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rtl3x"></listing>
<listing id="rtl3x"><mark id="rtl3x"></mark></listing>

    <dfn id="rtl3x"><menuitem id="rtl3x"></menuitem></dfn>

      <video id="rtl3x"><span id="rtl3x"><nobr id="rtl3x"></nobr></span></video>
      <video id="rtl3x"></video>

        <th id="rtl3x"></th>

        <ins id="rtl3x"></ins>

        <meter id="rtl3x"><meter id="rtl3x"></meter></meter>
          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際縱橫

          亂局之下,阿富汗共產黨在哪里?

          歐洲金靴 · 2021-08-20 · 來源:陽春白靴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萬歲! 社會主義與國際主義萬歲!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萬歲! 全世界無產階級萬歲!

            2021年8月19日,比八十余年前的法蘭西第三共和國還要快速垮臺的阿富汗伊斯蘭共和國,正式讓名于阿富汗伊斯蘭酋長國。

            時隔二十年,塔利班歸來。

            圍繞這個八月份的全球最大熱點事件,不論是以美帝國主義為首的庇阿勢力,還是作為對立面的親阿塔勢力,始終在進行輿論纏斗:美帝入侵二十年來的罪責清算、阿政府及其買辦集團的帶路黨行徑與貪墨歷史如何評判、塔利班重奪政權過程中有無大規模人道主義災難、塔利班未來執政的現代化與教義化之爭、阿富汗國內女權等人權問題的觀察……

            凡此種種,每一條都是未來可預見的隨時會重新讓阿富汗成為國際輿論爆點的討論案。

            但對于我來說,有一個點是我個人十分關注的:在這場史詩級別的區域內政權更迭、也是全球性的大國力量顛覆的事件里,作為國際共產主義陣營中的一員、也是中亞/南亞地區重要的紅色陣營一員——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為什么始終銷聲匿跡?

            亂局之下,這個成立于2004年,代表著阿富汗底層人民、代表著阿富汗無產階級利益的共產主義政黨,在哪里?

           

            1

            首先需要從現實角度看清的是,共產主義在阿富汗生根發芽面臨著天然的難度,盡管這不是對阿富汗共產主義前途就此感到悲觀的理由,但難度確實一直存在。

            阿富汗這片土地上約有大大小小十七個族群,也講著同樣數量的語言,其中分為五個較大大的群體:普什圖人、塔吉克人、亞洲突厥語族群(土庫曼人、烏茲別克人和吉爾吉斯人)、哈扎拉人和俾路支人。

            普什圖人就是遜尼派穆斯林,占全國人口39%,分布在從賈拉拉巴德到法拉赫的地區,傳統上是農民和游擊戰士,四十余年前抗擊蘇修社會帝國主義侵略的主力軍也是他們。

            在阿富汗,普什圖人認為自己才是“典型的阿富汗人”,因為阿富汗王國最初就是由一位普什圖族阿布達里部落的祖先艾哈邁德沙•杜拉尼建立的(1747年),普什圖人也享有掌權者給予的優先權,定居在西部(呼羅珊和巴德吉斯)、中部和北部。

           

            然后是塔吉克人,他們原是中亞的波斯人,講達里語(也被稱為“宮廷語”),這是一種帶有阿富汗口音的波斯語,主要居住在西部和東北部(巴達赫尚和潘杰希爾山谷)。

            再然后是哈扎拉人,具有一丟丟蒙古的韃靼血統,被認為是13世紀隨成吉思汗西征大軍來到阿富汗的,他們逐漸取代了生活在赫爾曼德河谷上游和巴米揚地區的塔吉克一艾馬克人。

            再然后是土庫曼人,來自梅爾夫蘇丹國(即土庫曼斯坦),大約在1922 年為逃離蘇聯新生的共產主義政權而整體地定居于阿富汗北部。他們主要是以放牧為生的埃爾薩里土庫曼人。特克、約穆德和喬多爾等幾個部族都與之通婚。

            再然后是烏茲別克人,他們在16世紀初侵入呼羅珊,后來以一些小塊封地的形式定居在阿富汗北部,直到被埃米爾阿卜杜勒一拉赫曼征服。

            再然后是講突厥語的吉爾吉斯人,他們主要生活在帕米爾地區(瓦罕),海拔4000米。

            再然后是俾路支人,占據著阿富汗西南地區、馬戈沙漠以及赫爾曼德省和坎大哈省的南部,多數是游牧民。

            ……………

            除了以上這些講波斯語和突厥語的主體族群外,阿富汗還有一些小族群,比如努里斯坦人,一個非常古老的雅利安遷徙群落的后裔;比如生活在努里斯坦南部的科希斯坦人;比如聚集在北部村莊的阿拉伯人;比如布拉灰人,他們與俾路支人相鄰;甚至還有猶太人,在蘇阿戰爭期間離開阿富汗的生活在赫拉特恰哈蘇克地區的猶太人。

