨史,要正確評價改革開放時期
          5. 毛主席女婿、李訥丈夫王景清3月1日在京逝世 享年94歲
          6. 【憤怒】“央證公開課”公開侮辱毛主席,他們是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