            民族構成非常復雜的阿富汗,這已經是給執政者形成中央集權上了第一道難題,而第二道難題就是多民族格局下的伊斯蘭信仰。

            伊斯蘭教義如同一塊巨大的幕布,籠罩住了這個山地國家全體人民的精神世界。

            這使得共產主義政黨在此地想要形成一黨執政地位,面臨著絕對巨大的困難。

            特別是,在這片土地上從來沒有實現過工農武裝割據(槍桿子里出政權)與土地關系顛覆(土地革命/土地改革),這是阿富汗的馬列毛主義者難以獲得成功的深層原因。

            后文會述。

            2

            阿富汗人口的多樣性顯然不符合一個民族國家的定義,其85%的人口為依附于土地和傳統生產方式的農村人口,把他們聯系在一起的因素非常單純:伊斯蘭教和親緣關系(社區和部族)。

            這些因素,實質都是在國家范疇之外,即現代政治所依仗的意識形態范疇之外。

            換句話說,資本主義也好,社會主義也好,當前的阿富汗均不具備踐行的可能性。

            他們能夠擁抱的,從軍事層面看,還是封建軍閥式的;從文化層面看,還是宗教洗腦式的;從經濟層面看,還是地主階級式的。

            伊斯蘭教是這里一切權威的基礎,如同塔利班前日在新聞發布會上聲稱的:“我們保證女性權益,但必須置于伊斯蘭教義的框架內。”

           

            也如同近來赫拉特一名 25歲的女大學畢業生在接受采訪時說的:“我不能面對塔利班戰士。沒有人能夠改變塔利班對婦女和女孩的立場,他們仍然希望婦女呆在家里。”

            72小時以來,喀布爾的商戶們紛紛摘下店門外張貼的不戴頭巾的女性海報和許多女性用品,他們依然不信賴看上去似乎比二十年前更成熟的塔利班。

            伊斯蘭教在阿富汗不僅僅是一套信仰體系,也是教育和法律的來源,在一定程度上也可言為一種政治活動。

            村莊里的男孩子們要向毛拉學祈禱文、《古蘭經》和圣訓,而毛拉往往又是社區里唯一識字的人,這就用宗教壟斷了人們的認知。

            沙里亞是來源于《古蘭經》的一套法律,對于占人口絕大多數的阿富汗農民來說,這是他們信守的權威。

            所以在小農經濟和山地居多的經濟現實和地理現實下,塔利班這次重奪政權的過程確實在觀感上有那么點“農村包圍城市”的味兒,甚至還搞出“進城后睡大街”的味道極為沖鼻的互聯網時代中才會出現的輿論宣傳景象。

            但是這畢竟不是一支人民解放部隊、不是一支代表著最廣大阿富汗工農階層利益的組織。

            那個真正的紅色政黨,叫做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不過在今夏的曠世亂局中,它毫無存在感。

            這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劇。

            3

            阿富汗的共產主義運動始于1965年,那個年代也是國際共運的高潮期、也是中國國史政治文明高度的巔峰期。

            1963年6月,中共中央提出《關于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總路線的建議》(《二十五條》),提出要堅決支持亞非拉反帝革命斗爭。

            彼時在毛主席的領導下,社會主義中國舉起了正義凜然的“世界革命”旗幟,成為了全世界反對美蘇兩大帝國主義、反對戴維營“G2”會談陰謀的第三世界國家,以及帝國主義國家內部的被壓迫工農階級的共同精神支柱。

            整個六十年代,幾乎全球的學生與工人都在舉起赤旗和毛澤東頭像,無論資本主義社會的美國、法國、英國、德國、日本,還是社會主義的波蘭、捷克斯洛伐克、南斯拉夫,毛澤東是全世界無產者的政治圖騰。

            推薦閱讀:偉大的“輸出革命時代”

            其時世界工農學生革命的核心風暴眼,自然也是在中國——正在轟轟烈烈“第二次建國”的中國。

            1969年4月,中共九大政治報告中說:“日本、西歐、北美資本主義心臟地區,爆發了空前巨大的革命運動,越來越多的人民正在覺醒。”

           

            1970年元旦,人民日報發表社論《迎接偉大的七十年代》,文章有云:“六十年代初期,毛主席曾經高瞻遠矚地指出:‘從現在起,五十年內外到一百年內外,是世界上社會制度徹底變化的偉大時代,是一個翻天覆地的時代,是過去任何一個歷史時代都不能比擬的。’六十年代的歷史,雄辯地證實了毛主席這一偉大的預言!”

            這當中,自然也包括了身處第三世界、身處蘇修社會帝國主義陰影下的阿富汗。

            阿富汗第一個共產主義組織叫做進步青年組織,成立于1965年。

            當時,學生、工人、社會正義活動家,與穆罕默德·查希爾沙國王的警察部隊之間每天都有示威活動和街頭斗爭,而這些斗爭催生了進步青年組織的形成。

            進步青年組織在那個階段毫無保留的揭露了蘇聯/阿富汗兩國的修正主義者的嘴臉,旗幟鮮明地拒絕他們的“議會迷”思想和“支持國有部門資本主義,作為通往社會主義的道路”的政策。

            青年進步組織還呼吁通過武裝斗爭來砸爛阿富汗的舊社會,認為這是解放人民和通向社會主義的唯一道路。

            著名的、英雄的阿富汗毛派活動家阿克拉姆·亞里,正是這個紅色圈子的領導者,他在組建進步青年組織方面發揮了重要的歷史作用。

           

            今天的某些人總是有意無意地將阿共和當年的“阿富汗人民民主黨”混為一談,稱“都是共產主義政黨”,這是絕對錯誤的。

            就如同稱六十年代之后的蘇聯和中國一樣,“都是信仰共產主義的社會主義國家”那般,錯誤至極。

            阿富汗人民民主黨建立于1965年1月1日,是帶有濃郁的蘇聯修正主義影子的偽紅政黨。

            1978年,在蘇修勃列日涅夫集團的支持下,人民民主黨推翻了達烏德的阿富汗共和國政權,建立了阿富汗民主共和國,后曾更名為阿富汗祖國黨,執政直到1992年。

            1978年的“四月革命”后,人民民主黨甫一上臺就在蘇修的指示下,宣布阿富汗進步青年組織領導的毛主義運動是其頭號敵人,是“影響阿富汗社會穩定的團體”

            伴隨著的,就是在幕后的蘇修指揮下,人民民主黨對數以千計的阿富汗毛派及其支持者的殘忍殺害、血腥清算。

           

            瘋狂的殺戮之后,殘余生還的阿富汗毛派在血泊中建立了若干反抗阿富汗人民民主黨政權和蘇修入侵的組織(如阿富汗人民解放組織)。

            八十年代后期,這些毛派團體建立了阿富汗革命共產主義小組和阿富汗革命共產主義組織,該組織于1991年正式宣布建立阿富汗共產黨,并更新了一度鋒芒不再的紅色出版物《永恒火焰》,宣布他們的目標是追隨進步青年組織及其建立者阿克拉姆·亞里。

            《永恒火焰》這部刊物直到今天都是阿共毛派心中的歷史圣物,如同我們中國同志心中的《紅旗》雜志。

            《永恒火焰》在半個世紀前為塑造阿富汗工農階級的無產階級思想發揮了重要的啟蒙作用,許多干部、尤其是來自學生和教師群體中的人群被訓練成為運動領袖。

            尤為值得稱道的是,阿富汗婦女的參與革命程度也達到了在阿富汗歷史上歷次社會運動前所未有的規模,這些女權革命者在阿富汗某些地區還成為了革命組織者。

            在中國的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強大影響下,阿富汗的大規??棺h活動和示威活動激增,在1968至1969年間達到了新高度,強烈震動著蘇修法西斯集團。

            時間進入九十年代,隨著蘇修社會帝國主義的法西斯侵略行徑遭到了徹底的潰敗,以及國際形勢的變化,阿共的矛頭逐漸由已經解體的蘇修轉移向了同樣邪惡的美帝國主義。

            2001年,伴隨著美帝的借口“給911一個交代”,阿富汗戰爭正式打響。

            國難時刻,阿共呼吁阿富汗的毛派聯合為一個統一的毛主義政黨,不要再各自分散、各自游擊。

            為了這一目標,阿共和阿富汗解放斗爭組織(皮亞卡)發起了統一進程,后來阿富汗工人革命團結會也參與了這一進程。

            歷經三年的意識形態和政治爭論,2004年的春天成功召開了阿富汗共產主義(馬列毛)運動團結大會,在5月1日團結大會結束時,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宣告成立,成為了阿富汗境內的紅色政權、國際共產黨陣營和世界毛澤東思想大家庭的一員。

            阿共(毛主義)建立統一的黨的根本基礎,是絕對清晰的思想政治原則——尤其是將馬列毛主義作為阿富汗共產黨實踐的意識形態與指導思想,同時將新民主主義革命作為阿共的最低綱領,以便為過渡到最高綱領——社會主義革命與共產主義的最終目標做準備。

            2004年的那場大會,與會者還強調了國際主義,以及要在革命國際主義運動中為建立新型國家而斗爭。

            4

            就像中國共產黨的某些同志在中國革命歷史上諸多次冒頭的投降主義、妥協主義、宗族主義那般,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的危急關頭,一些阿富汗共產主義團體也出現了理念信仰偏差的情況,某些毛派團體與阿富汗境內外的穆斯林圣戰者產生了聯系。

            1970年,阿富汗的伊斯蘭勢力成立了“青年穆斯林組織”,以應對整個阿富汗左派特別是《永恒火焰》日益受歡迎的情況。

            他們的第一個行動就是在喀布爾大學暗殺杰出的毛主義者塞達·索坎丹同志。

            這一兇案的實施者赫克馬蒂亞爾,他后來成為了阿富汗軍閥。

            由于害怕毛主義者的報復,赫克馬蒂亞爾曾逃到巴基斯坦,并被那里的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和巴基斯坦的特工保護起來。

            在與蘇聯的反侵略戰爭中,那幫伊斯蘭分子幫他勾搭上了美國中情局,并使赫克馬蒂亞爾產生了這樣的思想:擊敗俄國人比擊敗毛主義者更容易。

            這就為伊斯蘭反動分子以某種方式同蘇修侵略者合作、共同反對毛主義革命者提供了“正當”理由。

            這tm是妥妥的蔣介石主義啊……

            1973年,國王查希爾·沙赫的表弟達烏德·汗發動政變,將查希爾·沙赫放逐到意大利。人民民主黨的那群修正主義者們在和蘇修大使館的協助下,以為自己當時有更好的機會自上而下開展工作并影響大資產階級買辦分子,因此同達烏德政權合作。

            這次政變增強了蘇修社會帝國主義在阿富汗的影響力,為之后的再次政變鋪平了道路,最終導致了蘇修七十年代末對阿富汗的武裝入侵。

            而毛主義者盡管由于1972年青年進步組織的解散而變得混亂和松散,但仍然能夠對該政權進行強烈的抵抗。

            并且,面對那些與伊斯蘭勢力相勾結的毛派內部人員,面對諸多背離馬列毛主義、背離社會主義革命的反動行為,不妥協的阿富汗毛派組織亦果斷與那些同穆斯林圣戰者合作的人割席,恪守了組織的純潔性。

            1976年9月,包括阿富汗毛主義運動在內,世界社會主義運動和國際共產主義運動遭遇了重大挫折:中國人民的領袖、世界無產階級的導師毛澤東,溘然長逝。

            旋即,整個世界的紅色浪潮陷入了低潮期。

            1981年夏季,阿富汗人民解放組織與赫克馬蒂亞爾的伊斯蘭黨的部隊在庫達曼發生戰斗,阿富汗人民解放組織被接連擊敗。

            為了挽救組織,其領導層被迫與政府談判,這導致了嚴重的政治危機,隨后便是無止盡的分裂和銷聲匿跡——這就是阿富汗人民解放組織的終結的開始。

            不過從八十年代后期開始,在革命國際主義運動的政治和思想路線的影響下,阿富汗的新共產主義運動逐步走出偏離和迷失方向的時期,并采取了新的組織形式。

            九十年代初期,如前文所述,美帝國主義取代了蘇修社會帝國主義成為了新的頭號敵人,客觀上促成了“阿富汗共產主義運動鞏固和統一委員會”的成立。

            該委員會由馬列毛宣傳與鼓動委員會、“革命核心”以及后來的阿富汗馬列主義統一組織(毛澤東思想派)創立,之后阿富汗解放斗爭組織也宣布加入。

            這才有了后來的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

            一路動蕩走來,阿共(毛主義)真的不易。

            前文提到的那場2004年的“阿富汗共產主義(馬列毛)運動團結大會”,大會閉幕致辭稿的最后,是這樣寫的:

            “我們宣布,我們的大會勝利地將阿富汗毛主義運動統一于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統一大會相信,建立在原則性基礎和黨的綱領、章程之上,與會的不同力量將迅速完成各個層級的組織融合,同志們將能夠團結地開展自己的革命任務。”

            “大會的進程和(共產主義力量)統一于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一個黨,是阿富汗毛主義者在準備、發動和發展反對帝國主義侵略者和國內獨裁者的阿富汗民族抵抗革命人民戰爭(作為當前阿富汗人民戰爭的具體形式)的道路上的重大進展。必須正確地、盡快地走上這條道路,以便在民族抵抗戰爭的戰場上高舉無產階級的旗幟。”

            “阿富汗毛主義者統一于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這一個黨,是革命國際主義運動的成就。我們的大會希望,這個成就能夠為革命國際主義運動的總體斗爭發揮積極作用。”

            “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是阿富汗毛主義運動統一進程勝利完成的直接成果。這個黨的旗幟是阿富汗一切毛主義者的旗幟。為了能夠在無產階級原則上完成我們的民族民主任務,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邀請我國的所有毛主義者加入該黨。”

            “阿富汗共產主義(馬列毛主義)運動統一大會萬歲!”

            “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萬歲!革命國際主義運動萬歲!”

            “打倒美帝國主義侵略者及其幫兇!”

            “為發動和發展革命民族抵抗戰爭而前進!”

            5

            今天的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已然在地下活動,它的目標仍然是發動全國性的人民戰爭、反抗外國軍隊占領,建立一個新的民主國家以及在阿富汗實現社會主義。

            但是非常遺憾的是,阿共這種“地下狀態”短時間內無法改變,這既是其自身困境和阿富汗國內現實所決定,也是國際共運仍然處于低谷階段的大氣候所決定。

            因而我們可以看到,這次的阿富汗亂局中,阿共(毛主義)毫無存在感,連發聲都沒有。

            阿富汗的政權更迭,本質是一個壯大的本土宗教軍閥組織,對美帝國主義培植的買辦集團的驅逐。

            與阿富汗人民無關,與阿富汗最底層的群眾無關,與阿富汗占人口大多數的農民階級無關。

            所以,許多中國互聯網上稱塔利班為“解放軍隊”、稱政變為“解放革命”,這實在是侮辱了“解放”和“革命”這兩個神圣的無產階級詞匯。

            更不要提,塔利班的誕生本就與美國當年暗中抗擊蘇聯脫不了關系,一切都是強權力量的彼此對壘和權力交替而已,全無人民的參與。

            一場與人民無關的戰事,自然也就與解放無關;從政治斗爭的角度,自然也就與代表著阿富汗人民利益、卻又無比弱小的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無關。

            阿共(毛主義)為什么會無力參與領導人民戰爭?這個問題的答案,他們自己是清楚的。

            2015年時,阿共(毛主義)在慶祝阿富汗共產主義(馬列毛主義)運動和新民主主義運動誕生50周年時發表了聲明,其中非常清晰地給出了自白:

            “當前阿富汗共產主義和新民主主義運動最大的缺陷在于,僅僅進行政治斗爭,沒有進行反對侵略者和傀儡政權的武裝斗爭。正是這一點,使得我們對主要和次要敵人進行的政治和思想斗爭缺乏成效。當前阿富汗的主要斗爭方面是武裝斗爭。在這樣一個炮火紛飛的環境里,人們是聽不到單純的政治和非軍事聲音的。”

            毛主席曾明確給革命勝利指明了一個準則:“須知政權是由槍桿子取得的!”

            沒有槍桿子,沒有一支聽黨指揮、對黨忠誠的人民軍隊,阿共(毛主義)想要領導阿富汗人民推翻封建宗教軍閥和帝國主義培植勢力,無疑是天方夜譚。

            加之本文第一段所述的阿富汗部落族群的分散復雜現實,想要凝聚起農民階級信仰共產主義、參加革命就更加困難。

            6

            還是想聊一聊塔利班。

            在2015年的《聲明》中,阿共(毛主義)曾給塔利班下了一個十分明確的評價:

            “由于反對蘇聯社會帝國主義侵略者及其傀儡政權的抵抗運動是在依附于西方帝國主義列強的反動勢力的領導下進行的從而完全沒有任何革命策略的指導,所以那場抵抗運動為美帝國主義及其盟友的侵略和隨后的占領以及當前傀儡政權的建立奠定了基礎。”

            “不過,雖然當前反對侵略者及其走狗的運動還未完全驅除占領軍,也尚未導致傀儡政權的垮臺,但武裝反動勢力對抵抗運動的絕對控制已經導致了另一種外國侵略和占領——這就是妄圖使整個阿富汗成為反動的阿拉伯‘哈里發國’的一個省的侵略和占領。”

            “這些在阿富汗舉起伊斯蘭國黑旗的勢力正是這個反動的阿拉伯哈里發國的部隊,因此它們實際上是來自外國反動政權的侵略勢力,盡管其中有不少人最初來自阿富汗。”

            “這些勢力全都是從如今阿富汗反動抵抗運動的隊伍中產生、成長起來的。更重要的是,這一反動哈里發國(伊斯蘭國)的創建者和最初的領導人是在之前反對蘇聯社會帝國主義分子及其傀儡政權的反動抵抗運動中成長起來的。”

            “雖然‘阿拉伯哈里發國‘公開宣稱塔利班伊斯蘭酋長國的領袖盲目追隨基地組織,并稱這個酋長國是‘過期藥‘,但反動的塔利班領導層還是向伊斯蘭國發出了‘伊斯蘭兄弟‘的問候,并且可憐兮兮地請求他們不要在‘阿富汗的伊斯蘭抵抗運動’中制造摩擦。難道他們不明白,伊斯蘭國并不認為阿富汗是一個國家而只是視其為自己的阿拉伯哈里發國下轄的一個省嗎?”

            “反對蘇聯社會帝國主義侵略者及其傀儡的抵抗運動,導致了美帝國主義及其盟友的侵略,而后反對當前侵略者及其傀儡的抵抗運動中途,又為反動的阿拉伯哈里發國的侵略和占領培育了溫床。阿富汗遭受這樣的厄運令人憂心!”

            ............

            我來翻譯一下就是:塔利班,它不代表阿富汗最廣大人民,它依然只是國際帝國主義斗爭的產物而已,它依然只是中東伊斯蘭勢力的兄弟伙伴而已。

            這一點,其實我前文也已有表達。

            塔利班在許多場景里是同美帝國主義交戰的,但是,難道對于中國人而言,就可以借此簡單粗暴地抱著“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的二極管思維,去示好甚至美化塔利班嗎?

            尤其,去信任和期待它對阿富汗的執政治理嗎?

            絕不盡然。

            7

            不妨就以最近轟轟烈烈的“塔利班尊重女權”話題為例。

            塔利班從發起戰斗的初期就在對外聲明:“我們尊重女性,我們尊重女性,我們尊重女性……”

            很多中國國內的“粉紅派”似乎對塔利班執權十分之期待,特別是由于塔利班對國際社會表態“尊重女性”,便認定阿富汗女權迎來了春天。

            我看到了一些說法,比如典型的:“宗教等意識形態不重要,經濟才是一切的命根子;等到塔利班政局穩定,外國投資進入阿富汗,阿國內的現代工業化/產業化成型,女性就會有工作機會,就能夠讓女權興起……”

            應該來說,這種言論是經典的“以經濟建設為中心”、“一切向錢看”的時代產物,完全跑偏,跑的很偏很偏。

            把“能參加工作”之流,看做是女權騰飛的標志,這過于淺層和流于表面。

            女權的根本落腳點,在于“權”。

            那么什么是權呢?就是掌握生產資料和決定自己命運、乃至決定其他廣泛群體命運的權力。

            說的直白點,就是涉足統治階層的權力。

            如果說的現實點,那就是參政議政的權力,特別是對于一個初生階段的政權體。

            如毛主席時代,早在1956年10月時,毛主席曾在和南斯拉夫婦女代表團談話時指出:“在中國,參加政府或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工作的婦女畢竟是少數……我們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中,女同志占17%。在北京、上海、天津三個中央直轄市的人民代表大會中,女同志僅僅占20%……”

            毛主席當時還認為提高婦女政治地位是保障婦女權利的一個重要基石:“將來女同志的比例至少要和男同志一樣,各占50%。如果女同志的比例超過了男同志,也沒有壞處!”

            這是毛主席的原話。

            女性參不參加工作,那屬于廢話,屬于“本該之事”,而不是紅線式的標準。

            推薦閱讀:勞動是人的基本需求,不該作為賞賜

            當年在毛主席的關懷下,中國婦女運動曾在50年代實現了縣縣都有女縣長,鄉鄉都有女鄉長,促成了50年代婦女政治參與的高潮。中國婦女、尤其是農村婦女參與社會建設之深之廣,使西方國家的女權團體都羨慕不已。

            回到本例主題。

            塔利班治下,阿富汗的女性有沒有參政議政的權利?有沒有觸摸到塔利班統治階層的權利?

            沒有!沒有半點可能。

            連他們頭目自己的女兒、姐妹都不可能,頂多當個游山玩水、去西方接受所謂高等教育的富家千金,絕不可能在家族內部成為執牛耳者——退一步說,真出現意外了,比如塔利班頭目哪天被集體炸死了,帶有血統的姐妹來接管,她也只是個武則天/慈禧罷了。

            而武則天/慈禧,表面是女性,本質仍是封建男權的皇體化身罷了,階級身位壓倒性別性向。

            在塔利班治下,隨著外國投資進來,有班上了,就是女權崛起了?

            統治階層的文化內核不改變(依然信伊斯蘭而不是馬列毛),底層的生產關系也不改變(塔利班會發動土地革命嗎?),底層女性乃至整個底層平民的權利會崛起?

            別鬧了~

            這種局面下,給你個班上,恰恰都不是權力崛起,而是“給老子干活!” 而已。

            如果有工作機會那就是女權爆棚,那么韓國娛樂圈的戲子女星們,沒有工作機會嗎?她們的女權指數如何?

            沒有人是聾子,塔利班自己在發布會上說的明明白白:“我們保證女性權益,但必須置于伊斯蘭教義的框架內。”

            恩格斯有句話說得好:“對頭腦正常的人來說,判斷一個人當然不是看他的聲明,而是看他的行為;不是看他自稱如何如何,而是看他做些什么和實際是怎樣一個人。”

            8

            還有聲音對塔利班的“教義信仰”不以為然,認為中國也有伊斯蘭,但是中國的伊斯蘭群眾是世界上世俗化做的最好的。

            然而這種言論完全沒有看到,中國的伊斯蘭之所以能夠現代化,那是因為有我們共產黨的領導——“宗教必須與社會主義社會相適應”,這是寫在憲法里的。

            塔利班是共產黨嗎?我們憑什么去輕易地信任塔利班可以做到世俗化、真的能夠尊重女性而不是把“尊重女星”當做當前取悅國際社會的公關說辭?

            蔣介石1937年還抄作業、號稱“為人民服務”呢,結果轉頭不就把首都南京手無寸鐵的老少婦孺送給了日本鬼子、自己安然逃到重慶去了。

            作為對比,中國女人(或者說中國人民)的權力地位很高,這是事實,但是問某些人(哪怕看起來是粉紅愛國者)為什么高,我估計他們是答不對的,因為他們十有八九要回答:“因為我們中國女性(人民)有工作的權力、有化妝穿裙子的權力………”

            這不是太可笑的嗎?

            我們中國女性(人民)的權利地位之所以高,是因為我們是國家的主人!這是寫在我們憲法里的。

            而我們中國女性(人民)憑什么能成為國家主人?

            就是因為統治階層的文化內核——馬列毛。

            這決定中國人民當家作主,即,人民本身就是統治階層。

            或者說,中國壓根就沒有“統治階層”與“被統治階層”,中國只有“服務階層”與“被服務階層”。

            這,就是毛澤東締造的中國共產黨、中國人民解放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文化內核:“為人民服務”。

            這些,塔利班有嗎?

            它什么都沒有!

            它只會“為伊斯蘭教義服務”,所以它不可能徹底與阿富汗境外的伊斯蘭勢力劃清界限,也不可能在阿富汗國內發動土改、團結廣大的農民階級和人民群眾,更不可能真的做到世俗標準下、社會主義標準下的尊重女性權益、打造女權運動。

            真正對女權認知清晰、真正尊重阿富汗女性的組織,還得是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

            還是在2015年的《聲明》中,阿共(毛主義)給出了對女權正確的理解:

            “我們應該強調,一場只有男性參與的抵抗運動,絕不會是一場真正的民族抵抗運動。”

            “婦女是社會的半邊天,而一場真正的民族抵抗運動絕不能沒有她們的參與。”

            “任何限制婦女的企圖,無論以怎樣的、剝奪婦女基本的個人和社會權利(包括參與反對侵略者及其總督的抵抗運動的權利)的宗教和文化借口,都會使得一半的人口脫離民族抵抗運動,同時有意或無意地將她們推入侵略者和民族叛徒(他們常常欺騙性地呼吁婦女權利和自由)的思想和政治圈套。這樣的企圖也顯然是極端反民主的。”

            ……………

            沒有政治權利而只有經濟施舍的女權,是絕對的偽女權。

            讓女性有工作的權力、有穿裙子的權力,便值得驕傲了嗎?

            “破冰文化”了解一下,那里的女孩個個有工作,那里的女孩個個穿裙子。

            她們有女權嗎?

            推薦閱讀:破冰文化的本質

            跋

            阿富汗的未來在哪里?或者說,阿富汗真正能夠興國、成為一個人民當家作主的現代民主國家的未來,在哪里?

            我依然愿意堅定地給出答案: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

            盡管它是那樣的弱小,弱小地連一支槍和一支話筒都沒有,弱小到被國際社會完全地忽視,弱小沒有能力到對阿富汗任何一塊土地、任何一個族群產生影響……

            但是理論和信仰的能量是無窮巨大的,我始終堅信那八個字: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從蘇修社會帝國主義,到美帝國主義,于世界兩大法西斯集團的碾壓中仍然顛簸存活,仍然高擎毛澤東思想大旗,阿富汗同志是這個亞歐心臟地帶的小國,真正的希望。

            愿意展望,我們共同將阿富汗、將這個世界染成紅色的那一天!

            列寧同志說:“只有無產階級共產主義革命,才能把人類從帝國主義和帝國主義戰爭所造成的絕境中解救出來。不論革命如何困難或可能遭到暫時失利,不論反革命的浪潮如何高漲,無產階級的最后勝利是不可避免的!”

            李大釗同志說:“赤色的旗幟必將在全球飄揚!”

            毛澤東同志說:“沒有被嚇倒,被征服,被殺絕。他們從地下爬起來,揩干凈身上的血跡,掩埋好同伴的尸首,他們又繼續戰斗了!”

            祝福阿富汗共產黨(毛主義)!

            祝福阿富汗同志!

            戰無不勝的毛澤東思想萬歲!

            社會主義與國際主義萬歲!

            國際共產主義運動萬歲!

            全世界無產階級萬歲!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注:配圖來自網絡無版權標志圖像,侵刪!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焦桐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今日才知毛主席這份苦心……
          2. 胡言亂語
          3. 阿富汗陷阱,美國撤軍后中國更應10倍警覺
          4. 改革只是方法而不是目的
          5. 感謝這頭撞玻璃的傻兒子
          6. 不得強制中小學生注射疫苗浙江帶了好頭,0-17歲不必全體注射新冠疫苗的八個理由
          7. 阿塔,還是上當了!
          8. 湖南衛視和浙江衛視大搞818晚會,除了銅臭味還是銅臭味
          9. 果然,CIA開始動手了!
          10. 未接種新冠疫苗而引起的感染事件將被嚴肅追責?!
          1. 造神的原來是一群妖精
          2. 塔利班手持毛選,打敗美帝走狗,取得完勝!
          3. 太快了,全世界的狗都驚呆了
          4. 迎春:謊報“軍情” 隱瞞真相
          5. 張文宏事件,是中西方文明沖突的轉折點
          6. 呂永巖:評《致高強同志的一封信》
          7. 戴著毛主席像章抗疫:“我們是毛主席的人民醫務工作者”
          8. 耿來意:毛主席在“七大”上反思“六大”沒選陳獨秀為中央委員:現在看不選他是不對的
          9. 阿富汗已經變天,可惜不是解放區的天……
          10. 竟然憑空刮起歪曲高強部長的妖風!
          1. 唯有奉陪到底:因主席像章風波,我被國際知名極右派反動媒體點了名
          2. 南京疫情最危險的信號,該當何罪?
          3. 近期驚動全網的三大政策突變, 在一個閉門會上說透了背后邏輯 | 文化縱橫
          4. 帝修資勢力的優秀“抬轎夫”胡錫進:阿里高管性侵是“形象”問題?資本要純凈?美國最怕中國的GDP?
          5. 南京機場疫情,證明網紅專家提出的抗疫路線禍國殃民,必須警惕
          6. 誰該為“大躍進”中的左傾錯誤負主要責任
          7. 呂言夫:毛澤東思想的新定位
          8. 葉方青:推進共同富裕,要警惕“驢唇不對馬嘴”現象
          9. 用毛澤東思想武裝龍芯 ——董事長胡偉武解讀龍芯中科的文化理念
          10. 請聽聽南京機場保潔員的話
          1. 七夕節:感受楊開慧和毛主席的曠世愛情
          2. 曾經主管網絡輿論的彭波嚴重違紀違法被開除黨籍
          3. 迎春:謊報“軍情” 隱瞞真相
          4. 談談圍繞張文宏醫生的爭議
          5. B站視頻:別催了,生不出來
          6. 救不救,是比“扶不扶”更能打斷中華脊梁的社會問題!